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致命潜规则,总裁猛如虎最新章节 > 致命潜规则,总裁猛如虎最新章节列表 > 143:首次交心
    骆夜痕已经听不下去了,他不是来听夏伤说教的。他只想赶紧打掉这个女人,让她永远都别再出现在他的世界里,永远不能成为他姐姐幸福的定时炸弹。

    他不想去想他之前有没有做错,反正这些已经没有意义。而且,她也没有受到什么伤害,还是像杂草一样坚韧地活着。

    “为什么要让我住口,骆夜痕,我说到你的痛脚上了吗?”夏伤抬眸,深深地看着骆夜痕,哽咽地继续控诉起来,“我今天叫你来,就是要把话跟你说清楚,我要你知道我的委屈,我要你认清楚你之前做的有多过分。

    顾泽曜离开我的时候,我生不如死,痛不欲生。我不是一次地想过去自杀,那会儿要不是许诺陪着我度过了那段最难熬的日子。恐怕我坚持不到现在,可能都已经死了。﹩﹩h

    即使我那么痛苦,我都没有去找过顾泽曜。一次都没有去问过他,为什么要抛弃我?我不想被他再看轻了,也不想去坏了他的大好前程。我的爱或许在他眼中,不值一提。但是我爱他,胜过爱自己的生命。所以我尊重他,尊重他所有的决定。也许像你说的,是我自己管不住男人。是我太宠他,才会让他这么不懂珍惜。

    从我十三岁遇见他,我们的关系从来就没有对等过。一直都是我缠着他,离不开他。这么多年来,我把他当成自己的信仰。可是我万万没想到,爱情从来不是你付出多少,就能获得多少回报的。他从来没有拒绝过我,但是也从来没有跟我说过一句我爱你,给我半个承诺过。我满腔爱意地等他从国外回来,没想到十几年的付出换来的是他一通分手的电话。就连离开,他都只给我通了一通电话,连见一面都不愿意。

    我不明白,明明我才是这件事情的受害者。你姐姐已经得到我最心爱的男人,为何你要这样对我?你对你姐的亏欠,为何要把我拉下水?我有什么错,难道就因为我是顾泽曜的前女友,就因为我们曾经有过一段感情,我就要被你这样伤害吗?你只会说我管不住男人,为什么你不能换位思考一下,站在我的立场上为我想想?难道就你的姐姐金贵,我夏伤就不是人,活该被人糟蹋吗?”

    夏伤一边说,眼泪一个劲地往下掉。她的委屈,她的泄,她的愤怒,她的痛苦……她终于在他面前,统统地泄了出来。如果骆夜痕还有人性,他就肯定会被触动。

    也诚如夏伤所料,骆夜痕一扫方才的冷凝。他垂着头,坐在沙上,神情怔忡,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还见后那。

    “我的话说完了,你可以走了!”夏伤说着,拿过茶几上的杯子,站起身走向厨房。

    骆夜痕怔怔地坐在沙上,满脑子都是夏伤方才说的那些话。

    也许夏伤说对了,这段时间里,他对她所做的事情,确实太过火了。他不该因为姐姐的关系,而迫害一个弱女子。如果夏伤蠢一点的话,她或许早就在他的恶整中,不知道变成什么样子了?

    骆夜痕这样一想,反倒对夏伤升起几分歉意。不过歉意归歉意,反正她明天也要走了,彼此以后也不会再见面了。骆夜痕想着,从沙上站起身,正打算离开的时候。厨房突然间传来“呯砰”的声音,骆夜痕吃了一惊,不加多虑地快步走到厨房间门口。SRyp。

    厨房里不知道生了什么事情,满地都是碎玻璃片。夏伤坐在地上,脑袋低垂着。骆夜痕见她黛眉微蹙,眼泪直流,雪白的小脸皱成一团。视线往下移,只见夏伤的小腿上几处被割伤,鲜血直流,一下子污了接近的瓷砖。

    骆夜痕本想转身离开,可是看到夏伤这样子,满脑子又都是她方才的话。一时间,他竟狠不下心,一走了之了。

    “你在搞什么?”骆夜痕站在厨房门口,看着夏伤问道。

    夏伤听到骆夜痕的声音,抬头看了他一眼。又垂下头,快速地擦了擦脸颊上的眼泪后,神色清冷地说道:“你怎么还没走!”

    说着,她逞强地想要从地上站起来。没想到一脚,竟踩在了碎玻璃上。

    “啊?”脚底尖锐的刺痛,让夏伤控制不住地尖叫出声。骆夜痕见此,急忙大跨步地跑过来。伸手,拦腰将她抱了起来。

    “你白痴啊,眼睛长脑袋上了?”骆夜痕沉着脸,看着怀中的夏伤爆吼了一声。0

    “我都痛死了,你还吼我!”夏伤气极,她这个时候正痛着。需要的是安慰,不是被人训。

    “白痴!”骆夜痕抱着夏伤,绕过满地的碎玻璃片,快步出了厨房。站在客厅中,见她家里空荡荡,也不知道她将医药箱放哪了。于是低着头,看着她问道:“医药箱在哪?”

    “放在我卧室了!”夏伤指了指之前骆夜痕进的房间,咬牙抽气地回道。

    骆夜痕在夏伤的指示下,快步走进夏伤的卧室。将她轻轻地放在床沿上后,转身按着夏伤的提示,从后面的衣橱中,翻出白色的医药箱。

    骆夜痕回到夏伤身前后,蹲下身。开了医药箱,正想拿消毒水给夏伤上药的时候。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骆夜痕烦躁地取出来。扫了一眼屏幕后,按下接听键。

    “王叔,我现在正忙,如果你有事情的话,就先回家,一会儿我自己想办法……”话落,他直接挂了机。将手机丢在一旁后,挤开消毒水,给夏伤上药。

    “啊……”棉签棒刚刚碰上夏伤的伤口,夏伤就痛地不自觉地想要抽回脚。

    “别动!”骆夜痕一把握住夏伤的脚后跟,呵斥了一声。

    “唔!”脚后跟被他控制住了,夏伤想缩回去也不行。她咬着嘴唇,痛地连连抽气。

    “那个……对不起!”

    夏伤原本咬牙,抽气。突然间听到骆夜痕这样说,心里微微有些吃惊。她低下头,看着骆夜痕,不解地“啊”了一声。

    骆夜痕见夏伤好像没听见的样子,别扭地低着头,抽出新的棉签棒,继续清洗夏伤的伤口。

    “骆夜痕,你刚才向我道歉了吗?”夏伤可不想这么轻易放过这么好的机会,她还真没想到,骆夜痕竟然会向她低头认错。于是,她挑眉,看着蹲在地上的骆夜痕,小心翼翼地试探地又说道:“骆夜痕,其实你不是特别讨厌我,对不对?其实,你心里对我是有好感的,是不是?”

    骆夜痕没说话,继续埋头给夏伤上药。

    “骆夜痕,你不回答,我就当你默认了啊!”夏伤顿了顿,看着骆夜痕黑黑的头,低声说道:“之前我让你站在我的角度上,想我的处境。其实换位思考,如果我站在你的立场,或许跟你的做法一致。毕竟,之前是我先招惹你的。我那样子勾引你,惹怒你,你也难怪会那么生气!”

    帮夏伤擦药的骆夜痕,听到夏伤这番善解人意的话语,愣住了。也许之前,只顾着斗来斗去,并没有多注意她的人品,其实,她也不是那么恶劣的人。

    “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既然她要走了,之前的事情就当一笔勾销。骆夜痕也不想揪着那些话题,一边上药,一边询问夏伤未来的打算。

    “去辰州看看,如果觉得那边舒服的话,就一直留在那里。如果不行,我想我会继续走吧!天大地大,总有我夏伤的容身之所!”夏伤一脸轻松地回道。

    “那边有亲戚吗?”骆夜痕抬起头,看着夏伤,关切地询问道。

    “没有,我十五岁之后,就跟家里断了联系?”夏伤脸上的表情,黯淡了几分。

    “我看你的资料,你好像十五岁就离家出走,然后一直跟……”骆夜痕一边上药,一边继续跟夏伤闲聊。这一刻,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一点都不想提到那个名字。

    “恩!”夏伤抿了抿唇,轻轻地点了点头。

    “为什么?”他有些好奇,当年到底生了什么事情,岁的夏伤要选择离开那么富裕的家庭,跟顾泽曜一起过苦日子。

    “我喜欢他,一辈子都想跟他在一起,就跟他私奔了!”夏伤回答的一派轻松,不过只有她自己知道。只要一想到那件事情,她的心仍是会抽痛的。

    “你父亲他没有找过你吗?”骆夜痕抬头,看着夏伤又问道。

    资料里,夏伤的父母离异了。她跟她父亲生活在一起,如果真如夏伤所言,是跟顾泽曜私奔的话。他想,任何一个父亲都不会坐视不理的。

    “他……”夏伤苦涩地勾了勾唇角。

    “看你样子,不是私奔那么简单吧!”看夏伤这表情,骆夜痕心里的好奇越厉害。

    “骆夜痕,那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跟苏乐珊结婚吗?”夏伤不想再继续揪着那个问题,所以话头转向骆夜痕。

    骆夜痕沉默了好半晌,才开口回道:“我不知道!”

    “你怎么会不知道呢,你不是在跟苏乐珊交往吗?”夏伤闻言,瞪大眼睛,一脸不解地说道。

    “交往就要结婚吗?”骆夜痕漫不经心地反问了一句。接着,从医药箱拿出纱布,帮夏伤把受伤的几处伤包扎了起来。

    “那不结婚,干嘛交往?”夏伤皱了皱眉头,反问道:“如果不能给一个女人未来,最好还是不要戏弄人家。女人的青春有限,耗不起!”

    “怎么,这是你的经验之谈吗?”帮夏伤包扎好后,骆夜痕整理好医药箱,站起身,将医药箱放回原位。

    “算是吧!”夏伤点了点头,目光追随着骆夜痕的身影。

    “那你呢,会结婚吗?”骆夜痕放好医药箱后,转过身,目光炯炯地看着夏伤。

    “也许会吧!”其实,她也不知道,自己这辈子还会不会结婚,还会不会接受另外一个人,还有没有爱人的能力。不过,人生的路还很长,未来会生什么,她也不清楚。可能她总有一天,会放下对顾泽曜的感情,重新接受一个人。但是,这都是也许。

    这一刻的她,还是爱着顾泽曜,还是那么地,非他不可。

    “不是说,要爱他一辈子吗?怎么,你的爱只是说说而已?”骆夜痕听到夏伤的话后,心里漫过一抹讥讽。刚刚她还在那边,哭着对他说,她会一辈子爱着那个顾泽曜。没想到一转头,却又告诉他,她也许会结婚。

    这世上的情爱,果然如此浅薄,经不起岁月和现实的考验!

    “他在我这里!”夏伤双手贴着自己的心口,看着骆夜痕,神情恬淡温柔地又说道:“也许一辈子都忘不了,无论走到哪里,心里总会对他有份牵挂。不过,他现在过得很好,我也不想去打扰他的生活。所以,以后我走到哪里,途径寺庙必定会为他祈福,这是我的爱。但是,我很喜欢孩子,我也希望自己有个家庭。如果未来,真的遇到一个合适的男人,他能够爱我,包容我的一切。如果我找不到拒绝他的理由的话,或许我会选择跟他结婚。我不得所爱,我知道求不得的苦楚,所以如果其他人因为我,也体会到这种痛楚的话,我想我会帮他!”

    骆夜痕听到夏伤的话,瞧见她那么慎重的表情。心在这一刻,突然间烦躁起来。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脑子里会闪现出夏伤依偎在另外一个人的怀中的画面。而且只要一想到那画面,他就暴躁,想火。

    “我要走了!”他想,他不该再在这里待下去了。只要她明天一走,他就不会这么神经质了。

    “哦,我送你!”夏伤说着,就要站起身离开。谁想到脚尖刚点地,她就痛地呻吟出声。

    “你坐着吧!”骆夜痕看她小脸皱成一团的样子,连忙皱着眉头关切地说道。

    “不,这是最后一次见面了,或许以后,我们不会再见面了,还是我送你吧!”夏伤踮着脚尖,走路姿势怪异地走到骆夜痕的身前,仰头微笑着回道。

    骆夜痕没有理她,转过身,与夏伤并肩地走出卧房。

    “骆夜痕,虽然之前我们有过一些不愉快,不过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以后即使碰见了,我也会当做不认识你。所以,祝你以后一帆风顺,再见!”夏伤踮起脚尖,在骆夜痕脸颊上印了一吻之后,往后退了一步,关上房门。

    房门刚一关上,夏伤眸中冷芒涌现,她背贴着门板,开始耐心地在心里数着数,“一、二、三……”她在赌,她赌骆夜痕绝对在十个数字时,再一次敲响她的房门。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