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女配,化为流星吧!最新章节 > 女配,化为流星吧!最新章节列表 > 90第九十章 任务路上(八)
    喧哗转为安静,无论是瑞夕还是希尔斯,都比刚才要更显得沉默和严肃。

    耳边除了火焰燃烧时的噼啪迸裂声,还能听到外面的风雨肆虐的动静;偶尔有风卷起封门的布帘送进带着潮湿的寒意,让人如何都愉快不起来。

    “雨越下越大了。”瑞夕扭头,透过门口的缝隙看了一眼外面黑不见底的夜色,这样一夜雨下下来,就算是明天一早雨停了,怕也没办法继续上路吧。

    “现在正是黑森林的雨季。”希尔斯顺着瑞夕的话,轻声解释道:“这样大小的雨,并不算什么。”

    “我们难道一直要被困在这里面吗?”瑞夕关心的仍旧是行程问题。

    很明显,这一场争对她的行动并没有太多人知情,黑森林的诱骗行为,也只不过是诸多谋害她的算计中的一种。

    她不上当,或者是因为路线正确不经过这里,那么肯定在别的地方还有别的什么危险在等着她。

    对于那些未知的危险,瑞夕虽然很紧张,却并不害怕。因为她现在实在是来不及害怕,想要保命她需要做的事情有很多,但是像希尔斯这样能够给她提供情报答疑解惑的人,却并不多。

    希尔斯沉思了片刻,才回答道:“我知道有一条近道,穿出黑森林只需要不到一天的脚程,不过并不适合马车通过。如果你信得过愿意让我带路的话,我们只能选择步行。”

    “如果明天继续下雨呢?”

    “我所说的就是冒雨步行!”希尔斯想了想,还是没忍住将他的担心说了出来:“不过,我看到你们队伍里的人,未必能够经得住这个。”

    “就是经不住,也得走!”瑞夕这话说得有些毋庸置疑,毕竟在这里多耗一天就多一天的危险,她不想等外头的笼子都做好了,她才从黑森林里出去一点儿准备都没有。

    “我们不要!”

    一听到瑞夕说要弃车不行,梅安娜她们炸窝了,当然马克他们几个男生还好一些,权衡利弊之后,走确实要比留下来在这里耗着要强。

    最直接的难题就是食物。

    因为对行程的估计太过美好,这些人压根就没有几个人带满了食物出门,如果继续在这里等下去的话,不到明天晚上食物就会告罄。

    他们很清楚,朱丽叶和尤娜的食物准备的应该是他们这一群人最为充分的,但是很显然,朱丽叶她们并没有与其他人分享食物的想法。

    那么现在既然能够提前离开这鬼地方,马克他们也是愿意的。

    可是梅安娜她们却并没有考虑那么多,一想到之前坐马车都难受的恨不得趴下,要是万一真听了瑞夕的话去徒步离开黑森林,还不得活活给累死?

    “开什么玩笑,既然要我们放弃马车去走路?你知道黑森林有多么危险吗?要是我们走不出去呢,也许就会被困死在里面你知道吗?”梅安娜瞪着瑞夕:“而且,你刚刚不还说这男人不可信吗?为什么现在他说什么你又同意了?他到底给了你什么好处?!”

    “瑞夕队长,你难道不觉得这确实有些草率吗?”同时表示不满的还有歌琳。她一脸焦急的习惯性的向周围寻找支援,却发现没有一个人有她们这样的激动,反而都是一副理所当然应该如此的表情,这不由得让她更为憋火:“而且,你所说的底图有问题,也只是猜测,我们现在要偏离地图的指使去走一条我们从没有走过的路,实在是太冒险了!队长,我希望你能够再考虑一下,请三思!”

    “黑森林的雨季,差不多有两个多月那么长,而现在才刚刚开始,你们认为我们有多少时间留在这里继续耗?”瑞夕并没有打算为了这件事情多解释,她走到门口掀起帘子给里面的人看:“何况,我们的食物也非常有限,如果不提早想办法离开这里,那么我们就算不会被引入黑森林深处被那些魔物绞杀,也会在这里被活活耗死!”

    “当然,如果你们真的不想走,我也不强求。”瑞夕停了停,见梅安娜她们还是没有点头的意思,便又继续说道:“不想走的可以留下,甚至我会连马车一起留给你们,但是一应后果,你们自己负责。”

    “现在,愿意明天一早就跟我一起抄近路离开的人,请举手!”瑞夕说着,已经朝着在场的所有人,举高了右手。

    朱丽叶和尤娜自然是不用说,连带着马克他们三个男人也没有多犹豫的跟在瑞夕身后也举起了手,六比三,梅安娜她们虽然不满,却也不得不跟着举起了手,虽然长途跋涉是辛苦,但是相比较被单独留下来的可怕,她们还是没有任何犹豫的选择了后者。

    黑森林里的一切,可不是闹着玩的。

    谁都不敢真的去冒这个险。

    “既然大家都决定离开,那么现在早点休息吧。我和朱丽叶还有尤娜,去隔壁帐篷,值守第一轮,一会儿马克你们中间来换我们,梅安娜你们这一组最后,明天天一亮就出发!”

    瑞夕布置妥当,也不管她们还有没有话说,直接就起身挑起帘子出去了。

    “瑞夕,你真的相信那个男人的话?”等到了一旁的小帐篷里,朱丽叶一边抬手布下了屏蔽偷听的结界,一边有些担心的问瑞夕:“毕竟我们对他的底细,还只是一知半解。”

    “没事,他喝下了那瓶药水之后,在我面前,他说不出假话。”

    那是出发之前,德库拉专门为她准备的魔药之一——傀儡。

    这种魔药其实无解,也并不会有什么明显的副作用,但因为其中混进了她的血液,一旦喝下便如同是中了蛊毒一般,只要有欺骗和伤害的恶意性存在,那么轻则吐血浑身剧痛抽搐,重则直接毙命!

    “而且,别人承诺给他的东西,我给他翻了个倍添上,但是想要拿到那些好处,却必须保证我平安离开,你说有这样的保障在,他还会拒绝我吗?”瑞夕歪着头,笑容满面的看着朱丽叶:“所以希尔斯我现在一点儿都不担心,我所担心的还是梅安娜她们。”

    这三个女人现在看来可是大麻烦,而是还是不太好摆脱甩开的大麻烦!

    毕竟是学校交付到她手里的队员,如果真的出了什么事情,是真实的意外还好,可要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她可是难逃其咎,也是要受到处罚的。

    但是一路顺风的时候,她们耍点小性子添点麻烦倒也并不算麻烦,可是眼前……

    虽然希尔斯没有直接说那条路的路况如何,但是黑森林里的小道,其艰难程度也是可想而知,如果明天那几个女人在路上折腾,那才是最要命的。

    “不管如何,明天我们都必须上路。”朱丽叶的面色一沉,眼中有一闪而过的狠戾:“在这里多耗一天就多一天的危险,我们不能坐以待毙!”

    “我想绕过卡特镇,直接前往马拉小镇去休息。”瑞夕掏出地图来在上面对朱丽叶比划:“卡特小镇等于是他们的一个大本营,既然他们已经动手,我们就不能再去冒这个险。”

    虽然说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但可那里毕竟是别人的大本营,她们这样浩浩荡荡的一群人进去,难保不被人发现,敌众我寡,万一被包了饺子可就是哭都哭不出来了。

    “马拉离卡特的距离并不短,我们如果要赶过去的话,在野外再宿一夜可就难以避免了。”瑞夕的提议朱丽叶虽然很赞同,但也有她的顾虑:“未必人家会愿意。”

    “不愿意也得愿意了,反正我们从黑森林出去我就没打算走正道。”瑞夕狡黠的一笑:“只要这样绕过去,她们未必会发现,就算是发现了,想反对怕也是来不及了。”

    “既然你一切都盘算好了,那你还在担心什么?”朱丽叶手肘撑在膝盖上,托着下巴似笑非笑的看着瑞夕:“别说你没有,从一进帐篷我就看出来了,你的心里还藏着事儿呢!”

    “明枪易躲暗箭难防!”瑞夕叹了口气:“我在想,我们这次出发的队伍里,会不会也混进来了人呢?!”

    ……

    雨淅淅沥沥的下了一夜。

    等到第二天早上天色大亮,雨仍旧没有停的趋势。

    整个黑森林弥漫在一片白茫茫的水雾中,无论是天空还是周围,统统都是灰蒙蒙的湿漉漉的散发着潮湿的发霉的味道,连带着人的心情也受到了不小的影响,阴郁的能拧下水来。

    希尔斯在前面带路,后面跟着梅安娜和马克她们,瑞夕还有朱丽叶尤娜带着薇薇安走在队伍的最后。

    这个安排是昨天晚上瑞夕和朱丽叶商量之后的结果。

    将薇薇安和希尔斯隔开,是一种变相的自我保护,当然,由她们殿后的话,也能防止梅安娜她们出花样。

    希尔斯所说的小路,虽然之前瑞夕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事实上真的走起来,还是大大出乎了瑞夕的意料,这哪里是小路,分明就是没有路啊好不好!

    混在一人多高的杂草中,高一脚低一脚无论怎么踩下去都能带起一脚泥水混合了腐烂树叶的浆汁,而且一不小心还会滑倒,这样没走多久,瑞夕她们已经是狼狈不堪。

    特别是梅安娜和歌琳她们,更是走两三步便会摔上一跤,这样一路折腾了两三个小时,再次被摔倒在地的梅安娜再也不愿意起身了,她歪在地上大哭起来:“不要,我怎么都不走了,随便你们怎么样吧!”

    “我来背你。”马克叹了口气,一边将手里的东西递给身边的同伴,一边走到了梅安娜身前蹲下:“我没有别的意思,既然我们现在是同伴,那么最好还是不要掉队吧!”

    马克的好心让梅安娜微微有些脸红,她最终还是没有爬上马克的后背,而是扶着他努力的站了起来,抹了一把脸,原本就已经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泪水的脸颊上如今又添上了泥水,配上两边湿漉漉贴在脸上的头发,原本娇贵的小姑娘如今看起来是要有多狼狈就有多狼狈。

    这样一路一直折腾到了快晚上,终于到达了黑森林的边缘。

    瑞夕她们被横在面前的一座吊桥拦住了去路。

    大约是年久失修,如今又因为雨水的冲刷,吊桥上剩余不多的木板也变得湿滑无比,两边儿臂粗的吊绳串起的简陋栏杆怎么看都觉得不太靠谱。

    这样一座随时可能坠落深涧的吊桥,是如今离开黑森里的唯一出路。

    瑞夕走到吊桥边往下看,深谷之下是湍急的洪流,若是掉下去那可是绝对的必死无疑!

    “怎么办?”饶是一直都冷静的朱丽叶这次的声音听起来也有些发虚,这吊桥实在是太不靠谱了,万一摔下去……

    “这边的桥墩上绑上绳子,拴在身上一个个的通过!”瑞夕研究了一下地形,最终想到了这个类似于保险绳的办法。

    话说这样等同于高空走钢丝的高难度挑战,她也是第一次遇到,但是如今已经到了面前成了无法回避的问题,再害怕,她也得努力的趟过去。

    凡事总有第一次,只当是蹦极吧!

    瑞夕深深的吸了口气:“我先走!”

    做下决定,瑞夕并没有拖延,她将随身带着的绳子从储物空间里取了出来,一头拴上了桥柱,一头紧紧的系在了她的腰上,然后头也没回的走上了吊桥的第一块踏板。

    因为有负重的缘故,原本还轻飘飘的吊桥因为瑞夕的上桥而有了微微的下坠,并且发出了吱吱呀呀让人牙酸的低吟,瑞夕强忍住内心的恐惧,扶着身边粗糙的带着青苔的栏杆,一步一步的慢慢往前挪。

    不要往下看,脚下要踩稳!

    瑞夕一边给自己鼓气,一边努力的将注意力从脚底的空档中挪开,一步一个脚印的费力往前挪。

    等到她平安的到达对岸,脚踏实地的那一刻,瑞夕已经很难分清楚打湿她后背的到底是雨水还是冷汗了。

    不过,她终于成功了不是吗?!

    有了这份成功的鼓励,剩下朱丽叶她们的通过也变得不再困难起来,甚至到了最后连歌琳和艾瑞丝也都走过了吊桥,虽然花了比逼人多得多的时间。

    就在所有人都觉得没有任何问题的时候,意外还是出现了!

    梅安娜在桥的中间一不小心踩空,顺着大半个身子从桥上掉了下去,整个人被死死的卡在桥上动弹不得。

    这样突发的状况让所有的人皆是心底一紧,梅安娜更是控制不住的大声尖叫起来:“救命,救命我不要死,救救我啊!”

    “这个桥没办法承受两个人以上的重量!”希尔斯抬手拦住了想要上桥去救人的马克他们,皱着眉打量着困住梅安娜周围的环境:“她周围的木板大半已经腐了,就算是能够再过去一个人,也承受不住拖拽的重量,闹得不好,会两个人一起掉下去!”

    “那怎么办,总不能够见死不救吧!”歌琳急的叫起来:“梅安娜还被困在那里呢,我们要是放弃的话,她就死定了啊!”

    “我有办法!”瑞夕抬手示意歌琳不要着急,同时对着桥中间的梅安娜大声叫道:“梅安娜,冷静下来,我们一定会救你,绝对!”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