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独宠,倾世王妃最新章节 > 独宠,倾世王妃最新章节列表 > 第091章 为什么?
    皇后的居所,坤宁宫内。

    遍地鲜花,翠绿的小草,参差不齐的假山环绕碧湖。湖面上波光粼粼,清澈见底。五色鱼儿完全不受外界因素的影响自由的变换姿势游荡。碧湖边岸上,朵朵睡莲含苞待放高空中,引来不少蜻蜓点水,戏耍花瓣,惹得五色鱼儿阵阵逃窜。高空之中,不少白鸽低鸣翱翔。

    这里,固然是这夜澜皇宫中风景最为美好的宫殿。通往这里的小道上,皆是由罕见的鹅卵石铺垫。道路两旁,假山盆景,蔓藤蹒跚,美不胜收。

    此刻,这宫殿的主人公皇后娘娘,用过药膳之后,磕着眼安安静静的躺在别院里的贵妃椅上。她的身旁,贴身婢女桃红面色担忧的时而瞩目闭目的良人,时而挑眼看向前方的美景。

    可是风景在美,无心观赏那也只是惘然。

    此刻,同桃红一般无心观赏的,还有一个人,一个慢慢靠近他们的人。

    此人,真是几日前快马加鞭赶回夜澜皇宫的洛宸。

    当看到眼前的贵妃椅上安详的栖息着他最为熟悉的人,心中故而一暖,继而缓下了脚下的步伐。轻而慢的徒步到洛夕梅的身后。

    她的脸色过度苍白,眼角遗/漏/出疲惫,眉宇舒展不开,微微轻颤的睫毛应证着她的不适。在且洛宸靠近之后,便嗅到了一股药香。随即视线往下,停留在了她那纤细的腰肢上。

    果然,哪里挂着一个镇/压她体内毒素的香囊,而香囊当中,装着的,是一种稀有的冷性药材。

    一般情况下,都是在洛夕梅病情复发的时候才会佩戴,而且这复发的时间几乎是有规律的。如今这提早带上了,是不是表示洛夕梅这两日病情发作了?

    随着洛宸看着洛夕梅独展忧伤,而磕着双眸的洛夕梅毫不知自,也唯有那时而低头看向洛夕梅的桃红,在看向自家娘娘后这才发现洛宸的存在。

    面上虽是一愣,可心思熟虑的她很快便从失态中回神,立即朝着洛宸行礼。

    可那身子这才刚刚鞠下,口中的话还没有脱口,洛宸早一步冷眸扫去,双指隔空打在桃红的**位上。尔后桃红出口的话便成了一片静音状态。

    就连说完话行完礼的桃红也瞬间察觉到了不对劲,连忙抬头胆怯的看向眼前冷着一张脸的宸王。

    对于桃红眼中的怯意洛宸不曾体会,此刻,他的目光全然停在了洛夕梅的身上。心酸,思念,痛楚一一涌上他的心头。

    “咳咳~”

    空气中,突而传来一声沉闷的咳嗽声,本是磕上双眼的洛夕梅因为胸口处的剧烈疼痛而蹙起眉头,顺时的睁开了双眼。可即便是痛得她冷汗淋漓,却也不见她有所动作擦拭额角的汗珠。

    “桃红...”轻声的咳上一阵后,洛夕梅只觉得自己的心脏都快要被自己咳出来了,而那痛劲始终没有缓和下来。洛夕梅抬眸,目光略带忧伤的看向此刻面色紧张的桃红。

    桃红上前一步,抽出袖口中的手绢,神色担忧的为洛夕梅擦拭额角的汗水,一边道着:“娘娘,要是难受的话再......”说道此,桃红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已经被宸王点中了哑**,出口的话根本就没有一丁点声音。刚才因为自家娘娘的一声轻唤,急的她都差点忘了此事。

    继而抬眸,有些胆怯的看向洛宸。

    而洛宸,则是冷着一张脸站在洛夕梅的身后,就这般静静的看着她,听着他的声音。

    至始至终,他都还不相信洛夕梅会背弃他嫁给皇兄,可是如今这洛夕梅真真切切的呆在了皇后所居住的宫殿里。很想开口质问她为何如此,很想询问她将他们之间的情谊置于何处。更想问问她这般是自愿的还是被迫的?

    可是当他看到她面上的憔悴及痛楚之后,那些汹涌而至的话语硬生生的哽在了喉间,说不出来。

    看着桃红哑口无声的张了张小嘴,却是一句话都没有说出来。洛夕梅低眉,看着自身这奢华权贵的服饰,一阵冷笑。

    “你说,要是宸王回来见到本宫如此,他会恨吗?”洛夕梅扬起眉睫,视线缥缈的看向前方的美景。心中既是难过又是无奈。

    “那你希望本王恨你吗?”闻言,桃红沉默了,每一次谈到宸王,自家娘娘便会陷入悔恨与哀伤的境地,可如今宸王就在她的身后,这让她想开口接话也不行。反倒是宸王,声音略带颤抖的开口。

    桃红见状,也很识趣的退了下去。她明白,心病还得心药医。而宸王,便是自家娘娘的心药。

    而洛夕梅,在听到那声熟悉,又富有磁性的嗓音后,整个人瞬间石化,心中更是忐忑不已。脖颈僵硬的回转,看向身后发出声响的洛宸。

    然,在洛夕梅回转额头看向洛宸的那一刻,洛宸很清晰的看到了她眸中的喜悦,害怕、纠结,痛楚等神情。继而想到此刻的洛夕梅是当今夜澜国皇后的身份,他的心再次揪疼。

    “为什么......”洛宸轻启唇齿,语言中他也克制的听上去很柔和。可尽管是这样,洛夕梅也感受到了他语言中的冷意与愤怒。

    明明说好等他回来,明明说好等着他将自己的病医好然后成婚,明明说好将来与他一起游览天下。可如今,她却奔赴了别人的怀抱。而那个别人,还是他最敬**的皇兄。

    这让洛宸无法接受。

    “为什么?”再次出口,洛宸的语言中没有了克制,更多的冷意及愤怒涌现出来。

    看着如此的洛宸,洛夕梅心中有愧,很想开口解释,可是解释了有用吗?不该发生的都发生了。而今她是皇后,是皇上的结发夫妻。她不在是那个洛宸心心念念的小女子了。

    想到这,洛夕梅歉意的起身,看着洛宸的双眸中更是布满了水雾。紧紧的咬着牙关。她害怕她一激动便会说出有违此刻身份的话语,她更害怕这一刻她忍不住的在他面前掉下一滴眼泪。

    “说话啊,为何这般对我?”看着洛夕梅如此强忍纠结的样子,洛宸心中一痛,垂在空气中的手更是紧紧的握着。

    “还是说你有什么苦衷?告诉我,有我在,一切都会决绝的。”良久得不到洛夕梅的回答,洛宸继而开口询问。此刻的他,坚信着洛夕梅是**他的。能让她背弃他定是有什么他不知道的苦衷。

    “没有。”良久,洛夕梅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语气哽咽的开口着。

    “没有?”这下,洛宸愤了,上前一步逼近洛夕梅,口齿狠厉的吼道:“你说没有,那么之前算什么?难道我等之间对你来说只是儿戏吗?”

    “宸王,注意你的身份。”闻言,洛夕梅心中再次一阵阵揪疼。可尽管是这样,她都狠下心来。端起一幅皇后的姿态来,冷言与对。

    她已经错过一回了。如今,她不能再因为自己让洛宸和洛熙反目成仇。皇后说的没错,他两兄弟情深,不该为了一个女子而针锋相对。

    至此,她低下头去,不去看那令她揪心的眼神。

    “呵...注意身份?你的意思,是让我开口唤你一声皇嫂吗?”洛宸讥笑,那痛楚全身蔓延。洛夕梅冷漠的态度,及她不着边际的话语深深的刺痛了他的心。

    自己喜**的人如今就在眼前,可是自己却抱不得,相思不得。还要唤她一句皇嫂。这是何等的讽刺?

    “如今我已是皇后,皇上的结发夫妻。宸王理应尊称本宫为一声皇嫂。对于过去,本宫在此只能说句抱歉,还请宸王切勿将过去记在心上。”洛夕梅再次开口。

    可是出口的话彷如一把锋利的匕首,狠狠的在洛宸的心中一下又一下的扎着。痛得他那么无力,那么无助。

    “即便如此,我能知道你为何会嫁给皇兄?”洛宸不死心,视线停在洛夕梅的脸上,很想听到她开口说句有苦衷,她是不得已的。

    可是结果,却是令他失望了。

    “本宫**皇上。”

    洛夕梅的一句话,另愤怒与悲伤交加的洛宸脚步轻浮,到底他是怎么离开坤宁宫的他都已经不在意了。耳边回响的,是洛夕梅那一句肯定的话。

    那句话,无意嘲笑着他自作多情。

    本是连续赶路的他,几天未进一粒米一滴水。换做他人早已支撑不住。而他,却是凭借着那份意念赶到了洛夕梅的跟前,可得到的结果,却是令他这般的心灰意冷。

    高耸的身姿伫立在坤宁宫前,凌乱的衣摆随风飘起,眼角的黑眼圈及面上的疲惫无意宣誓着他回来的迫切与焦急。这番模样的洛宸是这些宫女奴才们不曾见到过得。

    在他们的映象当中,洛宸始终是神一般的存在。

    可这位神一般的人,此刻站在鹅卵石上,摇摇晃晃。

    “宸王...宸王...”

    随着众人一阵惊呼,继而三两人快速的奔到洛宸的身边。他们能如此紧张,只因这宸王,毫无前兆的倒在了地上。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