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独宠,倾世王妃最新章节 > 独宠,倾世王妃最新章节列表 > 第075章 坦白的二房夫人
    翌日,早早的,太阳这才缓缓升起。暗香阁内,便不停的有多数太医赶来。就连市井上有名的大夫也都搀和了进来。

    这让潜在暗处的人不明所以。难道这琉璃姗生病了吗?请那么多大夫那得是什么病啊。

    然而,这一切的举动却让一帮人眉开眼笑,乐此不疲。就连潜伏的任务在见到这一场景之后也都全然取消。

    “难受吗?”而暗香阁内,陌震坐在琉璃姗的g榻前,给琉璃姗喂完药之后,关心的问着。

    琉璃姗摇摇头,今早,天还没有亮,陌震和洛宸便过来给琉璃姗送药了。可是吃完了之后,琉璃姗便觉得全身的力气全然被掏空,就连肢体上的感觉也没有,唯一清醒的,便是她的大脑了。只是她不知道的是,她的脸色,极度的苍白。

    这让前来看诊的太医和大夫们,皆是吓了一跳,经过一方把脉后,都不知道这是何原因,只知其身体内,含有剧毒。可是是什么毒他们又猜不出缘由。

    这让一旁静候的琉璃邝和琉璃坤焦急。

    “要是难受的话,就说出来。”看着琉璃姗苍劲的脸颊,陌震没来由的不忍。要不是为了让琉璃姗诈尸,他也不会让她服用这药。

    “没事。”琉璃姗开口,嘴角扯动的笑容竟让一旁的琉璃坤看得如此心酸。然,陌震也好不到那里去。明明**,可是又不得不让她如此。

    暗香阁内略显繁忙。而大房“挽月阁”内,却是静寂一片。

    “夫人,今日我向前来诊治的大夫询问了一番。你可知那三小姐怎么了?”挽月阁寝屋内,一张雕花集锦的大g上,相拥而躺着两个人。

    男子眉清目秀,女子娇柔妩媚。

    开口的男子侧过脸,看着躺在自己怀里的女子,眼底的**意极其浓烈。

    女子翻身,可人的脸上满是不在意:“她能怎么了,被毒死了还是被人杀了?”

    “瞧你那怨妇样。”看着女子如此淡定的样子,男子轻笑出声,继而翻身将她压在shen下,捏了捏她的酥鼻。开口:“这三小姐啊,怕是中毒了。具体是什么毒,连那么多太医都诊治不出来。”

    “真的中毒了?什么时候中的毒?”女子眉梢一挑,有些意外的开口问道。

    要说昨日进宫之前还好好的,怎么一榻上。

    “昨日?”昨日她不是在宫里吗?宫里的还能有谁给她下毒的?女子困惑,不停的寻思着。

    “刚才看你满不在意的样子,怎么现在苦起一张脸来了。”看着女子皱起的眉头,男子轻柔的伸出手想要为她抚平,然而却被女子一脸平静的打掉了。

    “老爷呢?”女子开口。

    “三小姐这般,你说老爷能在那里?”听到女子提到琉璃邝,男子顿时憋屈了。什么都只想着老爷,到底谁才是陪在她身边的那个人。

    “行了,你也别别扭着。要是让老爷知道我两的事,都不会有好下场的。”看着男子一脸委屈的样子,女子起身,一边整理着散乱的头发一边开口着。

    没错,这位女子,便是大房柳玉梅。而男子,则是管家的侄儿子。由于家里贫困出来打拼,被管家介绍到浮上做些打杂的。

    而他们能在一起,真的纯属意外。

    那/晚,他喝得伶仃大醉。误闯了她的房门。而她,误以为他是老爷,所以特别积极。结果醒来,一切都晚了。该做的都做了,不该做的也都做了。

    事后为了蒙蔽琉璃邝,两人合计,将喝得人事不醒的琉璃邝抬入她的房中。这才掩去她之后怀上琉璃香的疑点。

    “放心吧,现在三小姐出了这等事情,他根本没有心思理我们的。”说着,男子再次俯身,看着柳玉梅火辣的身段,竟有些按耐不住了。

    柳玉梅,却是瞪了他一眼后,闭上了眼睛。任由着男子在他shen上游刃。可心低,却是阵阵刺痛。是啊,只要琉璃姗有事,琉璃邝必定会随其左右。而自己,发生多大的事都是自己一个人面对,甚至在琉璃香出生的时候,他宁愿在外也不愿赶回来看她一眼。

    她**琉璃邝,所以她不敢有任何怨言,毕竟自己的身子在嫁给他之后无意间背叛了他。尽管他不曾碰过自己,可自己都怨恨不起来。

    因为琉璃邝,除了对自己这般,也对二房黄董莹如此。被赐给琉璃邝后甚至不见琉璃邝夜宿过她那里。为了避免谣言,这才将在外收养的义子过户在二房的名下。

    想想,也是那二房过得比自己还遭。

    二房“咏阁”内,除了屋外有几个打扫的丫环婆子窃窃私语外,屋内却是寂静一片。那抹纤瘦宁静的身影,此刻正停力在纱窗前。看着窗外的景象发呆着。

    今早,那个人过来了。甚至还告知了一个她不觉得是好消息的消息,和一个坏消息。

    好消息,便是她不用在每隔一段时间给琉璃姗下药了,因为琉璃姗几日后必定死去。而坏消息,便是那边的亲人,染上流感,其结果不用多说都知道最后会怎样。

    屋内的人陷入沉思。屋外,一身英俊雄武的琉璃邝迈着轻微的脚步走了进来。

    当丫环婆子看到琉璃邝后,脸上顿时花容月貌,刚想冲进屋里给二夫人禀报,琉璃邝便及时的阻止了。并且示意她们安静一些。

    她们点头,而琉璃邝也迈着步子,朝着屋里走起。

    屋里,黄董莹一身雪白长裙,纤细瘦弱的背影看在琉璃邝的眼里,尽显的无比内疚。好好的一个女子,被丹皇放到他的府上,尽是毁了她的一声。

    “卥莹~”轻声的叫唤一声。

    沉思中的黄董莹依旧没有回神,看着窗外的景物发呆。琉璃邝上前,与她并排站在一块后,这才伸出手轻轻的拍打着她的肩膀。

    这一举动,成功的将黄董莹回神,懵愣的转过头,当看到身旁的琉璃邝后,面上一愣,等到她反应过来,面前的真的是琉璃邝后,这才急忙后退一步,行礼着:“老爷。”

    “好了,我等之间,就不必行这虚伪的礼数了。”看着黄董莹如此,琉璃邝摆了摆手,开口着。

    “是。”黄董莹虽是面上惊讶,但还是听话的答了一句。

    “今日本将过来,便是想谈谈你的事。”看到黄董莹不再因为礼数而拘谨后,琉璃邝这才轻微的开口,面上,竟也是祥和一片。

    经过长期察言观色的黄董莹看着,竟也猜不到琉璃邝所说的是什么意思。但心里的感觉告诉她,将要说出来的,顶不是好事。继而不解的开口问道:“老爷,妾身这是做错了什么吗?”

    “呵,你做错的事可多了。要说那些已经没有必要了。”琉璃邝轻笑,抬头直视着黄董莹面上的惊讶以及眼底的闪躲。

    “好了,本将今日过来,是想让你坦诚的。到现在了,还不肯自己说出来吗?”琉璃邝微笑,语气也是柔和的。一点也不像责备的样子。

    可尽管这样,黄董莹还是不由的害怕了。一般情况下,琉璃邝发火都是大声的喝斥,可如今,即便是知道了自己的所作所为,他竟一点也不生气,更是心平气和的问自己。这算不算一点也不在乎?

    “老爷。”看着琉璃邝如此,黄董莹双眸里顿时浮上一抹雾气。搭在腹部前的双手也不由的颤抖着。

    “本将知道你这些年对姗儿做的事。”也就是因为知道,所以没有制止。不是他任由黄董莹这般做,而是他想从她这里找到幕后的人。可结果,几番区则下来。那些被他们最终的人都会莫名其妙的始终。

    “老爷,妾身这样做也是被逼的。”听闻,黄董莹扑通一声,跪在里地上。本是忍住没有掉下来的泪水也在这一刻低落下来。

    这让门外偷听的几个丫环婆子,心里一惊。

    “本将知道,所以一直以来都是睁只眼闭只眼。如今,姗儿已经快不行了。多少太医都诊治不了。”说道这,琉璃邝故意的沉下脸,莫名的伤感着。

    “不,姗儿会没事的。老爷,不是还有神医在吗,姗儿会没事的。”知道事已至此,黄董莹恳求的话也是没有结果的,可是看到琉璃邝面上的痛苦,她的心也跟着痛了起来。

    “没用的。没用的。”琉璃邝摇头,叹了一口气。

    “老爷,对不起。对不起。”看着琉璃邝如此,黄董莹一时没有忍住,竟也扑向了琉璃邝的怀里。失声痛哭着。

    反而,琉璃邝也没有推开她,就这般任由着黄董莹在他怀中哭泣。曾经让琉璃坤过继在她的名下,一来是监/视她,二来也可以堵住那悠悠之口。

    如今已经没有必要了。

    反之黄董莹,哭了良久之后,这才离开琉璃邝的怀抱。坦然的开口着:“让我做这些的人,是夜澜国名义上过世的襄王爷。他已病逝来期满众人的双眼。为他办事的那些人,虽是皇后的人,可是却暗地里为他办事。这不仅有利于掩护,出了事也赖不到他的身上。”

    闻言,琉璃邝面上一片震惊。可也沉默着继续听着黄董莹述说。

    “在夜澜国,有一个世家与襄王爷敌对,甚至暗地里与他交手。而那个世家,唯一一个能继承的便只剩下了一个女子,那个女子与姗儿年龄相仿。所以为了摧毁那个世家,襄王爷便对那位唯一可以继承的女子下手。而姗儿会被下毒,也是因为姗儿与那个女子在同一天同一时刻出生。而这其中的缘由,妾身便不知了。”黄董莹继续。在那边的亲人已经没了。琉璃姗一死,自己也没有了利用价值。到最后,倒不如顺了琉璃邝的心意。让他明白。

    “这么说,襄王爷病逝是假,想要统领夜澜国是真?”良久,琉璃邝开口,今日从黄董莹口中得知的事让他震惊。可一想到自己无辜的女儿受到迫/害,便恨得咬牙切齿。

    黄董莹点点头,继而开口:“妾身本是夜澜国商家之女,因为父亲好赌而败了整个家。要不是他们出现,妾身也险些被父亲卖到青/楼里。为了报答,妾身只好委身到他们府上当差。可是正因为妾身的容貌,被他们带到了这里,本想着让妾身迷惑丹皇,与他们的人联手将丹雅拿下。却不想,丹皇也聪明至极。及时的将妾身赐给了将军。”

    “你说你本来的任务是迷惑皇上,与幕后的人联手攻占丹雅?”琉璃邝又一次震惊。难道说,这丹雅的皇宫里,还有他们的人?

    “没错,原来的丹雅有不少他们的人。也是二皇子厉害,尽数的将他们铲除。”黄董莹点点头。

    “那你被赐给本将之后,任务也跟着变了?”琉璃邝在次开口询问。当时她来到府上的时候,姗儿并没有出生,就连他都没有遇到那位心**的女子。

    “没错,来到将军府后,我余下的任务便是收集丹皇那些贪官营私的证据。从而着手让他们与那个人合作。直到将军把姗儿带回来之后,计划又彻底变了。就是这般每隔一断时日给姗儿下药。”黄董莹说道这,已然是低下了头。

    “本将不明白,既然已经来到了这里,为何你不挣脱他们,还要为他们办事。”琉璃姗蹙眉,不解的开口。这里及夜澜国可是有着很长的路程。要是之前他要求自己保护他的话她也不必昧着良心做这些事。

    “没用的将军,妾身的亲人在他们手里。只要妾身违背,几日之后便有亲人的手指出现在妾身的面前。”说着,黄董莹又一次抽泣起来。

    听到这,琉璃邝不由的惋惜了。沉声开口:“这样的人,你觉得他会信守承诺?”

    黄董莹一惊,继而哭得更加伤心了。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