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女配,化为流星吧!最新章节 > 女配,化为流星吧!最新章节列表 > 第十八章 讨厌你,没理由!
    第十八章

    “真的抱歉,好像到吃晚饭的时间了。”

    “……”

    亚岱尓完全没有料到,这姑娘会用这种让他哭笑不得的一句话来回应他,所以等他反应过来想有所表示的时候,她已经完成了收拾东西、鞠躬告别等一连串动作,然后欢脱的跑掉了!

    -_-|||

    甚至,他还连对方的名字都还没有来得及问呢。

    摸了摸下巴,亚岱尓无奈的苦笑,他什么时候这么可怕了?

    瑞夕一溜烟跑过长廊,直到回头看不到图书馆的正门时才大大的松了口气,放缓了步子继续前行。

    橙色七级什么的压力太大了好不好!

    没错,她是暂时解决了寝室里的问题,甚至因为她的这次行为,会给自己带来一些不小的麻烦,特别是学校上层,但是呢,根据她这么多年两辈子积累下来的经验推测,就算是不满,大约也会暂时按下不发,只等待着一个契机数罪并罚。

    但虽然埋下了隐患,她得到的益处还是不少的。大约这段时间寝室里应该会很安静才对,那么她便能够得到足够的缓冲时间来想最终一劳永逸解决这个隐患的办法。

    相对来说,瑞夕最头疼和担心的还是类似刚刚这样的偶遇。

    就算她只是个被逆袭的主角,但在没有被逆袭成功之前,主角光环还是在她身上笼罩着的,特别是对于一本NP肉文里的主角来说,各种五花八门的艳遇,那根本就是最基本的福利好不好。

    这样的话,以后还是借完书回寝室看吧!

    瑞夕叹了口气,深居简出什么的,在眼前应该是最稳妥的做法。

    但——

    身为导师却没有半点导师自觉喜欢在寝室门口堵人还堵得正大光明一脸严肃的货,要怎么破?!

    德库拉安静的站在宿舍楼门口的树荫下,树冠投下的阴影带来了阴凉也遮住了他脸上晦暗不明的表情,从瑞夕的位置看过去,唯有那双漂亮的如黑曜石一般的眸子熠熠生辉,像这初夏的阳光一般炙热的与她对视,透出不容拒绝的邀请。

    认命的叹了口气,瑞夕抱着厚厚的书本小跑步的过去和大魔王在树荫下汇合:“下午好,尊敬的德库拉导师。”

    这一幕实在是坑爹的熟悉。

    瑞夕记得之前读大学的时候,从她所住的楼层看下去,每天都要在宿舍楼门口发生N多起。等待心爱女孩子下课归来的男生……

    但是,她现在好像泼这货一头的洗脚水报复社会有木有!

    也许现在宿舍楼里也有和她相同想法的同袍吧,只是当她下意识的抬头往上想探个究竟的时候,她忽然发现情况似乎有些不对——整个宿舍楼意外的沉寂,不对,不光是宿舍楼,就连身边的草地花丛也……

    “没有人能看到我们。”德库拉的指尖有浅浅的光华一闪即逝,瑞夕惊愕和紧张的表情让他有些好笑:“只是一个很小的魔法结界罢了,你现在惹下的麻烦已经不小了,难道还想再添一些?”

    既然知道过来会给她带来困扰那他还来找她干嘛?!

    当然,这样明摆着得罪人的吐槽瑞夕到底还是没有说出口,她想了想,才开口很坦然的回答道:“谢谢。”

    不管什么说,德库拉在这件事情上都顾及了她的处境和感受,她没有理由不说谢谢。

    “你就不怕我来找你,是来宣布你被开除了?”德库拉板着脸,故意吓她。

    “这不可能。”瑞夕摇了摇头:“这种直接彰显你无能的事实,你是绝对不会让它发生的。”

    这种变相的承认让德库拉很高兴,刚刚因为瑞夕对他的排斥而产生的不爽瞬时一扫而空,他甚至很温和的抬手摸了摸瑞夕的头:“别担心,有我呢,我会保护你。”

    “所以?”瑞夕总觉得他好像话里有话的意思。

    “所以你就放手去做吧!”德库拉笑眯眯的屈指刮了刮瑞夕的鼻子:“不过有一点呢,你得注意一下,那个安妮贝尔是学校那个出了名的老古板安格瑞拉的侄女。”

    “那么?”瑞夕有些神烦德库拉这种说话说一小半停一大半的做法,要是这货去*原创网写连载,她一定第一个去催更刷负分!

    当然,绝壁是披了马甲用高隐遁IP的那种。

    要是被发现真身黑的话,德库拉的怒火她实在是承受不来啊!

    “意思就是,眼光很准,干得漂亮!”

    德库拉的身形渐渐消失,被隔绝在结界外的喧哗瞬间涌入了瑞夕的感知,突如其来的吵杂让她有些承受困难,扶着树干站了好一会儿才缓过来。

    高阶魔法师哪怕只是一个小小的屏蔽结界撤销,也会给处在结界周围的实力比其弱小的人带来极大的影响。

    就像是苍鹰与蝴蝶一般的差距。

    但即便是蝴蝶,扇动翅膀一样也能改变命运的轨迹,怕的不是差距,而是自暴自弃。

    瑞夕其实很不明白,为什么无论她做什么,瑞琳娜都会锲而不舍的来找她,就好比现在,刚刚缓过神来准备回寝室的瑞夕一回头,便发现身边站了个人,而且还是那种已经站了很久但只是看着你不忍心打搅你其实我也是很关心你啊但就是不知道怎样和你开口开口怕你生气啊我们是最亲最亲的人我真的对你没有恶意啊的蛋疼模样。

    “瑞夕,我们可以好好说说话吗?”

    “好啊。”

    这时候阳光已经没有了先前的歹毒,傍晚的风透着浅浅的凉意,瑞夕抬手将被风吹散的鬓发绕到耳后,才无可无不可的冲着瑞琳娜点了点头:“你想说什么?”

    她发誓如果这妹子再一开口就是姐妹情深什么的废话的话,她一定毫不犹豫的扭头走人。

    “你知道吗,我一直很羡慕你。”瑞琳娜看着瑞夕,开场白有些无厘头:“我从出生起就一直知道,不管是外面的客人也好,还是庄园里的仆人也罢,他们其实都瞧不起我和母亲,虽然当着面恭敬的称呼我小姐,但事实上背地里她们如何说我的,我其实不用去听也知道。”

    “他们说,我是没有父亲的野孩子。”

    “我小时候没有什么朋友,即使是庄园里仆人的孩子,也不愿意和我玩。当我听到爸爸说,我还有个妹妹的时候,你知道我有多高兴吗?”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这样讨厌我和我的母亲,但事实上我们只是想有一个栖身之地,想有一个家想被人承认而已,真的就那么罪大恶极不能容忍吗?”

    “瑞夕,我到底做错了什么,让你这样讨厌我?!”

    声泪俱下的表白足以让任何一个人闻之动容。特别是最后这一声高亢的泣血之音,成功的拦住了不少过路人的脚步。

    现在正是傍晚,快要吃晚饭的时间,而瑞夕和瑞琳娜在这一届的新生中又太具有存在感——一个是愚蠢的代名词一个是天才的代名词,这样两个极端碰撞在一起,八卦之火瞬间以燎原之势在人群中熊熊的燃烧了起来。

    玛蛋!

    这就是瑞琳娜所说的,好好说说话?

    她再也不会爱了有木有!

    “你说的这些,我都不明白,也无法理解。”瑞夕深吸了一口气,没有理会周围人群的议论,她往前走了一步,瑞琳娜比她高一些,她要与她对视就必须半仰着头:“不过,你既然问了我这么多问题,我其实也有很多不解想要请教你。”

    “你说你是没有父亲的野孩子,这和我还有我的母亲有关吗?是我的母亲哭着喊着求你的母亲来给我父亲做情人的吗?是我的母亲,哭着喊着要你的母亲生下你的吗?”

    “你要搞清楚一件事情,从头到尾,明明知道我母亲和父亲订婚却还要横□来的人是你的母亲;不顾两方家中长辈反对,不顾一切非要生下你的人,也是你的母亲!”

    “我在这之前,甚至都没有见过你和你的母亲,但是你们呢,却抢走了我的父亲!你说你被人嫌弃是没有父亲的野孩子,那么我呢?你可知道别人是如何说我的?”

    “有着父亲的野孩子!”

    “我母亲刚刚去世,尸骨未寒,你的母亲和你便迫不及待的住进了纳兰庄园,在你的母亲心安理得的接受仆人们的簇拥,享受着我母亲该有的荣耀时,你们谁想过我的感受?”

    “你问我,你做错了什么让我这样讨厌你,那我现在也想问问你,我到底做错了什么,让你和你的母亲这样作践我?!”

    瑞琳娜呆呆的站在原地,看着快步离开消失在宿舍大门内的瑞夕,委屈的咬着下唇——

    生在福中的瑞夕,怎么会体会到呢?父亲给予的关爱哪里能够与父亲给予的身份相比?

    父亲再爱自己,等到父亲离去之后呢,她仍旧是一无所有,谁还会认为她是纳兰睿最爱的女儿?唯有她,纳兰瑞夕,才是继承父亲一切的人,真正的被世人所承认的,纳兰睿最爱的唯一的女儿!

    但是,这样珍贵的身份,瑞夕却这样轻而易举的就放弃了。

    她究竟想干什么?!

    沉浸在自己思绪里的瑞琳娜并没有看到,在散去的人群后,怒放的蔷薇架旁,一直都站着一道修长的身影,密银色的发丝仿佛有生命一般的在微风中流动,漾起水一般的波纹。</P>

    <TR>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