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特种狂兵最新章节 > 特种狂兵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百一十八章 开战
    医生走后,陈天虎和几个帮中元老本来是打算离开的,但叶枫坚持不走,他要等马俊苏醒过来,他要第一时间知道是谁做的。

    陈天虎他们无奈也只能留下来一起陪着叶枫,其实陈天虎心中也已经多少猜到是谁做的了,在整个南云县,敢对虎帮骨干做出这种事情的人,除了漕帮,就没有其他人了。

    只是陈天虎并没有将自己的想法告诉叶枫,因为他有顾及,这么多年来一直被漕帮压在下面,他实在没有把握跟漕帮正面叫板。

    叶枫不知道这些,也不管这些,在他眼里,现在只有两件事,第一是报仇,第二是刘婉茹和谢婷婷的下落。

    两个小时后,马俊终于慢慢苏醒了过来,虽然带着呼吸器,说话困难,但他枫和陈天虎的时候,还是开口说话了。

    “对不起,帮主,叶先生,我没有完成任务,请你们责罚。”

    没想到马俊第一时间并没有请陈虎帮他报仇,而是自责,这让陈天虎的心里一阵绞痛。

    陈天虎安慰部下,说:“小马,你已经尽力了,这不是你的错,你安心养伤,不要多想。”

    叶枫也点头说:“小马,你还记得是谁对你做了些事情吗?”他也没有第一时间打听刘婉茹和谢婷婷的下落,毕竟马俊伤成这样,他第一想到的是报仇。

    马俊眼里立即涌出一股恨意,狠狠的说:“是漕帮的那伙人干的!那个穿着红衣服的娘炮,我一辈子都不会忘了他!”接着他立即又慌张的说。

    “叶先生,你的两个朋友被他们抓去了,听那个红衣男说,漕帮的曹纯和那个什么军师,你的两个朋友,现在恐怕已经送到他们那里去了。你赶紧去救你的朋友吧。”

    一听到这话,叶枫再也按捺不住了,他点了点头,说:“小马你安心养伤,我一定会给你报仇的。”

    说完叶枫站了起来,屋子里顿时温度下降了好几度,因为他身上爆发出了一股前所未有的杀气,这股杀气让在场的每个人都不寒而栗。

    “漕帮,我叶枫一定让你们血债血偿!”叶枫说完就直接朝门外走去。

    陈天虎一见,就知道叶枫要去找曹纯的麻烦了,他赶紧上前拦住叶枫,说:“叶老弟,这件事不简单,我们是不是从长计议?”

    叶枫微微一愣,手下都伤成这个样子了,他这个做帮主的怎么没有想象中的怒气,反而像是有什么顾虑一样。

    叶枫没有说话,只是用询问的眼光天虎。

    陈天虎像是被心思一样,他叹了口气,无奈的说:“不瞒老弟你,其实我们虎帮一直被漕帮压制了这么多年,因为地下拳赛从来没赢过,他们一直掌握着地下拳赛这块肥肉,导致他们的实力已经逐渐超过了我们,无论是钱还是人,都比我们多,现在跟漕帮正面开战,我还真没那个底气。”

    在场的都是虎帮的几个元老,陈天虎也就没有隐瞒,将心中的顾虑说了出来。

    其实另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漕帮和虎帮是南云县最大的两个帮会势力,正所谓二虎相争,必有一伤。曹纯和陈天虎都明白,他们两家如果真的开战打起来的话,无论谁赢谁输,双方都不会有好下场,因为他们的实力太接近了。

    杀敌一万,自损八千。漕帮和虎帮,不管是谁赢了,也必定要元气大伤。而在南云县还有其他的势力必定就会趁虚而入,取而代之,这样对他们两家都没有好处,正所谓鹬蚌相争渔翁得利。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多年来,漕帮和虎帮一直井水不犯河水,保持着这种微妙的平衡,这就是强者间的生存之道,而并非全靠动刀动枪就能维护自己的地位的。

    叶枫点了点头,说:“陈帮主,这件事是因我而起,自然由我叶枫去解决,您不用担心。”说完又要往门外走去。

    陈天虎一愣,“你要一个人对漕帮开战?”

    叶枫点了点头,说:“血债必须血偿,漕帮一定要为今天所做的付出代价!”

    说这话的时候,叶枫眼里只有杀气和怒气,此刻的他已经化身为一尊人间修罗,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陈天虎楞了半晌,胸中的一股热血被叶枫决绝的话语点燃了,他猛的一点头,说:“好!忍了这么久,也无需再忍了,我不能让叶先生一个人面对漕帮。”

    “传令下去,从现在开始,我们虎帮正式对漕帮开战!”

    “是!血洗漕帮,报仇雪恨!”

    几个元老也群情激昂,忍了这么多年,早就对漕帮有一股子怨气要发泄出来,今天的这件事算是一根导·火索吧。

    陈虎天之所以敢对漕帮开战,并不仅仅是一时热血上头,还因为他现在有了叶枫这个强大的帮手,心中的把握比以往多了几倍,这样才敢一战。

    但谁都不知道,这根导·火索,将点燃南云县几十年来最惨烈的一次黑帮战争!

    南云县的另一边,在一所豪华的别墅里,曹纯和军师也正在生着闷气。

    彭!

    一声大响,曹纯将一个水晶杯狠狠的摔在地上,愤怒的对军师说:“你不是说你的巫术培养出来的战士,是战无不胜的吗?你知道我今天赔了多少钱吗?”

    军师地位超然,这么多年来,曹纯还是第一次对他发火,不过他似乎毫不在意,只是轻轻说:“兵无常势,水无常形,胜败乃兵家常事。曹帮主不用生气,失去的东西,我们再夺回来就行了。”

    曹纯毕竟是一方霸主,不是刚出道的毛头小子,虽然刚才怒气冲冲,但想到日后还要仰仗军师,心中的怒火立即熄灭了大半。

    “军师说的对,毕竟是高人啊,军师的心胸远非我这种凡夫俗子能比,来来来,我敬您一杯,我刚才失态了。”

    曹纯端起一杯82年的拉菲,和军师一饮而尽。

    军师也是个人精,他也要背靠漕帮这颗大树混饭吃的,自然不会因为曹纯对他发火而产生什么怨念,反而被曹纯的几顶高帽子,弄得飘飘然了。

    “曹帮主放心,今年我们虽然输了,那只是因为我们不知道叶枫这小子的底细,等我们慢慢摸清他的底细,再暗中除掉这个祸害,明年的南云县,还是漕帮的天下。”

    曹纯点头说:“嗯,我们就是吃亏在叶枫这小子身上了,我会派人去查他的底子,一旦查出来,军师有把握搞定他吗?”

    军师呵呵一笑,“不是老夫夸口,之前因为没有足够强的对手,所以我还有几个独门秘藏的绝活没有拿出来,这次遇到了合适的对手,我也不用藏着掖着了,这次我会为您制造出最强大的黑武士,哪怕使用到禁忌的咒术,也要让叶枫死无葬身之地!”

    曹纯一听,心情这才好了起来,拍手道:“跟您合作这么多年,我还不知道您还藏着这些绝活啊,这次要大开眼界了,哈哈哈。”

    就在两人计划着如何除掉叶枫的时候,一个手下慌张的跑了上来,说:“帮主,大事不妙!”

    曹纯一愣,问:“什么事情这么慌张?”

    那个手下一脸惊恐的说:“就在刚才,我们在周边几个镇上的场子被人给砸了,的人都进了医院,而且是同时动手的,有人要对我们漕帮下手!”

    曹纯一惊,接着摸了摸下巴,非常诧异的说:“是谁有这么大的胆子,敢在南云县的地盘上,对我们动手?知道是谁干的吗?”

    那个手下吞了一口口水,紧张的回答:“那些人自称是虎帮的,还说从今天起跟我们漕帮开战!”

    曹纯顿时大惊,“陈天虎这老家伙是疯了吗?他才刚刚赢了我一场拳赛,就以为自己不得了,敢公然跟我们开战?”

    军师也皱眉说:“事出有因,我觉得一定是有什么原因导致他这么做的。”

    曹纯点头对那个手下说:“你赶紧去虎帮问问,陈天虎究竟是哪根筋不对了,为什么要跟我们开战。”

    那个手下答应一声,立即跑了下去。

    就在这时,一个妖异的声音从门口传了进来,“二舅,不用查了,我知道原因。”

    只见那个红衣娘炮男走了进来,他居然是曹纯的外甥,难怪是漕帮的一个头目呢。

    曹纯红衣男,说:“说,是不是你小子闯祸了?”

    红衣娘炮男呵呵笑道:“不是闯祸,而是给您和军师送礼来了。您还记得住在咱们南云医院后面那个小区的那两个妞儿吗?”

    曹纯一愣,点头说:“记得啊,怎么了?你把她们抓来了?”

    红衣娘炮男一拍手掌,只见两个帮众压着谢婷婷和刘婉茹走了进来,两个女孩纯和军师后,都吓得不敢说话了。

    本来还惊讶于虎帮的突然开战,但一婷婷,曹纯的心思就完全在这个女孩身上了,目光在她曼妙的身躯上游离,再也挪不开了。

    军师一婉茹,也是双目放出精光,啧啧赞道:“好漂亮的女娃子,正是老夫采阴补阳的好材料啊。”

    “你们想怎么样?”谢婷婷瑟瑟发抖的问。

    曹纯站起来,笑呵呵的走到谢婷婷的身边,伸手搂住她的小蛮腰,满脸无耻的说:“我想怎么样,你马上就知道了,小娘子,今天过后,我保证你再也离不开我。”说完还伸手摸了一把谢婷婷那高高耸立的小山峰。

    “流氓,恶棍!放我们走!”谢婷婷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一巴掌就打向曹纯的脸。

    曹纯哪会被她打中,轻易的就抓住了她的手腕,还伸出嘴在谢婷婷的脸上亲了一下,坏笑道:“辣妹纸,够味,我喜欢。”

    红衣娘炮男讨好的说:“二舅,我这件礼物你们满意吧?”

    “满意,简直要打满分!这件事你办的不错。”曹纯哈哈大笑,“其他的事情,等我享受完了再说,**一刻值千金,小娘子,我们早点安歇吧。”

    说完曹纯一把将谢婷婷抱了起来,朝里屋走去,谢婷婷虽然极力挣扎,但哪里挣脱的开,只能满口流氓的乱骂一通。

    而军师则对两个手下说:“把这个女娃娃送到我房里去,她要是不老实,就给她吃点安眠药。”

    两个手下点点头,压着刘婉茹进去了,刘婉茹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此刻也没有半点抵抗的能力。

    随即军师站起来,笑吟吟的跟着走了进去。

    当他们都进去之后,客厅里的红衣娘炮男呵呵笑着自语:“二舅啊,我还没来得及告诉你呢,虎帮的人是被我打伤的,所以他们才会跟我们开战,咯咯咯。”

    不知道听到这话的曹纯,会有什么反应。而且此刻他们还不知道,刘婉茹可是叶枫内定的女人,等曹纯知道这个真相后,估计以他好色的尿性,也不会放过这两个女孩的,因为反正战争已经即将开始,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正所谓色字头上一把刀,或许正是这把刀最终要了曹纯的性命。(..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