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盗灵人最新章节 > 盗灵人最新章节列表 > 第十九章 女王间的战争
    “你的能力很特别,特别之处就是能够产生你认为是金钱的东西,而我却视它们为粪土。% し你这样的富婆我见多了,**的,富二代的,小三的,都是花天上掉下来的钱,有什么可嘚瑟的,相比她们而言,你不过是在床上功夫欠佳了些,其他不还是一样。”

    “看你这一身粗制滥造,真不知道是哪家跑出来的野姑娘,没见过世面吧?我最恨你这样的人,自己没有钱,就嫉妒其他有钱人。”萧晓转向樊狸。“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人家褚江河没有能力好歹还有个诚意,你倒好,带来个刺头来损我。”

    “你别误会。”樊狸说完拿出在黑衣斗篷男那里发现的照片,在萧晓面前亮了亮。

    “怎么,想和我叙旧?也不至于拿这么老的照片寒碜人吧。”萧晓一脸怪笑,其中充满了鄙夷和讽刺。

    “前两天我们在一个地洞里发现了一些怪物,这些怪物都是由人类变成的,而且听从一个黑衣斗篷男的指挥。当那个黑衣斗篷男离开后,我们在他的临时住所看到了这个。”

    “除了我们的人,就是那三个陌生人。你竟然来怀疑我?你怎么不去怀疑珈蓝和凯弩。”

    “因为你很可疑,小姑娘。”潘明月接下樊狸的话。“我讨厌你这种因为暴富就拒朋友千里之外的人。”

    “哈哈哈!讨厌我的人多了。你算老几。你们不过是生活在底层的穷家伙,是那种给点好处就可以滚蛋的人!”萧晓一扬手,一颗钻石飞向潘明月。舞媚焱的速度极快,伸手两支手指将钻石夹住。

    这钻石足有大拇指指甲盖那么大,但是潘明月和舞媚焱看后都没有什么感觉。

    “哎呦,身手敏捷啊。樊狸!这个人情我算是给你了,走吧,以后别再来找我。”萧晓说完就要离开,却突然感觉到双脚下一阵冰寒。她低头一看,脚下的地板上蒙了一层厚厚的冰。

    “晓儿。我们并不是来向你要钱的。我们不想谋取任何利益,因为最近发生了一系列涉及到人命关天的事情,我就是来向你请教一下。”樊狸向前一步走到萧晓面前,对潘明月使了个眼色。萧晓脚下的寒冰立刻褪去。

    “哼,你也是聪明人,也看出我已经和盗灵人没有半点关系了。我很享受我的生活,也不想卷入任何纷争,至于你的案子和一系列杀人事件,我没有兴趣。在过去的二十多年里,我做好人做的太久了,可是好人又有什么用处,来到京都这座大城市。满眼都是功利心,良心又值多少钱呢?樊狸,我为盗灵事业奉献了一半青春。到头来呢?爷爷不见了,哥哥战死了,朋友离我而去,在我生不如死的时候,没人试图来找我。是这个残酷的社会让我感受到了强大和残忍并不是一种美德,但却是一种生存之道。而我们曾经所崇尚的美德,在功利面前一文不值。”

    “爷爷……死了。死在一场动乱中。珈蓝加入了‘蚁巢’,和我一样是‘蚁巢’的特工,凯弩在水蛇廊工作,他找到了自己的爱情。褚江河……我想你已经看到了他的处境。大家都在,只是因为迷城那场动乱被隔开了,都身不由己,但是你不能就这样放弃我们之间的情谊。”

    “我想……那情谊已经随着爷爷的离去而离去了。你们走吧,我不想看见你们,你开个价,要多少钱我给,但从此我们井水不犯河水!”萧晓一挥手,两颗硕大的钻石出现在她的手心,她将钻石送到樊狸面前,樊狸无动于衷,看着两颗钻石就像看着两块石头一样。

    “你到底还在坚持着什么,樊狸。时代变了,社会变了,再没有什么公平正义的大德了,没了!以前爷爷说盗灵人的数量骤减,我还嘲笑他们的无知,但是进入这个社会,我发现盗灵人那一套根本没有用。人们会崇拜英雄,崇拜歌星,但是却不是我们这样活在背后的盗灵人,我们在他们面前比要饭的更加可悲!”

    听了萧晓的话,樊狸心中涌起一阵失望。他不知道如何去回应萧晓的话,因为她说得的确没错。如果设身处地的想一想,萧晓那时候无依无靠,看到的都是底层社会最真实的一面,她比谁都痛恨那种感觉。樊狸觉得耳边传来了碎裂的声音,看着萧晓放在面前的钻石,他好像觉得这声音是从钻石之中传出来的。

    突然,萧晓抓着钻石的那只手冲上寒冰,于此同时,萧晓一记转身,对着潘明月将两枚钻石扔出去,钻石在飞舞的过程中化为两根银色的钉刺,一根让舞媚焱一脚踢开,一根插在潘明月的胸口。一种傲气在萧晓的脸上涌现。

    潘明月低头看了看插在胸口的钻石,将它拔出来扔在地上。一阵白烟从她的伤口处钻出来,她的伤口恢复如初。

    “慈悲不会改变,德行也不会改变,这个世界不会因为缺了肯于修行的人就缺少了爱和奉献。小丫头,你被纸醉金迷的生活蒙上了双眼,总有一天,你也会看到奢华背后的黑暗,那是比贫穷更加黑暗的无底深渊。”

    潘明月话毕,萧晓只感觉到一阵冰凉传上心头,她退后两步,怒视着潘明月。

    “明月,现在不是打架的时候。”樊狸对着潘明月说道,但是却看到舞媚焱眼中的肯定,舞媚焱对着他点点头,然后朝着一边走去,给潘明月和萧晓让出一条道路。

    “你从没有看到我所看到的黑暗,你从没有像只老鼠一样活在街头,你就不知道贫穷给你带来的是什么!”萧晓再次扬起双手,身边的饮水机突然炸裂,无数水花飞溅到她的身边,在她身边凝固、变化、盘旋……最终成为一根根锋利的钻石刀刃。

    “萧晓!”

    樊狸喊出去的时候,萧晓一声怒喝,这无数刀刃朝着潘明月飞过去。潘明月没有任何表情,白烟冲上她面前的地面,在其上汇集而成一道冰墙,将那些利刃纷纷阻挡下来。

    “看来你也不是一个正常人啊,怪不得口气这么大。”看着冰墙,萧晓不屑地一笑。“那就有意思了,平时我碰到的都是一脸贪婪的商人和狡诈的富家子弟,没有一个有真才实学的,还真不适应,终于让我找到这么一个出气筒了!”

    她的话刚刚说完,面前的冰墙突然破裂,一把硕大的长柄钉锤拍碎了冰墙朝着萧晓挥过去,萧晓一蹬从地面汇集而成的钻石,朝着一边闪去。

    樊狸为萧晓捏了一把汗,潘明月是可以和心奴匹敌的强人,这么打下去,萧晓真的没事吗?

    错失攻击的潘明月立刻朝着萧晓的方向再次挥锤,战锤击碎沿途上的任何物品,一时间奢华的碎片狂舞,满屋子都是金光闪闪的星星。

    萧晓也是受过训练的,在爷爷那里训练的时候,她的格斗能力就比自己强,虽然不像珈蓝那样卓越,但是也不算是寒碜,在幽都影响的强化下,她轻而易举一记空翻再次闪过战锤。

    “有意思!”看着萧晓两次闪过自己的攻击,潘明月竟然露出笑脸。“你叫什么?钻石女王?”

    “那你呢?寒冰女王?”

    萧晓抬手再次召唤钻石汇成的利刃冲向潘明月,潘明月从容地扔掉战锤,一只手握着空气撑在面前,白烟汇成一面盾牌,将萧晓的钻石纷纷挡在面前。潘明月没有给萧晓再次攻击的机会,她一蹬身后的墙壁,脚下由寒冰汇成一条冰道,她顶着盾牌滑过去,炮弹般冲向萧晓。

    樊狸清楚地看到,潘明月那面盾牌的外缘是一根根由寒冰汇成的尖刺,锋利无比,萧晓如果没有潘明月的自愈能力,恐怕凶多吉少了。

    “萧晓!潘明月,不行!”樊狸朝着萧晓冲上去,摄灵汇成另外一面盾牌,在顶开萧晓的同时,接下潘明月的冲击。

    潘明月已经有意识地收回攻击,可是这就像泼出去的水,想收回来怎么可能。只见一声巨响,樊狸被潘明月撞进墙壁,将头顶的吊灯都震了下来。

    “樊狸?”面前产生一阵烟灰,潘明月看着被撞在墙壁里、四肢扭曲的樊狸哭笑不得。

    这时舞媚焱也跑到跟前,和潘明月一起将樊狸从里面拉出来。

    “不好,她跑了!”旁边传来阿力的声音,潘明月和舞媚焱抬头朝着那边看过去,发现眼前已经没有人影了。

    “该死!”潘明月朝着地面狠狠跺上一脚,那块地浮现出一片冰层。

    “你怎么和她打上了,我本来是来谈话的。”樊狸坐在沙发上,干咳了几声。

    “你没发现,当她看到你给的照片时,有所惊讶吗?我觉得她一定是知道什么,只是不想告诉你。”

    “你觉得,她和我们追踪的黑衣斗篷男有关系?”

    “我只是猜测而已,毕竟我在‘蚁巢’工作久了,觉得人的面目表情最容易透露出内心的真实想法。”潘明月看着被打坏的别墅。“可惜了这么多好东西了。”

    “这个萧晓实力非凡,我看里面另有乾坤,如果她和这件案子扯上联系,那么就变得棘手了。”阿力捡起地上的钻石仔细瞧了瞧。“这个萧晓也是被魔能影响过的人吗?”

    “是!”

    “不是!”

    潘明月和樊狸同时回答,然后两人看着对方一阵惊讶。(未完待续)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