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独宠,倾世王妃最新章节 > 独宠,倾世王妃最新章节列表 > 第134章 我喜欢你
    眼前的此情此景,不由得让琉璃姗想起了书中的桂林山水。

    与那桂林山水相比,眼前的一切,才真的是大自然形成。

    “怎么样?这里很美吧。”落地之后,烨洛先是满足的吸了一口这里的自然之气,这才转过头看向身侧的琉璃姗。

    而琉璃姗,视线在周围环绕了一圈,便把目光全都投进了波澜不惊的湖面。

    良久,琉璃姗这才勾起一抹浅笑:“的确很美。”说着,收起视线转头看向烨洛,继续道:“可惜,我没有带琴~”

    “这个简单,你在这等等,不可乱跑知道吗?”提到琴,烨洛这才想起走的时候太赶,所以将现成的琴给忘了,想着赶紧找一把琴过来,离开之际又回头叮嘱着琉璃姗。

    这里的风景虽然很美,可是四面的峦山里猛兽很多,他有些担心琉璃姗乱跑,误入林中啊。

    琉璃姗点点头。也不看离开的烨洛,而是直径走到湖边。

    蹲下身子,从清澈的湖水中,她可以看到自己的倒影。

    依旧是美得不可方物,可她也不是很喜欢这种美。每个女人都有爱美之心,可是太美就会造成麻烦。

    在看看边沿的湖水,由于接近岸边,所以湖水并不深。

    想着,琉璃姗脑中突然迸出了一个想法。举头看了看高空中的烈日,一抹皎洁至琉璃姗的脸上浮现。于是,她也没沉思多久,将鞋子解下后,便纵身扎进了湖中。

    “主,王妃她...她......”

    一边,琉璃姗纵身下湖。一边,茂盛的枝头上,站立着四个男子。看着眼前的情形,其中一人担忧的看看站在为首的主子,又看看已经不见了踪影的琉璃姗,郁闷的紧。

    “影一,有没有查到那个人的身份。”为首的人将眼前的一切映入眼帘后,并没理会刚才开口的影三,直接开口询问着一旁的影一。

    “属下无能。”听言,影二心颤了颤,影三则是猛地地下了头,而影一,一本正经的开口着。

    “这么说,那个人的来头不简单?”听着出乎他意料的回答,洛宸这才将头回转,看向身后的三人。

    “两个月中他呆在王妃身边外出了三次,每一次外出都不是王妃指令的。而属下等身后追踪,没一会便被他甩掉了。”影一继续开口,也不管主子会不会责罚他们,他觉得有必要汇报一下。

    虽然主子看似冷漠,可是他能感觉的到,主子对王妃的在乎。

    可是这样,他又不明白,明明在乎,明明时刻呆在王妃的周围看着她,为什么就不上前,还日日看着别的男子接近王妃。

    闻此,洛宸脸色相当的不好。

    “就没有一处可查?”沉思了良久,洛宸再度开口。影一刚才讲诉的那些他都知道,可是这样毫无逆寻的感觉让他无措。他怕他追查不到而使得琉璃姗出事。

    如今她腹中的孩子已经五个月大了,若是这个时候出事,洛夕梅救不了,琉璃姗也会失去孩子。

    他能看得出,琉璃姗是真心喜欢这个孩子的。

    “没有。”影一惭愧的低头。

    “影一影二继续盯着,影三时刻留在王妃身边,记住,现在是非常时刻,王妃绝不能有半点差错。”知道急于一时也没用,既然那个人将行踪隐藏的那么好,怕是已经知道自己在追查了。

    只要在他没有加害琉璃姗之前,他都还有机会去查。

    “是。”三人同时一应。

    “你们都退下吧,我守着她。”随后,洛宸点点头,挥了挥手,影三人便悄无声息的离开了。

    ......

    “影一,我有些不懂主子的心了。”离开的路上,三人并排而走。

    “主子的心,哪能是我等能懂的。”影一瞥了开口的影三一眼,没好气的开口着。

    “不是啊,我是在纠结主子心中的那个人到底是夕梅小姐还是王妃。”影三开启了他自身的八卦,没办法,好奇心重嘛,也不理会影一的白眼,继续开口。

    “是啊,我也猜不透。”一项少言的影二也突然插了句话进来。只弄的影一和影三意外的像他看去。

    “怎么这样看着我?”感觉到两股诡异的视线,影二冷眼扫了他们一眼,继续向前走着。

    “我想,主子爱的不是夕梅小姐,而是王妃。”向前走了几步后,影二突然止住脚下的脚步,回头看向身后仍然见鬼一般看着他的两人。

    “这怎么说?”影一眨了眨眼,一项冷静的他即刻从刚才的失态回神,有些不明影二的话。

    “从小跟在主子身边,主子对待夕梅小姐和王妃的态度你们也看得清楚才对。主子是对夕梅小姐好那没错,可是那也是从夕梅小姐救了主子之后,主子才对她好上百倍,甚至百事应允。”影二继续开口,脑袋里回想的都是主子对待洛夕梅的神情。

    “可主子对王妃,那是克制之后又沦陷的,也只有在陪着王妃的时候,主子脸上的笑意和柔意是抵达眼底的。”看着二人不开口,影二继续道。

    “我就说主子对待夕梅小姐和王妃的时候都是一样的,但又感觉怪怪的,原来是怪在这里。”突而,影三当即兴奋的开口,仿佛发现了新大陆一般。直惹的影一和影三再次一顿白眼。

    “哎,先不说那些了,现在我们主要的是查清王妃身边那个人的身份。”影一一阵感叹,主子深陷局中,看不清想不透那是自然,而他们身为旁观者,提点主子的话他也不一定听得进去,能做的,便是减少外界给王妃带来的伤害吧。

    随后,两人认同的沉默了下来。

    ......

    而另一旁,洛宸依旧站在树枝上,目光静静的看着无波澜的湖面。他知道琉璃姗懂水,所以并不着急。可是看着平静的湖面,在算算琉璃姗扎进湖里的时间,他有些急了。

    这时间太久了。

    而下方,前去取琴的烨洛赶回来后,看着空无一人的四周,心中咯噔~一声响,不安起来。

    “琉璃姗~”

    “琉璃姗~”随着不安的感觉渐渐上升,烨洛急忙几步来到伟岸旁,当目光触及到伟岸旁的绣鞋后,烨洛心中一惊。

    这几个月以来,虽然琉璃姗表面看不出什么,可是他隐隐的感觉到琉璃姗在思念某人,只是每每到那种时候,他都选择忽悠了过去。

    如今她有了五个多月的身孕,那个男人依旧不曾出现。琉璃姗会不会是想不开?

    这个想法一出,烨洛心慌了,急了,害怕了。

    “琉璃姗~”着急的朝着平静的湖面大喊,可是回应他的无非只有来自这山谷的重叠回音。

    “琉璃姗~”再次呐喊,平静的水面依旧平静,耳边,依旧是山谷重叠的回音。烨洛更急了,他懊恼,他更生气,气自己不该留下她一个人离开。

    他怎么就能相信琉璃姗表面的平静和眼底的柔意了。

    随着他几声呼喊,一旁站在枝头上的洛宸心中更是慌乱了,他面上的表情,不比烨洛好,相对的,比烨洛更差。

    然,就在他忍不住想要出现的时候,耳边,再度传来烨洛的叫喊声。

    “琉璃姗~”

    “唰啦~”

    以此同时,平静的河面也随着那烨洛的呼喊而涌出了一个人。

    随着这声音滋生,树枝上的洛宸和伟岸旁的烨洛齐刷刷的看去,当看清是琉璃姗后,洛宸松了一口气,心中的不安也渐渐落幕。

    可烨洛不同,看到出现的琉璃姗,烨洛心中浮满一种失而复得的喜悦,脚尖轻点,也不等琉璃姗自己上岸,他便急着飞身来到琉璃姗的面前,不等她反应,一把抓起湿漉漉的她飞回了岸边。

    而琉璃姗,本来是在湖底的,可听到一句又一句的呐喊,她不得不游了上来,可才涌出湖面,她整个人便没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眨了眨还有水滴的双眼,有些不明所以。

    不为别的,只为了这个将她提出水面,又狠狠的将她抱在怀里的人。

    “那个,能不能松开,呼吸不过来了。”琉璃姗蹙眉,只因这个拥抱抱得她喘不过气来了。

    听到耳边的低咛,烨洛这才回神,顿时也将琉璃姗松开。

    得到解脱,琉璃姗深呼吸了一口气,退离了几步,这才伸手拧了拧湿漉漉的衣裳。

    “我还以为你......”看着琉璃姗如此,烨洛本能的开口,可是余下的话他又没办法开口说出来。

    “要自杀吗?”烨洛没办法开口,而琉璃姗却是接着他的话说了出来。烨洛听着,眸光不由一沉。

    看到这,琉璃姗抿唇笑了笑,开口:“要我自杀也得有个理由吧。我好吃好喝悠闲自在的,干嘛自杀。”

    烨洛听着,也觉得有理。他忽略了一个事实,琉璃姗不似其他柔弱的女子,倔强坚强的她不可能因为一点小事便轻生。那么说来,他刚才冲动了。

    “琴呢?”不见烨洛说话,琉璃姗上下打量了烨洛一番,看他手中空空如也,不由得挑眉问着。

    “那。”提起琴,烨洛这才将目光看向附近的草地,来到这里不见琉璃姗后,那把琴便被他仍在地上了。

    随着烨洛的视线,琉璃姗的看了过去,当看到后,琉璃姗也走了过去,不理会烨洛,盘腿坐在地上,拿起琴摆在自己教缠的腿上,拨了拨琴弦。

    此刻的她,心情的确不错。

    看着这清澈的湖水,宛如她此刻的心境一般。

    一首歌瞬间出现在了她的脑海中,继而波动琴弦,一道道低柔弦音至她手中迸出。

    烨洛见此,几步来到她的身旁,解下身上的衣袍,为她披上。

    而不远处的树枝上,洛宸亦是坐在树枝上,静静的听着。

    成长总会有一片幽暗像海洋。谁能横越谁有没声响。一直认为心之所往才是方向,不停受伤但也得到了奖赏。

    此次,琉璃姗的歌唱中,没有以往的豪情迈向。有的只是低柔婉转。

    最孤独的时候最怀念旧时光,我们用笑用泪盖的小天堂,所以我发现你狂野里的善良,你没忽略,我倔强下的体谅。

    很开心你终于来了,在我差一点放弃的时刻,时光从不停留,你却频回首,直到灵魂尽头还是守护我

    很安慰你终于来了,在我看不到光亮的时刻,岁月无法带走,有心的承诺,直到灵魂尽头你还紧抱我

    琉璃姗停下了歌唱,只是手边的琴音没停。

    一道道动听的弦律响彻山谷,再被山谷反复重叠,极为优美动听。

    本以为琉璃姗不会在唱,可是耳边再度传来她低柔的唱音。

    许多不明就理误解的嘲弄的,原谅他们不懂真爱是什么,反正如人饮水生活的奋斗的,只有你我和我们在乎的梦

    很开心你终于来了,在我差一点放弃的时刻,时光从不停留,你却频回首,直到灵魂尽头还是守护我

    很安慰你终于来了,在我看不到光亮的时刻,岁月无法带走,有心的承诺,直到灵魂尽头你还紧抱我

    一曲终,琉璃姗自然的轻抚了抚琴,嘴角扬起的笑意是她未曾觉得完美的笑意。

    一旁的烨洛看着,突然动心的开口:“琉璃姗,我喜欢你。”

    一句话,口气不轻不重,不张扬不郑重,仿佛随口的一句家常话一般。可这话,至烨洛口中吐出,他的心,险些从嗓子跳出来了一般。

    琉璃姗回眸,眉宇一挑。

    “琉璃姗,我喜欢你。”这一次,烨洛再度开口,心依旧剧烈的跳动,只是语气不在轻轻淡淡,而是郑重了不少。

    也正是因为这样,琉璃姗本是挑眉,听言后眸光沉了下来:“收起你不该有的心思。”

    与此同时,琉璃姗将琴拿起,独自起身。

    “我不觉得这是不该有的心思,宸王不珍惜你,自然有千百个男人珍惜你,我就是其中一个。”看着琉璃姗起身,烨洛也跟着站了起来,同时,掷地有声的大声说着。

    闻言,琉璃姗回身,面无表情,眼眸微咪,看着烨洛柔美的脸及他眼里的肯定,琉璃姗倾吐:“天下女子千千万万,我不过是其中一个,而且还是有夫之妇。在且,我觉得你有些重口味啊,连一个身怀有孕的妇人都喜欢,真怀疑你的眼光。”

    “我是重口味,那也是因为你,也只能因为是你。”毫不理会琉璃姗话中的讽刺,烨洛依旧堂而皇之的开口着。要先刚才没有琉璃姗消失的事,他怕是不会这般轻易的识得自己的心,也不然会这般突兀让她毫无准备的开口。

    “烨洛,你不觉得你说出来有困扰到我吗?”琉璃姗蹙眉,眼里的不满一览无余。她就说嘛,长得太过好看没好事,就这张脸,给她招来多少桃花了?

    “我只是想表明心意,至于让你困扰了我很抱歉。不过我不会放弃的。我会等你离开宸王府的那天再追求你。”烨洛直言,虽然此刻琉璃姗嫌弃的表情让他很不舒服,心也很低落。可是他都不在乎,他会用行动让琉璃姗改观,甚至喜欢自己。

    “你知道我要离开宸王府?”琉璃姗扬眉。

    烨洛点头,直言到:“以你的性子,不可能在宸王迎娶皇后之后甘愿沦为妾侍,在看你最近忙的事,想必也是做好了走的准备。”

    听言,琉璃姗眼眸一沉,心思百转千回:“你怎么知道宸王要迎娶皇后?”

    不怪她这么问,上次洛熙和自己说的时候,在场的也就只有她。而这决定一出,洛熙想必也会跟洛宸说的。可是她都等了两个多月了,宫里都还没有传来洛熙和洛夕梅和离的事,那也肯定是他们并不急着将这件事传出来。

    而烨洛知道了。

    这能说明什么?

    想到这,琉璃姗看向烨洛的神情中,多了许戒备和探究。

    看中琉璃姗眼中浮现的戒备,烨洛一颗跳动的心沉了沉。有些懊恼自己的心直口快。

    “不用这般防狼似的防着我。我不会伤害你。”

    “你说来报恩,想必也不只是报恩那么简单吧。”想着烨洛的种种不简单,琉璃姗顿时心中大悔。自己如今身怀有孕,让一个不知底细的人保护自己不是明智之举。

    在想想他出现之后所发生的事,好像也没什么。顿时又不解的看着他。

    “我说过我不会伤害你,呆在你身边,我真的只是报恩。”看着反复无常的琉璃姗,烨洛是真真的悔了。他就不该说出那句话。

    “哎,我能知道宸王要迎娶皇后无非就是看那管家最近都张罗着婚宴具备的东西,就连婚房都准备好了。所以好奇了一番,就查了出来。”看着琉璃姗那怀疑的眼神越来越浓烈,烨洛无奈的开口。

    此话半真半假。

    听到这,本是怀疑的琉璃姗渐渐的收起了眼中其他的神情。可也只有心中的痛感来得太过剧烈,她收不起来。

    已经在张罗了吗?

    想着洛宸已经在准备着他和洛夕梅的婚事,琉璃姗就一阵难过。也对,洛夕梅可是他心爱的女人,这么早的便准备那是人之常情。

    可是她还是忍不住不去难过。这也难怪,为什么在她和洛宸成亲的那会,会莫名的减少了那么多行程。

    看着琉璃姗渐渐恢复着以往的神情,烨洛也不由得松了一口气。这总比让琉璃姗一直怀疑的强吧。

    “身为暗卫,对主子动心,不该留。”空气中,突然传来了一句不似二人的语气。

    一句话,更是不带任何一丝感情。

    只是听在了琉璃姗的耳里,如平静的湖面突然投下一粒石子,荡起千层水纹一般。抬头,随着传出声音的方向看去。

    一席黑衣长袍,面容冷峻,脚步有力却很缓慢的人影进入了她的眼瞳。

    千思万虑之后,琉璃姗突然平静了下来。

    而烨洛,在听到耳边响起的声音,则是勾起一抹邪魅的笑意,同样的转身,看向朝着他们走来的洛宸。

    “久仰宸王大名,今日一见,果然不同凡响。”在洛宸来到他们的面前后,烨洛开口。口气轻蔑,挑衅的意思在场的人都能听得出来。

    “看看你,衣裳都湿了,染了风寒怎么办。”洛宸也不理会烨洛的冷嘲热讽。刚刚他和琉璃姗所说的所谈的他都听得清清楚楚的。他觉得没必要去搭理这种人。反而是来到琉璃姗的面前,伸手将琉璃姗身上披的那件外袍仍在一旁,解下他自己的,给琉璃姗披上。

    随着这动作,琉璃姗这才扬起一抹笑意,柔声道:“你怎么在这里?”

    “过来接你。”简单的一句话,无疑的暖了琉璃姗的心。可暖过之后,琉璃姗看向一旁冷着一双眼看着互动的她们,她才反应过来,原来洛宸的担心,在这。

    “回去吧。”

    “嗯。”琉璃姗点点头,将停在烨洛身上的目光收回,这才对着洛宸点头。

    而洛宸也不想浪费时间,直接抱起琉璃姗,越过烨洛之后,轻点脚尖。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