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独宠,倾世王妃最新章节 > 独宠,倾世王妃最新章节列表 > 第181章 无形中的威胁
    “君上得以宝物,兴奋在所难免。”

    下方,洛宸冷硬着脸,言语毫无温度。

    上方,沐阳君尴尬的哈哈大笑,沐阳后敛了敛面容上多余的表情,继而正襟危坐。

    “莫姐姐,皇兄他,怎么了”一切都恢复到了如初,看众人都没有开口说话,将目光停在昏睡中的沐南怡身上良久的沐可莉抬眸,问着。

    尽管她此刻表现得多安静,琉璃姗还是从她的眼里看到了疼惜及担忧。

    微微感叹,这沐可莉还是太年轻了。

    再度深看了一番在场的、沐南怡的亲人,琉璃姗心中莫名的涌动一股哀愤。侧首,低眉,目光微抿的看着沉睡中的人。

    沐南怡,这些、就是你的亲人。

    在你昏迷不醒的时候,他们想的,不是第一时间将你救醒,而是想方设法的设计别人谋取利益。

    你惋惜不忍伤害的亲人,他们都将你看得可有可无。

    心,微微震痛。

    抬眸,琉璃姗目光清冷的扫过望着她,期待她回答的沐可莉一眼,继而将视线扫了众人一圈,最后,停留在沐阳后的身上。

    “义兄怎么了”琉璃姗勾唇,目光胆寒,心中泛起一阵冷笑

    。

    “这个问题,应该问问你们的母后。”

    闻言,沐可莉偏头,不解的看向主位上的沐阳后。沐南怡如何,她是这些人当中唯一一个不知情的人。可当她不解、困惑的眸光对上沐阳后直视过来的冷眼后,心、颤动~

    不想往母妃说得那些方面去想,可沐阳后的态度,瞬间让沐可莉不得不去想。唇齿抖动,想要问出口的话,因为沐阳后的眼神,愣是吓得憋回了腹中。

    低头,在所有人不经意之间,双眸渐渐涌上水雾。沐可莉紧咬着红唇,克制着,不让自己太情绪化而哭出来。

    “莫姑娘这话...额~”见沐可莉底下头去,主位上的沐阳后顿时满意的扬起柳眉,转眸望向下方的琉璃姗,这才开口,话都没有讲完,便察觉到一道阴冷的视线直透她的身子。微微侧首,顺着视线投来的方向看去,只见洛宸冷着双眸,直勾勾的看着她。

    浑身轻微的颤了颤,沐阳后尴尬的扯了扯嘴角,急忙移开视线,看向一旁的琉璃姗:“宸王妃这话说的可不对了。怡儿喜爱云游,三年五载的都不曾回宫,如今他这般模样,本后怎知他怎么了。”

    想推卸罪行

    忽略掉沐阳后出口的称呼,琉璃姗也没那个精力去纠正洛宸刻意加注在她身上的称呼。总之,她是将沐阳后的话听得真真切切的。

    一个母亲,真的可以做到这般的无情

    “义兄虽是喜好外出游玩,可他为人谨慎,从不让外人近身,更不可能沾染到什么毒啊蛊的。”很想喷一喷这良心被狗啃得沐阳后。可一想如今计划改变,自己又不能激怒他们,只能引you。继而咬牙切齿的道明沐南怡的小心。

    “如今义兄如此,经确诊,义兄这是被人下了蛊了。”

    知情者的沐南青,沐阳君和沐阳后听着琉璃姗出口的话,面无表情,无动于衷。低头隐忍的沐可莉,却如同晴天霹雳一般,猛地抬起头,睁大着一双眼,不可置信的看着。

    反之洛宸,侧目看向琉璃姗的眼神,多了丝伤感,嫉妒。

    “谁人都知道,沐阳国毒术蛊术盛兴,而君上和君后更是被外界之人言名钦佩的制毒下蛊解蛊的高手。”超级不想捧高他们的。不过为了沐南怡,琉璃姗忍了。

    “传言,君、后郎才女貌,德心仁厚,爱民如子。云游之时,草民还看到百姓为君、后劳财劳力建造君后的雕像,日日膜拜呢。”好话,谁都爱听。沐阳君和沐阳后亦是如此,在琉璃姗的几句吹捧下,微微缓和了脸上,眼角处扬起一抹自得的笑意。

    “如今义兄受人蛊害,想必德心仁厚的君上和君后不会袖手旁观吧”一番吹捧下,琉璃姗心中讥讽的冷笑一番后,直接开口反问。

    琉璃姗最后一句话出口,主位上的两位眼角狠狠的跳动,定睛看向琉璃姗的双眸中,闪过一丝丝狠厉的神色。

    “母后,您会救皇兄的,对不对”琉璃姗的一番话,使得震撼中的沐可莉一一回神。想想以前沐南怡虚弱的身子,沐可莉心下了然,可是她不敢太过直白的开口请求,如今琉璃姗的这一番话,正好给了她开口的机会。眼巴巴的望着沐阳后,一脸悲痛,可怜兮兮的模样。

    见此,沐阳后心中滕然升起一股不爽,看向沐可莉的双眸中不由得多了些警告。

    可沐可莉救兄心切,鼓着勇气,紧咬牙根,迎接着沐阳后投来的无形怒意。

    主位。

    看着下方琉璃姗柔韧有余的扭转局面,沐阳君神色有些微沉

    。这琉璃姗,若不是知道她的厉害之处,还有她身后隐藏的势力,他才不会对她客气。

    今晚召见他们,本想着下旨给沐南怡赐婚的,不想洛宸跟着前来搅局。再看眼下,经琉璃姗这么一番吹捧,身为皇者的他们要是再不医治自己的子女,怕是会被世人看去了笑话。

    只是,就这般什么都没有得到便让沐南怡醒过来,他又有些不愿意。

    “怡儿中的是什么蛊本后都不得而知,怎敢贸然解蛊。”压下心中的不爽,沐阳后狠狠的瞪了沐可莉一眼,继而偏头看向琉璃姗,想着拖延。

    “这个简单,义兄中的是蛹。世间仅有君后能解。”聪慧的琉璃姗,听着沐阳后的话,再看她的表情,又怎么会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继而,嘴角扬起一抹冷笑,直视着沐阳后的双眼,开口:“君后,义兄怎么说都是您和君上的亲儿,若是今晚再不解蛊,他便再也醒不过来了。”

    “你们,忍心吗”

    没有利用沐南怡从自己身上得到丝毫利益,他们,甘心吗

    “是啊,君上,逸王怎么说都是你们的嫡亲子嗣,你们忍心看着他陷入长久的昏迷中”一旁的洛宸看着,心里自私的不想琉璃姗救沐南怡。可是一想琉璃姗能存活,还多亏了沐南怡,他又不得不帮着出口。

    “宸王、宸王妃说的是什么话,怡儿是本君的孩儿,本君自然会救。”沉默了良久的沐阳君实在是忍不住了。今晚召见他们简直就是自取烦恼。

    想要的没有得到,反而还免费的应承医治沐南怡。

    沐阳君眸光微冷,扫了下方平躺在软架上的沐南怡一眼,心情极度不爽的大吼一声。

    “来人~”

    “君上。”没一会的时间,御书房外,脚步轻快的踏入了一道瘦小的身影。

    众人侧首望去,才刚看清进来的是一个奴才,沐阳君冷硬得毫无温度的话又在耳边响起。

    “将逸王带入偏殿,吩咐太医准备药浴。”

    没有说清楚是什么药浴,沐阳君也知道他们明白自己说的是什么。

    “是。”

    “等等。”总感觉她们不会那么好意的让沐南怡平安醒来,眼看进来的奴才就要朝外吩咐的时候,琉璃姗急忙开口唤住了他移动的脚步。

    那奴才闻声止住了脚步,不解,畏怯的回头看向主位的沐阳君。

    “秉君上,义兄昏迷之前,曾告言草民,要寸步不离的守在他身边。而草民,也答应了。”

    主位上,琉璃姗此话一出,沐阳君和沐阳后眉头紧蹙,这琉璃姗,要求怎么这么多。

    “这药浴可是要怡儿宽衣解带的,宸王妃确定相陪一旁”沐阳君眉宇微挑,神色意味不明的看看琉璃姗,又看看洛宸。

    “确定。”知道沐阳君言表的意思,琉璃姗不假思索的开口。为确保沐南怡的安全,以防他再被下其它的蛊,她才不会顾及这些俗套的观念。那些,都没有沐南怡的安全来的重要。

    “君上,相陪一事本王可以代劳。这样,爱妃可免去不必要的尴尬,又可不用失信于人。”听着耳边琉璃姗直言不讳的话,洛宸的心,微微刺痛一番。有他在,他怎么可能会让琉璃姗去看别的男人的身子

    。

    尽管不让,可听到琉璃姗那无比确定的话,他、还是忍不住心微微泛疼。

    朝着沐阳君拱手道明的同时,洛宸眼角的余光扫向琉璃姗,心下不由得有些害怕,那种莫名而起的危机感满满的暴涨他整个心头。

    这三年来,他们、相熟到那种程度了

    琉璃姗冷眼斜视,继而回望沐阳君,等待着他的决定。

    “宸王妃想着不失信于人是好,可是这解蛊方可是我沐阳的秘方。宸王和宸王妃都不是我沐阳国子民,更不是皇族子嗣,恐怕这相陪一事,本君不能应允。”

    沐阳君此话已经讲明了他们并非沐阳国之人,不能陪同一旁。

    琉璃姗蹙眉,沐阳君这番话不无道理,沐阳国以毒术蛊术为尊,自然不会轻易在外人面前展现。可是他们若不跟在一旁,谁知道沐阳君和沐阳后是不是真的要救醒沐南怡

    即便是救醒,万一又心怀不轨的在沐南怡身上再下毒或者是蛊呢谁敢保证沐南怡会完好如初

    “要不这样吧,就让义兄身边伺候的人陪着。”琉璃姗扬眉,再一番思索定论后,琉璃姗只能让步至此了,若是沐阳君再不同意,她不介意真的杀了沐阳后,为沐南怡解蛊。

    “宸王妃为什么一定要人陪着,难道还不相信本君,怕本君会害了自己的孩儿”说来说去都得要人陪着沐南怡,主位上的沐阳君不爽了。

    “草民不信旁人,只相信自己。”冷冷一瞥,说出这话的同时,琉璃姗举目,周身如寒冬腊月般的气场突然暴涨,神色微冷,孤傲得如同地狱中的夜修罗煞一般。双眸直挑,肆无忌惮的看着主位上的两人。

    若是以前,在她羽翼未丰的时候,她可能还会顾及视人命如草芥的皇权。可如今的她,羽翼暴涨,这些皇权,至高无上的位置,她可不看在眼里。

    给你面子,那是她不想招惹事端。

    若是旁人不让她好过,她不介意搅个天翻地覆。

    看着如此的琉璃姗,在场的人几乎都忘了言语。琉璃姗的转变太过突然,这迅速转变得气场也来得异样。

    沐阳后和沐阳君毒术和蛊术虽是一流,可他们没有功夫傍身,琉璃姗这突然释放的冰冷气息,使得他们全身轻微的颤动。

    这,算不算无形中的威胁

    即便是心中胆颤,沐阳君也不会认定自己是因为害怕,甚至隐隐生怒。这琉璃姗,胆子肥了,尽然不将他看在眼里。

    “明人不说暗话,草民未将话说开,便是给了君上和君后面子。”冷眼一撇,再度思量后,琉璃姗不得不重新考虑沐南怡的生命安全。

    本就打算撕开了脸皮相对的。如今将话说开了也好。

    “我不是义兄,不会对你们手下留情。所以,也请你们不要拿整个沐阳国做赔注,对义兄下狠手。”脸皮撕开,琉璃姗说起话来也不拐弯抹角。

    “不然,我会像昨晚一样,让整个沐阳国在一ye之间颠覆。”

    本来就知道下蛊之人,玩转言语游戏不仅累人还浪费时间。琉璃姗下了一番狠话。

    而这狠话,除了早先知晓的洛宸不为所动之外,其余的人,皆是愣在当下。

    本章完结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