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致命潜规则,总裁猛如虎最新章节 > 致命潜规则,总裁猛如虎最新章节列表 > 069:共进晚餐
    他望着她,深邃犀利的眸光,似两簇刀光,说不出的锋利。一瞬间,夏伤好似被冰雪冻到了一般,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直到,揽着她肩膀的闵瑾瑜,笑着对着骆夜痕再一次问道:“不会是夜你新交的女朋友吧!”她才恍惚地回过神来,快速地垂下与他对视的眸子,安静地听着他们说话。

    苏乐珊闻言,有了之前骆夜痕对陆金瑞介绍她时的暧昧态度打底后,她面上的笑意加深。正暗自雀跃地等待着骆夜痕回答时,哪知坐在她身旁的骆夜痕却神色淡淡地回道:“苏小姐只是我的朋友而已!”

    夏伤在得到骆夜痕的明确回答之后,心里顿时松了一口气,毕竟她可一点都不想做破坏别人感情的小三。然而骆夜痕这样的回答,反而让闵瑾瑜更加的不相信起来。毕竟,骆夜痕在处理异往上,是非常谨慎的。普通的女人,怎么可能会带到他们这帮兄弟面前晃呢!∧∧hhua

    “哦……女性朋友!”语音拖长,闵瑾瑜对着骆夜痕阴阳怪气地奸笑着。

    原本因为骆夜痕的解释,苏乐珊心里颇为失望和沮丧。但是见闵瑾瑜一直阴阳怪气地对着骆夜痕奸笑,心里顿时燃起一丝希望之火。

    “闵少爷,之前在京都会所的时候,咱们见过面的!”‘来日方长’这个词,大家都懂。所以苏乐珊一扫气馁,面上浮现出一抹温柔娴静的笑容,接着又说道:“你可别给我装糊涂,至于我跟骆董的关系,真的只是普通朋友。说来,今天也是凑巧,我正想要跟骆董协商一个合作。不过听到他跟你们有聚餐,我就死皮赖脸地凑过来蹭吃了!”苏乐珊说着,侧头看向自己身侧的大玻璃墙外的夜景,呵呵又笑道:“还真要感谢骆董能带我来这么一个景色宜人的地方,以后我也可以带我朋友过来玩!”

    苏乐珊稳重而大气的回答,博得了在场所有人的好感。连带骆夜痕,都微笑着侧目看着她。陆金瑞更是当下对她夸下海口,“这个好啊,到时候你报我名字,我给你免费!”

    “呵呵,陆少爷,我朋友那么多,你岂不是要吃亏死了!”苏乐珊微微一笑,回道。

    “这点你苏小姐就别担心了,就算你吃穷,金瑞也可以从夜身上讨过来!”闵瑾瑜也紧接着加了一句。

    陆金瑞闻言,看着骆夜痕,煞有其事地说道:“是啊,夜身上油水多着呢!”

    “那是!”闵瑾瑜笑嘻嘻地接下话头,看着骆夜痕又问道:“对了,夜,看你跟苏小姐的交情不错,手头上的那部戏的女主角看来非苏小姐莫属了!”

    骆夜痕闻言,深邃的目光再一次移向夏伤的身上。他似乎有点想明白,为什么闵瑾瑜突然间对电影投资感兴趣了!

    “这是公司内部的事情了,华星优秀的女演员那么多,不一定是我!”苏乐珊眸光游离地扫向一直沉默着的骆夜痕,却看见骆夜痕一直盯着夏伤呆。苏乐珊呆愣了一下,心里升起一丝疑窦。

    在其他三人聊天聊的起劲的时候,只有两个人最为沉默。骆夜痕本就话不多,所以闵瑾瑜和陆金瑞也不会觉得奇怪。而夏伤是完全插不进他们的话题中,只能垂着头安静地坐在椅子上做漂亮的人偶娃娃。

    聊天聊到一半的时候,服务员拿着菜单过来请客人点餐。陆金瑞这才意识到自己的疏忽,对着众人说道:“先点餐,点了再聊!”

    说完,示意服务员分菜单。闵瑾瑜拿过菜单准备点菜时,瞧见夏伤百无聊赖地玩着身上的纽扣。才意识到,自己冷落了佳人。于是,他忙拿着菜单,摊在夏伤的面前,柔声询问道:“想吃什么?”

    夏伤闻言,忙抬头去看菜单。

    菜单上的字,全部都是纯英文。虽然这些年夏伤也在努力地自学英文,但是毕竟实力有限,这份英文菜单她看的一知半解。最后,她只能抬头对着闵瑾瑜说道:“你点吧,我不挑食!”

    闵瑾瑜就有一点好,不会为难人。听到夏伤的话后,只说了一句不喜欢别怪我的话后,就转过身对着服务员吩咐起来。

    点完餐点又闲聊了一阵,过了二十分钟左右,点的料理陆续地被服务员端上来。

    夏伤吃西餐的机会不多,这次的料理非常的正式。餐前汤汤水水的东西特别多,她有些担心自己在这些人面前出丑,所以一直慢闵瑾瑜半拍,看着他做完之后才跟着做。

    闵瑾瑜似乎察觉到了夏伤的慢动作,转过头看着夏伤好奇地问道:“怎么了?”

    闵瑾瑜这种大少爷,一向以自我为中心惯了。自然不会知道,夏伤这样的小市民处在与自己格格不入的环境里的那种纤细而敏感的心理。听到闵瑾瑜的问话,在坐的其他人齐刷刷地看向夏伤,看的夏伤俏脸隐隐地有些红了起来。不过她到也没隐瞒自己的自卑,抬头看着闵瑾瑜说道:“虽然有用过西餐,不过我都是在那种平价西餐厅吃的,没太在意餐前的礼仪!”

    夏伤的话语,让在场的人的表情都有些怪异。看着夏伤的视线里,不多不少地添了几分鄙薄。不过,她的坦率,倒反而让闵瑾瑜很开怀和欣喜。他也不在意其他人的视线,对着夏伤笑着说道:“原来是这样啊,那我教你啊!不过我先提前说,其实我也是一个半吊子。当初我跟夜和金瑞学西餐文化时,我们三个就老捉弄教课的老师。搞得一周之内,这老师换了好几个。最后还是金瑞他爹直接找了他们餐厅里的外国厨师,才制服了我们三!”

    “为什么?”夏伤闻言,睁大眼睛地看着闵瑾瑜,好奇地问道。

    “那块头,我们三个加起来都抵不上,所以我们就吓得再也不敢放肆了!”

    闵瑾瑜一说完,夏伤就忍不住垂头笑了起来。清脆笑声如同清泉一般清澈干净,让旁人无法移动半丝视线的凝视着她。闵瑾瑜仿佛看到流转在那声音身上的璀璨柔和光芒,有如溪面闪动的透彻光线。

    等察觉到闵瑾瑜逼灼的视线后,夏伤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她忙止了笑,端正地坐在椅子上,同时俏脸上浮现出一抹淡淡的胭脂色。

    这样的插曲过后,闵瑾瑜在用餐时对夏伤越的殷勤起来。不过,温馨的用餐氛围,很快被突然间一阵很普通的手机铃声打破。夏伤忙放下手里的餐具,从随身带来的包包里取出手机。待看清楚手机上的号码后,夏伤脸色旋即灰败下来。她神色有些匆忙地从椅子上站起来,对着众人说道:“抱歉,我先去接个电话!”

    闵瑾瑜留意到了夏伤的脸色,他很好奇究竟生了什么事情。所以从大腿上捞起餐巾甩在桌上后,也快速地尾随着夏伤出了包厢。

    餐桌上的其他三人瞧见这一幕,都有些愣着回不过神来。

    **************

    夏伤一脸焦切地拿着手机,快步穿过大厅,从侧门走出餐厅之后,才按下接听键。手机刚一接通,电话里久候多时的男人立刻暴躁地对她开始爆粗口,“臭婊子,你以为你躲起来,我就找不找你了吗?你给我听清楚了,再不还钱老子马上找人做了你!”

    “我早就跟你说过了,我只还一半,其他的钱让她们自己去还,我求你以后别再找我了!”夏伤对于这群高利贷一再地追讨,已经烦不胜烦。

    “钱芳雪说,以后她的债务全部由你归还!”那头的男人暴躁地吼道。

    “冤有头债有主,我跟她们没有半毛钱的关系,你找我也没用!”夏伤吼完,快速地挂了手机,不想再听这群高利贷威胁的话语。

    受够了,她真的要受够了。她已经将顾泽曜之前给她的一百万,全部给了那群高利贷。哪知那些钱远远不够,欠在那边的钱,一天就是一个价。夏伤现在已经拿不出钱了,可是这群高利贷却觉得好像她是款爷。把钱芳雪的欠债,全部算在了她的头上。天天给她打电话催着要钱,她现在已经被逼的快要疯了。

    夏伤挂上电话之后,用力地深呼吸,方才勉强地平复了自己气愤不已的情绪。转身正想回餐厅的时候,瞥见站在自己身后的闵瑾瑜。夏伤吓了一跳,不知道刚才的电话闵瑾瑜听到了多少。

    “生什么事了?”闵瑾瑜缓缓地朝着夏伤走去,俊魅的面孔随着由暗及亮的光线,渐渐地让夏伤看不清他的表情。

    夏伤莫名地被闵瑾瑜的举动,吓得站在原地不敢动弹。她垂着头,缓缓地摇了摇脑袋,低声说道:“没事!”

    “是不是高利贷?”闵瑾瑜却突然间开口问道

    “你,你怎么知道?”夏伤惊讶地抬头,一脸纳闷地看着他,问道。她可从来没在闵瑾瑜的面前,提过自己家里的半点事情。

    “你忘记,我是谁了吗?”闵瑾瑜邪魅一笑,看着夏伤又说道。

    早在骆夜痕被砸了脑袋的时候,闵瑾瑜就帮他把夏伤的所有资料都查了一个遍。顺带地,也多少了解夏伤的继母有赌瘾,没事喜欢去赌场玩玩。

    夏伤闻言,有些难堪地垂下头颅,对着闵瑾瑜喃喃地说道:“抱歉,这件事情我也很不想,如果你不喜欢跟我这样家庭背景复杂的人混在一起的话,我可以离开!”

    在夏伤快步往回走时,闵瑾瑜却一把拉住夏伤的小手。紧接着,手上微一施力,夏伤整个人控制不住地扑进闵瑾瑜的怀中。

    “我对你说,我知道你的家事,不是想看见你从我身边逃跑,你明白吗?”闵瑾瑜搂着夏伤,柔声说道:“我希望我可以帮你的忙!”

    夏伤完全没料到,闵瑾瑜会这样说。意外的同时,她的心也莫名地暖暖的。

    这么多年来,还真没几个人,对她说过这样温暖的话了!

    “谢谢!”夏伤枕在闵瑾瑜的胸口上,对着他喃喃地说道。

    “傻瓜,你到现在还没有意识到,我是你男朋友吗?”闵瑾瑜微微一笑,搂着夏伤的怀抱更紧了几分。

    **************

    夏伤站的地方,正对着之前用餐的那个包厢。骆夜痕神情淡淡地瞥了一眼相拥着站在湖边防腐木梯上的两人。而同样看到这一幕的陆金瑞哈哈大笑起来,“呵呵,我说闵瑾瑜这小子怎么看人家接电话自己也跟出去了,原来这小子是嫌咱们碍手碍脚,跑出去先亲热会再回来呢!”

    苏乐珊闻言,这才注意到玻璃墙外的两人。她勾唇浅浅一笑,说道:“夏小姐当过我的助理过!”

    陆金瑞听到这里,倒是来了一些兴趣,看着苏乐珊又问道:“原来苏小姐也认识她?”

    “恩!”苏乐珊毫不避讳地点了点头,说完,就下意识地看了一眼骆夜痕,又说道:“夏小姐很漂亮,当初在华星做助理的时候,就有很多人追!不过,大家都知道她有一个青梅竹马的男朋友,也知道她很爱她的男友!为了她男朋友平常省吃俭用,连衣服都舍不得买,省下的钱全部汇给在国外留学的男友,让人看着真让人心酸啊!”

    “是吗?”陆金瑞还是第一次听到夏伤的八卦,忍不住又问道:“之后他们怎么没在一起?”

    “好像她男朋友回国后,另娶……”苏乐珊微笑着回道。

    “叮”地一声,刀叉掉在餐盘上出清脆的撞击声。苏乐珊转过头,瞧见骆夜痕脸色阴沉。她意识到自己多嘴了,立马闭上嘴巴。而这时,夏伤和闵瑾瑜也回了包厢。

    闵瑾瑜殷勤上前给夏伤拉开椅子伺候她坐下后,才坐回了自己的位置。吃了没多久,这回闵瑾瑜的手机响了起来。闵瑾瑜掏出手机,瞧见手机号码上的名字后,他有些头疼地站起来走出餐厅接电话。

    没多久,闵瑾瑜回到了包厢。众目睽睽之下,他双手捧着夏伤的脸蛋,倾身吻了吻她的唇角,然后才说道:“宝贝,我有事要先离开了。这是我的卡,你先拿去用,不够再对我说!”闵瑾瑜说完,转过头看向一旁没有女伴的陆金瑞,对着他大声命令道:“陆金瑞,我家夏伤就麻烦你了哦。你可一定要把她安全送到家,少了一根头唯你是问!”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