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致命潜规则,总裁猛如虎最新章节 > 致命潜规则,总裁猛如虎最新章节列表 > 115:与慕谈判
    〗〗h

    “骆夜痕,你个孬种王八蛋大变态,我告诉你,我没那么容易被你整垮的,我没那么容易被你整垮……”夏伤看着骆夜痕离去的背影,拼尽全力地从地上坐起来,冲着他大吼了起来。

    直到,“砰”地一声,审讯室的房门被人狠狠地甩上。夏伤这才缓缓地抽回自己的双腿,两只手抱着膝盖,头埋在双腿间,轻轻地抽泣起来。

    夏伤,你要坚强,你不会垮掉的,你不会被骆夜痕那个无耻的混蛋男人整垮的……

    ********************

    在夏伤沉浸在痛苦和绝望中的时候,原本审讯她的那两个警察又一前一后地走了进来。看见坐在地上哭泣的夏伤之后,两人均是一愣。在男警官的眼神示意下,那个女警察走上前,蹲在夏伤的身前,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看着她温声问道:“夏小姐,你没事吧!”

    夏伤缓缓地抬起头,看见面前一脸关切地看着自己的女警察。她一把抓住女警察的手臂,大声地说道:“警官,我没有偷东西,我真的没有,请你务必要调查清楚。是骆夜痕,是骆夜痕那个混蛋冤枉我……呜呜……我没有偷,没有……”

    “夏小姐,你别担心,只要你没做过,法律就不会冤枉你!”那女警察听到夏伤的话语之后,缓缓地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纸巾,递给夏伤后,柔声宽慰道。

    “骆夜痕决定控诉了吗?”夏伤没有去接纸巾,而是抬起泪眼看着近在咫尺的女警察,问道。

    “是的!”女警察眸光幽深地看着夏伤,点了点头,又问道:“夏小姐,有人保释吗?”

    夏伤闻言,微愕。想了想,终究缓缓地摇了摇头,呢喃道:“没有!”

    这样深更半夜,大家都睡了,她怎么好意思去麻烦别人呢?

    “那么,夏小姐,你现在涉嫌一起入室偷窃的案子,因为偷窃的数值较大。从现在开始,你将被警方进行刑事拘留!”那女警察缓缓地从地上站起来,敛容对着夏伤公事公办地说道。

    夏伤闻言,委屈的眼泪再一次肆虐她的脸颊。

    ********************

    漆黑的夜色中,一辆呼啸的警车从京都市警局一路呼啸到了京都市北郊的一栋看守所里。

    夏伤一直缩在警车后车厢的角落里着呆,直到后车厢传来“咔嚓”一声,她才幽幽地从思绪中回过神来。转过头,空洞洞地眼睛看着车外逆光而立的两个女警。

    “夏伤,下来!”

    不知道是谁的一声呼喊,让夏伤缓缓地从车子的角落里站了起来。刚刚走到车门口,车外的一个女警立马伸出手,拉着她的胳膊将她从车上拉了下来。

    站在警车外,夏伤抬起头仰望了着不远处亮着灯,峥嵘耸立的看守所大门。在夜色中,看守所看上去格外的阴森可怖。在夏伤眼底,宛如阿鼻地狱一般可怕。

    她禁不住往后缩了缩,却不想身后的女警突然间抬手,将她往前狠狠地推了一下。

    “走,快走!”

    夏伤被女警如赶鸭子一般,一直推进了拘留所里。

    ********************

    白花花的灯光照的夏伤两眼花,从进拘留所后。夏伤便体力不支地一头栽在地上,昏了过去。隔天醒了的时候,她才现自己躺在了地上。小手撑着地面,她缓缓地从地上爬了起来。宛如小鹿一般的视线,撞在对面的几个衣着褴褛的女人身上后,她吓得两只脚点地,不停地往后缩去。

    直到背脊抵在墙壁上,背上冰冷的触感让她悬在半空的心,才稍稍有了一些知觉。紧接着,随着涣散的意识开始聚拢。夏伤联想起昨天警局的一幕幕,两只大大的眼睛里,顿时汇聚出越来越多的水雾。

    她抱着自己的膝盖,蹲在角落里默默地抽泣着。旁边,跟她同样关在拘留所里的那几个女人看见她哭,也不知道怎么得,一群人竟也开始哭了起来。

    一时间喊爹喊娘的哭嚎声,甚是吓人。

    ********************

    在拘留所里关了一个上午,夏伤觉得自己的心,就像是在炼狱里,溜达了一圈。她很害怕自己被定罪,毕竟她一个小虾米怎么可能斗得过骆夜痕的财大气粗。她不知道自己会不会真如骆夜痕所说的一样,被他狠狠地整死。

    她不明白,她到底哪边得罪了他,要被他这样的恶整?

    想起骆夜痕那个恶魔,夏伤就饱受身心折磨。她连番被他赶尽杀绝,之后更是被他强占。如今吃干抹净之后,竟然陷于囹圄之中。

    “夏伤,有人保释你!”

    突然间,铁栏外传来一声叫唤声。沉浸在思绪中的夏伤缓缓地抬起头,待瞧见铁栏外开锁的女警后。随即她小手撑着墙壁,缓缓地从地上站了起来。在女警的示意下,夏伤皱着眉头强忍着双腿的酸涩,慢慢地跨出铁栏门。

    “谁保释我?”跟着女警办完保释手续之后,夏伤一脸疑惑地看着那女警,开口问道。

    保释她需要交付一大笔保释金,她被拘留没有通知过任何一个人。夏伤有些摸不清楚,到底谁在这个时候,能出钱保释她?

    “是一个姓孙的女人!”女警说完,帮夏伤清点好入拘留所时的东西后,便示意夏伤可以离开了。

    ********************夜人小手。

    拘留所外,一个身着黑色职业套装的中年女人站在一辆黑色的豪车前,一眨不眨地看着夏伤缓缓地从拘留所走出来。当夏伤看清楚那人的面孔之后,面上的神情有瞬间的凝滞。

    她不认识那个女人,说白一点,她根本没见过她。所以,夏伤也不确定,保释她的人,是不是站在不远处的那个女人。

    “你是……”夏伤缓缓地走到那女人面前,抬头看着她,声音略带迟疑。

    “夏小姐,我家夫人找你!”那中年妇人看着夏伤微微一笑,说道。

    “夫人?”夏伤惊愣了一下,挑眉看向那个中年妇人。

    “是的,夏小姐,请吧!”那中年妇人看着夏伤微微一笑,紧接着侧过身拉开车门,示意夏伤坐了进去。12184210

    夏伤站在车门前踯躅了几秒钟的时间,最终还是选择弯腰,上了车。

    ********************

    豪车在马路上一路疾驰,夏伤侧着脑袋看着车外飞速往后倒退的景物出了神。现在,她多多少少地知晓,来保释她的所谓夫人,到底是谁了?不过还没有确认,所以她也就没多嘴。

    直到豪车在京都市市中心的一座豪宅前停了下来,夏伤才被坐在身旁的中年妇人示意下了车。

    眼前,是一栋非常雅致漂亮的竹楼别墅。别墅四周植满了绿荫,别墅前还有一个小池塘,塘中碧水在微风地吹拂下轻漾着,波光粼粼。这间别墅位于市中心,位置讨巧,闹中取静。夏伤以前在华星工作的时候,也曾来过这里。所以她很清楚,这栋看似雅致清幽的竹楼别墅,实质上是一家高级珠宝定制店。

    在那个中年妇人的引领下,沿着一条石砌的小道,一路到了那间外表看上去有些普通的别墅里。

    楼内与外表的清幽雅致不同,楼内装潢极为奢华。一进门,就是全套的警卫系统。夏伤环顾了一下四周之后,便不动声色的跟着那妇人,一直走到了一间VIP的房间里。

    房间里,一个年轻的售货员与一个衣着华丽高贵的妇人对桌而坐。此刻,那年轻的女售货员正拿着好几盒珠宝饰品,对着对面的贵妇推销着。

    “杨夫人,这一套镶玉的珠宝真的非常的适合您。您看,这玉多翠。您应该也知道,所有颜色的玉器之中,一向以绿色为佳。透明似玻璃者称翡翠玉,此为上品。而且上佳的玉色泽均匀,这套翡翠首饰,在放大镜下都看不出丝毫杂质。而且啊,这套翡翠碧玉戴在您的身上,更衬得您肌肤如雪,美貌非凡啊!”那珠宝推销员微笑着看着慕菁华,殷勤地介绍道。

    慕菁华拿着那条镶玉链子,认真地看了起来。观摩了良久,她缓缓地放下,口吻淡淡地又说道:“这套色泽还行,要了吧。再给我介绍一下其他的……”

    “好的,杨夫人,还有这套钻石饰品,这些钻石啊,均是开采于遥远阿尔卑斯山脉最深处的蓝钻,绝对纯洁不参杂任何杂质……”

    在售货员滔滔不绝地推销着的时候,领着夏伤进来的那个妇人走上前,在慕菁华的耳边低声说道:“夫人,夏小姐过来了!”

    慕菁华淡淡地点了点头,接着放下手中的首饰,抬头看着那售货员说道:“你先退下吧,我再看看其他的!”P7Fw。

    “成,杨夫人您随便!”那珠宝推销员微微一笑,跟着带夏伤进门的那个中年妇人,一起离开了VIP客户间。

    随着那两人的离开,VIP客户间一时间只剩下慕菁华和夏伤两个人。慕菁华从桌上高档的黑丝绒珠宝盒子中,取出一枚碧绿色的宝石戒指,缓缓地套在自己的手指上。她伸直手,一眨不眨地欣赏着手指上的那枚绿宝石戒指。

    “好看吗?”突然间,慕菁华开了口。

    夏伤微愕,一时间有些弄不懂慕菁华在跟谁说话。不过很快,她就反应过来,这个房间里,貌似只有慕菁华和她两个人。

    “好看!”夏伤抬头看着慕菁华的那双手,启唇又说道:“夫人的手很美,我想戴任何饰品,都会很漂亮!”

    这句话,夏伤没有任何恭维的意思。慕菁华的那双手,真的是她见过有史以来,最为漂亮的。肤质白皙细腻,玉指芊芊,一看就知道是一双不曾劳作,被人宠出来的富贵手。

    慕菁华闻言,情不自禁地挑眉,转过头,看着夏伤勾唇冷冷一笑,说道:“不过几日不见,夏小姐落魄了很多啊!”

    “不知杨夫人找我来所为何事!”夏伤收敛起所有的情绪,目光平静地直视着慕菁华,淡淡地反问道。

    “呵呵,看来夏小姐丝毫没有受偷窃事件影响,心态极好啊!”慕菁华圆滑地跟着夏伤打起太极。

    “杨夫人不如有话直说吧!”夏伤脸色冷凝地看着慕菁华,又说道:“我想杨夫人大概已经查出,周涵雪的孩子,是否是你丈夫的种了吧?”

    慕菁华闻言,脸色倏然地沉下来,浑然不顾手中价值不菲的珠宝首饰,一股脑儿地往地上砸了下去。

    夏伤冷静地站在原地,冷冷地注视着突然间飙的慕菁华。

    “你说对了,那骚蹄子确实生的杨德胜的杂种!”恐怕,面对丈夫出轨生下私生子这件事情,再高贵的女人,也会因为嫉妒而变成街边的泼妇吧。此刻的慕菁华,浑然不似之前那副贵妇模样,双手握拳,冷然地怒吼起来,“我慕菁华是生不出儿子,但我也不需要借别人的肚子!这对贱货母女,竟敢勾引杨德胜,企图夺走我女儿的继承权。总有一天,我要她们不得好死……”

    夏伤在慕菁华泄般的怒吼中,沉默着一句话都没有说。

    “为什么不说话,你不是一向有很多话说的吗?为了回到娱乐圈,你不是主动找我爆料这些事情的吗?”慕菁华抬头,目光兹红地看着夏伤,怒吼道。

    “杨夫人,你该知道,我爆料的事情如果是真的话。世纪联盟这次所投拍的那部戏的女主角一角,就是我的了!”夏伤抬起头看着慕菁华,澄净清澈的眸子里透着一抹坚忍。

    “呵呵,夏伤啊夏伤,你现在面临着可是牢狱之灾,我以为你会求我让你不要坐牢,没想到你想的却还是能不能回娱乐圈?你这种沽名逐利的女人,跟陈敏茹和周涵雪母女根本就是一丘之貉……”

    “杨夫人,我沽名逐利与你无关!我没有偷过东西所以我根本不怕我会坐牢,女主角一角,我希望杨夫人你谨守诺言!”夏伤顿了顿,挺直着背脊,小手握着拳头,大声地说道:“我想杨夫人也不希望,周涵雪有你丈夫的私生子这件事情,这么快就被公布在群众面前吧……”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