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独宠,倾世王妃最新章节 > 独宠,倾世王妃最新章节列表 > 第096章 进宫赴宴
    “哪里不一样了?对本王来说,你们都是本王的女人。”洛宸凑近了一张脸,很是玩味的盯着琉璃姗闪躲的双眼。这一路走来,他无数次的逗弄眼前的人,而眼前的人,也没有让他失望,至少,光是她闪躲囧样的表情就很有趣。

    “喂,一事归一事。”说着,琉璃姗不满的嘟起小嘴,双手一点也不留情的撇开他凑近的俊脸。随即一瞪,道:“我是陌震的女人,朋友妻不可欺。要是以后你欺负我,我就让陌震不帮你。哼。”说着,又是移开视线,很是自信的看向前方。

    闻言,洛宸一愣。

    而陌震,则是全身僵硬。有些不可置信的转过脸看向不满的琉璃姗。心低百感交集。很高兴她能亲自说出她是自己的人。可不是滋味的,那也得真的是他女人才行啊。

    不然,这话令他听去,也始终开心不了多久啊。

    随后,听出意思的洛宸则是忍不住嘴角触动,很是不在乎的挺直腰板。

    琉璃姗出口的话他虽然很不满意。可她认定了陌震那也是好事。这原本就是他余下计划的事,如今听她亲口承认,心里为何不是滋味。

    总之,马车里的人神色各异。

    也只有一旁始终沉默的小曼,一脸惊讶的看看自家小姐,又看看陌震和洛宸。他们之间,怎么回事?

    自家小姐明明就是宸王的王妃,她和陌震怎么回事?又是何时成了陌震的女人了?

    怎么身为自家小姐婢女的她都不知道此事?

    显然,沉默的几人都知道此时说什么都是话不投机。也都干脆的闭上双眼养神。

    直到他们一众人进入澜城城门后,马车被迫的停了下来。

    洛宸及马车里的几人睁开双眸,而这时,马车外,响起了一声雄厚撼动的男音。

    “宸王,皇上已在宫中布好盛宴,有请宸王携带宸王妃进宫赴宴。”

    马车里的几人面上一愣,这么快~

    “宸王妃舟车劳顿,回去禀报皇上,今日的宫宴就免了,明日一早,本王会携带王妃进宫面见皇上。”洛宸回神,双眸染上一丝讽刺。连休息时间都不给,难道皇兄真的害怕自己将洛夕梅抢走吗?

    可如今的洛夕梅,他如何抢?是她自己选择了别人,自己有什么理由去抢?再且,她选择的那个人又是他的皇兄。难道皇兄真的认为自己为了女子而不顾他们兄弟之间的感情吗?

    “这,宸王,皇上的意思是,今日宸王携带宸王妃入宫赴宴,明日便为宸王和宸王妃举行婚典了。”那雄厚的男音迟钝了一会,继而又开口说着。

    只是,他的话音刚落,洛宸便有些愤恨的掀开帘布,一脸冷意的出现在了澜城的民众面前。

    而马车里的琉璃姗,则是一脸不解的看看陌震,又透过帘布看向外面的洛宸的背影。反之陌震,则是担忧的看着琉璃姗面上liu露的表情。

    事到如今,他也不清楚这洛皇如此着急的让洛宸和琉璃姗完婚到底是为了什么。可眼下,他们也不得不从啊。

    随着洛宸走出马车,街边上围在一起的百姓们皆是好奇的打量这马车里的人。而琉璃姗所坐的位置,正好只够他们看到散落在地的裙摆。

    “为何如此着急?”洛宸冷着一张脸,盯着眼前前来禀报的孟秋生孟将军。

    “这,官职只负责传达旨令,其余的一概不知。”孟秋生低头,很是耿直的开口着。这宸王的气场,简直比皇上还大。身为战将的他在他的面前,都有些被迫的低头。

    听闻,洛宸双眸暗沉。真的不理解皇兄这般的目的了。

    而马车里的琉璃姗,在听过他们之间的对话后,也明显的察觉到了不对劲。可那里不对劲她始终说不出来。总觉得,洛皇如此,除了为了皇后之外,似乎还有其他的目的。

    算了,管他什么目的,反正都已经来到这里了,想逃也逃不掉,干脆迎面解决的好。想着,琉璃姗轻咳了一声,喊道:“王爷,既然皇上如此安排,那我们便走一趟吧。”

    马车外的洛宸听闻,回头透过帘布望向琉璃姗。只见她嘴角扬起了一丝笑意。继而有些抱歉的点点头。

    “走吧。”洛宸回头,面无表情的开口着。

    在马车继续行驶之前,陌震先一步的对着琉璃姗开口了:“姗儿,宫中赴宴我就不去了。你,小心点。”

    看这陌震眼底的担忧,琉璃姗点点头。他对自己的好,自己始终无法给于他相同的情感。她能做的,只有保持好他们之间的距离了。

    看到琉璃姗表态后,陌震也点了点头,最后深深的看了她一眼,这才潇洒的转身下马。

    而这时,洛宸也一步踏上了马车,两人檫肩而过之时,眼底,都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在波动。

    “保护好她。”在陌震离去之时,唯独在洛宸耳边留下了一句话。转头看去,陌震依然站在了人群中,对着他温和的笑着。

    至此,洛宸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原本玩世不恭,肆意潇洒的陌震,以为遇见了琉璃姗而变得沉闷,稳重了。真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

    然而,他注意到了别人的变化,却不曾知道,自己遇到琉璃姗之后,也开始慢慢的转变。

    马车继续缓慢的行驶。本是繁华的街景,此刻更是人满为患。他们,都在瞻前顾后的仰望着形式而来的马车以及马车里的人。可尽管他们如何张望,始终看不到马车里的人。

    相对于街边的热闹,马车里确实陷入了一阵低气压。而这低气压的散布者,却是冷着一张脸,若有所思的看着前方不语。

    一旁的琉璃姗看着,都不免的叹了一口气。即将入宫了,终于可以见见那位,令洛宸念念不忘的的女子了。不过一想到自己接下来要过的日子,琉璃姗又再次心底泪流满面了。

    罢了罢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吧。

    “抱歉。”

    在琉璃姗唉声叹气时,耳边,顿时响起了一声低沉的男音。琉璃姗惊讶的抬眸望去,只见洛宸一脸歉意的看着她。

    “这才刚回来,又要进宫面见皇上。幸苦你了。”看着琉璃姗投来不可思议的目光,洛宸也不意外,仍是抱歉的说着。不管怎样,琉璃姗已经被他拉入了局里。虽然不知道皇兄他究竟想做些什么,但单凭他的私心,琉璃姗都不能离开他半步。

    刚开始,他的确没有一丝丝的内疚。可不知道怎么的,面对她久了,那股歉意油然而生,甚至越来越浓烈。

    “唉~别说抱歉的话,毕竟我们可是说好的。我帮你。而你,也要帮我爹爹找回我娘亲。”琉璃姗摆了摆手,明显的不接受他的歉意。

    开什么玩笑,都说好的合作,如今突然来一句抱歉,他是想让她内疚还是什么?

    闻此,洛宸没来由的笑了。本是压抑的心也慢慢的开朗起来。这琉璃姗,当真是一点面子也不给啊。自己难得一次主动在一个女子面前道歉,她尽然还不接受。

    “笑什么笑,我们本来就是说好的。”琉璃姗翻起白眼,很不给面子的瞪了他一眼,凉凉的开口道:“怎么,堂堂宸王爷想反悔不成?”

    “我可没说要反悔。”洛宸摊开双手,一副他什么都没有说的样子。

    这下,再次惹的琉璃姗一记白眼。

    “不管怎么样,我都要说声抱歉,那不关乎我两之间的合作。总之,千里迢迢的赶来却没能让你好好休息,我是真的很抱歉。”

    “好说好说。”原来如此,琉璃姗也很理解的摆了摆手,皇家人,身不由己的事情多了去了。要是她去在意,那还不累死她了。平常心对待就好。

    看琉璃姗如此乐观的样子,心底的担忧也不由的放下。不过一想到太后那里,面色又不由的暗沉下来。

    而他面上的变化,琉璃姗也全都看在了眼里。

    如此急切的举办宫宴,想必没那么简单。在看看洛宸暗沉的双眼。心下又是一阵默哀。

    她能理解,见到自己最**的人与别人相守偕老的那种滋味。他,很痛,很累,很无奈吧。

    马车依然继续行驶,可车上的两人同时又陷入了沉默。一旁看着的小曼脸上满是担忧。她从未进过皇宫,在丹雅国的时候,是因为大夫人不让自己随着自家小姐进入。而在这里,自己却是自家小姐的陪嫁丫鬟,自然要随着自家小姐进宫。

    心里不高兴那是假的。可是高兴之余她又害怕。害怕自己做错了什么惹得自家小姐遭人厌恶。

    就在小曼满心焦虑的时候,她的手背上顿时传来一阵凉意。抬眼望去,只见自家小姐柔和的看着她。顿时心底一动,感动啊~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