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盗灵人最新章节 > 盗灵人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十八章 飞翔的摩托
    太白山属于秦岭山脉主峰,是青藏高原以东的最高峰。虽然近些年太白山已经得到开发,成为国家旅游景区,但是它那隐藏在常人无法触及的地域的秘密仍然吸引着无数科考团前来探索。

    飞机略过一座座山峰,朝着前方驶去,樊狸已经能够想到外面的场景,那肯定是一片无穷无尽的森林,褐色的地标埋藏在绿色的皮囊下,让整个山脉显得更为神秘莫测。樊狸喜欢探险,一个盗灵人也不可能不爱探险。很多墓穴都藏在深山之中,这让他自然爱上了深山。可是这次和以前不同,这次没有秦子扬,深山之中的毒虫将不再友善。

    “我已经看到了目标,目标体积很大,很明显不是正常生物。”飞行员的声音传来。

    “我们准备登陆。”童战回答。

    “我们打头阵吧。”没等童战站起来,叶雨凝率先站起来,然后跨上摩托车,看了看樊狸。“上来。”

    “哦”樊狸麻利地抓起地上的伞包,刚要背到身后,却被叶雨凝一把扯下来。

    “不用伞包。”叶雨凝对着他坏笑着。“我有伞包。”她一夹摩托车,车后排气筒的位置伸出两根很粗的管子,樊狸好像隐约看到里面有东西在动。

    带着疑惑和忐忑,樊狸跨上摩托车,抓着叶雨凝的腰。叶雨凝回头朝着童战看了一点,点点头。

    “打开舱门”童战对驾驶员说道。

    面前突然刮开一股强风,樊狸觉得自己面部受到了强大的压力,他看着周围的士兵,他们都已经习以为常。

    叶雨凝不知从哪抽出一条皮带子,带子当空一舞,绕过樊狸的身子将他和自己紧紧缠在一起。

    “等等,我们难道就要这么开下去吗?”盯着下面的高空直发愣,樊狸喊道。

    “当然”叶雨凝话毕,摩托车猛地朝着前方冲过去。

    “啊”空中传来樊狸悠长的叫喊声。

    开出机舱,樊狸只觉得一阵颤抖。觉得整个身子360度不停地旋转,大约过了十几秒钟,摩托车终于平稳下来,但是他只觉得血在往头上冒。便睁开眼睛往头顶一瞅,竟然是陆地。叶雨凝调转方向,摩托车恢复到平衡,樊狸松了一口气,只觉得冷汗直冒。两只手狠狠掐着叶雨凝的腰肢。

    “你……疼吗?”他大声问道。

    “疼”叶雨凝回答。因为耳边都是呼呼的风声,她没有多说什么。樊狸回头朝着飞机的方向看,谢凌凯弩熊猫舞媚焱潘明月和倪梓琼正在空中飘舞,在距地面一定高度后纷纷拉开伞包。

    “给我打”只听见隆隆声中,夹杂着叶雨凝的声音。

    “打哪?”樊狸将摄灵汇成一把火箭筒,因为有皮带绑着身体,他暂时不需要抓着叶雨凝,刚才完全是因为内心的恐惧在作怪。

    “那里”叶雨凝说完,摩托车的前方突然伸出两枚导弹,对着下面翻涌的叶子扑过去。只听两声巨响,樊狸看到某物坠倒在地,同时,他也看到了附近其他东西在奔跑。

    “我懂了”樊狸对着下方奔跑的怪物开炮,两炮出去,都打歪了,因为摄灵的子弹并没有爆炸功效,所以他立刻换成机枪,对着下方扫射。

    一声巨响从身后传来,他发现谢凌已经落地。凯弩跟在她身后。披着血红披风的谢凌很扎眼,她挥舞着火焰喷射器前方的钉子头将面前的怪物刺穿,凯弩举着两把冲锋枪跟在她背后。

    “我们需要落地吗?”樊狸问道。

    “先玩一会”前方传来叶雨凝带着嬉笑的声音。只见摩托车前方又伸出两把机枪一样的东西,摩托车瞬间成了战斗机。两条火蛇疯狂地朝着前方喷射着,所到之处尘泥岩石和树枝横飞,不少怪物在奔跑的途中就被打成筛子。

    机枪还惊起一群飞鸟,它们朝着某个方向飞过去,逃离战场。樊狸还看到一些长着翅膀的怪物飞过来,刚刚起飞就被叶雨凝的机枪击落。

    天启骑士团的人基本已经落地。身后出现了“狩魔”的战士们。谢凌将火焰喷射器背在身后,朝着山顶猛冲,一路上横冲直撞,将不少怪物撞下悬崖,凯弩吃力地跟在她身后,他虽然拥有和谢凌差不多的金刚不坏之躯,但是却没有谢凌的体制,加上一路上还要闪躲从谢凌那边飞过来的怪物,他显得很狼狈。

    “哈哈哈哈”前方的雨凝传来一阵欢笑,这让樊狸想到了袁晓小。他朝着前方看去,发现一头巨大的羚牛被叶雨凝打下山崖,摔得粉身碎骨,它坠下去之前还挂倒了几头怪物。

    “我们该下去了”叶雨凝说完,樊狸只觉得前方突然没了着力点,摩托车好似自由落体般下坠,恐惧让他扔掉机枪,紧紧嘞着叶雨凝的腰。快要坠落到地面的时候,一阵风推着他们前行,叶雨凝一记漂亮的甩尾,溅起一阵泥土和碎石,打在面前一头怪兽的身上。

    “啊”樊狸一蹬摩托车座,本想一跃而起,用摄灵汇集成的战锤将他拍倒在地,没想到这一脚下去,有了阵势,力道却没有跟上去,在高空恐惧下,两只脚已经发麻,他这一锤子没有砸过去,倒是把自己带倒在地,摔个狗啃屎。

    “哈哈”看到这一幕,叶雨凝没有立刻去营救他,反而夸张地张大嘴巴大笑起来,顿失女神形象,樊狸还是第一次看到叶雨凝的嘴巴张到这样的程度,没等他调侃几句,叶雨凝就被某物扑倒在地。

    “该死”本来指望叶雨凝能够营救自己,这回看来他要独自面对这个怪物了。

    樊狸翻身站起来,举着战锤对着眼前的怪物,被刚才的阵势吓了一跳,这怪物也不敢妄自冲过来。

    两个人转着圈对峙着,樊狸能够清晰地看到他的长相。那真是一张恶心的脸,锋利的牙齿露出来,一半脸通红,好像和剥了皮的肉一样。他的衣服被肿胀的身体撑破,只留下一件蓝背心挂在身上,其他部位都是茂盛的黑色长毛。

    “嚎”它突然对着天空一声怒嚎,然后朝着樊狸冲过来,樊狸跳到一边,它一头撞到叶雨凝的摩托上,樊狸以为它会将雨凝的摩托车撞毁,结果却是它迷迷糊糊差点摔倒,而摩托只是倒在地上。

    有这么重吗?

    樊狸顾不得猜想,趁着怪物反应不过来,一锤子挥过去,砸到它的头颅上,它一声惨叫摔在地上,昏死过去。

    “雨凝”樊狸回头发现叶雨凝已经不见踪影,远处传来打斗声,从声音上听好像是大树断裂的声音,距离这里很远。

    樊狸神经紧张,处于高度集中的状态,以至于听到了面前一阵轻微细碎的嘈杂声。他紧握着战锤盯着那团微微颤抖的草丛,一步步后退,突然小腿一凉,吓得他猛地一转身,却发现是自己碰到了叶雨凝的摩托车上。

    “该死”樊狸骂了一声继续朝着那边看去,面前却多了一只大脚,直冲他的脸蛋子,他哪有能力闪躲,只能祈求这一下别踢得太狠,整个人就向后飞去,撞在一颗大树上。

    他认得此人,就是那个左手绑着弩枪,穿着类似藤甲的刀疤脸板寸男。他走到距离樊狸两米远的地方停下来,完全没有任何表情,好像那张脸都没有肌肉,无法控制一样。樊狸发现他和其他怪物不一样,他的体能超于常人,力量超于常人,但是却没有和其他怪物一样发生丑化,反而和女警大军一样。

    “你是谁?”樊狸扶着大树站起身,摄灵汇成一把长刀。

    那人没说话,紧握着右手的短枪,死死盯着樊狸,就像一头狼盯着一只绵羊一样。

    正观察着,他突然一枪头戳过来,樊狸狼狈地闪躲,虽然闪开要害,但是左小臂一凉。樊狸没时间去看自己的伤口,挥舞长刀朝着那边砍过去,他觉得自己的战斗方式和原始人差不多,就是对着空气一阵乱砍,完全没有谋略。

    但是那人竟然被自己疯狂的攻势给逼退了。樊狸乘胜追击,另一只手变出一面带钉刺的盾牌,他将盾牌顶在前方,使出吃奶的劲头朝着那刀疤脸冲过去。

    也许是天意,他们无意中跑到了一条比较狭窄的地方,一旁是土坡,下面都是碎石和烂树,掉下去准没好,一旁是山体,这样的情况下,刀疤脸无处可逃。他朝着面前一棵大树猛冲过去,樊狸紧随其后,即将撞到他身上的时候,他竟然一蹬树干,借着树干的推力跳到樊狸的头顶。

    樊狸心中大叫不好。刚才还想借助地势逼死这个刀疤脸,如今命运转变的太快,自己竟然成了瓮中之鳖,这样的速度来不及停下是个问题,把自己薄弱的后背暴露在敌人面前又是另外一个问题了。

    完蛋了

    樊狸撞到树干上,侧身瞅着飞过来的短枪,眼前一亮,某人一脚踢开了刀疤脸扔出了的短枪,并且那刀疤脸一声惨叫,坠落在地。

    “没事吧?”樊狸发现自己已经吓得坐在地上,眼前出现了某个穿着黑纱的女子,他抬头一看,发现是舞媚焱。

    “没事……就是吓死我了……”他话音刚落,舞媚焱已经朝着刀疤脸冲过去,那人中了舞媚焱一刀,飞刀插在胸前,伤口不深但足以让他疼痛难耐。

    “看你这回往哪跑”樊狸看着眼前的情景笑道。没料到他那家伙不顾土坡下的危险朝着下面滚过去,一阵乱撞后消失在视野之中。未完待续。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