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独宠,倾世王妃最新章节 > 独宠,倾世王妃最新章节列表 > 第149章 杖责美人
    宸王府,一夕之间两千御林军镇守外围,一千御林军处于府内。

    从外表看去,就好像宸王府里的人犯了何种大罪。一时间,使得沿街而过的百姓忧心忡忡。在他们的心中,宸王可是战神,保家卫国的战神。

    如今被这些御林军团团围着,都纷纷猜测着是不是宸王犯了事,被皇上严令限制。

    知晓的人,看着如今连一只蚊子都飞不进去的宸王府,纷纷感叹。

    府内梦居处主院。

    经过药物的搭配和治理,昏睡了整整一天一夜的洛夕梅终于悠悠转醒。只是她醒了之后,陪着琉璃姗的洛宸离开了,忙着配药制药的陌震更忙了。耽误了两日的皇上更是直接,将御书房内的奏折都搬到了宸王府,直接在宸王府处理公务了。

    看着几方身份高贵的人都聚集在宸王府,伺候的丫鬟婆子更是敛下粗略,不雅的举动,谨慎小心的伺候着。

    偏殿内,洛宸离开后琉璃姗也早早的起来,将准备好的东西一一摆弄好了之后,这才缓步的来到偏殿会客室。这会客室虽然不似住院里的前厅大,不过该有的都没有少。

    踏进会客室后,里面已经有四个美人相续坐在那里等着了。

    当看到琉璃姗进来,纷纷起身,恭敬的朝着琉璃姗行礼。

    琉璃姗落座,纷纷在她们身上大体的扫了一圈之后,这才清雅淡漠的开口:“都坐下吧。”

    “是。”

    四位美人齐声,在开口应着的同时,她们也都坐回了一旁摆好的椅子上。

    “今天让各位妹妹过来,看似有事,其实又没有事。”看着众位美人落座后,纷纷抬起头看向她,连带着一项将自己视为空气的肖池,今日都反常的举目,面无表情的看着她。见此,琉璃姗轻笑,再度开口道:“不过有没有事那便要看众位妹妹的表现了。”

    听着琉璃姗出口的话,众位美人们虽然面上没有任何表情,可心底却是不安的紧了紧。

    “我想问问,前天晚上,梅院招袭的时候,众位妹妹身在何处”琉璃姗扬眉,说出这话之后,视线快速的在几位美人的脸上来回转动。

    其中,郑婉玉、余永清、肖池面色平静,毫无举动。可汪秋水,听到琉璃姗的话后,眼神微闪,不敢直视,连带着搭在膝盖上的双手都紧紧的缠在一起。

    见此,琉璃姗也并未挑明,而是收回视线,静静的等着。

    “那时候妾身已经歇下了。”余永清冷眸扫了其他三人,见她们的闭着嘴巴,不屑过后,低柔的开口。

    “这几日妾身身子不适,所以前晚早早的便歇下了。”肖池扫了余永清一眼,当触及到她不屑的眸光后,眼底闪过杀意,可那杀意,也是转眼之间便不在了。

    闻此,琉璃姗勾起红唇,目光转向未开口的郑婉玉和汪秋水身上,笑着开口问道:“两位妹妹也是早早的就歇着了吗”

    “回姐姐,前晚妹妹和秋水妹妹在对弈,其中是听到打斗的声音的,可是碍于我两是女子,也不敢出去,所以......”郑婉玉低眉,平心静气的开口。琉璃姗开口的话,话中有话她自然是听得出来。

    “喔,在对弈啊。”琉璃姗点头,将目光停在未曾开口神情紧张的汪秋水身上。继续道:“秋水妹妹,你的棋艺如何姐姐我今日闲来无事,与你摆上一局如何”

    汪秋水心中“咯噔~”一响,搭在膝盖上的手紧了又紧,连带着额头上都轻微的渗出汗水。别过脸看向一旁的郑婉玉,心中急的不成样子。

    看到汪秋水这个样子,郑婉玉也知道她不擅长撒谎,也做不到在撒谎的同时心平气和。再听琉璃姗的语气,怕是已经怀疑她们了。急忙回头看向琉璃姗,开口:“秋水妹妹的棋艺也就一般,以往对弈都是打发时间罢了。让妹妹与姐姐摆上一局如何”

    闻此,琉璃姗将目光收回,转向开口的郑婉玉,嘴角上柔和的笑意渐渐加深,清明透彻的双眸更是染上一丝冷意:“我问得是秋水妹妹,她是哑巴吗,用你来帮她说话”

    “啧~”郑婉玉一噎,被琉璃姗的话呛得没话了。

    再度回转视线,语气冷然道:“秋水妹妹,你说如何”

    “姐姐,妹妹的棋艺实在是不堪入目,还是不拿出来献丑了。”汪秋水抬头,目光闪躲,语气微颤的开口着。

    她这话一出,一旁的三位都略微紧张。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汪秋水在害怕,紧张。若是在她身上漏出破绽,那可就不好了。

    “你与婉玉妹妹对弈就不怕献丑,为何到了姐姐我这里就变成献丑了”琉璃姗蹙眉,明摆着对汪秋水的话不满意。汪秋水看着,心中更是紧张,别过脸看向郑婉玉,神色恳求着。

    郑婉玉看着,轻微的摇了摇头。

    如今的琉璃姗似乎就是在她们身上找茬的,多说多错这是亘古不变的道理。

    “原来我这个王妃这般不待妹妹们的喜爱啊。”在场的几位美人神色变化看入眼里,突儿点了点头,彷如刚刚知晓一般。

    “不过也没关系,本来我也不喜欢你们的。”

    琉璃姗此话一出,众位美人一噎,直接被琉璃姗直白的话呛得更加无语。不喜欢就不喜欢嘛,说得这般直白还真是不留人面子的。

    “不过,再不喜欢我还是得跟妹妹们同居一个屋檐下,同吸一地的空气,同扬一片的高空。”琉璃姗再次开口,只是这次的开口的陈述语气渐渐清冷。

    琉璃姗面上的柔和笑意也消失殆尽,跟她们闲谈也到场结束了。

    “既然前日梅院招袭的时候各位妹妹都在院子里,歇息的歇息,对弈的对弈。那么,我能问问,当时打杀的声响足以传出百里,为何歇息的你们都听不到声响为何同为王爷妾室的你们都不见得担忧王爷而出去看看还是说,你们的心思根本就不在王爷的身上,只是来这里蹭吃蹭喝,安享晚年来了”

    “妾身不敢~”

    “妾身不敢~”

    郑婉玉和余永清听后,急忙起身,双腿有力的跪在了琉璃姗的面前。身后的汪秋水是被琉璃姗这话惊了一番,待回神后也急忙跪在了地上。

    看着眼前的三人,在看看依然坐在椅子上,脸色微惊,犹豫纠结的肖池。琉璃姗嘴角泛起了一抹别样的笑意。这抹突显的笑意,也只有在犹豫纠结的肖池看到,其余人皆是跪在地上低着头,不曾将琉璃姗那别样的笑意看在眼里。

    “我不喜欢记仇,我只喜欢知错能改的人。”不看眼前跪在一起的人,琉璃姗目光清冷,傲慢的看着异同看向她的肖池。

    而肖池,在琉璃姗这话一出之后,神色更是纠结。

    可纠结了一会之后,她也沉默的起身,跪了下去。只是在琉璃姗近乎失望的时候,她开口了:“妾身知错,望姐姐原谅。”

    “识时务者为俊杰,不错,我喜欢。”听着耳边迟来的话,琉璃姗微点了头。继而转看了眼面前的其余三人,冷声喝道:“肖池妹妹起身,一边坐着。”

    “谢姐姐。”肖池应声,一般一眼的起身后坐回了原来的位置。

    郑婉玉一众人听着,有些不明所以,想要抬头看去,却又碍于琉璃姗停在她们身上的视线过于强烈。

    “我记得之前就跟你们说过,我不犯人,可也不容许别人来辱我犯我。”

    “此次王爷和皇后遇刺,皇后重伤,王爷虽不及皇后伤重,可你们身为妾室连身影都没有出现。而且很不巧的,在遇刺的途中,我还看到了你们。”

    “你们说说,是我眼睛花了还是真的是你们”

    余下三人听闻,心中警铃打响,连带着低着的头都渗出了不少汗水。

    “姐姐怕是看错了吧,前夜我等真的在院中不曾出去过。”惊慌至于,郑婉玉和汪秋水沉默,余永清倒是先开口为自己辨明了。

    “原来我真是看错了。”闻此,琉璃姗轻笑出声,看了看郑婉玉和汪秋水,又看了看欲要抬头看自己的余永清,继续道:“那么,我想问问,你们的妾身丫鬟或者是嬷嬷,当晚有离开过吗”

    “没有,嬷嬷一直在身边照顾着妾身。”余永清接口。

    琉璃姗看向郑婉玉和汪秋水:“你们的呢”

    “她们也没有离开过,一直呆在院里的。”郑婉玉开口。

    而汪秋水却是冷汗淋漓,跪在那里的身子也是不停的轻颤着。

    “那好,我想问问,这些东西可是你们贴身之物”说着,琉璃姗从怀中拿出事先让陌震准备好的东西,一同仍在了她们的面前。

    看着突然出现的东西,在场的四位妹妹脸色齐齐一遍,不敢置信的抬头看向琉璃姗。

    见此,琉璃姗一番冷笑。

    “这些都是前晚我与刺客动手的时候神不知鬼不觉的从她们身上拿下来的。”

    几人面色再度一变。

    “姐姐,这狼牙绳的确是妹妹的贴身之物,可是在前晚之前就已经被人偷了。”听着琉璃姗的话,余永清也知道事情败露、了,可她还是为自己做着最后的争辩。

    “喔被人偷了那你们的呢”听着余永清的话,琉璃姗转头看向郑婉玉和汪秋水。

    只见二人齐齐的低下了头。

    “你说这狼牙绳被人偷了”再度看向余永清。

    余永清点头。

    琉璃姗再度轻笑出声:“我说过,前天晚上我看到了你们几个。虽然都是身着夜行衣又蒙面。可同是生活在宸王府的,即便是不喜你们不与你们有过多交涉,但你们的身影已经刻入了我的脑中。在不确定是你们之前,我也不会拿这些东西后出来,更不会没经过调查就盲目的出来指责你们。”

    “如今我能说出来,便是证据确凿。”说着,琉璃姗直视余永清看过来的双眼,冷声道:“这狼牙绳,可是你的生母唯一留下来的东西,它若是被偷了,你能这般安然对待”

    闻此,余永清心惊,诡异着琉璃姗为什么会知道。

    “事在人为,只要你想,就没有办不了的事。”似乎猜透了余永清的想法,琉璃姗冷笑的解释着。

    “要我将昨日被你们请来的大夫叫上来对症吗我想王爷和皇上都在府中,量他也不敢有半句虚言。”看着余永清还想争辩的样子,琉璃姗再度开口。

    闻此,郑婉玉和汪秋水将头压得更低,不是她们不想为自己争取机会,也不是她们不想为自己挣上一挣。那晚与琉璃姗一番打斗,她们便能看出,琉璃姗身怀绝技,虽然与她们一样没有内力,可是她出剑的方式及其熟练,连带着有孕在身都身姿矫健。她们、不是她的对手。

    而余永清还想再说什么,听到琉璃姗提及皇上之后,她又将话咽了回去。

    “我知道你们当中有些是自愿被赐给王爷,有些是被迫和无奈的。只是,不管你们愿与否,王爷和我都知道你们的目的。”

    “那个人让你们杀了我和皇后其中一人,无非就是想扰乱夜澜,挑起皇后身后势力对夜澜的仇恨。一旦你们真的那般做,也成功了的话,你们可想过,你们是成功了,可是夜澜将面临的是什么,你们家族面临的又是什么”

    “到时候,皇后背后的势力和别国同仇敌忾对付夜澜,夜澜受损的同时你们家族也好不到哪里去。”

    一番话下来,在场的几个美人脸色青白的低着头。

    她们的本性都不坏,这样做,都是迫于无奈。可是如今被琉璃姗这般此果果的指出来说出来,还将其中的后果一一列了出来,直接让她们听得愧疚不已。

    她们都是夜澜的子民,却做着危害夜澜的事情。

    “我说过,人不犯我我不犯人,那晚,你们刺伤了我,我便不会这般轻易的绕过你们。”看了陷入沉默的几人,琉璃姗冷笑一声,继续道:“不管你们回不回头,愿不愿向王爷和皇上表明一切都是你们的自由。”

    此话一出,琉璃姗也不给她们任何反应得机会,抬头看向一直候在门外的青雀,开口道:“来人,郑妾室,余妾室,汪妾室企图谋害皇后娘娘和本王妃,拉下去重打三十大板。”

    “是。”琉璃姗话落,与青雀候在外面的一帮御林军齐齐走了进来。

    几位美人看到进来的不是府内的侍卫而是御林军的时候,更是心惊,皆是低着头不敢吱声。

    没一会,她们三人便被带了下去,更是不出一刻的时间,偏殿外便传来了女子娇弱低哼的声音。

    见状,青雀转头看向身侧的小厮,用眼神示意了他一番后,那小厮明事理的转身离开了。而青雀,也脚步轻盈的走进了会客室,来到了琉璃姗的面前,恭敬的开口:“王妃,为何不将她们打杀了”

    他不明白,王爷让御林军过来本是想让王妃重责她们或者是杀了。就这般轻责她们是他始料未及,同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像王爷回禀了。

    一旁安然无恙的肖池听着,心中一惊,同时也在庆幸着自己尽早悔悟。

    “现在这种情形杀了她们对王爷不利。况且,她们的本性不坏,都是被迫听从使唤的。如今给她们一个机会悔改总比杀了她们来的要好。”看着眼前不解的青雀琉璃姗理了理有些皱褶的衣摆,轻声开口。

    她也想过要重责她们几个人。可是想到洛宸和皇上如今的处境,在想洛烨的紧紧相逼,她觉得,留下她们也不一定是坏事一桩。

    不管她们会不会改,她已经给过警告,也将利与弊说得轻轻楚楚,于此同时,还能将她们身后的家族稳住,让她们在近期时间没有理由找宸王府的茬,也能让洛宸更好的处理洛烨和洛夕梅的事。

    “王妃说得是。可是属下想,就凭她们伤害皇后娘娘一事,皇上定不会姑息也不会放过她们的,到时候,她们也难逃一死啊。”想着自家王爷和王妃都宅心仁厚,可皇上不同,一旦有人蓄意伤害皇后,他都会斩草除根的。

    “这个好办,你不用担心。”琉璃姗笑了笑,直言道。

    “那好吧。”青雀点头,估计这王妃这是想到办法了。

    “对了,皇后好点了吗”想着今日一早洛宸焦急离开的背影,琉璃姗仰头,看向青雀发问着。

    “皇后娘娘已经好多了,如今估计是搬回梅院了。”青雀应声。

    琉璃姗点头,点头的同时也在感叹。梅院前晚被毁得面目全非,如今才过了几日就修复好了。她不得不赞叹,这里的建筑师都是人才啊。

    “你退下吧,我和肖妹妹一同去看看皇后。”转头看了看一侧坐着低头沉默的肖池,琉璃姗勾起红唇,开口。

    “那好,王妃若是有什么吩咐,尽管差人告知属下。”听着琉璃姗的话,青雀也知趣的告辞并退下了。

    经过这几日一番折腾,在到自家王爷的吩咐嘱托,他算是明白了王爷的心思了。

    这王妃,的确比皇后娘娘好上许多。就从她为王爷所做所裆下的事来说,他真心希望,王爷和王妃能长久在一起。

    可是在想那梅院里的皇后,青雀一阵叹息。她们若是要在一起,恐怕不简单呢。

    至青雀走后,琉璃姗并没有马上起身离开,而是扬着眉看着沉默的肖池。而肖池,感受着这突然转变的气氛,不免心惊的同时略微尴尬。

    见此,琉璃姗笑了笑,从地上拿起属于肖池的贴身之物来到了她的面前,在她诧异的抬起头看着她的同时,轻声开口:“走吧,肖妹妹。”

    “是。”闻此,肖池一愣,继而急忙回神,紧张的开口应着。

    见此,琉璃姗也不在说什么,在肖池接过东西后,这便转身离开。

    身后,肖池有些心惊的跟着,反倒是一旁一同随行的小曼看了看肖池,再看看自家小姐,心安理得的跟了上去。

    朝着梅院的方向一路走来,小曼都小心翼翼的扶着,深怕她摔着,一侧跟着的肖池,也始终低着头,脚步轻缓的跟着。

    “知道我为什么单单不惩治你吗”感觉到周昭的气氛过于沉闷,琉璃姗转头看向肖池,一边缓步走着,一边勾起红唇发问。

    “妾身不知。”听闻,肖池心中一颤,直接将头压得更低。

    见此,琉璃姗笑了出来:“我又不是狼才虎豹,你在低头,脑袋都快贴在胸口上了。”

    肖池一噎,被琉璃姗突变的举止弄得有些僵愣。随后,平冷淡漠的脸颊染上红晕,更加的不敢去看琉璃姗了。

    “现在没人,在我面前不用这般拘谨。”察觉到肖池的变化后,琉璃姗敛下脸上的笑意,一阵平和的开口着。

    “好。”肖池点点头,尽管说是这样说,可她还是不太敢直视琉璃姗。

    总觉得在琉璃姗的面前,她就像小丑一般,被她一层一层的揭开她紧裹的外表,被她看得通透,看得无地自容。

    本章完结

    提供全文字在线阅读,更新速度更快文章质量更好,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5201小说高速首发醉红颜,倾王妃最新章节,本章节是地址为如果你觉的本章节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