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致命潜规则,总裁猛如虎最新章节 > 致命潜规则,总裁猛如虎最新章节列表 > 092:结交权贵
    自那日赢殳珪撞见夏伤一个人孤零零地蹲在大桥中央哭泣之后,单纯的赢殳珪便热心地将夏伤带回了宫里。随后,夏伤也在赢殳珪的安排下,住进了他的寝宫。

    说真的,虽然夏伤一直都是在京都长大,不过这还第一次进宫。帝国皇宫占地72公顷,巍峨宏伟。现今皇室子嗣薄弱,真正为皇室成员居住的面积并不多。而每年却因为修缮要支付一大笔的财政收入,皇室为了节省开支,便将很多宫殿对外开放收取参观费用,不过几个主殿是绝对不曾对外开放过。如现在夏伤所住的东宫大殿,就一直未在公众面前曝光过。

    遇到骆夜痕之后的第二天上午,风平浪静。

    赢殳珪有个学前班的课程,所以早早地就去上学了。夏伤刚刚在东宫的小厨房忙活了半天,才做好赢殳珪中午回来要吃的点心。正从侧门走出来,抬头,瞧见从回廊另外一头走过来的穆元朗,本能地对着他屈膝行了礼,说道:“穆公子!”hMiHUane

    说到这个穆元朗,其家族可也是名满帝国的大望族。穆元朗的爷爷乃是穆奎大元帅,自穆奎从军中退下来后,他的父亲穆子晟就接替了爷爷的位置。他叔叔穆子荛为人狂傲不羁,是太上皇赢析玦极为交好的朋友。而他,亦是现在的陛下赢西顾从小一起长大的小。

    自进宫起,夏伤还没见过帝后。不过这个穆元朗,倒是见过好几次了。他时常来宫里,而且他极为疼爱赢殳珪这个孩子,基本上进宫之后的大部分时间,都是陪着他到处玩乐。

    素色曳地水裙,绝色清丽的姿容,唇角含着淡雅的笑意,衣上上没能丝毫过分的装饰,看上去有些清冷,却分外脱俗。

    穆元朗瞧见这般清新可人,如一朵含苞待放的水莲花的夏伤之后,英俊的面孔上,顿时浮现出灿烂的笑容,“呵呵,夏小姐,没想到你也在这啊!”

    “是,穆公子是来看太子殿下的吗?不过殿下现在在上早课,看时间应该也快下课了,穆公子若你有时间,可在这边等等!”夏伤微微一笑,对着穆元朗说道。

    穆元朗闻言,一双潋滟的桃花眼里聚满笑意。他爽朗一笑,点了点头对着夏伤说道:“那我便在这里等等吧!”

    “成,穆公子就去那边等等,我去端些给太子做的点心过来给你尝尝!”夏伤抿唇一笑,说完便转身再一次回到了小厨房……

    *********************

    东宫殿外,有一大片竹林。竹林外是一泓荷塘,荷塘对岸,是一座古朴的阁楼。围绕着荷塘,修筑着曲曲折折的长廊。

    穆元朗就坐在河畔边上的一个小凉亭里,面朝着湖面。湖中,新生的荷叶圆圆的,已经有铜钱大小。夏伤命人带着新做的点心和茶水,款款走到穆元朗的身侧。

    “我听殳儿说,夏小姐弹得琴,极好!”穆元朗示意夏伤坐下后,便微笑着与夏伤闲聊起来。

    夏伤闻言,嫣然一笑,说道:“穆公子见笑了,家母曾经是一个古琴演奏家,我只是受我母亲的影响,多少会一点!若说精通,怕是不能望其项背!”

    “夏小姐谦虚了!”穆元朗笑了笑,看着夏伤将盛着几盘点心的盘子放置在石桌上,接着又一脸好奇地看着夏伤,问道:“这些都是你做的吗?”

    “是啊,穆公子不妨尝尝,可合胃口?”夏伤说着,端着一盘桃花糕的盘子,抬眸看着穆元朗笑意盈盈地说道。

    “好啊!”穆元朗笑了笑,从盘子里拿了一块放进嘴巴咀嚼起来。没多久,边看着夏伤点了点头,夸赞道:“甜而不腻,酥软得宜,确实好吃!”

    夏伤微微一笑,侧身小手端起茶壶,动作优雅娴熟的将翠壶中的滚开的水倾倒而出,浇打在小壶中褐色的茶叶上,水型翻滚,紧皱的叶一点点的舒展,伸腰扭肢如同刚刚从美梦中苏醒的少女,扭动着慵懒的腰肢,展现柔柔的风姿。一股沉香之气随着折腾的热气袅袅而上,直扑来人鼻翼。

    “好香!”穆元朗闻着这一壶清香四溢的茶水,忍不住赞叹道。

    夏伤勾唇微微一笑,紧接着抬眸看向穆元朗,柔柔一笑,示意地看着穆元朗,说道:“穆公子尝尝!”

    穆元朗笑着点了点头,端起茶杯,先是放在鼻尖过了三下,之后才啜饮了一口,笑着赞叹道:“口齿留香,不想夏小姐也精通茶道!”

    “穆公子见笑了,我不过是个爱茶贪吃之人,说精通为过了!”夏伤得体地笑了笑,看着穆元朗面露赞赏,她的心这才缓缓松了一口气。

    她不是什么雅人,毕竟一个整天为了钱奔波的穷人,想雅也雅不起来。只是自己喜欢国学,能附庸风雅的时候可以拿出来滥竽充数,不至于太过丢人。至于自己的手艺和茶道,这一点多少也是受顾泽曜的影响。

    她小小年纪,就已经认定自己要嫁给顾泽曜了,所以早早地就立志要做一个家庭主妇。做的一手好菜肴,自然也是希望能够好好地照顾顾泽曜。如今却不想,自己的这些手艺,竟然能在机缘巧合之下,凭此结交一些帝国权贵。

    夏伤想到这里,心里却控制不住地把主意打到对面放荡不羁的穆元朗身上。这个穆元朗,可算是帝国权贵里面的权贵,若是她能想办法与他结交,不晓得日后能不能帮助自己?

    夏伤暗暗地盘算着,这时,一阵风刮来,亭外竹节此起披伏,吹奏出一阵啪啪嗒嗒的声音。一片竹叶,正打着旋儿,落在夏伤的梢处。正低垂螓首,给穆元朗倒茶的夏伤浑然不觉。而一旁看着的穆元朗却突然倾身,轻轻地捏住飘到夏伤秀的那片竹叶……

    夏伤在他突而靠近的那一瞬间,惊了一下。抬头一脸不解地看向穆元朗,待瞧见穆元朗手里的那片竹叶之后,继而抬手拿过穆元朗手中的竹叶,嫣然一笑,说道:“穆公子,我以前听说过,这世上没有一片叶子是相同的!”

    此刻的夏伤,浑然不知道她有多美。她的容色本就浓烈分明,眉黛眼黑,肤色白的剔透,红唇艳丽。笑起来的时候,清眸似含着两汪秋水,显得一双丹凤眼格外地妩媚动人。坐在一旁的穆元朗,却因如此近距离的赏美人,一时间竟走了神……

    “风炉煮茶。霜刀剖瓜。暗香微透窗纱。是池中藕花。高梳髻鸦。浓妆脸霞。玉尖弹动琵琶。问香醪饮麽。穆公子,美人环伺,茶香怡人,风景如画,你这人生好不惬意啊!”

    在在穆元朗看着夏伤出神的时候,不远处突然间传来一个柔若春水,又夹杂着一丝凌人又高贵的声音。坐在亭中的夏伤闻声,一脸惊疑。只瞧见身侧的穆元朗慌忙从石凳上站起来,对着皇后骆颜夕说道:“娘娘说笑了!”

    夏伤听到这声娘娘之后,惊疑了一下,难道是皇后娘娘吗?

    她慌忙也从石凳上站起来,转身望去。大朵牡丹翠绿烟纱碧霞罗,逶迤拖地粉色水仙散花绿叶裙,身披金丝薄烟翠绿纱。低垂鬓斜插镶嵌珍珠碧玉簪子,花容月貌出水芙蓉。

    这就是当今的皇后娘娘,竟比电视上看到的,还要年轻好多!

    “都坐下吧!”骆颜夕那张芙蓉秀脸上,浮现出一抹轻轻柔柔的笑意。上前入座后,对着站着的其他人说道。

    夏伤应了一声,抬眸方才看见尾随在骆颜夕身后的骆夜痕。她不动声色地垂下头颅,全当不曾看见骆夜痕一般。

    对于夏伤的无视,骆夜痕本就阴沉的脸色,越的阴森起来。

    “我听宫侍说,殿下邀请了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子入宫。那时我一直不得闲,没来见,现下见到了,果然名不虚传!夏小姐容颜妍丽,倾国倾城!”骆颜夕一双美眸一眨不眨地看向一旁安静地侍立着的夏伤,柔声问道。

    “娘娘谬赞了!”夏伤住在这里也近一个星期了,不过都没有见过这位传说中的皇后娘娘。此刻见到了,心里不由得有些畏惧,夏伤慌忙低着头回道。

    “夏伤,你怎么会在这里?”夏伤刚刚回答完皇后的话,与骆夜痕同时进来的闵瑾瑜按捺不住,一眨不眨地看着夏伤大声问道。

    夏伤缓缓地抬眸,淡淡地瞥了一眼闵瑾瑜之后,就垂下头颅,没有说话。

    骆颜夕看两人之间的互动,心生好奇,不由得侧过身,看着闵瑾瑜问道:“怎么,瑾瑜这是认识夏小姐的?”

    “是的,瑾瑜确实认识夏伤!”闵瑾瑜没有隐瞒自己与夏伤的关系,对着骆颜夕认真地说道。说完,眼睛还控制不住地瞄了一眼夏伤。

    骆颜夕微微一笑,也没有追问。侧过头,看向穆元朗,问声问道:“元朗,你进宫这是找殳儿吗?”

    “是啊,我接到了陛下的电话,他说他出访东欧时,生了一些意外,回国会延后几天,赶不回国内。所以让我多进宫,瞧瞧殳儿这孩子。”穆元朗笑了笑,落落大方地说道:“不想,今日来早了,殳儿还在上课。不过,我倒是尝到了夏小姐的手艺,娘娘不妨尝尝这桃花糕,可是相当入味的!”

    在穆元朗夸赞的时候,夏伤唇角噙着一缕轻笑,看着穆元朗说道:“穆公子见笑了,伤做的东西,难当大雅之堂!”

    穆元朗闻言,低头看着夏伤微微一笑。这一幕,正好落在另外两个男人眼中,一个气愤不已,一个则是深不可测……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