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女配,化为流星吧!最新章节 > 女配,化为流星吧!最新章节列表 > 第十六章 拳头才是硬道理
    初入学的三个月学课并不是太重,大抵上以学校的规章制度还有入门的一些魔法知识的掌握,当然,还有像之前瑞夕还没有穿越之前就参加过许多次的,类似军训一样的东西。

    在这里叫体质训练。

    一个合格的魔法师,自然也缺不了一个健康的身体。书本里所说的,魔法师就是病娇那根本就是偏见,在卡玛恩魔法学院,随便一个导师拉出去都能面不红气不喘的跑完两个马拉松。

    于是每天除了背诵那些拗口的咒语之外还要再阳光下练习剑术等等,不到一个礼拜的折腾下来,即使不少男学生也开始叫苦不迭,就更别提之前在家娇生惯养的妹子们。

    所以基本等到学习结束回到宿舍的时候,大半都成了瘫在床上的死鱼,再也蹦跶不起来了。

    瑞夕这身体的底子挺好。

    虽然是贵族家的小姐,但是因为母亲常年卧病,在主宅的她几乎处于无人管的放养状态;如今再加上如今又换了芯儿,所以在最初的腿脚酸痛不适应过去之后,她现在就成了整个寝室里唯一一个还拥有活动能力的人。

    肚子饿这种事情,躺着画饼充饥是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的。

    瑞夕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决定向往常一样,先去餐厅吃饭,然后去图书室看书。只是这一次,她想出寝室门,却并没有像以前那样的简单。

    看着拦在自己面前的安妮贝尔,瑞夕微微的皱了皱眉:“请问有事儿吗?”

    安妮贝尔和玛西亚自入学开始,便一直没有停止找茬。只是因为那些不过是一些无关痛痒的小事,所以瑞夕并没有去计较和在意;而之所以这几天会越加越变本加厉,大概最大的原因,就是因为有几次她们两人当着瑞琳娜的面对她开骂,瑞琳娜也并没有开口阻拦。

    再说经过了这大半个月的磨练,她们也开始慢慢的适应,至少能够在眼前开始折腾人了。

    “看不出来,你这些天过得怪滋润的呢!”安妮贝尔双手环抱在胸前,挑剔的垂眸盯着面前比她矮了差不多一个头的瑞夕:“难道你忘了学院的规矩吗?”

    “规矩?”

    “是啊,弱者必须无条件的为强者服务,我记得是这样说的吧?”安妮贝尔哼了一声,慢悠悠的绕着瑞夕转了一圈,才又掩不住嘴角的轻蔑嘲笑瑞夕:“你这个D级实力的弱小虫子为我们服务,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弱者必须为强者服务?”瑞夕抬眸,有些不确定的看着安妮贝尔,低声问她:“你确定这句话放在咱们寝室里同样有效?”

    “当然!我们寝室也是学校的一份子,自然要无条件的服从学校的校规安排。”安妮贝尔虽然不知道瑞夕为什么要这样问,但她还是很老实的重新回答了一遍,只是她所不知道的是,此时的她气势已经明显的弱了不是一星半点。

    “那就太好了。”

    瑞夕笑了笑,还不等安妮贝尔想明白她所说的这句‘那就太好了’是个什么意思,她整个人就被瑞夕一拳打中了面门,顿时觉得眼前一片金星密布,鼻子火辣辣的疼,有热热的液体在一瞬间涌了出来……

    而瑞夕似乎并没有因为这一击击中了安妮贝尔而停止,她的攻击凶猛而凌厉,活像一只愤怒的花豹,甚至安妮贝尔被打倒在地还没能让她停下,她操起桌上的奶茶杯,狠狠的扣在了安妮贝尔的头上,成功的让她翻着白眼晕了过去。

    “强者?”瑞夕不屑的哼了一声:“你这个战斗力只有零点五的渣滓!”

    “瑞夕,你,你怎么能够这样呢?”

    一向和安妮贝尔如同连体婴儿一般形影不离的玛西亚虽然也和瑞琳娜一样全程围观了过程,但她这时却并没有冲出来拯救自己的朋友,因为她已经完全被吓傻了,倒是瑞琳娜,一改往日瑞夕被欺负时候的沉默,虽然不敢近身上来查看倒在瑞夕脚边的安妮贝尔的伤势,但却可以开口指责制造眼前这起惨无人道暴力事件的始作俑者。

    “再废话我连你一起揍!”

    瑞夕猛然回头,眼底的肃杀还未散去,这冷冷的一撇让瑞琳娜下意识的便想到了那天在野外,她被瑞夕拽住裙子差点命丧野猪之口的事情,微微往后缩了缩,但地上安妮贝尔的伤势牵动着她的心,她咬了咬牙,鼓气勇气继续劝道:“瑞夕,我知道你是一个好人,现在这样并不是你的本意,安妮贝尔是咱们的同学,你,你不能这样对她。”

    “那么她之前那样对我就可以喽?”瑞夕此时甚至连看都懒得去看那边浑身都散发着‘善良’和‘慈悲’的少女,她抬起脚尖,轻轻的勾了勾地上躺着的安妮贝尔:“瑞琳娜小姐,您的双相标准转换的可真快啊!不过既然您想当好人,那么刚刚在安妮贝尔上前来挑衅我的时候,您为什么不出来阻止呢?”

    “可是她,她并没有……”

    “并没有打我,伤害我,对不对?”瑞夕弯腰捡起刚刚因为要揍安妮贝尔而放在地上的笔记本,抬手轻轻的拍去了上面的浮灰,平静的嗓音透着与眼前天气不相符的阴冷:“很抱歉,我这个人做事向来都是以对方满意为最高准则,安妮贝尔要求按照学院的规矩来办事,我不过是满足她的要求让她知道她自己的位置罢了,瑞琳娜小姐你完全没有必要这样激动。”

    “行了,别装晕了!”瑞夕低头,看着软在自己脚边身体筛糠一般抖个不停的安妮贝尔,一脸鄙夷:“胜负已分,你从现在起,就是我的奴仆了!”

    “身为主人,我的要求并不高,只有一条,我在寝室的时候,你不能让我看见你的存在,神烦!”瑞夕说完,抬手对着门口的衣镜整理了一下因为刚刚的运动而显得有些凌乱的衣襟,然后推开门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但凡上过学的人,大多都有欺负人和被人欺负的经历,瑞夕也不例外。

    从小镇上转入魔都的最初两年,她就没有少遇到过今天发生在寝室里的情况,甚至有时候当着老师的面,也有同学故意恶整她。

    一开始她一直谨记着父亲的教诲,乖乖的听话,绝对不惹事,但是很多时候现实往往是事情来惹你,她经常被整的极度狼狈的跑回家,受了同学的欺负回家还要挨爸妈的责骂。

    直到初一下半学期快结束的时候,服役回来路过魔都来看他们的表哥知道了这件事情。

    忍无可忍便无须再忍,这是常识。

    当然,如果愿意做包子一直能够忍下去也无所谓,但如果不想忍耐继续被欺负,那就要奋起。

    并不是所有的挑衅都要去搭理,但是只要你动手反抗,那么就逮住一个往死里抽,抽到他服,抽到他怕,抽到让周围的人都知道,你不是软包子,而只是你懒得脏了自己的手浪费自己的时间而已。

    虽然这个说法并不为传统所认可,但却特别的管用,所以瑞夕很自然的便将其用到了眼前,去对付这些明摆着想把她当软柿子捏的妹子们。

    将安妮贝尔当成出头鸟来拍,对她来说或许真的有点冤,但瑞夕却并没有什么负罪感。

    如果她今天不还击而是选择了忍耐,那么根据这些天的观察来看,安妮贝尔绝对会变本加厉的继续折腾她,而且不仅会有安妮贝尔,还会有其他的人。

    所以与其选择在忍耐中慢性自杀,倒不如像这样痛快淋漓的来个一劳永逸。

    反正她的名声如今在学校里已经是个想出风头想疯了的2货,那么再多上一些别的什么对她来说也不会有太大的影响。

    寝室里发生的一切,还没有这么快就被传开,所以瑞夕很淡定的享用完了她的午饭,然后穿过古木成林的林荫小道来到了远离喧嚣的图书馆。

    因为来的次数多了,管理图书的阿达拉老师已经和瑞夕相当熟了。她笑眯眯的从档案记录册中抬头,和瑞夕打招呼:“好多孩子都选择下午在寝室里休息呢,你就一点也不觉得累吗亲爱的瑞夕?”

    “还好,有时候看书也是一种休息的方式。”瑞夕的双眸弯成了新月,将刚刚在小路上采到的一捧野花递给阿达拉:“这上面有初夏阳光的味道,送给您。”

    见到阿达拉,会让瑞夕不自觉的想到那个世界的奶奶。

    也不知道,她穿越到这世界之后,那个世界她的下场会是什么,也许消失,也许,是另外的穿越者进入了她的身体?

    看书看的太累眼花的时候瑞夕便会忍不住的去胡思乱想。

    长鹅毛笔在她的指尖轻巧的旋转,她抬起头来扭头去看窗外,没有污染的天空湛蓝,不知名的野花固执的在青翠逼人的草地上生长,就像现在刚刚扎根到这世界的她,无论多难,总是要生活下去的。

    也只有好好的活下去,从某种角度来说,才是对另一个世界亲人最好的安慰和报答。</P>

    <TR>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