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女配,化为流星吧!最新章节 > 女配,化为流星吧!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十五章 追凶
    瑞夕醒过来已经是两天后。

    这种全身上下无一处不疼的感觉实在是糟透了!

    尝试着想要活动一下,却发现身体好像是灌了铅一样,连转动脖子这样简单的事情完成起来都显得尤其的困难,她喘了口气,混混沌沌的记起好像是在图书馆遭到了陌生人的攻击,然后……

    “醒了就不要乱动,我费了很大的力气才将你体内残留的那些紊乱的魔法元素清理干净,你能够活着已经是谢天谢地了,请告别那些不切实际的幻想。”

    是德库拉。

    瑞夕艰难的循声扭过头,修长高大的身躯此刻正坐在夕阳为背景的窗边,光影交叠看不清他的表情,大约是感觉到瑞夕在看他,德库拉缓缓的合上了搁在膝盖上的书,微微侧首似乎在掩饰些什么。

    但并没有让瑞夕等太久,他已经放下书来到了她的身边,一只手穿过她的颈项,扶着她的肩膀将她缓缓的托起来,让她能够方便靠在他的怀里,然后凑近她的嘴边递上了一杯温水:“喝点水吧,你现在的状况并不适合马上吃东西。”

    “我,怎么了?”

    润了润觉得干发疼的咽喉,再开口瑞夕的声音还是沙哑难听得很。

    不过迫切想要知道事情真相的瑞夕倒也没有去在意这些,她抬手扯住德库拉的衣袖:“我,我记得在图书馆,那时候那个家伙突然从后面冲过来。”

    如果没有设定,那么传送卷轴会自动选择最近的记录地点传送降落。

    但瑞夕却有一些印象,她使用传送卷轴之后的落点,绝对不会是在学校广场。

    她记得那时候她满脑子里想的只有一个人,但……

    真的被传送卷轴直接甩过来,也不知道那时候的她是怎么样一副狼狈的境况。

    真是庆幸那时候晕倒了啊喂!

    “过去的事情就不要想了,已经没事了。”德库拉揽着瑞夕的手臂紧了紧,他的脸上有一闪而过的慌张,但此时瑞夕正低着头,所以什么都没有看到。

    德库拉并不太愿意在这件事情上和瑞夕说太多,他抬手摸了摸她的头:“你现在最需要做的事情就是养伤。”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这样谨言慎行的德库拉让瑞夕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她想侧首去看身后这个抱着自己的男人,但是却被德库拉制止了,德库拉将瑞夕放回床上躺好,才开口道:“一会儿会有人来给你送晚饭,我还有些事情,怕是今天晚上不太你能陪你了。”

    “我想知道发生了什么。”瑞夕生怕德库拉真的马上就消失了,她趁着德库拉为了她整理被子的时候,抬手再次扯着了他的衣摆:“你,不能什么都瞒着我。”

    瑞夕毫不怀疑她的直觉,而即便眼前没有什么来作为佐证,但她仍然还是坚信德库拉一定隐瞒了她许多东西。

    德库拉被瑞夕盯得有些不知所措。

    他并没有准备好,因为现在的一切都很混乱,什么头绪都没有。

    这让他觉得他自己很无能,就像一个被人牵着鼻子走的白痴!

    他已经习惯了主宰控制一切,但是现在很明显事情已经超出了他的预计。

    瑞夕是他的责任,他和瑞夕之间有着承诺,如果不是因为那样,他明显可以使用更多看起来既简单又有效的办法,但……

    那一切会将她的未来变得乱七八糟。

    这并不是他所愿意看到的。

    “我会告诉你。”德库拉的动作有些僵硬,但还是抬起手,将瑞夕拽住他衣摆的手轻轻的握在了手心:“但,大概还需要一点时间。”

    “我可以帮上忙的。”瑞夕并不喜欢这种被德库拉刻意排斥在外的做法,她很坚持的仰着头,觉得脖子都要酸掉了:“我虽然那时候受了伤,但我还能够想起一些那天发生的事情。”

    “请不要将我想象的那样,娇弱。”

    德库拉低头盯着瑞夕看了许久,最终还是叹了口气,缓缓的挨着她坐了下来,和刚刚一样将瑞夕重新圈进了怀里:“好吧,不过过程可能有些不愉快。”

    “你被袭击后没多久,学院里又有新的学生遭遇了不幸。”德库拉开口,将那天的事情简要的对瑞夕讲述了一遍:“说起来和你遭遇袭击的图书馆相隔并不太远,不知道你还记得不记得,就是学院第一次发生惨案的地方。”

    “死的人,是谁?”瑞夕心底忽然一阵不详,一个答案在脑海中呼之欲出。

    “是布拉维导师的弟子,瑞比·布拉提。”德库拉感受到他怀中的瑞夕在听到这个名字时身体明显的一僵,不由追着补了一句:“难道这个人,你认识?”

    “倒也谈不上是特别的熟悉,可是我在遭到那个人的攻击之前,正和他在图书馆里讨论着一些事情。”瑞夕喘了两口气缓了缓神,才又继续说道:“他大概是在离开之后没多久就遭遇了那个人的攻击,因为算算时间的话,他攻击我失败后追过去,距离应该是能够达到的。”

    “而且,我在布拉提离开之后没有多大一会儿,便听到身后的书架上有书落地的声音,那个人应该已经在我们的身后呆了许久才对。”现在瑞夕的身体,一口气说这么多话她有些明显的上气不接下气,但她却并没有听从德库拉让她休息的意思,停了停又继续说道:“那么我们之前所说的那些话他应该都听到了,而后之所以会对我和布拉提下手,大概也就是为了杀人灭口吧。”

    “因为我在被他掐住脖子的时候,曾经听他说了一句,‘我讨厌太过聪明的人,尤其是女人!’。”

    “你们都谈了些什么?”德库拉轻轻的抚着瑞夕的后背帮她顺气,也正因为瑞夕的这些话,让他脑海中那些凌乱不堪的想法瞬间找到了突破口。

    这实在是一个不错的好现象。

    “召唤法阵,布拉提对这类的东西有着很深的研究,他的那本资料册上……对了,布拉提遇害的地方,可曾找到了那本他存放相关资料的册子?”

    瑞夕想到之前看到的那些东西,虽然布拉提口口声声表示都是从图书馆看到的,但事实上等到现在冷静下来之后她细细考虑才觉得那说法有些不对头。

    因为她拥有召唤师体质的缘故,在她进到学校后没多久,就曾将有关召唤方面的书籍都刨出来翻了一遍,但是那上面却并没有看到那些记载。

    召唤师的稀有,导致和这个职业有关的书籍也显得相当的奇缺。

    全图书馆所存放的她用一只手也能数得过来。

    布拉提,应该在那些资料的来历上,对她说了假话。

    “没有。”德库拉摇头:“我们发现布拉提的时候,他被人绑在树干上,身体被剖……总之,那并不是一件容易让人接受的事情。”

    “那么,应该是被那个人拿走了。”瑞夕叹了口气:“那些资料虽然都是抄录的,但记载得却非常详细,甚至连法阵的图案都画得相当清楚。”

    “你说法阵?”德库拉皱眉,似想起什么一般,抬手就在瑞夕眼前凌空画起来,很快一个和瑞夕曾经在布拉提的资料上看到的法阵几乎一样的黑色光阵便出现在她的面前:“是这个吗?”

    “对,就是这个。”瑞夕点头:“还有一些很复杂,但大概的图案都和这个差不多,应该都是从这个的基础上添加改编出来的。”

    “这两天,你就好好的在这里休息。”德库拉打了个响指,原本浮现在空中的法阵转瞬便消失在了瑞夕的眼前:“这里很安全,你可以放心。”

    然后几乎不等瑞夕有所回应,她已经中了德库拉下的昏睡咒,不情不愿的失去了知觉。

    真是没有想到,在卡玛恩学院里,就在他的眼皮子底下,还有这样擅长使用远古魔法的人存在。

    不过,既然一直隐藏的都那么好,为什么非要在现在迫不及待的露头呢?到底是什么刺激到了他让他不得已宁可冒着被暴露的风险,也要这样不顾一切的铤而走险?

    德库拉为瑞夕盖好被子,缓缓的站起身,眼底已是一片肃杀,不管有什么苦衷,伤了他最重要的人,就必须要付出代价!

    他抬手在房间里布下了双层防御结阵,才放心的使用了瞬移魔法,消失在了房间里。

    ……

    尤娜这两天情绪很暴躁。

    没错,就是暴躁!

    即使是朱丽叶,也都快有些压制不住的感觉。

    就在尤娜第N次重复问朱丽叶瑞夕不会真的有事吧这样的问题之后,朱丽叶彻底暴走了:“你现在怎么就像一只乌鸦一样呱噪个不停啊?!我记得我已经不知道第几次告诉你了,瑞夕她没事没事没事!”

    其实朱丽叶自己的心里也一直悬着没有放下。

    虽然有德库拉导师亲自告诉她瑞夕没事,只是现在她的处境有些微妙不得不换个安全的地方暂住,但毕竟没有亲眼见到自己的朋友,她一样不放心。

    谁知道德库拉是不是欺骗少女心的骗子呀魂淡!

    可这样的顾虑和担心,她却不能开口对尤娜明说。

    因为那家伙的承受能力铁定会忍不住,那时候才真的是灾难呢!

    而让朱丽叶烦躁的,除了尤娜之外,还有和她们现在同住在一个寝室的瑞琳娜和她的小伙伴。

    相比较上一次被硬生生的抽了三十鞭来说,这次瑞琳娜的惩罚看起来并不重,只不过是被德库拉导师拖着进行了一次精神旅行罢了。

    大约是去的地方太过刺激,刚刚回来的瑞琳娜整个人都处于呆滞状态,直到晚上睡觉时才有所回转,但紧接下来一晚上接连不断的尖叫惨嚎算是要了朱丽叶的命,这样一惊一乍的还要不要人睡觉啊!

    这样下去果断会神经衰弱的好不好!

    当然,最崩溃的事情还有每天她只要一出宿舍楼,就能看到的比钟表还要准时的古诺斯。

    “瑞夕还没有回来,瑞琳娜现在还在睡觉,我现在没有时间,再见!”

    朱丽叶面无表情,赶在古诺斯开口询问之前将他感兴趣的问题一口气回答完毕,然后逃命一般的向前跑去,生怕被身后的某人缠住不能脱身一般。

    “朱丽叶学姐,我,我很抱歉一直打扰你。”

    可偏偏她一心想避开的人是个死缠烂打的行家,古诺斯一路追着朱丽叶,边跑边低声对她说道:“但,实在是我有事情想要见瑞夕,有重要的事情。”

    “重要的事情?”朱丽叶停下脚步,扭头瞪着古诺斯:“你不是要找瑞夕兴师问罪的么?!”

    她怎么会忘了第一次古诺斯找她时那丧心病狂的模样,根本就不问事情的缘由便一口咬定是瑞夕又对瑞琳娜做了什么巴拉巴拉,真是让她大开眼界,贵族圈里居然也有痴情种,还是这样脑残无下限的重症患者。

    其实说实话,她之前也不是没有听到过有关古诺斯的传闻,印象里他应该是个很正常的孩子,但为什么一逢上有关那个女人的事情,就变得这样毫无章法完全没有思考能力了呢?!

    连最基本的是非对错观都丧失了,这该是爱得有多深沉啊少年!

    简直让人不能直视!

    更让她受不了的还有寝室的那位瑞琳娜。

    整天都是那样忧郁不堪楚楚可怜的用一双柔情似水的大眼睛看着你,实在是瘆的慌啊有木有!

    仅仅不过两三天的功夫,朱丽叶算是彻彻底底的体会到了瑞夕的痛苦——卧槽她和这样的妹子在一个屋檐下是怎么生存的?!

    真是不能想象啊!

    不过,似乎男人都好这一口?!

    即便是在现在这样学院危机四伏的情况下,仍旧有她身边的男生在知道她和瑞琳娜同寝室之后来打听她的情况求牵线搭桥的。

    一开口便是那样温柔善良的女孩子……

    特么都没接触过,到底那些男人是用哪只眼睛看到这女人温柔善良的?!

    下半身的眼睛么?!

    朱丽叶觉得她都快要被压抑疯了,偏偏面前这个男人还要一而再再而三的来到她的面前刷下限。

    “我的朋友遇害了。”古诺斯四下看了看,见没有旁人他才往前走了两步,离朱丽叶仅仅一步之遥时停了下来,压低声音谨慎的开口道:“布拉提在一些魔法上,有着超出我们想象的研究和了解,所以,这让他在遇害之前,留下了一些东西。”

    “那也是你的朋友,遭遇了不测虽然很遗憾,但是和瑞夕有什么关系?”朱丽叶盯着古诺斯微微皱眉,这样看起来,眼前的古诺斯和寝室的那位‘公主小姐’还真是挺般配的,说话都是一样的不找重点,明明是一副很紧张很重要的模样,偏偏一开口却完全不在状态。

    真是让人拙计!

    “其实这个我也不知道,但是依着他的愿望,那东西必须交给瑞夕才行。”古诺斯抬手,摊在他手心中的是一块铭刻着特殊符文的黑水晶:“朱丽叶学姐,瑞夕她真的没有任何消息吗?”

    “没有。”朱丽叶摇头,很果断的就给出了答案。

    这件事情是真是假还另说,就算是真的,在眼前这样危机四伏的当口,这种事情她也并不希望瑞夕被牵连进去,但一想到也许古诺斯所说的这个朋友真的可能留下点什么,她又觉得这件事情这样隐瞒着也不是个办法,于是想了想朱丽叶才开口道:“瑞夕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有消息,如果这真的是你朋友在被害前拼命留下来的东西,那说明一定和他的遇害有关,不然你先打开看看?”

    “其实我也有过这个想法。”古诺斯苦笑:“可是,这上面被加了特殊的禁制,我和几个熟识的朋友耗费了许多种办法,但都没有办法将它打开。而且我们也担心强行打开禁制会带来可怕的后果,所以……”

    “也许你可以找找德库拉导师。”朱丽叶沉吟了片刻,才试探性的给古诺斯有一个新的建议:“他在学校的权威和实力有目共睹,而且据我所知,他对一些我们所不知道的禁忌魔法也有研究,他或许会有办法解决你们眼前的难题也说不定。”

    既然是德库拉来告诉她瑞夕没有事很安全的消息,那么现在瑞夕的下落德库拉一定是知道的。

    而这件事情既然和瑞夕有关,那么告诉了德库拉也就等于是告诉了瑞夕吧!

    “好了,虽然这件事情你的朋友是拜托你要将东西交给瑞夕没错,可是事情有轻重缓急,极有可能你朋友留下来的东西和咱们学院这接连发生的袭击事件有很大的关联,而且你的目的大概也是想知道其中的内容然后为你的朋友报仇吧,那么迟早是要公布的信息,只要能够看到,谁先知道应该没有差别。”朱丽叶看了一眼还在犹豫的古诺斯,不动声色的又推了他一把:“如果你的这个消息能够成为找到凶手的重要依据,那么说不定你还能得到学院的奖励呢,不是很好吗?!”

    ……

    经过两三天的修养,瑞夕现在已经能够下地自由活动了。不过德库拉给她的活动范围却不大,仅限于这个房间而已。

    这让瑞夕很不满。

    就算是为了安全,也不能将她软禁吧!

    “你现在就像一只肉虫子一样的弱小!”对于瑞夕提出要返回寝室的提议,德库拉的回应一针见血:“也许你前脚刚刚离开我的视线,后脚你就会变成一具血肉模糊的尸体。”

    虽然很伤人,但却是铁一样的事实。

    不过也算是因祸得福,因为这次的被袭事件,德库拉一改往日的对她的魔法学习不管不问的放养政策,而是强迫性的让她成为了他的弟子,并且甩给了她一本看起来就很古老的与黑魔法相关的典籍。

    “您多少也该问问我是不是适合黑魔法吧……”差点被这本板砖一样厚实的书砸中脑袋,瑞夕忍不住吐槽。先是不给她反抗的机会强行收徒,现在连学什么都让她没有选择的余地,要不要这么霸道!

    “要想成为一个合格的召唤师,你就得什么都学!”德库拉面色一沉,毫不客气的对着瑞夕开口吩咐道:“相比较其他系别的魔法,黑魔法的攻击力要更为出色一些,尤其适合你这种随时会遭遇危险的灾难体质保命使用!今天晚上我回来考你第一到第十页的内容,如果不合格,哼哼……”

    您能够不要威胁意味这么重吗……

    瑞夕被德库拉临走前的冷笑惊得整个人都风中凌乱了。

    但无可否认,第一次接触到新魔法的时候,每个人的心情都是澎湃的。

    瑞夕也是如此。

    德库拉对她的考核要求,可并不仅仅只是背诵咒语那么简单,他要求的是具体的魔法运用。所以瑞夕在耗费了差不多一个上午备下了全部的魔法咒语之后,开始了她愉快的黑魔法实践课程。

    当然,在这样窄小的房间内能够找到的用来做靶标的东西并不多,瑞夕显然很珍惜她摆在床头的两个大抱枕。连带着几次‘黑暗之光’都没有命中,倒是把一旁的桌子还有花瓶折腾得一团混乱。

    这样的结果显然并不是瑞夕想要的。

    准心这样的差,怎么应对考试?!

    瑞夕咬牙,更加勤奋的一遍一遍的尝试着刚刚掌握的魔法,熟能生巧什么的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只要她继续这样勤加练习,总能在房子被她拆掉之前,准确的命中摆在床头的那两个该死的抱枕!

    绝壁可以!

    “……”

    不知道出去忙什么折腾到傍晚才回来的德库拉还没有站稳脚跟,就差点被凌空飞来的以及‘黑暗之光’命中面门,他险险的避过迎面的一击,扭头才瞠目结舌的发现,他用来休息的房间,如今混乱的堪比才进行过一次魔法决斗的灾难现场。

    “你这是在报复社会吗?!”德库拉扭头,瞪着站在一堆破烂儿中间的瑞夕,有些咬牙切齿。

    他这是自作自受么?!

    告诉她黑魔法,然后让她来拆自家的房子?!

    “我在练习魔法的准确度。”一直沉浸在魔法练习中的瑞夕经过德库拉的提醒才发现,因为她的勤奋已经给德库拉的卧室进行了一次彻底的再装修。

    “啧,房子都快拆了你还没有打中那两个枕头,你的准确度练习还真是卖力!”德库拉绕过散在地上的一堆破烂,来到瑞夕面前:“这不得不让我开始认真的考虑,以后和你并肩作战的可行性!”

    “……难道不能吗?”

    “我怕会被你的攻击给活活砸死!”德库拉盯着瑞夕一抬手,身后这房间里最后一件完整的家具连带着上面搁着的两个枕头一起寿终正寝。

    ……

    在有了之前拆房子的前车之鉴后,德库拉决定改变策略,先让瑞夕背诵魔法咒语。至于实际操作的话,还是等到眼前的危险解除后,出去再练习比较靠谱。

    但事实上对于德库拉的这个安排,瑞夕并不满意。

    长久的呆在房间里背书是一件很沉闷的事情,而这天清晨,就在瑞夕刚刚开始看书没半个小时,离开的德库拉又回来了。相比较平时,他这一刻脸上的表情明显有些凝重。

    “怎么,事情办完了吗?”其实现在见到德库拉,瑞夕还是挺高兴的。

    因为相比较枯燥无味的书本,德库拉所讲述的其他一些和黑魔法有关的历史还有传闻更为吸引人,就像是一本魔法小说一样,让人入迷。

    这些天的了解,让瑞夕逐渐改变了一些以前先入为主的对大魔王的看法。

    这个男人,虽然来历很变态,但事实上却并不是一个太难相处的人。

    相比较那些瑞夕所熟悉的异性,比如纳兰睿,比如古诺斯,还有之前被炮灰掉的原‘德库拉’来说,他反而要更加靠谱的多。

    虽然嘴巴很毒,脾气也不太好,可却是一个很守信的家伙。

    他真的是依着之前她们的约定在处理一切事情,并没有改变和破坏这个世界应该遵守的秩序。要知道凭借传闻中他的性子,想要解决眼前的一团乱麻明显有更简单的办法,只需要将卡玛恩魔法学院铲平,将里面的人杀光就好了。

    宁可错杀三千不可放过一个,这种事情这位魔王可是有黑历史的。

    还不止一起!

    可现在,他却耐着性子,玩起了名侦探柯南异世版的角色扮演。这对一向讲究随性而为速战速决绝不拖泥带水的魔王大人来说,实在不是一个很愉快的体验。

    “你猜,今天谁去我的办公室找我了?”德库拉似笑非笑的走过来坐到了瑞夕身边,随手抽过她的笔记本查看她做的小抄记录:“这种混乱命中的魔法咒语太复杂了,笔给我。”

    “谁啊,难道是艾比利亚导师?”瑞夕一边随口回应德库拉的问话,一边将握在手里的笔递给他。自从之前德库拉一连两次将艾比利亚导师揍得找不到北之后,瑞夕很下意识的就会脑补一些不和谐内容。

    相爱相杀什么的,其实还是要势均力敌比较好,这样一边倒的剧情实在是没有什么看头啊!

    “没创意!”德库拉随手划掉了笔记本上那串长达三行半的咒语,在底下重新补上了一行更为简洁好记的内容:“这样会简单的多,要知道并不是所有的魔法都适合瞬发的,那么一旦遇到危险,如何精简咒语却不精简魔法攻击效果,就成了一门每个魔法师都会耗尽一生去研究的学问。”

    “当然你现在还是学习阶段肯定无法了解那么多,保持现在这样的进步已经很不错了。”

    大棒加蜜糖,德库拉显然非常擅长。

    不过瑞夕这时候的注意重点却并没有在这上面,她更关心的还是德库拉刚刚对她所说的有人今天去找他的话题:“不是艾比利亚导师的话,难道是校长?”

    “你的表哥,古诺斯。”德库拉将笔记本还给瑞夕,往后靠在椅背上一脸惬意的打量着瑞夕:“还真看不出,你和他的那位朋友的交情,竟然已经好到了让人临终托付遗嘱的地步。”

    就算是反射弧再长神经条再粗,瑞夕也感觉到了这话里透出的酸意。

    不过这不是重点,那个临终托付遗嘱是个什么意思?!

    “这个,你自己看吧。”德库拉一抬手,将一个刻着符文的黑水晶抛到了书桌上:“古诺斯今天献宝一般的来找我,说这个东西里有着他朋友留下来的线索,但因为是托付给你的,所以只有你能打得开。”

    “不用怀疑了,这东西上面布了一种特定的符文咒语,只有符合条件时才能够破解,如果强行的话,符文迸发出的威力会毁掉这其中所储存的一切东西。”德库拉有些不满的轻哼了一声:“倒是我小瞧了卡玛恩魔法学院,如今知道并且了解古魔法的人,还真不少呢!”

    “可是我不明白,既然这东西是给我的,为什么会到了古诺斯的手上?”瑞夕抬手拿起那块黑水晶打量,却并没有着急打开,而是有些疑惑的看着德库拉。

    “是传送法阵。”德库拉回答道:“这个水晶周围的传送法阵波动还没有完全消失,不过能够在那么短的时间内,既能够布下禁制保护里面的东西,又能够使用传送法阵将这东西送到外面自己熟悉的对象手里,这个布拉提,可真是不简单哪!”

    “要打开吗?”

    瑞夕看着德库拉,等待着他的建议。

    “其实你是不知道怎么打开吧?!”德库拉盯着瑞夕良久,一语道破玄机。

    “……”瑞夕默默扭头,特么要不要这样揭短不留余地?!

    “你只需要握着那个水晶,然后集中精神去感应上面布下的禁制就可以了。”德库拉有些头疼的抬手揉了揉太阳**,在眼前的这场麻烦结束之后,他是不是该考虑给这丫头增加一些额外的训练课程呢?!

    随着黑水晶上面的魔法禁制消失,一本瑞夕曾经翻看过的资料夹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这样小巧的封印魔法,完美的将这本资料夹保存了下来,虽然费了一些力气,但最终还是再次交到了瑞夕手里。

    “有机会,我们再一起讨论这些东西吧。”

    “其实如果仔细翻看一些书,哪怕只是一些和魔法没有直接关系的闲书,也能得到不少有用的消息哟!”

    ……

    那个少年很健谈,虽然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星期,但是他欢快的带着几分自信和骄傲的话语还会响起在她的耳边。

    他们的交情并不深。

    但是莫名的,瑞夕却觉得鼻子有些发酸。

    “这些东西,只是抄本。”瑞夕沉默的时候,德库拉难得的并没有去打断她,直到许久以后,屋内已经需要烛火来照明的时候,瑞夕才从负面情绪中勉强拜托出来,她抬头看了一眼一直守在她身边的德库拉,抬手将摆在她面前的资料本推了过去:“其实我们那天在图书馆里聊的内容,很多都是学院内公开的消息了。我在知道布拉提被害的消息之后想了许久,大概唯一能够引起那个人杀人灭口动机的,应该就是这本没有对外公布过的资料夹了。”

    德库拉静静的看着瑞夕点了点头:“说下去。”

    “因为纳兰家曾经出过一位召唤师的缘故,纳兰家对和召唤师这个存在有关的书籍收集的很全面,只是可惜我一直没有机会也没有想过要去阅读,只是后来在管家的帮助下勉强看了一点,所以对此我一直是觉得很遗憾的。所以来到卡玛恩魔法学院之后,我进图书馆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想办法弥补我曾经没有完成的遗憾。”

    “所以图书馆里有关召唤方面的书籍,我都是看过的。却并没有布拉提所说的,他资料夹内这些内容的介绍。所以在这件事情上,我想他并没有对我说实话。”

    “那么,我们现在就可以猜测一下,如果这些资料上的内容不是来自图书馆的记录,那么是从何处来的?!”

    “你怀疑,拥有这些资料原本的那个人,就是制造这一切的凶手?”德库拉的脸上难掩欣赏,他并没有直接干预瑞夕的发言,而是静静的跟着她的思路,适时的给予让她说下去的推动和鼓励。

    “嗯。你想,制造这几起杀戮的那个人精通古魔法,并且熟悉召唤法阵的启动方法,这和布拉提资料上显示的内容不谋而合,这应该不是巧合吧?!”

    “那么再想想,像这样重要的资料,如果不是熟悉和了解的人,应该是不可能会外借的。而且,那天我和布拉提到图书馆纯粹是个偶然,那个人不可能这么巧合的在那里等我们,所以我想,唯一能够解释这一切的就只有一个可能——这个制造出这一系列杀戮,并且最后杀了布拉提的人,应该是他所认识并且熟悉的朋友。”

    “而很明显,布拉提也一定是对那个人有了一定的怀疑,才惊动了他引起了他的注意,才会时时刻刻注意跟踪布拉提的行踪,这样他为什么会那么巧合的出现在图书馆对我们进行袭击,就不难解释了!”

    “我虽然和布拉提的交情并不深,但毕竟他并不是一个坏人。所以,他不该像这样白白死去!学院里那些无辜的人,也不该白白死去!这个人无论是出于什么目的,都该为他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P>

    <TR>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