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特种狂兵最新章节 > 特种狂兵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百零二章 玩火
    在南云县这边被一个花定惊闹的不可开交的时候,运河县清风帮这边却是很平静。

    慕容旭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志得意满的看着一群手下,得意洋洋的说:“这下我们可以高枕无忧了,叶枫和陈天虎这次绝对死定了,而且还扯不到我们头上,哈哈哈。”

    只见梅香堂的堂主满脸的献媚,说:“帮主高明,神通广大,居然能请到这样厉害的高人出马,这一次虎帮绝对在劫难逃,只要叶枫和陈天虎一死,我们就把伪造的证据交给军方,鸡公山的案子也就有人替我们背黑锅,一举两得,高明高明!”

    慕容旭被拍的舒舒服服的,笑着说:“你们就不用管南云县的事情了,交给那位老前辈一个人处理就行了,料想南云县弹丸之地,也不可能有人能阻挡这位老前辈。”

    这时菊生堂主站出来,面色颇为担忧的说:“帮主,只是属下有一个担忧之处,不知道该说不该说。”

    慕容旭一摆手,“说吧。”

    菊生堂主说道:“这位老前辈的能力我们是见识过了,对付虎帮的人完全是手到擒来,这个确实没错。但属下最担忧的就是,这位老前辈的能力太厉害过头了,不仅仅是虎帮,就连我们清风帮在他手里恐怕也没有抵抗之力,而且这位老前辈早年的名声……帮主您也知道的,万一他喜怒无常,翻脸不认人,到时候岂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玩火**啊。”

    慕容旭点点头,说:“你的担忧不无道理,我当时决定请他出山的时候,也曾经担心过这一点,但后来·经过接触,我发现一个道理,人一旦老了就会变的。这位老前辈年轻时虽然名声不太好,但现在的他却是一个世外高人,与世无争。并不像年轻时那样,而且他跟我还颇为谈得来。所以我才敢请他出马。”

    菊生堂主一听点了点头,又说:“这位老前辈看起来很好说话,但毕竟人心隔肚皮啊,不怕一万,只怕万一。他要是真的跟我们翻脸,到时我们清风帮只怕也难逃一劫。”

    慕容旭点头,说:“你说的是,不过我还有另一道保险。那就是万一他翻脸的话,上面不还有公·安·部吗?公·安·部的那些国手找了他四十年,只要我一个电话,他们立即就会来抓人的。公·安·部的那些国手都是不弱于这位老前辈的绝顶高手,对付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头,对他们来说也不是什么难事。所以你们不用担心,我早就想好对策了。”

    听到慕容旭这么说,菊生堂主才总算放心了,说:“帮主考虑的周到,那属下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慕容旭哈哈一笑,说:“诸君,虎帮的事情只是时间问题,等老前辈玩够了,就是他们的死期了。我们只管经营我们的生意,坐等叶枫和陈天虎的人头吧!”

    那些手下都齐声欢呼帮主英明,然后都告辞下去了。

    办公室里只剩慕容旭一个人后,他又回身盯着那份地图,喃喃自语:“南云县,不出两个月,就尽在我的掌握中了,而且军部的威胁也顺带着就处理掉。我这一招一箭双雕,真是连我自己都佩服啊。”

    就在他自吹自擂的时候,桌上的电话铃声响起,他一看号码,顿时眉头一皱,不耐烦的嘀咕了一句,“这老东西又有什么事情?”

    “喂,老爷子您好,有什么吩咐吗?”拿起电话,慕容旭立即又换了一个恭敬的态度。

    电话另一头的老人说:“慕容旭,你是不是又背着我干了什么事情?老实点,自己说。”

    慕容旭顿时一惊,自己偷偷去做了这件事,怎么又传到了这老东西的耳朵里了?而且这老东西真是管的也太宽了吧?这事是清风帮的内务,又没到他沧澜市的地盘闹,他哪来那么多的废话?

    “嗯,不知道老爷子说的是哪件事情啊?能否给个提示?”慕容旭还是装聋作哑。

    老人冷哼一声,“臭小子,你以为我又在管你的闲事对吧,老子这是为你好。你是不是偷偷去凤头山去见了一个人?”

    慕容旭心里一惊,这老东西果然知道了,看来在我身边他肯定安插有眼线,什么时候让竹玉堂查出来。

    “哦,是的,我以为这是我帮中的事务,所以就没有惊动您老人家。”慕容旭故意强调,这是我自家的事情,你管不着。

    老人冷笑道:“你以为我真的是吃多了撑的,喜欢管你的事情?要不是你爹跟我是生死之交,临终前嘱咐我照顾你,老子才懒得管你呢。我说你小子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敢去招惹凤头山的那个人,是不是活腻歪了?你知不知道他是什么人?”

    慕容旭被骂的皱起了眉头,说:“老爷子,我也不小了,三十六的人了,做事有分寸的。我请他之前,做了很多调查的,我自然知道他是什么人。”

    老人更是气道:“你既然做了调查,知道他是什么人,你还敢跟他打交道?你就不怕他把你吃了?到时候老子可救不了你,那个人沧澜市没人惹得起!”

    慕容旭回答:“您就放心吧,我自有办法对付他,没有把握我也不敢冒这个风险的。”

    老人立即说:“你有个狗屁的分寸,你以为只有你一个人知道他的能耐?只有你一个人知道他住在哪里?这么多年来整个西江省的道上都知道他躲在凤头山,但没有一个人敢去招惹他,那么多比你牛逼的多的人,都躲他躲的远远的,偏偏你小子不知死活,去跟那个魔王做交易,我看你是活腻了吧!”

    慕容旭顿时有些不悦了,虽然这个老人他惹不起,也是他的叔父辈,但他毕竟是堂堂清风帮帮主,被人当成小孩子一般教训,心里也是火起。

    于是慕容旭不冷不热的说:“老爷子对我的关心我是知道的,不过这件事您就别管了,出了什么问题,我自己能够承担,您放心吧,没事我就挂了,免得打扰您休息。”

    老人一听,顿时摇了摇头,无奈的说:“你小子既然已经和他做了交易,再骂你也没用了。我打电话给你是有一件事告诉你,如果万一他跟你闹翻了,你想保命的话,我有一个办法,用是不用,你自己考虑。这个人向来有个规矩,如果得罪了他,也并非是非死不可,只要自断一双手就能保命。虽然砍断一双手代价是大了点,但总比丧命强,况且现在医学发达,断了再接起来也不是什么难事。你自己记住了。”说完就挂了电话。

    慕容旭听完之后,先是一愣,接着不屑的说:“自断双手?开玩笑吧,我这双艺术家的手可价值千金呢,就算接回来也废了,老子肯定不会那么傻。老爷子,毕竟你们人老了,胆子就小了,等我办妥这件事,看你还小看我!”

    而电话另一边的老人,挂了电话后,则满脸忧伤的坐在沙发上直叹气,仿佛很伤心一样。

    这时一个身材高大的年轻人走了过来,对老人说:“爸爸,慕容旭那小子轻狂自大,连您都不放在眼里,这几年地盘大了,翅膀硬了,早就想自己闯出一番名堂,根本没把您的话放在心上。这种人您还管他做什么,让他自己作死去,自作孽不可活。您也省点心,少生点闷气。”

    老人摇了摇头,说:“霜儿,爸爸我不是在生他的气,他在我的面前再怎么任性胡来,也就是个孩子而已,我根本不会放在心上的。我是在伤心啊,小旭的父亲慕容铎是我最好的生死兄弟,当年为了救我,他被人乱刀砍死,就在我怀里咽气的,我这一辈子都记得他的救命之恩。他在临死前只拜托我一件事,就是照顾他儿子。要是我连慕容大哥这唯一的遗愿都不能完成,到时候我在九泉之下,有什么面目去见他啊。”

    那个年轻人听了,也不知道说什么好,走过来半跪在父亲面前,握着老人的手说:“既然是这样,那我们就出手帮他吧。不如我带着阴兽组去运河县,以防万一那个魔王对慕容旭动手,我们也能救他一条命。”

    老人摇头说:“霜儿,你是我唯一的儿子,这件事你绝对不能插手。那个人不是我们能对付的,万一到了那一步,我还有最后一招可以救小旭的命,你就不用管了。”

    年轻人一愣,“爸爸,还有什么办法可以救他?”

    老人慈祥的摸了摸儿子的头,说:“这你就别管了,爸爸我自有分寸的,你还不相信我吗?休息去吧,我一个人坐会就睡觉了。”

    年轻人似乎对自己父亲的能力十分信任,于是站起来说:“好吧,爸爸您早点休息,别睡太迟了,我走了啊。”说完离开了。

    只等年轻人走了很久之后,老人的眼里才流出了两行热泪,自语道:“霜儿,如果真的到了那一步,就是爸爸和你说永别的时候了。到时候沧澜市的江山就要靠你了。”说完脸上露出了一股决绝的神色,又轻声道,“慕容大哥,你放心,我就算舍了这条老命,也要保住你唯一的骨血,到时候咱兄弟两下面再聚!”

    与此同时,在南云县的夜市一条街上,雷伯正在忙着招呼客人。

    “老板,切一盘卤牛肉,一盘花生米,再来一瓶老白干。”一个客人走了进来,坐在一张空桌前。

    雷伯听了这话之后,本来应该是热情招呼的,但突然这说话的声音像是一把尖刀一样,刺穿了他心中多年来隐藏的阴霾。

    雷伯顿时浑身一震,他缓缓抬起头,看到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头正安静的坐在一张桌子前,对他微笑。

    过了这么多年,他还是那么的优雅,还是那么帅气,虽然已经是个头发花白的老人了,但身上的气势依旧逼人,花定惊!

    “老板,怎么了?不做我的生意?”花定惊轻声说。

    雷伯这才恢复了一点冷静,他点头说:“马上来。”然后手忙脚乱的开始准备菜肴。

    几分钟后,雷伯端上了菜,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味道不错,坐吧。”花定惊尝了一口牛肉,赞道。

    雷伯立即想到自己现在也是个五十多岁的老头了,他肯定不认得自己了,想罢就变得镇定了,他笑道:“我还有事情要忙呢,客人您自己慢用,我就不陪您了。”

    没想到雷伯刚刚一转身,花定惊就笑着说:“四十二年没就见了,你还是那样啊,一看到我就怕成那样了,我有那么可怕吗?”

    雷伯顿时浑身如遭雷击,花定惊居然认出他来了?这简直不可能啊,十四岁的孩子,和五十六岁的老头,差别那么大,他是怎么认出来的?

    “别人只知道我的武功高,其实我还有一个秘密,我的鼻子天生就比一般人灵敏上千倍,只要我闻过的气味,一辈子都不会忘记。恰好我的记忆力也很超群,我记得你身上的气味,跟我四十二年前遇到过的一个孩子一样。这个世界上每个人的体味都不同,绝对不是巧合。昆仑派二十八代传人,我没说错吧?”花定惊一边说,还一边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