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致命潜规则,总裁猛如虎最新章节 > 致命潜规则,总裁猛如虎最新章节列表 > 124:三天假期
    〗〗hboOkmIhUaNEt

    夏伤瞧见舞蹈教室门口站着的那个人之后,便转身对着教舞的古典舞老师说了一声休息一段时间。之后,便转过身朝着舞蹈教室的门口走去。

    “你怎么会在这里?”夏伤仰着头,看着门口站着的闵瑾瑜,微笑着问道。

    “为什么你还是不联系我,夏伤,你在躲我吗?”闵瑾瑜的脸色有些阴沉,见夏伤走过来直接劈头盖脸地对着她脾气。

    夏伤在闵瑾瑜的质问中,神情有短暂的凝滞。那个正在收拾东西的舞蹈老师察觉到四周的气场不对劲之后,很识趣地走出了教室。

    一时间,偌大的舞蹈教室里,只剩下夏伤和闵瑾瑜两个人。

    “你跟夜到底生过什么事情,为什么我去警局找你的时候,有人对我说你偷了夜家里的东西?”沉默了好一会儿之后,闵瑾瑜最终憋不住,对着夏伤问出了藏在他内心好久的问题。

    为什么要跑到夜家里偷东西,他们两人的关系到底进展到了那种程度,她为什么又失踪一周的时间,为什么突然间她会突然间会出现在《战国策》的开机仪式上?这里面,究竟有多少他所不知道的秘密?

    “瑾瑜,我们分手吧!”夏伤敛去面上的笑容,仰着头,神色凝重地看着闵瑾瑜,静静地说道。

    “你在说什么?”闵瑾瑜闻言,瞬间失了控,双手抓住夏伤的肩胛,大声地问道。

    “我们分手吧!”夏伤微微垂下眼帘,避开闵瑾瑜灼灼逼人的视线。

    “分手?夏伤,你在开玩笑吗?”闵瑾瑜呵呵一笑,试图缓解两人之间的气氛。

    “我没有开玩笑,我是认真的!”夏伤再一次抬起头,神情凝重到了极点,眼睛里面满是认真,没有任何开玩笑的成分。

    闵瑾瑜见到这般严肃的夏伤之后,明显地呆愣了一下。片刻之后,他抓着夏伤的肩胛使劲地摇晃起来,“为什么要分手,我哪边做的不好了,是不是我问你跟夜的事情,你不开心了,好,我不问,我不问了!”

    “瑾瑜,我跟你分手,问题不是出在你那里,是我这里!”夏伤被他晃得有些难受,但是她还是强忍着,仰着头看着闵瑾瑜,认真地说道。SNy。

    “为什么,为什么呀?”依旧无法接受要分手现实的闵瑾瑜,痛苦地想要寻找到答案。

    夏伤看到闵瑾瑜痛苦的表情之后,眼睛缓缓地闭了起来。

    其实,慕菁华说对了,闵瑾瑜就是一个单纯好骗的大男孩。跟他这么久,虽然领教过他的花心滥情,但是他的本质并不坏。如今要如此伤害他,夏伤多少是于心不忍的。

    但是,没有办法了!

    她知道,闵瑾瑜可能是真的对她有点动情了。在这个时候如果不斩断情根的话,很可能他会受到的伤害更大。更何况,她现在根本就不能得罪慕菁华!

    想到这里,夏伤倏地睁开眼睛。一双黑亮的眸子,透着决绝和酷冷的锐光。她看着闵瑾瑜,口气薄凉又残酷地说道:“你不是想知道我为什么在骆夜痕家里偷东西吗?那是因为我早就跟他有一腿了,我跟他上过床了!”

    闵瑾瑜听到夏伤的话语后,愣在原地一动不动了。好半响,他才似找回了自己的声音一般,看着夏伤喃喃地问道:“你在说什么?”

    “我被他强暴了,后来我还被他冤枉偷他家的东西?闵瑾瑜,难道你要捡骆夜痕的破鞋吗?”夏伤仰着头,红唇微勾,眼泪却在这一刻,如同决堤的洪水一般,一滴滴地从她的眼睑上摔下来。

    闵瑾瑜看着流泪不止的夏伤,僵硬在原地愣愣地看着她。好久好久之后,他突然间似疯了一般,冲出了舞蹈教室。

    夏伤看着闵瑾瑜冲出了舞蹈教室,原本痛苦的小脸上,在闵瑾瑜离开之后,恢复了平静。她站在原地,默默地给自己擦了擦脸上的泪渍,接着继续对着镜子练舞。

    就算她整不死骆夜痕,她也要让骆夜痕尝点苦头!她夏伤,也不是那么好惹的!

    ****************************************

    晚上,骆夜痕家门口。口如什夏。

    豪车“呲”地一声停在别墅大门口,脸上挂彩的骆夜痕刚刚从豪车上下来。刚抬头,就看见大门口前的一棵大树下正站着一个人。

    月光,从枝桠间倾泻而下,似轻纱一般环绕着夏伤。今天,她着一袭素淡青衫,式样简洁雅致,宽宽的袖口绣了几朵花,似兰如玫,袍绣舒卷间,隐有淡香从袖底逸出,幽淡清冽,好似从那些花上散出来一般。

    黑的挽了一个别致的髻,其余披散的依旧长及腰间,飘渺如夜的黑。

    一张白玉般精致细腻的脸庞,一双侬丽的大眼睛,不笑时看上去清丽娟秀,已是绝美,一笑时,颊上一对梨涡若隐若现,迷人得令人眩晕。

    骆夜痕在看清楚树下的那个女人的面孔之后,黑眸顿时闪过一抹狠戾的光芒。站在树下的夏伤好似浑然不觉他浑身散的威胁一般,勾唇微笑着朝着他走去。待近了他的身,她仰着头看着他,灯光下,那双侬丽的大眼睛里,流转间好似清澈的湖水倒影了日光,流光溢彩。

    “我知道你会找我的,所以我就主动送上门来了!”夏伤灿烂地笑着,瞧见灯光下,俊颜明显挂彩的骆夜痕之后,她收起笑意,一脸紧张地又问道:“夜,怎么受伤了,生什么事情了吗?”

    骆夜痕突然间一把握住夏伤抬起来想要触碰自己伤口的小手,阴鸷地看着她,沉声呵斥道:“臭婊子,你别给我装糊涂,你做的好事你自己心里清楚!”

    今天上午,闵瑾瑜怒气冲冲地跑到他的办公室里,二话不说地就要揍他。后来,两人结结实实地打了一架,后来他才知道原来是这个臭婊子在背后乱说话,害的他们两兄弟反目成仇了。

    “我没有说错啊,当初是你强暴我的!”夏伤无辜地眨巴眨巴了眼睛,看着骆夜痕又说道:“我偷你家的那块价值连城的玉,也是你污蔑我的呀!夜,我可没有颠倒黑白!”

    “夏伤,你别惹火我!”他危险地眯起眼睛。

    “那我就要惹火你,怎么样?”夏伤一脸天真地看着他,笑意盈盈地又说道:“再强暴我,污蔑我坐牢,或者就继续考虑让我进A*V界。骆夜痕,你还有哪些下流的手段尽管来啊!我夏伤不怕你,一点都不怕你……”

    “你!”

    “骆夜痕,就算你要对《战国策》全面撤资那又怎么样。我会很快找到下一个愿意为这部电影注资的合作者,连你这种坐怀不乱的柳下惠,我夏伤都能把你勾引上床。这个世界,还有几个男人经得起美色的诱惑呢?我对这,可是很有自信哦!”夏伤跨前一步,整个娇躯都贴近骆夜痕的怀中,仰着头对着他吐气如兰地说道。

    骆夜痕闻言,看着夏伤的眼睛宛如有暴风雨在期间汇聚。四周的空气,也在他的情绪转变中变得异常的压抑。

    “当然,只要你对我之前服务满意的话,我也可以做你的秘密情人。”夏伤说着,小手轻轻地抚摸着他的胸膛,娇声又说道:“做生不如做熟,骆夜痕,你只要继续投资《战国策》的话,我保证会继续跟你保持床伴的关系!”

    话落,夏伤仰着头,一双媚眼勾魂地看着骆夜痕。

    有了慕菁华的鼎力支持,她自然不害怕骆夜痕撤资。只是她更担心的是,骆夜痕这个卑鄙的小人会在背后耍阴招。如果可以的话,她自然愿意把这头桀骜不驯的猛兽驯服在石榴裙下,为她所用。

    骆夜痕在听完夏伤的话语之后,薄唇勾勒起一个讥讽的弧度。

    这个女人打的什么把戏,玩的什么花招,他怎么会看不出来。不过,既然要玩,他就陪她玩玩……

    夏伤有些摸不透他的心思,眼瞳微微地眯了眯。正想往后倒退离开骆夜痕怀中的时候,骆夜痕却突然间伸出手,一把搂住她的纤腰。000

    “小妖精!”骆夜痕抱着,突然间俯身在夏伤耳垂边上吐了一口气。

    夏伤在骆夜痕的动作下,整个娇躯不受控制地打了一个激灵。骆夜痕好似浑然不觉一般,在她耳垂边上又说道:“拜你所赐,我多了三天假期。这三天里,如果你让我很开心,说不准我可以考虑一下,你的提议呢!”

    夏伤惊愣地抬起头,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看着骆夜痕。

    “有没有兴趣,跟我玩个三天!”骆夜痕看着一脸惊愕地夏伤,那张在光影中散着邪魅的面孔,越的俊肆可媲美天神。

    夏伤愣愣地看着他好一会儿,试图想从他面上、眼中寻找一丝阴谋的迹象。可是她现也许是她阅历太浅,亦或是他太过深藏不露,她压根看不透他……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