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独宠,倾世王妃最新章节 > 独宠,倾世王妃最新章节列表 > 第108章 半路遇刺
    看着在场的人表情不一,琉璃姗浅笑出声。

    笑过之后,这又对着太后柔和的开口:“母后,若是往后想姗儿了,姗儿就立刻进宫,给母后揉揉怎么样?”

    “真的吗?”听闻,太后面上一喜,心中却是乐开了花。

    唯有一旁的洛熙见状,无语的捂额。

    望了望四周,都不见两个人出现这才好奇的看向太后,询问道:“母后,怎么不见夕梅和宸儿?”

    一听到有人在琉璃姗的面前提起洛夕梅,太后不高兴了。转过头怒瞪了一眼洛熙,没好气的开口:“我怎么知道,这宫里那么大,腿长在他们的身上,**上哪上哪去,我管得了吗。”

    洛熙一愣,明显的没有从太后突然肆怒的言语中回神。反倒是一旁的琉璃姗见此,明了了太后的意图。

    她极力在自己面前不提到洛夕梅可不代表别人不提啊。就是提到了自己也不会怎么样不是。

    难道说,太后以为她不知道洛宸和洛夕梅之间的那点事?

    “母后~”看到太后如此,洛熙也是无语了。

    为了不再叨扰太后与琉璃姗游玩的兴致,洛熙则是识趣的退身离开了。

    看着越行越远的身影,琉璃姗莫名的叹了一口气,转过头看向太后,轻声说道:“母后,其实我知道他们之间的事。”

    闻言,太后愣住了。

    “所以啊,母后不必在姗儿的面前刻意隐瞒或者是避免什么。”

    “宸儿告诉你的?”闻此,太后眸光一沉,很不开心的样子。

    见此,琉璃姗只是笑笑,说道:“母后,正是因为王爷已经告诉姗儿了,姗儿才不去怀疑或者是刻意做些什么。姗儿相信王爷能说出来也代表着他能放下了。”

    “这,这...”闻此,太后狐疑的看了琉璃姗一眼,很不确定的开口:“你不生气他心里的那个人不是你?”

    琉璃姗坦然的摇了摇头,看到太后错愕的表情,琉璃姗再度笑了,笑得很是温和,腼腆:“他们相**了那么多年,定不会因为分开了便不再**了。多给王爷一点时间吧。他能接受姗儿,不就证明了他已经试着去忘怀那个人了吗?”

    听着琉璃姗宽容的话,太后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了。相反的,她反而还觉得,琉璃姗这般宽容,谅解,识大体当之无愧拥有贤妃这一称号。

    也许,她真的应该给给宸儿时间,让他去忘记。

    想着,太后点了点头,伸出手掌包裹着琉璃姗的小手,很是暖心的道着:“你能这般想本宫就放心了。”

    琉璃姗笑笑,不再多言。

    她和洛宸之间,本来就没有什么。吃醋这点情绪行为,那是在相**的两个人之间才会有的。她和洛宸不过是名义上的夫妻,没**可言,相处起来自然就和睦了许多。

    不会因为洛宸接近前女友而生气,吃醋,动怒。也不会因为洛宸的行为举止而伤心难过。

    这边,琉璃姗一席话将太后的心安定了。

    可另一边,离开之后因为洛夕梅的突然哭泣,洛宸只好以拥抱来纾解她心中的痛楚与难受。

    而离去寻找他们的洛熙,找到他们之后,则是远远的看着不曾上前。这让跟在身后的小李子看着眼前的人很是愤怒,很想为自家主子打抱不平。

    可是奈何自家主子宁愿这般远远的看着,也不愿上前将皇后带走。

    那可是他的女人,他的皇后啊,让皇后呆在别人的怀里,好吗?

    若是让旁人看去,也真的好吗?到时候,他就不怕流言蜚语再次轰动整个宫殿吗?

    “小李子。我们回去吧。”随着小李子咬牙切齿的怒视着眼前的两人,洛熙的声音轻而淡雅的在耳边响起。

    小李子一愣,于后便不可思议的看向自家主子落寞的离开的背影。

    再回头看看依旧抱在一起的两人,再看看独自离去的主子。最终,小李子一阵无奈,干巴巴的跟在身后一同离开。

    他真的不明白这皇后娘娘是如何想的了。

    自从封她为后之后,皇上便不再踏进别的嫔妃的宫殿,夜夜守在她的身边陪着她。如此的g**,她究竟有何不满,还要抓着宸王不放?又是将皇上的心意放在何处了?

    随着落寞孤寂的洛熙漫无目的油走。在御花园内,他碰到了迎面而来的太后和琉璃姗。

    虽然心里很难过,可是在面对太后的时候,他还是表现出了一种很幸福的姿态。

    “咦,你不是去找皇后了?没找到吗?”看到又碰面的洛熙,太后挑眉,好奇着。

    她的这个孩儿,除了上朝,或者是批阅奏折与臣员商量国事,其他的时间可都是呆在洛夕梅身边的。

    如今看到他一个人独自在这御花园油走,很少见啊。

    “找到了,宸儿在给她诊脉,朕在身边的话,担心会扰了他们。”看到太后那双洞察的眼扫视着自己,洛熙很是从容的开口着。

    他了解太后,若是紧张的话,反而会让她看出段瑞。为了避免她再次责怪洛夕梅,他也只能如此了。

    “罢了,姗儿,我们走吧。”再度看了洛熙一眼,见他脸上没有异样之后,太后这才对着琉璃姗开口。

    琉璃姗点点头,礼貌的对着洛熙点点头,这才挽着太后的手腕,朝着‘慈宁宫’的方向走去。

    刚才洛熙的表情的确演绎的天衣无缝,莫不是他嘴角残留的苦笑,琉璃姗也险些被骗了过去。

    洛宸和洛夕梅独处,这对洛熙也有一点的伤害吧。至少,他的心是受伤了。

    随着太后一行人离开,洛熙也便继续漫无目的的油走。当他止住脚步的时候,抬眼看去,竟莫名的走到了‘咏莲宫’前。

    ‘咏莲宫’,那是孟贵妃居住的宫殿。

    一想到那个真心真意为自己的孟君莲,洛熙顿然一阵感叹,感叹之余,他又非常的内疚。

    看着四周熟悉的环境,洛熙顿然才想起,自己已经很久没有到这里来陪陪孟君莲了。

    “小李子,朕今晚夜宿‘咏莲宫’,你待会去‘坤宁宫’知会一声,不要让皇后等朕了。”话落,洛熙也便提起脚步,朝着‘咏莲宫’内走去。

    相反的,站在原地的小李子一脸楞然的望着自家主子的背影。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反正,很雀跃,很想高声欢呼。

    皇上,皇上终于不在‘坤宁宫’夜宿了。孟贵妃也终于得偿所愿,让皇上想起她了。

    总之,在小李子前去‘坤宁宫’汇报的时候,洛熙此刻正与孟君莲坦诚相待,激情四起。羞得伺候的宫女们纷纷退离三米之外。

    不是洛熙把持不住,那完全是因为怜惜孟君莲对他的守望。

    那种**而不得的滋味,那种苦苦相望甚至是守候的滋味,他懂。在且,孟君莲也曾是他苛护备至的女人,所以就......

    总之,不管宫里发生了什么,都不曾影响到琉璃姗的心情。

    好好的伺候太后一番后,用过晚膳之后,琉璃姗美滋滋的,也不等洛宸一起,便事先带着小曼离开了皇宫。

    为此,小曼在马车里还一脸不满的训斥了琉璃姗。反之琉璃姗呢,一笑而过。

    他们之间的感情,还是由着他们自个去处理,至于她嘛,好好的在太后面前做戏,收拢太后对自己的好感。然后嘛,嘿嘿......

    自然是将答应洛宸的事做了。然后将自己的客栈发扬光大。

    反正,就在琉璃姗想得美滋滋的时候,上天,让她遇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

    离开皇宫的时候,高空中的月亮已然缓缓升起,从皇宫到宸王府的这一条路上,那是相当的安静。

    除了树梢上的几声鸟鸣声和马车行走的碾压声之外,便没有一丝杂响。

    在思索完自己的事后,琉璃姗拉开帘布,目光懒散的扫了一眼外面。在观赏完马车外的街边景象后,琉璃姗疑惑了,继而开口:“车夫,这条路一项如此安静吗?”

    “不是的王妃,这条路多多少少都会有些商贩在做生意,可今日不知怎么的,一个人都没有,好生奇怪呢。”听闻琉璃姗的问题,正赶着马车的车夫敬畏的开口着。

    开口的同时,他还好奇的左右看了看,依旧是一个人影都没有。

    闻此,琉璃姗蹙眉了。虽然对‘澜城’不是很熟悉。可是这条路旁开起的店铺那都应该是正常营业的。可是此刻,这条街安静的有些异样啊,一点人气都没有。

    想到这,琉璃姗不由的担心了,随着心中的不安滋生,琉璃姗也顿时开口:“车夫,注意一下四周,若是有突发状况的话你赶紧离开。可以的话,尽最快的数度赶回宸王府,让神医过来救我。”

    “啊?”闻言,车夫一脸不解,怎么听着王妃的话,好像待会有事发生一样。

    可就在他疑惑和猜疑琉璃姗的话时,马车前,快速的闪过了一个身影,立时吓得车夫“吁~”的一声,赶紧将马勒停。

    这才,由于突然的晃动,马车里的琉璃姗和小曼由于惯性的倒向了一边。

    “怎么回事?”待她们都稳住身子后,车里的小曼不满的拉开帘布,伸出头问着面前的车夫。

    “对不起啊王妃,刚才有一只野猫跑到了马车前,吓了我一跳。”车夫一边抱歉的说着,一边四处寻找着刚才的黑影。他的直觉告诉他,那绝对不是一只野猫,那身影看似矮小,可绝对不是动物。可是为了不让王妃惊慌,他只能这般说了。

    “嗯,小心一点,继续赶路吧。”闻此,琉璃姗蹙眉,那种不安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她总感觉,这四周那么安静,是因为人为因素。

    难不成,真的有人在这等着她?

    想着,马车又一次颠簸起来,可当琉璃姗和小曼稳住身子后,马车外,便传来了一声重物落地的声响。

    闻此,琉璃姗面色顿然警惕起来。

    如果她猜得没错得话,那落地的东西,可能就是车夫了。不然马车颠簸,为何那车夫没有发出一丝声音。

    “这又怎么了?”然,连续颠簸两次,小曼已经有些不耐烦了。这车夫到底会不会驾马车啊。

    随着她一声训斥,她的手,也已经拉住了帘布,刚想要再度拉开,便被琉璃姗突然的将她拉到一旁。

    由于太过突然,小曼那是毫无慎防的倒在一旁,她的脑袋,更是稳妥妥的击中木板,痛得她倒吸了一口冷气。

    可不等她反应,一只离弓的箭“嗖~”的一声,稳稳的击中了刚才她所做的那个位置。

    见此,小曼一愣,等她反应过来后,这才赶紧坐到琉璃姗的身边,很是勇敢的将琉璃姗护在了身后,嘴边,更是颤抖的低喃着:“小姐别怕,小姐别怕。”

    见此,琉璃姗“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这让神情紧张的小曼顿然一松,不明所以的转过头看向琉璃姗。

    “笨蛋,你一个弱女子,怎么能保护得了我。”看着小曼回过头来,琉璃姗突然温和的笑着开口着。这一刻,她算是明白了。小曼是用命在保护她呢。

    这么狭小的空间怎么可能抵挡得住对方的弓箭。可尽管是这样,小曼的行动还是让她感动。

    “可是...可是...”小曼急了,自家小姐说得也没错。可是现在怎么办,宸王不在,神医也不在,她们两个根本就没有战斗力好吗?

    “小曼,别急。”看着小曼慌乱的神情,琉璃姗急忙拉住她的手,想让她冷静下来。

    可奈何她这才刚开口,有一只弓箭穿梭而来,射到了一旁的案板上。见此,小曼的脸,更加的白了。

    “小曼,你听我说。”看着小曼如此,琉璃姗也不由的急了,狠狠的将她拽到自己的面前,对着她的双眼,很是严肃的开口着:“他们要杀的人是我。到时候你逃出去,逃出去之后赶紧去找陌震,知道吗?”

    听闻自家小姐的话,小曼惊慌之余,已然留下了惊恐的泪水。看着自家小姐如此稳重,她还是不免的担心。于后又使劲的摇着头,她不想离开自家小姐,她不想让自家小姐独自一人面对这种困境。

    “听我的话,你我都不会武艺,若是呆在一起都会死,所以,你要逃出去,只要你逃出去了,我才能没有后顾之忧的想办法脱离。”就在琉璃姗严肃的看着小曼的双眼肯定的开口时,她们的身边,顿时又多出了几只弓箭,甚至连她们的一群都被弓箭射中了。

    见此,琉璃姗狠狠的一拽裙摆。

    ‘撕’的几声响,本是慌张的小曼也慢慢的定了心神。对啊,自己的存在完全是拖累了自家小姐,只要自己逃出去了,自家小姐才能脱身。

    想清了这一层,小曼很是坚定的看着自家小姐,声音依旧有些颤抖的开口问着:“小姐,那,那我该如何逃走啊。”

    听到小曼的声音,琉璃姗顿时喜上心头。连忙拉着小曼起身,将她们坐着的案板掀了起来,然后挡在小曼的面前和身后。

    小曼看着,有些不明白自家小姐的用意。

    可没过一会,她知道了。

    因为迎面而来的弓箭没有射中她,反而射到面前的案板上去了。那么身后的,她也不必担心了。

    “小姐。”知道了这案板的作用后,小曼看向自家小姐。

    反之,琉璃姗则是朝着她温和的笑了笑,说道:“记住,逃出去后赶紧回王府找陌震。”

    话落,琉璃姗毫不含糊的拉开帘布,在躲过弓箭的射击下,琉璃姗狠狠的揪了一把马匹的肉,痛得马匹惊慌的朝着前方奔去。

    反之琉璃姗,在马儿狂奔之际,她由于闪躲弓箭而没抓稳马车,所以一个翻身,从马车上掉了下来。

    而随着马车一同离开的小曼见状,心中一惊,更是失声的喊了起来:“小姐~”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