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女配,化为流星吧!最新章节 > 女配,化为流星吧!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十六章 竟然是他!
    “想要按照你的提议去做,可以——除非我死!”

    原本很和谐的讨论氛围,因为瑞夕的一个想法而彻底崩盘。

    德库拉一改先前对瑞夕的支持和顺从,咬牙切齿的恨不得要吃了她一般的凶相毕露:“竟然想要拿你自己当诱饵去引出凶手,你的猪脑子到底是怎么想的?!”

    被怒火冲昏了头的魔王大人火力全开,狂暴的怒气喷了瑞夕一头一脸。

    “就算是全部的人都死光,和你有半毛钱的关系吗?需要你舍身去当诱饵?!”

    看着面前瑞夕专业作死十多年的笃定表情,德库拉连吸了数口气才控制住他的情绪没有在第一时间将她直接人道毁灭!!

    天才和傻X就在一念之间,这话用在瑞夕身上果然是一点都没错!

    明明刚刚分析一切头头是道的丫头,怎么转眼之间就会抛出这样一个蠢到家的堪比自杀的提议呢?!

    如果不是全程在场,德库拉真的会以为刚刚和现在的瑞夕不是一个人。

    “是你说的,我要变强需要锻炼,不能只呆在屋里看着书本发呆。”德库拉这样激烈的反应有些在瑞夕的意料之外。

    但事实上他愤怒里携带的浓浓的善意还是让她非常感动的。

    这个男人,不管出于什么目的,至少在眼前这一刻,是在真正的关心她的安危。

    没错,她也想过这个主意如果实施,她会面临的危险和挑战。她并没有义务去做这件事情,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学生,这一切原本和她没有任何关系。

    可是,这却是一个机会。

    一个可以让她往前走,完成一个飞跃的机会。

    她从穿越来到这个世界一直到现在,活的都太窝囊了。

    无论是哪方面,都让她压抑的快要疯魔。她的性子,并不是一个会淡然面对各种挑衅的人,但是为了生存,为了能够在这个世界适应下去,她不得不去让步,去忍耐。

    但是对待瑞琳娜那样的女人,并不是忍让就能够解决问题的。

    没错,比起原书中,这个瑞琳娜的性子实在是歪的太狠了,但是她的破坏力却丝毫没有减弱的迹象。

    她不想继续活在水生火热之中。

    忍、忍、忍……

    她实在是受够了!

    “没错,我是说你需要锻炼,但是我绝对没有说过你要去送死!”德库拉现在真的很想将瑞夕的脑子扒拉开看看她到底在想些什么:“你不是那个家伙的对手,你们的实力差距,根本就不能用语言来形容,就算你将那个家伙引诱出来,可能我还没有来得及赶到你身边,你就已经成为一堆肉酱了你知道不知道!”

    “我一直以为,你应该是相信我的。”

    说服德库拉点头是一件很有难度的挑战,硬的不行瑞夕只好来软的:“艾伦,你应该相信我,不是吗?”

    “……是。”

    又来了!

    德库拉的嘴角抽了抽,特么他就该严厉的拒绝并且大肆的嘲笑她的不自量力才对,但是那个下意识的回答是怎么回事?!

    这是口误!

    绝壁是口误!!

    魔王大人想咆哮,但是在看到某人期待的小眼神儿之后,一切都变成了浮云,他叹了口气,最终认命了。

    “好吧,如果你真的要坚持的话,我想我们现在最需要的是想一个相对稳妥的周全的并且安全的应对方法。”

    无论如何,瑞夕才刚刚进入魔法学院接触魔法这是事实,就算再恶补提升,也不可能在一两天的时间内突破到一个不可打压的高度;所以德库拉不得不从其他的途径入手,软件不行的话,那就硬件吧。

    就算是抛开大魔王的真实身份背景不考虑,现在的德库拉导师的身份他也不是个穷逼!

    典型的绝版高帅富手上的好东西自然是不会缺的。

    这会儿有了用武之地魔王自然不会吝啬,一股脑和不要钱一般的往瑞夕的身上砸。

    而且用他的话来说,现在瑞夕已经是他目前在学院内唯一的弟子了,那么给些小玩意儿哄自己徒弟开心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不是吗?!

    但是……

    “……德库拉导师,您真的见过脖子上挂着五条项链的人么?!”

    瑞夕嘴角抽搐,在德库拉准备往她脖子上挂第六条防御挂坠的时候终于忍不住了,特么她又不是非主流,卧槽这样出去她会被人当精神病的好不好!

    “放心吧,谁敢说你什么我现在就去弄死他!”自从答应了瑞夕要去做诱饵钓出那个幕后凶手之后,德库拉整个人都沉浸在一种阴郁渗人的低气压中。

    “但事实上这样出去真的好……”

    “再啰嗦你就不要去了!”德库拉闷闷的拽住想要扭身逃跑的瑞夕,将那条拿在他手里的链子毫无商量余地的挂到了她的脖子上:“你现在的实力,就算是我给你挂六百条项链都不算多的!”

    “但如果丢人的话,难道不也是一样丢您的人么?!”瑞夕想要泪奔,她真的不想被人当怪物一样的围观啊喂!

    六条项链也就罢了,还有那手指头上的十个戒指连带着手腕上的防御手镯特么连脚踝都没放过啊,她不是印度妹子对这种装扮毫无兴趣啊魔王大人能不能求您高抬贵手?!

    “哼哼,你的导师是德库拉,关我P事!”魔王大人冷笑,他皱着眉仔细的又打量了瑞夕一番:“弱爆了!现在时间不够用来不及给你重新制作魔法装备,就暂时先这样吧!”

    顶着这样一身行头再次出现在公众视线内的瑞夕待遇可想而知。

    但之所以她会被围观成为学员们议论的焦点,她身上的这身装备倒还是其次,最重要的是她现在的身份——德库拉导师目前在校内唯一的弟子。

    这个身份的含金量,看瑞夕身上的装备也不难想了!!

    羡慕妒忌恨什么的情绪如同火山一样爆发开来,若不是顾及着与其同时出现的陪在她身后如同冰山一样浑身冒冷气将‘想死就过来挑衅一下看看我绝对会满足你们的要求别客气’情绪写在脸上的德库拉,大约真的会有人主动上前来的。

    德库拉的神经绷得很紧。

    虽然他知道躲在暗处的那个家伙一定不会是他的对手,但是他却像臭虫一样躲在阴暗处,让他想对着那个家伙轰出一发禁咒都没有瞄准方位。

    这种有力无处使有气无处发泄的憋屈实在是太让他暴躁了!

    所以向来不会亏待自己的德库拉,在将瑞夕送回宿舍之后第一便想到了此时还在疗养院里休养的艾比利亚导师。

    自己之前对他的态度实在是太恶劣了,让他受伤者中行为实在是很过分,作为一个绅士,他现在应该沉下心来去向对方表示歉意,并且用实际行动来表示他的诚意——

    比如松松骨什么的。

    艾比利亚导师一定会喜欢的。

    对于他现在的变化,魔王大人还是很满意的。

    之前被瑞夕排斥和拒绝,他也曾很认真的思考过这个问题,大概还是因为他在深渊居住的太久,所以早就忘了人类所喜欢和习惯的处世方式。

    向来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的魔王大人开始很认真的寻找能够突破他和瑞夕之间代沟的办法。

    而逐渐熟悉并且适应人类的生活,则是他必须要做到的,改变瑞夕对他态度的必要前提。

    对于自己的变化,魔王大人还是很满意的。

    至少瑞夕现在对他的态度不再是以前那样的拒绝和敌视,甚至在某些时候,还能够对待他就像是朋友甚至是更进一步关系那样的亲密撒娇,她还会叫他艾伦……

    这就是进步!

    魔王很满意这种对他努力做出肯定和回应的表达方式,这也是他继续努力下去的动力和源泉。

    要知道以前他可是想不到去关心像艾比利亚导师那样的手下败仗的,但是现在,他就会想到他,想到这么久自己不去见那位老朋友,对方会不会想念甚至是生气什么的。

    当然,艾比利亚导师见到他就像是老鼠见了猫没两句话就开始咆哮,然后惹怒了魔王大人再次被魔王大人亲自送回了急救室,这又是另当别论了。

    毕竟魔王大人的初衷还是很好的,这就够了。

    瑞夕回到寝室的时候,瑞琳娜和她的两个朋友并没有在宿舍,朱丽叶去了任务发布中心,所以唯一在寝室里没精打采躺着的,就只有尤娜了。

    见到瑞夕,尤娜激动得差点晕了过去,她几乎不等瑞夕反应便扑上来将她整个人抱进了怀里:“瑞夕,能够再看到你平安无事真的太好了,你不知道这些天发生了多少事情,朱丽叶又不告诉我,我都快要急死了你知不知道!”

    “对不起。”

    瑞夕是真的很抱歉,她在图书馆受伤之后就一直被德库拉关在房间内不许外出,如今若不是因为她提议要出来做诱饵,怕还脱离不了德库拉的视线。

    虽然后来德库拉为了让她安心也曾将她没有事情的消息告诉朱丽叶了,但毕竟不是亲自来说让她们一直担心瑞夕总有些过意不去。

    “行啦行啦,其实后来德库拉导师也来对朱丽叶说过你没事的消息,只是没有见到你平平安安的站在我面前,我总是不放心。”尤娜吐了吐舌头,笑呵呵的把瑞夕拉到床边按着她坐下:“你先歇会儿,我去给你倒杯奶茶过来。”

    “你不知道,朱丽叶这几天都烦死我了,为了避开我她都不愿意回寝室了,嘿嘿可是我忍不住嘛,总担心你出事什么的,不过现在好了,你成了德库拉导师的弟子,就算一会儿那三个讨厌的家伙回来,也不敢对你怎么样了。”

    尤娜在一旁的魔法炉旁忙忙碌碌,说到这里她又忍不住笑起来:“但是话说回来,就算是你没有成为德库拉导师的弟子,她们也不敢把你怎么样吧!”

    “话说回来,德库拉导师对你……”尤娜端着一杯醇香扑鼻的奶茶递给瑞夕,话说到一半时她正好看到了瑞夕伸手来接奶茶的手上戴满了戒指还有手镯,再一看瑞夕面前悬着的项链数量,笑容更肆无忌惮了,再开口终于没了担心和害怕;“算了,看你现在的行头也知道德库拉导师对你怎么样了。”

    “不过话说回来,你是怎么让德库拉导师收你为徒的啊?!”尤娜挤挤眼睛,贴着瑞夕坐下一脸兴奋的准备听八卦:“我就说呢,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的某人去纪律处领罚都会遇到德库拉导师,原来还有这么一层关系在其中呢!”

    “某人又遇到德库拉导师?”瑞夕有些不明白,直到尤娜漫不经心的抬手指了指一角某一个收拾的得整整齐齐的床铺,她才明白了尤娜口中所说的某人指的是谁。

    这次难道德库拉又鞭打了瑞琳娜不成?!

    不过看尤娜的表情,那个人应该是没受什么外伤吧,如果受了重伤怎么还可能住在寝室?!

    “是啊,不过这次德库拉导师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那女人这两天一直都恍恍惚惚的像是被人摄走了魂一样,每天晚上到了睡觉的时候都噩梦不断尖叫不停。我也曾经变相的对她打听过,可是呢,人家什么都不愿意说我也没有办法。”

    尤娜摊手,一股脑的将这两天发生的一切毫不保留的对瑞夕说个不停:“对了瑞夕你是不知道‘公主小姐’受罚回来后没多久,就看到那个古诺斯吧,要冲进宿舍来找你,要不是舍管夫人全力阻拦,他还指不定要干出什么让人瞠目结舌的举动呢!”

    “后来他被舍管阿姨轰出去,然后还不死心不愿意离开呢,一直在宿舍楼下吵个不停,最后还是朱丽叶看不下去,冲下楼狠狠的臭骂了他一顿,那个古诺斯才算是老实了几天,不然肯定还有得闹呢!”

    “不过啊,也真不知道这男人是怎想的,当天被朱丽叶姐姐骂走,结果第二天一大早果然又来了,只不过这次换了个方式,没有再吵闹了,反倒是神神秘秘的说找朱丽叶有事请她帮忙。”

    “……是请她帮忙找我吗?”德库拉在给她那块儿黑色符文水晶的时候就曾把得到那水晶的大致过程对瑞夕说了一遍,所以听到尤娜这样说,她很容易就想到了这件事情上。

    “嗯哪,就是找你的。”尤娜点头,原本想问问瑞夕这种事情她怎么会知道一类的,但是一想既然德库拉是瑞夕的导师,那么给肯定也会将这件事情对她说吧!

    “不过朱丽叶姐姐见他神情闪烁,说话吞吞吐吐的不像个好人,所以就提议让他去找德库拉导师,这样有德库拉导师给你把关,应该安全系数会高许多才对。”

    这样贴心的照顾瑞夕如果说不感动,那是不可能的。

    只是尤娜显然并不是一个能够让这种感动长期在身上加持的人,她只扭捏了没一会儿,便又笑嘻嘻的凑过来,抬手抓起一起瑞夕脖子上的项链凑到眼前仔细的研究了许久,才蹦出了一句让瑞夕差点吐血的自言自语——

    “也不知道这条项链卖出去之后能不能换一条羊腿回来,朱丽叶做的烤羊排可好吃了哟!”

    “……”

    得到瑞夕回来的消息,朱丽叶几乎是第一时间便赶回了寝室。

    见到瑞夕原本还板着脸想训她,却最终脸还没有板起来便已经有些控制不住的上去将迎过来的瑞夕抱了个满怀:“回来就好,你要再不回来的话,我做任务时带回来的浆果就要被尤娜那个吃货一个人吃光了!”

    “哪里有,你才只给我吃了两个而已!”尤娜在一旁不满的大叫:“可是你明明有一篮子!”

    “……你怎么知道的?!”朱丽叶的嘴角抽了抽,她记得她之前应该有好好的将那些浆果放起来的啊?!

    “哼,但凡吃的东西只要从我眼皮子下过一遍,哪一样我会记错?!”尤娜得意的微微抬高下巴,一脸我是吃货我自豪的模样:“你那天给我拿浆果的时候我可是一直在注意你的!”

    “朱丽叶,这两天古诺斯还在找你吗?”

    瑞夕陪着朱丽叶她们闹了一会儿,才转头一脸正色的看着朱丽叶:“如果你还能够看到他的话,我想见见他。”

    古诺斯是布拉提的朋友,那么他的事情古诺斯应该是很了解的。

    原本以为将目标锁定在布拉提的朋友圈里会降低难度,可是让瑞夕她们没有想到的是,这个布拉提的人缘那可是相当的好,在整个学院里的朋友没有上千但上百还是能够保证的。

    虽然依旧麻烦,但是瑞夕却有她的考量。

    毕竟那种古代魔法手札并不是普通易得的东西,根据她询问德库拉得来的结果,想要得到这种失传的手札,至少也是3S级别以上的任务空间或者是七阶以上的魔兽宝库里才能够有机会获得的东西。

    那么再看整个卡玛恩魔法学院,能够完成这种高难度挑战的学生,并不会超过一百人。

    这样一来,目标范围就大大的缩小到了能够接受和调查的地步。

    剩下来能够和布拉提保持良好关系,并且能够做到将魔法手札外借给他的人,应该就更稀少了才对。

    而这样的人,与布拉提相熟的古诺斯应该也是知道的才对。

    “你要见他?”朱丽叶有些意外,不过想到既然是瑞夕的要求,她倒也没有多问什么,想了想才开口道:“说实话这两天我也没有再见到古诺斯了,不过听说他最近几天都一直逗留在图书馆周围,如果你找他有事的话,去那里应该是可以找到他的。”

    “好。”瑞夕扭头看了看窗外见时间还早,也不再迟疑的站起身:“那我现在就去找他。”

    但事实上瑞夕这时候却并没有着急去图书馆去找古诺斯,她想了想,还是决定先去见一见许久没有联系的格瑞克,因为她目前有着比找古诺斯更重要的事情要去请教一下那位老人。

    “喔喔喔,我们的小瑞夕终于想起这里还有一个老熟人了哟!真是太难得了!”

    见到推门而入的瑞夕,格瑞克吹了一声口哨,扭头对着坐在他身边的阿达拉夫人笑道:“你看,今天可真是个好日子,你来看我,小瑞夕也一起来了。”

    “是啊,说起来我也还是一个多星期以前在图书馆见到小瑞夕了呢。”阿达拉夫人也是笑容满面的抬手拍了拍她身边的座椅,对瑞夕招手道:“快过来坐吧,还愣在那里做什么?”

    “听说德库拉那家伙收你做弟子啦?啧啧,看看你这一身破烂儿,德库拉那家伙的审美观真是越来越惨不忍睹了!”格瑞克挑剔的打量了瑞夕一番,吐槽冲击波连发:“喔瑞夕,最让我没有办法接受的是你居然愿意接受他的摆布,将这样一身看起来就像是丛林巫师一样怪异的东西挂在身上,真是太让我伤心和难受了,喔喔喔,我觉得我收到了严重的伤害,心好痛!”

    “……”瑞夕张了张嘴,最终还是很老实的开口道:“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了,德库拉导师也是担心我。”然后简单的将之前在图书馆遇到袭击的事情还有他们对这件事情的分析对面前的两位老人重复了一遍:“那个人应该还会对我出手的,所以我想……”

    “愚蠢!你是白痴,德库拉也是个白痴吗?!”几乎没有等到瑞夕介绍完,格瑞克就气得一巴掌拍到了桌子上:“瑞夕,你老实告诉我,这件事情是不是德库拉那个魂淡强迫你去做的?!”

    “不……”

    “瑞夕,别害怕,格瑞克也是为了你的安全着想,你要知道这件事情实在是太危险了,很有可能你会没命的。如果真的是德库拉导师的要求,我和格瑞克在整个卡玛恩魔法学院多少还有几分面子,我们去找他帮你交涉,应该能够让他改变主意的。”不光是格瑞克,就连坐在他身边的阿达拉对她所说的这个提议也是相当的不赞成。

    但是很一致的,他们都没有想到这真的是瑞夕的主意,而是一致的认为,这是德库拉蛮横□的结果。

    也不怪他们冤枉德库拉,而是这样玩命儿的主意她们实在很难想象到是瑞夕这样一个刚刚入学的小丫头想出来的。

    “哼,你别被他骗了!你身上的这些破烂儿虽然有着一定的防御作用没错,但是碰上高手一样就好比是鸡蛋撞石头,一碰就碎的结局!”格瑞克气呼呼的端起桌上的咖啡杯灌了一口:“那帮家伙越来越没用,什么时候学院遇袭这样紧张的事情需要靠牺牲一个小姑娘来解决?!”

    “格瑞克先生,阿达拉夫人,这件事情,其实是我想出来的办法。”瑞夕苦笑着解释道:“其实我也知道这件事情你们很难接受,而且在我提出来这个想法后,德库拉导师的反应也和你们一样是强烈反对的,但是最终还是我想试一试。所以,他才将这些东西给我,希望能够多少的给我一些安全的保障。

    “……你脑子没神经吧?!”格瑞克瞪大双眼,像看怪物一般的看着瑞夕:“你到底在想什么,竟然自己往这样危险的火坑里蹦,你是活腻了么?!”

    “不是,我其实比谁都想活着,但是我实在不愿意再窝囊的活下去了。”

    “格瑞克先生,您大概也知道一些我的事情。论身份,我才是纳兰家的正统继承人,但是我却一直得不到一个继承人应该有的尊重和教养,因为我的父亲,并不喜欢我。”

    “我的实力并不如瑞琳娜,相比较她的S级,我的D级就像是一个笑话。但是即便如此,格瑞克先生我仍旧没有想过要放弃,我坚信我一定能够守护住属于我的一切东西,保护我认为最重要的一切!”

    “但是,这次遭到那个人的进攻,其实才让我看到我自己有多么的弱小,您说的没错,我现在的实力就像是一只蝼蚁,随便一点重压就能够让我灰飞烟灭。可是蝼蚁也有生存权,我并不想一直活在忍耐和唯唯诺诺的应承中,我需要地位,我需要变强,我需要能够碾压一切对抗一切反对我势力的绝对力量!”

    “眼前这件事情我知道很危险,但是却是一个不错的机会,我不想放弃。”

    “你的野心倒是不小。”格瑞克盯着瑞夕与她对视了许久,奇怪的是刚刚还怒气冲天的老人现在反而平静了下来,他缓缓的松了口气,笑了:“不过我喜欢,我一尘不变的日子已经早就过腻了,丫头,我没看错人,你果然能给我带来意想不到的惊喜!”

    “……咖啡没有了,我再去煮一壶。”阿达拉夫人看着面前兴奋的一老一小,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缓缓的站起身去做她最擅长的事情:“你们慢慢聊吧。”

    “来吧小丫头,说说看你的打算?”格瑞克搓了搓手,抬头一脸期待的看着瑞夕:“你虽然刚刚满口都是冒险家一般的豪言壮语,但是我知道你并不是一个没有把握就会随意出手的人,那么告诉我,你的底牌是什么,让我帮你看看,这一场赌局你究竟有几分赢面!”

    ……

    从格瑞克先生那里出来,已经是残阳西下了。

    因为这段时间学校处于多事之秋,这时候已经没有太多人会在学院里闲逛了。

    瑞夕在是去前往宿舍还是前往图书馆的分叉路口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拐向了一旁通往图书馆的小路,虽然并不能确定古诺斯这时候还在,但如果能够碰巧遇到他那就是再好不过了。

    走了两步,瑞夕就像是预感到会有什么事情发生一般,鬼使神差的掏出了一张德库拉给她制作的隐身卷轴拍在了身上。

    因为是防御系卷轴,所以在制作的时候德库拉几乎是不加考虑的用上了他的真实水平,听德库拉的意思,这样的隐身卷轴如果使用的话,在学院里只要不是在艾德卡维斯校长身边闲逛,绝壁不可能有人会发现她。

    而这样时长高达一个小时的高隐遁符咒,德库拉足足给她提供了一打。

    拍了这张符咒之后,瑞夕行事就显得要放松了许多,她慢悠悠的从古木夹道的小路间穿过,这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而常年遮天蔽日的古木下,更是昏暗静谧,而就在这样应该是处于绝对宁静的环境内,瑞夕突然听到了一阵很奇怪的声音。

    那种极力压抑隐忍的声音让瑞夕忍不住停下了脚步,然后做了一下细微的辨别之后,她小心的循声摸了过去想探个究竟,而就在她绕过几棵高大的灌木遮挡,最终看清楚眼前发生的一切之后,她整个人如遭雷击——

    特么要不是眼前这一幕,她还真的要忘了她现在所处的环境,其实是一篇NP肉文的背景有木有!

    瑞琳娜会和人啪啪啪,这一点瑞夕倒是不觉得意外,只是此时这个压在瑞琳娜身后的男人……

    为什么她会觉得这样的熟悉?!

    因为是背对着她的方向,所以瑞夕只能看到那男人宽阔的后背,又担心自己太过靠近会惊动两个人引起不必要的麻烦,瑞夕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决定先按兵不动蹲在这丛灌木之后,全程围观这场活宫。

    瑞琳娜的身形和瑞夕相比已经算是高挑了,但是和她身后的男人一比开始有些不够看。

    瑞琳娜双手撑着树干,男人从后面压着她的后背,一手从她已经完全被扯开的魔法长袍衣襟内伸进去,重重的**着她胸前的绵软,配合着身下的动作越发的卖力。

    即使是相隔她们五六米远的距离,瑞夕依然能够听见两人JIAO合时发出的**MI之音,瑞琳娜咬着唇,低低的□着:“不,太深了,嗯,不要……”

    男人没有吭声,只是更粗鲁的拿另一只手揽住了瑞琳娜的细腰,将她重重的拉向自己以方便他更加有力的冲撞,啪啪啪的声音在这树林里格外的令人面红耳赤。

    男人动了一会儿,明显已经不再满足眼前的□,松开对瑞琳娜的禁锢从她的身体里退了出来,然后不等瑞琳娜有所回应便又粗鲁的将她转了个身,分开她的双腿将她整个人拖起来压向她身后的树干,然后就着蹭了两下,找准位置身体一沉又再次开始了律动。

    瑞琳娜双手环住男人的脖颈,头无力的歪倒在他的肩膀上低声的哼哼着:“轻,轻一点,要,要坏掉了……”

    她的双腿被男人狠狠的固定在身体两侧,想反抗也是徒劳,只能无力的随着他的动作摇晃。

    但男人的动作却不仅没有放缓,反而更加迅速了,他搂着瑞琳娜的腰身,动作越来越快越来越凶猛,瑞琳娜被男人的动作折腾得上下颠簸,后背应该已经被磨伤了,可是她却没有说不的权利,越是求饶男人的折腾便越是凶猛,她咬着唇,只能尽量的去配合男人的动作,发出魅惑勾人的**……

    这样的动作持续了许久,就在瑞夕觉得她的腿都要蹲麻了身体快要僵硬得失去知觉的时候,那边的两人终于完事儿了。

    而让瑞夕意外的是,那个男人的态度出乎意料的恶劣,他几乎是在舒坦后的一瞬间便松开了瑞琳娜,完全没有去理会被他折腾的浑身酸软已经站不起身的她,任由她摔倒在地连最基本的搀扶动作都没有。

    可瑞琳娜却丝毫不在意一般,不仅没有表示不满,反而很乖顺的膝行上前,跪在男人的双腿之间,细心的帮他收拾着残局……

    “我的耐性并不好,你最好不要做一些没有任何意义的事情!”男人闷哼一声,不过转而开口说出的话却是丝毫不带任何感情的威胁:“你的那个妹妹,我会注意,但是不是你所说的百年难得一遇的召唤体质,还得再看!”

    “是。”瑞琳娜低低的应声,似乎带着几分难以言表的欣喜和愉悦:“您放心,我一定会继续盯着她的。”

    “嗯,做的聪明点,不要被人抓住把柄!”男人抬手轻轻的抚摸着瑞琳娜扬起的脸颊:“你知道我的身边从来不缺奴隶!”

    “是。”瑞琳娜的脸上划过一丝惶恐,随后又被谦卑讨好的笑意所取代:“我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的。”

    男人满意的发出了一声轻笑,然后没有迟疑的转过身,就贴着瑞夕藏身的灌木丛大步的离开了。

    而直到瑞琳娜也收拾好跟着那男人的脚步一起离开,瑞夕还没有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从那个男人的身形和声线来判断,这个人和那天在图书馆里袭击她的,应该是一个人绝对没错,但……

    怎么可能会是他?!</P>

    <TR>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