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致命潜规则,总裁猛如虎最新章节 > 致命潜规则,总裁猛如虎最新章节列表 > 111:路遇故人
    “别拒绝,夏伤。你拒绝是一点可能性都没有了。不拒绝的话,还有百分之五十的可能性!”

    夏伤在骆夜痕低沉的嗓音中,手上的动作凝滞了一下。同时,小脸上也闪过一抹犹疑。她摸不准,一向狡猾奸诈的骆夜痕,此刻到底打的是什么主意。不过,既然他肯缓和口气,跟她谈这个话题。证明重回娱乐圈这件事情,还有转圜的余地。

    在内心打着算盘的夏伤最后决定,先以缓兵之计拖着,然后慢慢地让骆夜痕转变态度的。想到这里,夏伤唇角噙着一缕微笑,缓缓地转过身又重新坐回床上。

    “好吧,不过太子生辰,我答应要跟他一起过的!”夏伤温顺地依偎进骆夜痕的怀中,柔声又说道:“夜,要不我等他过完生日,再去看房子,可好?”

    “不行!”骆夜痕斩钉截铁地就拒绝了,低下头看着依偎在自己身上的夏伤,警告道:“我今天的答案是这个,也许明天就是另外一个答案了!”○○h

    “那好吧,我都听你的!”夏伤乖顺地笑道。

    看夏伤又变成乖顺的模样,骆夜痕紧绷的脸色也有了一些和缓,他伸手轻轻地抚摸着夏伤那一头滑顺的长,低声问道:“你很喜欢孩子?”

    “恩!”夏伤伸手抱住骆夜痕的身躯,仰头看了一眼骆夜痕,微笑着点了点头,娇声又说道:“殿下很可爱,而且要不是他,我那天早就被你逼的跳河死了!”

    “你在怪我?”骆夜痕一把捏住夏伤的下巴,迫使夏伤本来已经垂下的面颊再一次仰着头看向他。

    “我怎么舍得呢?”夏伤搂着骆夜痕高大的身躯,唇角荡漾出一抹柔若春水一般的笑容,她呢喃着又说道:“夜,跟你在一起。我才觉得原来做女人,是这般妙不可言!”

    这个妖精!

    骆夜痕在夏伤的话语中,俊挺的眉目忍不住蹙起几分。他只觉得这个女人的脸皮,果然比城墙还要厚,半点羞耻之心都没有。不过,他妈的他现,他身上也具备着男人骨子里的劣根性,就喜欢这种风骚淫荡的女人。不然为什么,明明他讨厌她讨厌的要死,可是每次看见她,被她一勾搭,他弟弟就会不归他控制了。

    离得这么近,夏伤自然捕捉到了骆夜痕神情中的那抹一闪而过的厌恶。不过她全当没看见,伸出手圈住骆夜痕的颈项。再一次递上红唇,唇与唇的纠缠,她很快就成功地让骆夜痕沉沦进这个吻中……

    骆夜痕伏下头,一手抱着她的腰肢,另外一只手抓着夏伤胸前的肉球玩弄着。安静地氛围中,只有夏伤那张红唇中偶尔出的叮咛,直到地上再一次传来“嗡嗡嗡”的手机震动声。深吻了好久之后,被骆夜痕松开的夏伤伏在他的胸口上剧烈地喘着气。她好似才听到震动声,抬头睁着那双漂亮清澈的眼眶,一眨不眨地看着正在她身上乱摸的骆夜痕,提醒道:“夜,你的手机响了好几次了,看来有人有急事找你!”

    骆夜痕皱了皱眉头,大手贪恋地抚摸着夏伤那一身如丝绸一般滑腻的肌肤,丝毫没有下床去取手机的意思。

    对于骆夜痕的咸猪手,夏伤笑了笑也不理会,再一次从床榻上坐起来。裹上睡袍之时,她抬起手,纤长的玉指轻轻地梳理着那头被弄乱的长。之后,徐徐地站起身,俯身帮骆夜痕捡起地上的衣物。坐在床沿认真地叠好之后,这才站起径直朝着洗浴间走去。

    骆夜痕在夏伤离开好一会儿后,才缓缓地从床榻上坐起来。扫了一眼身旁叠的有棱有角的衣物,他不自觉地愣了一下神。这时,外衣里的兜里再一次传来嗡嗡嗡的震动声。他皱了皱眉头,从兜里取了出来。扫了一眼手机屏幕之后,他沉吟了一下,终究按下了接听键。

    “夜,你在哪里啊?娘娘说你进宫了,我怎么没瞧见你,打电话你也不接?”电话里,是苏乐珊焦切又甜美的声音。

    骆夜痕勾了勾唇角,温声回道:“怎么了,有事吗?”

    “有事,自然有事!你看看记录,我都给你打了多少个电话了,你现在才接,你知不知道我很担心你!”苏乐珊听到骆夜痕的问话后,不由得生了气。也顾不得平时的矜持,在手机里对着骆夜痕大声地抱怨起来。说完,语音中透出几声哽咽。

    “不好意思,我有事在忙,马上就过去找你,好吗?”骆夜痕听出苏乐珊话语中的委屈,不由得软了口气,主动对着苏乐珊示好!

    “恩,你快点!”苏乐珊在骆夜痕的柔声哄道,总算缓了自己的口气,不过话语中仍是有着小小的低落。

    ****************************

    与苏乐珊通完电话之后,骆夜痕正抬头间,一眼就瞧见夏伤裹着睡袍倚在洗浴间的门口看着自己。对于夏伤这样明目张胆地偷听他打电话,骆夜痕心里本能地涌起一抹反感。

    夏伤也意识到了骆夜痕的不满,笑着站直了自己的身体,对着骆夜痕耸了耸肩膀,说道:“我可没听你的电话,我出来是问问你,我时间多,要不你先洗澡吧!”

    骆夜痕闻言,立马从床上站起来。夏伤毫不避嫌地扫了一眼他赤条条的裸身,接着唇角上扬地走上前,递给骆夜痕一条大浴巾。

    骆夜痕没有去接,而是伸手一把拽住夏伤的胳膊,将她拖进了洗浴间。

    “夜,你在干嘛呢?”被骆夜痕硬拽着,夏伤弱弱地挣扎了一下,嘴巴里却甜甜地问道。

    “小妖精,一起!”骆夜痕头也不回地出了邀约。

    夏伤愣了一下,随即挽着骆夜痕的胳膊,笑眯眯地应道:“好啊!”

    ****************************

    原本几分钟就能完事的事情,在夏伤地故意挑逗中,硬是一直拖了半个多小时,才把这澡洗干净。洗完澡后,骆夜痕回了主卧室穿衣服,而夏伤则继续泡在浴缸里休息着。

    “我对你说的事情,记住了吗?”骆夜痕穿罢衣服,又走回洗浴室,看着靠在水池边沿,闭着眼睛假寐的夏伤,问道。

    “王叔一会儿来接我,接着看房子,然后去你家,晚上等你回家跟我商量娱乐圈的事情!”夏伤没有睁开眼睛,唇角却一直上扬着,对着重复了他之前说过的话语。

    “我不喜欢女人骗我!”骆夜痕微微地眯了眯自己的眼睛,看着夏伤低声又说道。

    “你放心吧,我都听你的!”夏伤晃动了水下那双修长的美腿,侧过身睁眼看着骆夜痕笑着回道。

    骆夜痕在得到夏伤肯定的答案之后,点了点头,转身走出了洗浴室外头。

    夏伤一脸笑眯眯地看着骆夜痕离开,直到他的身影消失在夏伤的眼界里。夏伤那张绝美风华的俏脸上,笑容渐渐地凝滞下来。

    她靠着浴缸边沿,缓缓地从水中缩回双腿,张开双手抱住自己的双腿,将额头搁置在膝盖上。眼泪,在这一刻再一次席卷她的眼眶。她拼命地用手抓着自己的大腿,强忍住内心翻滚的那股恶心欲裂的冲动……

    夏伤,真脏,你真脏!

    ****************************

    王夜笑着。待夏伤收拾好自己失控地情绪,穿上衣服走到门口,轻轻地拉开房门时。入眼,就看见一个谢顶的中年男人正背对着她站在外头。只一个身影,就让夏伤认出,这个人就是骆夜痕的司机,叫王叔。

    那王叔听到开门声后,立马转过身。谦恭的面孔上在触及到夏伤绝美的脸蛋之后。他勾唇微微一笑,对着夏伤说道:“夏小姐,上午好!”

    “你好,王叔!”夏伤微笑着看着那司机,有礼地回应道。

    “呵呵,夏小姐收拾好了吗?收拾好了,请随我走吧!”王叔看着夏伤,温声询问道。12179903

    夏伤愣了愣,随即微笑着点了点头,回道:“好了,走吧!”

    ****************************

    现在的东宫正是热闹之时,夏伤跟在王叔的身后,一边走,心里一边惦念着太子赢殳珪。虽然此刻的赢殳珪,可能身边早就围聚着一帮人,并不缺她一个。

    不过,她心里始终牵挂着他。之前还答应他,今天要跟他一起切蛋糕呢!

    夏伤琢磨着正想跟王叔说一下,她想改道去瞧上一眼赢殳珪再离开时。前面领路的王叔却突然间转过身,对着夏伤温声说道:“夏小姐,往这边走!”

    夏伤在王叔的示意下,抬头看去。面上是一条清幽的小径,夏伤转过头又扫了一眼巍峨的东宫大殿,听到空气中传来的喧哗人声之后。夏伤心情顿时有些低落,没有她一样有人陪着切蛋糕。

    算了,走吧!P6y3。

    正当夏伤妥协地跟着王叔穿过一道月亮门时,清幽的小径里,突然间传来一个女人柔弱春风的声音。

    “曜,这东宫,一到这个季节,最出名的就是这一树又一树的紫薇花,漂亮吗?”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