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我的美女大小姐最新章节 > 我的美女大小姐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五十三章通话
    第一百五十三章通话

    “刘星,那个女人为什么会去你身边呢?”宴会结束后,夏雪看着一边的刘星好奇的问道。

    “我不是已经说过了吗?我的魅力太大了!”刘星一边自恋的回答着夏雪的话一边解着领带,太勒人了。

    “吹牛,你们到底说了些什么?”夏雨看着刘星问道。

    “嘘!”刘星做出一个禁声的姿势,然后向左右看了看,“这是秘密!”其实三人坐在车中,除了开车的司机之外,再没有其他人了。

    “别嘘嘘的,这里又没有其他人,快告诉我!”夏雨不停的撤着刘星的胳臂,动作很大,吊带的礼服一纽一纽的,低胸的衣领诱惑非常之大。

    “我说了是秘密,那就一定是秘密,所以你们就别打听了,就算使用美人计我也不会告诉你们的!”刘星对两女说道,不过眼睛的余光却一直扫着两女胸前的位置,没有办法,那个地方太聚光了!

    “对了,今天回去这么晚,我先声明一下,明天早上你们就别来找我了,明天我要好好的养养精神,后天就要上班了!”刘星看着两女说道,光顾着欣赏春光了,差点把正经事给忘记了。

    “哼!”夏雪听见后冷哼一声,就是不回答刘星的话,不过刘星心理明白,按照这两个女人以往的作风,今天自己不把史美凤的事情告诉她们,她们俩明天一定会报复的,看样子今天晚上要做点儿什么。

    车子在酒店前停了下来,刘星走下车。

    “早点儿睡,明天还要早点儿起床跑步呢!”夏雪冲着车外的刘星说道。

    “喂,我不是说……!”刘星还想说什么,可是车子已经离开了。

    妈的。没一天能轻闲下来的!刘星看着车尾心理想到。刚走进酒店的大门,就看见自己专署的那个姓许地女服务员站在服务员台,刘星心理一琢磨,如果就这么回房间睡觉,明天早上肯定会被夏雪和夏雨这两个女人叫醒,倒不如……!刘星心有一计赶紧冲着女服务员招了招手。

    “少爷,我能为您做些什么?”女服务员小跑来到刘星面前礼貌的问道。

    “许……!”刘星光记的对方姓许,名字忘了。

    “许菲菲!”

    “对。狒狒!”刘星终于记起来了,不过话音有点不准,“许菲菲,今天晚上再给我开一间房,离原来那个房间越远越好!”刘星说道。

    “是的,我这就去总台为您挑一个房间!”许菲菲笑着说道,然后向总台走去,刘星也跟在后面。

    不一会儿的工夫。房间已经选好,刘星先回原来的房间换了一身衣服,然后向新房间走去。

    “对了,如果明天早上有人找我,你就说我出去锻炼身体了!”临关门的时候。刘星对许菲菲嘱咐道。

    “好的,如果是中午呢?”

    “锻炼一整天!”说完把门关上,洗澡、上床、睡觉,好爽!

    星期天。日上三竿,当刘星起床地时候却发现已经中午了。

    “睡的好饱呀!”刘星站在床前大声的冲着楼外喊道,同时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好久没有睡的这么爽了。

    把手机打开,一连串的短信声把刘星吓了一跳,打开后看了看,除了夏雪就是夏雨,两人合起来超过十条。看样子这两个女人早上真的来了,刘星也懒的看,直接删除。

    给总台打了个电话,午饭直接送到了房间里面,吃完午餐刘星坐了下来,他已经好久没有象现在这样轻闲了,突然想起了远在北京地张静茹,拿起床边的电话拨通了对方的手机号码。在‘嘟嘟’了两声之后。电话终于接通。

    “如果我不给你打电话,你是不是一辈子也不能给我打呀?”还没有等对方说话。刘星就已经先发制人。

    “你是……?”电话的另一端传出声音,不过并不是张静茹的。

    刘星听见后表情一愣,看了看电话号码,没错呀。

    “你是找张静茹吗?我是张静茹地妈妈……!”

    我晕!刘星额头上开始出汗,本来还想装酷,玩个深沉,这下可好,差点儿把未来的丈母娘得罪了。

    “伯母您好,我是刘星呀,您好记的我吗?”刘星赶紧换了一种语气笑着说道。

    “哦,是刘星呀,我怎么会忘记呢?听小静说你出差了?什么时候回来?你伯父的病恢复地很好,到时候到家里去串串门!”张静茹的妈妈热情的对刘星说道。

    “好好,到时候我一定去!”刘星笑着说道,“那个……静茹呢?”

    “哦,她去院长室了,一会儿就回来……哎,回来了!”张静茹的妈妈笑着对刘星说道,然后把电话递给了刚从外面回来的张静茹。

    “刘星的电话,好好聊啊!”张静茹的妈妈冲着张静茹不停的眨着眼睛。

    张静茹脸色一红,然后拿着手机走到外面地阳台。

    “喂,是……”

    “伯母呀,谢谢你把静茹交给我,我会照顾好她的!”刘星一本正经的对电话说道。

    “恩?什么交给你?”张静茹听见后神情一愣,然后不解的问道。

    “哦,是静茹呀!”刘星装做才听出来的样子,然后笑着对其说道,“你妈已经答应把你交给我了,而且让我选个日子把喜事给办了!”

    “胡说,我妈才不会这样说呢!”张静茹听见刘星的话后脸蛋的颜色更红了,同时透过窗户向屋子里面望了望,看见父母一脸的笑容。

    “信不信由你,要不然你去问问你妈!”刘星道。

    “我才不问呢!”张静茹没有好气地说道,“对了,你在上海怎么样?有没有确定什么时候回来?”

    “怎么。想我了?”刘星笑了笑,然后又恢复到了平常地语气,“还没确定,事情有点棘手,现在看来最少也要半个月的时间,我尽力吧!”

    开玩笑也要适可而止,而且是对张静茹这个女人,太多了很可能引起对方地反感。爱情的追求和在猎场上的奔逐在某些道理上是相通的。必须在万无一失,绝对有把握的情况下,才能够举枪设计。否则惊走了猎物,也只是扑了个空。

    “哦!别累到。”张静茹听见后说道。

    “恩……!”刘星听见后心理一股暖意,不过之后一下子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双方彼此就这样静静的拿着电话,听着彼此的呼吸声。

    原来爱一个人就是在拨通电话的时候,突然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只是想听听那熟悉地声音,而真正拨动的却是自己心底处的一根弦。

    “啊~~!”刘星突然大叫一声。

    “怎么了?怎么了?”电话另一端响起张静茹关心且急切的询问声。刘星听见后心理很高兴很满足,至少可以说明,两人的关系现在开始从向正常化了。

    “你……你这个小妖精,令我中了你的爱情之毒。却迟迟不肯给我解药!”刘星装出一副奄奄一吸的口气对着电话另一端的张静茹说道,“小坏蛋!啊~~!我快不行了,快救救我吧,办法很简单。给我你地爱!”

    听见刘星的话,张静茹只感觉浑身无力,刚才白白紧张了,原来又是对方的小把戏。

    “你就不能正经一些!”张静茹没有好气的说道,嘟着嘴,样子十分的可爱,可是刘星却看不见。

    “本来有很多话想对你说地,可是一拿起电话。却什么也说不出来了,只想快点儿回北京,快点儿拿到我的解药!”刘星语气缓和的说道,话语中充满了温情。跟夏雪和夏雨在一起永远是闹哄哄的感觉。而和张静茹在一起,永远是那种宁静安详地感觉。

    “莎士比亚曾经说过,女人在被人追求的时候是个天使,无论什么东西,一到了人家手里。便一切都完了。无论什么事情,也只有正在进行的时候兴趣最为浓厚。一个别人恋爱的女子。要是不知道男人重视未获得的事物,她就会等于一无所知……!”张静茹对刘星说道,“我这些日子都在考虑这个问题,不知道你能够给我一个答案!”

    “我不否认这句话的正确性,但是这句话也非百分之百正确的,莎士比亚说出这句话也和他失败的爱情和当时地社会环境有关。我向来不喜欢这个老头,不管是他的喜剧还是悲剧。因为这个老头所说的东西都有些悲观,看法太过于片面。”刘星听见对方的话后说道,“其实男人和女人的想法是一样的,有些女人在结婚之后,也会露出原形,莎士比亚很倒霉,遇见了这样的女人。”

    “那你说怎样才能使一个女人永远都能让一个男人对她有兴趣呢?”张静茹又问道。

    “一个聪明的女人,知道不断地充实自己,懂得去吸收知识,懂得去了解人生,即使老去,虽然不象花一样明艳,但还可以象树一样长青。就象女人们修饰自己,也就是说,女人们爱漂亮爱美丽,这是很自然地事情,也是一种特权,甚至说这是一种他们应尽的义务。她们必须有适当地打扮,以使她的丈夫爱她,她的子女敬她,她的朋友以她为荣。这不是取悦,她至少也应该使她的丈夫儿女和朋友们不厌恶她。她如果做不到这一点,就是没有尽要一个女人或者一个妻子的应尽的本分,她就要付出代价。按照莎士比亚的意思,那世界上的女人都不能结婚,都去做男人的情人,难道这样好吗?所以别看那些没有营养的东西了,女人看莎士比亚的东西,只能胡思乱想。你应该有你的思想,不应该被别人的东西所控制。别控制,对于一个女人来说,爱情在什么地方,什么地方就是它的窝。相信你自己!”刘星对张静茹说道:“这一点你就应该向我学习,书给我带来知识,却改变不了我的大脑。”

    “你是在对我进行洗脑吗?”张静茹听完刘星地长篇大论后问道。

    “算是吧!”刘星回答道,“不要从王德的身上找教训,你们之间的根本就不是爱情,最多只能算是无聊时激励对方学习的一种方法吧。真正的爱是不能被分开的,因为爱的中间是颗心,心要是切成两半。人就死了。而你们现在不是还活的好好地吗?”

    妈的,看样子得早点回北京!

    “你总是这么会说!”张静茹轻笑着说道。

    “不说不行呀,不说怎么能得到你呢?所以我不仅要说,还要说出水平,说出风度、说出韵味,这样在你的心目中我才能永远的焕发青春!”刘星道。

    “行了行了,我听你在这里耍嘴皮子了,我下午还要抽空去房子那里。”张静茹听见刘星的话后说道。

    “那行。你忙你的。不过最后送你一句话:拥有的不要忘记,得到的更要珍惜。属于自己地不要放弃,已经失去的留做会议,想要得到的必须努力!”

    “我记下了。”张静茹听见后点了点头,“早点回来。

    “恩!”

    刘星刚刚放下电话。手机的铃声却又响了起来,刘星看了看,是夏雪的来电,刘星忧郁了半天。还是没接。如果接,今天地下午恐怕又要在折腾中度过了。

    回到原来的房间,把昨天急忙扔到沙发上的衣服好好的整理了一下收了起来,手机地铃声又响了,接着挂。如此三次之后,一个短信铃声响起,刘星打开看了看。

    “我知道你就在酒店里面,我就在楼下。希望等会儿我上去的时候,你能就今天早上的事情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刘星看完后一愣,然后躲在窗边向下面望了望,果然看见夏雨的车听在外面。刘星赶紧穿上一条运动裤,然后把上衣脱掉,接着来到卫生间,在自己**的上身上洒了一些水,额头前的头发弄湿。拿着一个小镜子躲在半开的门边。用镜子反射电梯地方向。待看见夏雪和夏雨从里面一脸严肃的走出来时,刘星赶紧跑回屋子。双手撑地开始做着俯卧撑,待听见逐渐接近的脚步声后,刘星的嘴里开始念叨着。

    “四百九十六……四百九十七……四百九十八……!”

    这个时候,夏雪和夏雨已经从半开的门走进屋子,正好看见一身大‘汗’的刘星在地上做着俯卧撑。

    刘星见到进来的夏雪和夏雨后,努力的装出一副用尽全力地样子,嘴里憋着一口气,满脸通红,双臂不停地颤抖着。

    “四百九十九……五百!”刘星从地上站了起来,用挂在脖子上的手巾擦了擦炼上地‘汗’,然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说道,“哎,今天天气这么好,不做它五百个俯卧撑还真是不爽!”然后看向一边的夏雪和夏雨,一脸惊讶的说道,“咦?你们什么时候来的?”

    夏雪和夏雨相互之间看了一眼,然后微微的眯着眼睛走进刘星,前后左右不停的打量着对方。

    “今天一上午你去哪里了?”夏雪来到刘星身前审问道。

    “今天起的太早,没等你们来叫,我就出去锻炼身体了,你看,刚才我还在锻炼呢!”刘星看着对方说道,同时不停的活动的肩膀,一副累的很酸的样子。

    “真的吗?”夏雪怀疑的看着刘星,然后凑近刘星在他的身上闻了闻,“你的身上真的是汗?怎么一点汗味儿也没有呢?”

    “哦?是吗?”刘星听见后愣了愣,抬起胳臂闻了闻,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把这么重要的事情给忘记了,不过这当然也难不倒刘星。

    “这有什么了?吃蔬菜和水果的人汗液的味道很淡,有的时候甚至还会有一种香气。吃肉的人汗液的味道才会重!”刘星用手巾赶紧把身上的‘汗’擦干然后又说道,“你们不相信我也没有办法,我也不解释什么,不过我这一身的肌肉就是最好的证明!”刘星浑身一用力,上身的肌肉变的凹凸有致,看着两女直脸红。

    “那刚才我给你打电话你为什么不接,反而还挂我电话?”夏雪又问道。

    “什么?刚才那个是你?我还以为是‘鸡’呢。昨天晚上我一回房间也不知道是怎么了,电话就响个不停。又是三百又是五百的,我是那种人吗?直接关机,后来看都不看,直接挂电话。”刘星说道,然后走进卧室把衣服穿上。

    “行,上午的事情我也不跟你计较了,赶紧换衣服,等会儿跟我们走!”夏雪道。

    “什么?”刘星听见后转身看向对方,一脸不愿意的样子,“我都累了一上午了,下午想好好休息,养足精神明天开始要好好的工作。”

    “别装的那么象,什么工作不工作的,只是一个头衔罢了,你的主要任务可是……!”

    “但是我如果不把这场戏演好,很容易让人识破的,我是不在乎,反正也与我无关,只是到时候你们可不要来埋怨我!”刘星先是发了一顿牢骚,然后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说道,对付这两个女人,只有拿这副表情威胁。

    “你有办法了?”一旁的夏雨问道。

    “就是没有办法,才要静下来想一想的,跟你们在一起闹哄哄的,我怎么能静下心来想办法呢?”刘星看着两女说道,“当然,想不出办法对我是无所谓,可是你们俩……!”

    “别老是拿这件事情说事,你可是答应我们的,饭你可都已经吃了!”夏雨看着刘星说道。

    “是你们不合作的,怨不得我,尽不尽力只有我自己知道!”刘星看着两女说道,努力装出一副不关自己事情的样子,“你们光顾着自己不想着别人,这就跟**一样。你们想要爽又想安全,非要让男人又吃药又带套,哪有那么多好事?别跟我说感觉都一样,那是放屁!”刘星用自己的理论狠狠的教训一番两个女人。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