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特种狂兵最新章节 > 特种狂兵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百五十九章 回家
    “怎么办”叶枫问道。,

    唐剑看了看沈翠的尸体,叹气道:“看来我只能回唐门请教门中的长老和老祖宗了,他们或许知道些什么。”

    叶枫点点头,说道:“那这里怎么处理”

    唐剑说道:“那个李毒不是说过吗,他们会来收尸的,我们就不用管了。”

    叶枫担忧的说道:“万一他们不来呢毕竟是十几条人命啊,要是不处理妥当,到时候会惹来不少的麻烦。”

    陈天虎说道:“不如挖个坑,一把火烧了这些尸体,再埋起来,神不知鬼不觉。”

    叶枫想了想,说道:“那也只能这么办了,动手吧。”

    于是这六人从屋子里找来了铁锹,在葡萄园里挖了一个大坑,然后找了些汽油将十几具尸体全都丢进坑里,一把火烧成了焦炭,这把火一直烧了几个小时,到了凌晨两三点才熄灭。最后全都烧成了黑乎乎的焦炭了,根本没法辨认出是谁的尸体。

    然后将这堆焦炭埋葬了之后,又处理了一下现场,他们六人才离开了这里。

    第二天,马乐将叶枫一行人送到了市区外,叶枫陈天虎一行十六人没有损失一人,还带着唐剑朝南云县而去。

    叶枫他们走后,马乐也退隐了江湖,带着妻儿到了不知名的地方躲起来安度余生。

    虽然这件事对叶枫唐剑马乐他们来说已经结束了,但在华夏大地却悄悄掀起了一股暗流,也正是因为这次的事件,牵动了无数暗中的势力,平静的水面投进了一粒石头,激起了千层浪,这件事也导致了后来发生的那件大事件。

    三天后,当叶枫他们已经回到南云县的时候,京城里一个华夏国的最高行政长官,对着面前的一堆焦炭,正在伤心的流泪。

    修罗对这个老人说道:“首长,我们去的时候沈公子已经遇难了,我们去迟了。”

    这个老人正是沈翠的父亲,其实他心里知道根本不是什么去迟了,但他也无心去追求夜叉修罗的过失了,只是点点头,一挥手:“你们两个辛苦了,下去吧。让我单独陪陪他。”

    修罗和李毒离开了这个老人的家,出来后修罗说道:“婆娘,我觉得好像有大事要发生啊。”

    李毒问道:“当家的,毕竟是老沈的儿子被干了,这本来就不是小事啊。”

    修罗摇摇头,说道:“不是指沈翠的死,我只是觉得整件事透着古怪,这背后说不定还有我们都不知道的内幕,总之我们要小心一点,别被卷进去了。”

    李毒笑道:“有当家的在,我担心什么。”

    修罗哈哈一笑,说道:“好,大不了我们一走了之,覆巢之下安有完卵,我可不想因为这些事情丢了性命。走吧。”

    而沈翠的父亲看着儿子的遗骸,狠狠的说道:“翠翠,我会给你报仇的,唐门,叶家,虽然我现在惹不起你们,但当年的那件东西就在我的手里,我一定会让你们九龙一族付出代价的华夏大地将会面临几千年来的第一次大洗牌”

    说这些话的时候,这个位高权重的老人已经是不顾一切了,日后正是因为他的原因,掀起了一场史无前例的大风暴,这是后话不提。

    再说叶枫带着唐剑回到了南云县后,他们离开南云县已经半个多月了,一回来自然先是到虎帮的总部。

    张烨带着人欢迎帮主一行人凯旋而归,在虎帮总部陈天虎的办公室里,唐剑迫不及待的问起来自己的外甥女。

    于是陈天虎带着唐剑去了自己的住所,其实就在办公室楼上的一间房里。

    办公室里叶枫正在询问这半个月来发生的事情,当张烨轻描淡写的将岳黑皮和岳峰的事情说了之后,叶枫顿时大惊。

    “你们没事吧”叶枫说道,“这个岳黑皮是活腻了吧明天我就去把他干掉,敢对我的人出手,真是嫌命长了”

    张烨说道:“放心,李局已经帮我们处理了岳黑皮,他这次进了局子休想再出来了,只等秋天宣判死刑,他活不过两个月了。”

    叶枫一听,这才点点头,说道:“多谢你,小张,要不是你的话,婷婷和婉如就要遭到别人的毒手了。以后你就是我叶枫的生死兄弟了。”

    这时只见谢婷婷和刘婉茹走了进来,叶枫一看到她们也是很高兴,毕竟半个多月没有见面了,还是很想自己的女人的。

    只不过谢婷婷看到叶枫后,似乎有些扭捏,她低声说道:“枫哥,你出来,我有话跟你说。”

    叶枫不禁一愣,说道:“这里都是自家兄弟,有什么话在这里说也一样啊。”

    刘婉茹笑着说道:“让你去你就去嘛,婷婷有重要的事情跟你说。”

    叶枫这才一头雾水的跟着谢婷婷走了出去,两人来到了一个僻静的地方后,谢婷婷这才详细将整个事情说了一遍。

    当叶枫听完之后,不禁吓出了一身冷汗,说道:“小张居然这么有勇气,真是个好汉,要不是他的话,真是后果不堪设想。这次真是多亏了他,我们要好好的感谢人家。”

    谢婷婷这时才将自己和张烨的事情说了出来,她本来就不是一个做作的女孩子,将自己的事情告诉了叶枫后,又说道:“枫哥,我知道这件事确实对不起你,但小张他确实”

    叶枫大手一摆,豪气的说道:“不用再说了,这件事我绝对赞成,以后你就和小张好好相处吧,有这样的男人照顾你,我也不用担心你未来的幸福了。他为了你连命都不要,我还有什么理由阻拦你们呢。再说了我还有婉如嘛。”

    谢婷婷一听,不由激动的说道:“我就知道枫哥最好了,你以后就是我的大哥,我会把你当亲哥哥一样对待的。”

    叶枫其实心中也确实不会在意张烨夺走了他的女人,因为他也是个通情达理的人,这件事是谢婷婷和张烨两情相悦,况且张烨也确实是真心诚意的,加上他们也光明正大的告诉了叶枫,并没有背着他搞小动作。既然别人都这么大方,他这个被人叫做枫哥的大哥,自然不能表现的太小气。

    叶枫拍了拍谢婷婷,说道:“不过你以后别在小张面前甩小性子了,在我面前甩脾气,我会惯着你,但别人是是市委书记的公子,你可要让着点别人,别欺负他。”

    谢婷婷扑哧一笑,说道:“这个你就不用担心了,倒是没有了我,刘姐以后一个人要被你经常欺负了。”

    叶枫哈哈大笑,说道:“你以为婉如和你一样啊,她可比你成熟多了。不多说了,咱们进去吧。”

    两人回到了办公室后,谢婷婷很自然的坐在了张烨的身边,叶枫也说道:“小张啊,从今以后你可要好好的对待婷婷,她以后就是我叶枫的妹妹了,你也算是我的妹夫了。”

    张烨一听,顿时大喜,说道:“多谢枫哥大人有大量,不计较我抢了你的女朋友。”

    叶枫笑道:“我们都是自家兄弟,说的这么客气干嘛,今天婷婷就搬到你家去住吧。”

    张烨点点头,说道:“今晚大家都去我家,我请大家吃大餐,龙虾燕窝,大大的有,哈哈哈。”

    人们正在说笑着,只见唐剑陈天虎,还有陈芳菲走了进来。

    从唐剑满脸的欣喜可以看出,他们已经是一家人了。

    陈芳菲坐在刘婉茹身边,高兴的说道:“刘姨,我有舅舅了,他是我舅舅。”

    刘婉茹也高兴的说道:“好啊,以后又多了一个疼你的人了。”她也是真心为陈芳菲感到高兴。

    唐剑说道:“妹夫,你以前和我妹妹的事情,我就不计较了。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遇到了什么困难,就打电话给我,小菲是蜀中唐门之后,你们的事情就是我们唐门的事情。”

    陈天虎一听,也是大喜过望,有了这个牛逼哄哄的大舅子,有蜀中唐门作为强大的后援,什么狗屁清风帮,还算个毛线啊。

    “大舅子,在这里多住几天,让小菲多陪陪你。”陈天虎说道。

    唐剑却叹了口气,说道:“本来我是打算多住几天的,但问题是唐门中有长老召集我回去,我这次去宾州,不仅仅是去调查父母的死因和报仇,而且这也是长老的命令,我还要回去复命呢。这样吧,等你们有时间就来蜀中吧,这是地址和我的电话。”说完递给陈天虎一张纸条。

    陈天虎将纸条收好后,说道:“既然是这样,我也就不好挽留你了,我答应你,只要一有时间,我就带着小菲去看你,我还指望着你能教她一身本事呢。她由于某些原因,没有读过多少书,将来我不想让她受人欺负,没念过书那就要有一身过硬的本事,等我们老了她才能保护自己,你说对吧”

    唐剑笑着说道:“你不用说我也会这么做的,小菲是我妹妹唯一的骨血,自然就如同是我的女儿一样,我一定会教她唐门的本事。”

    这样一来,陈天虎再也不用为女儿担心了,有了唐门这棵大树,陈芳菲未来将是一片坦途,而且还能学到一身好本事。

    这时陈芳菲突然说道:“对了,我娘以前跟我说起过,如果将来遇到了娘家的亲人,就让我把这个东西交给你,舅舅,你看。”说完她从脖子上取下了一个玉佩。

    唐剑接过来一看,不由一愣,神色非常震惊,有些不敢置信的说道:“这东西是怎么来的你妈妈怎么会有这种东西的”

    陈芳菲回答道:“这是外公交给她的,她临死前给了我。”

    唐剑顿时呆住了,看着手里的玉佩半晌说不出一句话来,陷入了沉思中。

    叶枫好奇的问道:“唐先生,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啊”

    唐剑回答:“这是我们蜀中唐门族人的身份证明,每一个族系都有一块。”

    叶枫不禁挠头说道:“令尊大人是唐门的人,拥有这个东西很正常啊,没什么好奇怪的啊。”

    唐剑摇摇头,说道:“这种身份证明每一种都不一样,我父亲和母亲虽然是唐门的嫡系一族,但他们从小就离开了唐门,没有学过武功和用毒,可以说是两个普通人,他们的玉佩只是最低等级的鱼形玉佩。但这枚玉佩分明是最高等级的龙形玉佩,整个唐门只有家主一脉的人才有这样的玉佩”

    其他人一听顿时都愣住了,这样一说,倒也确实很奇怪啊,难道唐剑的父母还有什么隐藏的秘密吗

    叶枫不禁想到沈翠说的话,他说道:“沈翠说过,令尊手里有一样十分重要的东西,那么可以猜想,令尊的身份一定不是普通人,所以他拥有这种高级身份玉佩,也应该是情理之中的。”

    唐剑想了想,神色变得凝重起来,说道:“明天一早我就赶回蜀中,我父母当年一定有什么秘密瞒着我,我一定要弄清楚他们当年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会持有这种玉佩,而且还因为那件神秘的东西丧命。这背后一定有不为人知的秘密”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