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致命潜规则,总裁猛如虎最新章节 > 致命潜规则,总裁猛如虎最新章节列表 > 106:一次机遇
    当今娱乐圈里,最不缺的就是天皇天后,就是花旦小生。如今帝国娱乐业如此达,国内各式各样的电影、电视剧和金曲奖项五花八门。造成了随便一个有点名气的艺人一旦得了奖,就被媒体扣下一个各式各样的头衔。

    不过,娱乐圈竞争虽然激烈,但是总有一些人是被宙斯的宠儿!

    周涵雪,就是其中的一位。她母亲陈敏茹是最早一批活跃于帝国荧屏的表演艺术家,在周涵雪五岁的时候,陈敏茹与教授前夫离婚。之后,陈敏茹独自带着女儿,重回演艺圈。

    周涵雪从小就深受其母影响,五岁就开始入剧组拍戏。童星出道,15岁在拍一个广告时,被导演看中,之后接拍了一部很火爆帝国的青春励志类的偶像剧。P0XK。

    因其容貌俱佳,又俱表演天赋和唱作才能,在25岁的时候,就已经是帝国家喻户晓的青春玉女的掌门人。┇┇h

    三年前,当夏伤还是华星的以为籍籍无名的跑腿的小助理时。她也不曾想到,一次意外,会让她结识到当时已经在娱乐圈里,小有名气的红牌经纪人Jack。

    那时候夏伤被调配去伺候一个超级出名难伺候的新晋小花旦,一天一大早上她刚赶到公司,就因为小花旦一句想喝李记粥店的粥的话,她不得不飞奔下楼打的跑到李记粥店买了一碗肉粥。因为之后还要赶去片场,在买完粥急奔进公司的时候,她焦急之余没有看路,正好撞上了拿着一叠文件疾步出来的Jack。

    Jack手里的文件漫天飞扬,夏伤也顾不得被热粥烫坏的手掌,立马跪在地上给他捡起来,无意中她看到了一张怀孕的B超单子,而底下的签名则是Donna·zhou。

    边道歉边帮Jack捡起所有纸张交还到他手里,那时Jack也没跟她说一句话,脚步匆匆地离开了。之的女对。

    第二天,她如常去公司上班。谁知刚进公司,就被Jack的助理给叫了去。她当时完全不知道生了什么事情,直到进了Jack的办公室,Jack灰白着脸色对着她怒吼了一声,“Donna怀孕的事情,是你告诉媒体的,对吧!”

    那时她还太嫩,被Jack这样气势的一吼,吓得瑟缩了一下,一脸不解地看着他。

    “你别给我装,昨天就你一个人看过Donna的化验单,不是你卖给这些小报,这些小报怎么会知道Donna怀孕的事情!”Jack接着又吼了起来,吼完之后直接将一叠八卦杂志摔到她的面前。

    那时夏伤只是华星最底层的小助理,像周涵雪那种大人物她这种级别只会偶尔在公司里远远瞧上一眼。再加上她平常又要忙着兼职又要照顾顾伯母,根本无瑕顾及华星内部的那些大明星。

    所以,看到八卦杂志,她才知道原来Donna是天后周涵雪的英文昵称。12158432

    “不是我,不是我,真的不是我!”她连忙抬手摆了摆,对着Jack大声地解释道。

    她昨天确实看到了一张化验单,但是她根本就没放在心上,一下班就回去照顾顾伯母了。所以,她怎么可能会把这个消息卖给那些小报,更何况她才刚知道周涵雪就是Donna!

    “不是你还能有谁,我告诉你,我们华星不用你这种大嘴巴的人,给我滚出华星……不,不,我还要追究你法律责任……”

    那时候的Jack心里也很烦躁,因为周涵雪未婚先孕的消息不光被媒体曝光了,而上头有人竟然给他施压,既不能让周涵雪堕胎,而且又要保住周涵雪的演艺事业。

    这世界上,哪有两全其美的办法。之前他本想让周涵雪息影一年的时间,去国外秘密待产。但是因为怀孕的事情被提前曝光,这件事情恐怕再也瞒不下去了。

    保胎又要保事业,烦恼不已的Jack只能把这气撒在无辜的夏伤身上。那时候工作对夏伤来说有多重要啊,听到Jack说要炒她,又要告她,吓得法律知识薄弱又怕丢工作的夏伤当场就哭了起来。

    Jack也是个好人,瞧见夏伤被他吓得哭的好不伤心,连忙手忙脚乱地反过来安慰她。可是夏伤没止住哭,反而越哭越凶起来。安慰她的Jack看她哭的那么难受,竟撤了防备,坐在她旁边委屈地开始倒苦水,“你哭什么哭,该哭的人是我,我现在快烦死了!”

    “你有什么好烦的,我现在朝不保夕,一旦我丢了工作,就要带着顾伯母睡大街了!呜呜,泽曜还在国外,我不能让他担心!”夏伤蹲在地上,委屈不已。

    早在之前,Jack就已经调查过一些有关夏伤的事情,知晓她平常为人挺好。所以听到夏伤这样说后,再一次看着夏伤问道:“真不是你!”

    “我没有,我干嘛骗你啊!”夏伤揉了揉眼睛,看着Jack认真地说道。

    “算了,现在这件事情已经曝光了,怪谁也没用!”Jack叹了一口气,缓缓地站起身。

    夏伤听到Jack的话后,心里顿时欢喜不已,她知道自己工作是保住了。不过看Jack一直皱着眉头,一副心事凝重的样子。于是,因为Jack不炒她,而对他好感暴增,深深地觉得jack不是坏人的夏伤对着他说道:“你是不是有心事啊,如果有的话,你可以对我说,我保证不说出去!”

    “告诉你有什么用,你出去吧!”Jack皱了皱眉头,对着夏伤回道。

    夏伤闻言,转过身朝着办公室门口走去。在出门前,想了想,又转过头看了一眼Jack,说道:“其实这件事情,也没有那么难!”

    “什么?”

    “女人怀孕生子,本来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啊!没什么好奇怪的,现在的人先上车后补票的人多得是,怀孕那就结婚嘛!”夏伤看着Jack,认真地说道。

    “如果那么容易解决就好了,现在关键是幕后的人一点都不想周涵雪肚子里的孩子,有其他的父亲!”不知不觉中,Jack对着夏伤说出了心里话。

    “那就,设计成一个坚强勇敢的单亲妈妈的形象。”夏伤擦了擦脸颊上残留的眼泪,看着Jack补充地说道:“不用公布那个男人是谁,只要把周涵雪设计成一个坚强勇敢,没有男人照样可以活得精彩的单亲妈妈。”

    “什么?”Jack眼睛倏然一亮,不可置信地看着夏伤。好一会儿之后,他忙摇头,对着夏伤呢喃道:“太冒险了,太冒险了!”

    周涵雪十五岁出道,一直走的都是清纯玉女路线,如果将未婚生子,连孩子的爸爸是谁都不能公布出来的话,那民众会如何看待呢?

    不行,不行……

    “这个世界,没有所谓的真假,看到的也不一定是真的。以假乱真,以真乱假,真真假假,虚虚实实……”夏伤侧着脑袋,对着Jack表了一些自己心目中的感觉,“站在那个舞台上,虚虚掩掩只会让歌迷影迷更加的不待见,倒不如放开身段,光明正大,特立独行一点可能会有出乎意料的效果!”

    那时候,21岁的夏伤并不知道,她简简单单,随口说的几句话,却让Jack有了灵感。

    隔天,一些八卦杂志就陆续刊登了一些所谓的周涵雪坎坷的情史。而之后周涵雪出席活动中,也坦然地面对镜头,承认自己未婚先孕这一事实。虽然一开始她人前大跌,但是人前总以一副坚强的未婚妈妈的形象。

    故作坚强的女人,最惹人怜爱。从一开始地不被认同,到一些女权拥护者的大力褒赞。

    周涵雪的这一形象,再加上Jack完美的公关处理。彻底把危机,变成了机遇。同样的,也拓宽了周涵雪的演艺事业。

    如今三年过后,她再也不再是那个青春玉女,变成了演技派的影后。

    而夏伤,也被Jack认为有天赋,开始拉她做经纪人,由小明星一路到大明星,她的人生也在生着天反覆地的变化。

    *********

    “周涵雪?”

    听到夏伤的这个故事之后,慕菁华如此精明的人,自然也想到了什么。丰腴的身子微微颤抖了几下,她慌忙双手撑着身边的衣柜边角,心中涌起一种被背叛的痛心和绝望。

    “你胡说,我不相信,我对她们两母女这么好,她们怎么会背叛我?”就算慕菁华再怎么歧视娱乐圈,可是她终究也算是半个这圈子里的人。在这圈子里,总有一两个朋友。陈敏茹就是其中的一个,是她慕菁华一手将她的女儿捧上了高位。

    却不想,被她一手捧起来的人,不思感恩,竟然背地里勾引她的丈夫,还生下一个野种浑若无事地继续与她交好。回想起当时她知道周涵雪未婚先孕的时候,还那么生气地跟那两母女说,一定要把那个贱男人给抓出来,定会帮她们讨回一个公道。

    没想到啊,没想到这最冤的冤大头,竟然是她,竟然是她……

    “你大可以不信,不过如今科技这么达,你大可以用高科技的方法调查一下,周涵雪生的儿子到底是不是你丈夫的种!”夏伤看着再不复刚才高贵凌人的慕菁华,神情依旧如故,无悲无喜,也无怜悯。

    这个世界上,最不缺的就是可怜人。更何况,在夏伤眼中,慕菁华根本就不算是一个可怜人!

    慕菁华到底是被修炼成精的贵妇,不过片刻的失态,她就立马恢复了高贵傲然的样子。挺直着背脊,愤恨地看着夏伤,大声地说道:“如果不是呢,如果那个儿子不是杨德胜的,我就告你诽谤,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我既然站在这里,有种说出来,就有百分之百地自信!”夏伤看着慕菁华,神情坚定道:“但是,如果我所说的是事实的话,我帮你挽救的,可是令千金未来的继承权!”

    “好,如果是事实,《红颜祸乱》的女主角,非你莫属!”慕菁华愤愤地双手握拳,之后头也不回地转身走了。

    *********

    慕菁华离开没多久,闵瑾瑜就一脸犹疑地跑了进来。瞧见夏伤正仰着头,站在一套衣橱柜里,看着悬挂着的晚宴服看的出神。

    “怎么了,喜欢吗?”闵瑾瑜走到夏伤的身边,循着夏伤的视线,仰头看去。

    那是一套白色的希腊女神裙,斜肩地设计,上好的材质,让裙身轻薄如纱,又很服帖地垂下来。裙角曳地,闵瑾瑜想,如果夏伤穿上之后,定会是艳压群芳的女神。

    “恩,还行!”夏伤转过头,看着闵瑾瑜微笑着点了点头。

    闵瑾瑜闻言,立马对着夏伤说道:“那就去试试!”

    “算了,很贵!”夏伤微微一笑,小手一把握住闵瑾瑜的大手,柔声说道:“我们出去吃饭吧,现在我觉得肚子好饿啊!”

    这一次,一向喜欢坚持的闵瑾瑜,反倒没有坚持。不过牵着夏伤手的时候,他又忍不住回过头看了一眼那条裙子。

    *********

    出了店面,闵瑾瑜似乎想到了什么一般,突然间一把拉住了夏伤。原本往前走的夏伤在闵瑾瑜的拉扯下,一脸不解地转过头看着他。

    “以后,不要再对自己妄自菲薄了,知道吗?”闵瑾瑜看着她,认真地说道。

    “额?”夏伤仰着头,一脸不解地看着闵瑾瑜。

    “不准说自己命贱卑贱,也不准觉得自己就像一只蚂蚁!夏伤,你是最好的,最棒的……你知道吗?”闵瑾瑜回想起刚才夏伤说自己的那些话,心里一阵难受。

    “好,我是最好的,最棒的!”夏伤看着孩子气一般执拗的闵瑾瑜,微笑着点头说道。

    “脸上还疼吗?”看着夏伤白皙的花颜上,还着红,隐隐还渗着血丝,闵瑾瑜忍不住心疼地问道。

    “不疼了!”夏伤摇了摇头,沉吟了一下,看着闵瑾瑜又说道:“不过你呼呼地话,可能会更加一点感觉都没有!”

    “真的啊,那我呼呼!”闵瑾瑜闻言,眼中闪过一道黠光,立马凑上前要给夏伤呼呼。

    “不要了啦,怎么我说什么,你就信什么啊!”夏伤笑着开始躲……

    沉浸在你侬我侬里的两人浑然没有现,她们**的这一幕,再一次被定格在了不远处的一架相机里!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