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盗灵人最新章节 > 盗灵人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十九章 速度与柔情
    “你们为何这样看着我?”樊狸实在忍受不了这些灼热的目光,尤其是沙克·格瑞和玛莎的目光。沙克·格瑞的眼神中带着几分命令,而玛莎的,只有寒冷。

    “因为你即将在这场战争中起到很大的作用。”秦子扬回答道。“至于是什么作用,我得慢慢挖掘。”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蚁巢’应该已经快到了吧,他们不可能打个洞直接下来,也不可能指望轰平这里,最好的方法就是派一队人深入三个墓**,从三个方向打进来。”樊狸避开沙克·格瑞的目光,看着秦子扬。

    “你把‘蚁巢’想的太厉害了,如今的‘蚁巢’已经不是曾经的‘蚁巢’了,如今的‘蚁巢’人手稀缺,这群没有下墓经验的人想要找到一条道路还是很困难的,而且周围的墓**里面有什么,你应该比我清楚。放心吧,我猜测三天之内‘蚁巢’的士兵肯定不会来。而且这是一座监狱,食物资源丰富,我们可以打持久战。”秦子扬的脸上飘过自信,她微笑着望着樊狸,让樊狸一度认为她依然是在搞艺术,而不是打战争。

    “那么之后呢?‘蚁巢’的士兵会打进来,你会全力反抗,或者他们根本找不到方法进来,就在附近驻扎,你会出其不备……这和叶雨凝的战争一样,是自己打自己人,可是叶雨凝尽可能的为‘蚁巢’保留实力,利用心奴调虎离山,而你,恐怕没有这样的计划吧。”樊狸再次直言不讳,作为指挥官的沙克·格瑞暂时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听着秦子扬和樊狸之间的对话,智商最高的潘明月也是如此,可能是因为对沙克·格瑞的尊重,他没有发言,自己也不敢发言。

    “樊狸,如果我们输了,这个世界就完了。”秦子扬简单地回答。“散会吧,大家都到各自的休息室里,一个小时后,潘明月、沙克·格瑞和熊猫来这里。”

    他们回到升降梯,来到另外一层,里面都是公寓。樊狸被秦子扬带到一个大房子里,里面有三张单人床,空间非常大,设备也十分豪华,只是时间长不住人了,这里落满了灰尘。

    “目前蓝帕的目的你是知道了,但是你知道投资方想要什么吗?”看着樊狸正在打扫房间,坐在一边的秦子扬喝着红茶。

    “投资方是为了利益,但是我听那几个天才讲过,他们最大的目的是为了扳倒对方,因为对方倒了是对他们最有利的结果。”

    “这些家族都很有实力,‘蚁巢’想要维护什么,就要经过他们的同意,毕竟他们的手下掌控了国家的命脉。所以说,如今投资方还不知道蓝帕的小算盘,他们只是认为,有了魔能,让‘蚁巢’进入魔能时代,他们之间的战争就会升级,总有人会落后一步,就总有人会淘汰。”

    “我不在乎那些恶心的纷争。”樊狸回答道。“有时候觉得叶雨凝的思想是对的,她那么聪明,就算受到了迫害,依然可以在‘蚁巢’独当一面,可是她还是选择了平淡的生活。做一盘小菜,唱一首小歌,人生里再没有什么事情比这幸福得多。”

    “我做这些就是为了有一天我们能彻底脱开这些,时间到了,不和你说了。”秦子扬站起身走出门去,秦子扬刚走,凯弩就溜了进来。

    “你……没事吧?”凯弩问道。

    “我能有什么事,其实就是因为爷爷,觉得有些失落,可我并不恨秦子扬。对了,既然你来了,你一定赢得了谢凌的信任,你还真是厉害,到底是怎么获得谢凌的信任的?”

    “其实也没什么,她什么都不怕,我也没必要去挨枪子挡刀子什么的,我就做点平常小事。谢凌是水蛇廊的老总,我就帮她打杂,平时给她开车,她有一辆劳斯莱斯,很酷,因为我的存在,她都不用雇司机了……”

    “我问你为何获得了她的信任,你跟我在这唠家常?”樊狸不耐烦地打断了凯弩的话,以前都觉得褚江河啰嗦,天知道你凯弩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

    “她觉得我是个人才,就带我来了,而且……我还向她求婚了呢。”

    “什么!”樊狸听后大叫起来。“那她的回应呢?”

    “她没说,就说给我一段观察期。”

    “哎呦,她那是考验你,你可要经得住考验啊!坏小子,看来你有戏啊!”樊狸狠狠一拍凯弩的肩头,这时舞媚焱进来了,凯弩看到她后立刻收敛起幸福的笑容,扭扭捏捏跑出门去。

    “他这是怎么了?像个老娘们。”舞媚焱顺着凯弩看去。

    “没怎么,你找我有什么事?”

    “没事,就来看看,我有个习惯,打仗之前都要来看看战友。”

    “按照秦子扬的推测,战争至少要三天后啊。”

    舞媚焱走到樊狸擦干净的桌子前,抚摸着桌面。从背面看,她的指头很美、很白、很纤细,但是手掌心却多了不少常年用刀的茧子。舞媚焱常常把前帘子翻到头顶,在上面扎一个蜈蚣发卡,配合着她的大眼睛,看上去有股清纯的味道。其实樊狸懂得,舞媚焱是七个人中和清纯最不沾边的人,可是社会往往就是这样,你缺什么,你就会去极力弥补什么,最后叫人眼花缭乱。

    “三天后会是一场恶战,蓝帕知道我们的实力,就会派精英中的精英来,秦子扬放掉这里的囚犯,也是为了增加蓝帕的负担,蓝帕是个很有责任心的人,他不会放纵这些囚犯逃走,一定会派出一个分队去追击罪犯,这样前来的精英部队就会减少,对于我们也算是减少压力了。”

    “我倒是不在乎战争,反正我经历的恶战够多的了。”樊狸对着舞媚焱微笑着。“你们几个人如此相信秦子扬,就不怕有一天,秦子扬也会失控吗?”

    “怕,可是除此之外我们什么都做不了。”舞媚焱走到樊狸打扫好的床上倒在上面,四肢张开。

    樊狸摇了摇头,舞媚焱可能对自己有所保留。她们这个难以击溃的团队中,凝聚她们的肯定不是简单的信任这么简单,一定有某种无形的吸引力将她们牢牢的吸在一起。

    樊狸简单地扫完地上的灰尘后,竟然发现舞媚焱躺在床上睡着了,发出有一声没一声的鼾声。他轻手轻脚走出门去,望着下面的巨型广场,点着一根烟。

    这里的布局和“蚁巢”很像,天知道秦子扬是如何神不知鬼不觉地在蓝帕眼皮底下造出如此规模的基地。升降梯到达的每一层都有重机枪,加起来大约有五十多台,可是樊狸奇怪,一旦敌人冲进来,秦子扬哪来这么多人来同时操控如此多的重机枪。再看广场上散落的武器,各种枪支弹药,这么多武器又给谁来用?

    樊狸瞟见广场一处的椅子上坐着一人,好像也在抽烟,仔细一看是穿着健身背心的玛莎。樊狸从升降梯下去,来到玛莎的面前,玛莎下身穿着黑蓝相间的迷彩裤,上身是黑色的背心,露出健壮的三角肌和背上的疤痕,看上去很有血性。察觉到有人走过来,玛莎朝着樊狸这边看了看,然后将手中的某物收起来。

    “你来这干什么,忙乎了这么长时间,不好好休息乱跑什么?”

    “舞媚焱睡在我的床上,我又不好意思叫醒她。”樊狸坐在玛莎身边的椅子上,看到她鼻孔里喷出的气体,既然在抽烟,为何要藏着掖着。

    “媚娘就喜欢睡别人的床。”玛莎这句话不由地给樊狸带来不良想法,樊狸努力赶走那些想法,将注意力放在玛莎身上。

    “你参军多久了?”樊狸问道,没想到问出这句话后,引来玛莎一阵瞪视。

    “你觉得你是老兵吗?”玛莎不屑一笑。“老兵才这么问,以显现自己的军龄有多大。我高中毕业就算是参军了,虽然在上军校,也只不过是混个位子,时不时还要去‘蚁巢’接受训练。”

    “当兵不容易啊。”

    “当什么都不容易。”玛莎抽出一根雪茄叼在嘴里,点着后递给樊狸,樊狸摇了摇头,她又将雪茄塞回嘴里。

    “我听说你喜欢玛莎拉蒂,能告诉我为什么吗?”

    “不为什么,听起来就喜欢。”说到爱车,玛莎露出罕见的微笑。“秦子扬喜欢捐款搞公益事业,而我喜欢跑车,反正‘蚁巢’不缺钱,它除了钱也什么都给不了你。每次一发工资,我就拿着这些废纸去买车。秦子扬喜欢兜摩托,我偏偏喜欢豪车。”玛莎从兜里面拿出一本印着玛莎拉蒂标志的卡兜扔给樊狸,樊狸粗略地翻了翻,发现里面都是豪车,而且不止玛莎拉蒂一个品牌,好多都是自己根本没见过的品牌。

    “我敢说你除了玛莎拉蒂一辆都不认识。”玛莎对着樊狸笑着,但那不是嘲笑。

    “说实话,要不是这下面写着玛莎拉蒂的名字,光靠一个王冠我也不认识这是玛莎拉蒂。”樊狸不好意思地笑道。他继续翻看着,发现这些都是照片,而且是很古老的相纸。

    “看来你不止喜欢玛莎拉蒂一个牌子啊。”樊狸抬头看着玛莎,他算是发现了,豪车可以刺激玛莎,让她不再板着一张高冷脸,就像信仰和音乐可以刺激秦子扬和叶雨凝一样。

    “说实话,我所用的每一把枪都能买辆豪车。作为‘蚁巢’的高层特工,哪一个没有钱,但是就算有了钱又有何用,在‘蚁巢’工作的那几年,秦子扬还没有和蓝帕产生破裂的时候,我几乎每个月都去买车,有时候国内买不到的就去国外,国外也买不到就去定制,我知道只有把这些死气沉沉的钞票兑换成鲜活的车子,才会满足我的内心,因为有时候我觉得,我就是一辆跑车,我们之间的命运息息相关。我有一个地下私人车库,在魔都,这场战争结束后,我带你去看看,你喜欢哪辆就开走。”

    “不用了……其实我不懂豪车的,我就是一个……粗人而已。”樊狸翻到最后一页,却发现了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还抱着一头小熊。

    “这是你弟弟?”

    “我弟弟?”玛莎用怪异的眼光看着他,樊狸将照片亮给玛莎看,玛莎看到了瞪大眼睛,一把将卡兜抢过来。

    “叫你看豪车,你看什么小孩。”

    “嘿嘿,我对豪车不感兴趣,我倒是挺喜欢小孩子的。”樊狸坏笑着看着玛莎。“不是弟弟,难道是你儿子?”

    “是我儿子。”玛莎收起卡兜,这回答毫不收敛,这次轮到樊狸惊讶了。

    “哇,你可真是个早熟妈妈啊,这孩子至少也有七岁了。”

    “别胡说,这是我战友的儿子,他和她老婆都是‘蚁巢’的军人,她老婆是个拆弹专家,拆弹的时候让敌人打死了,他自己在救人的时候摔到楼底下死了,所以就剩下这个孤儿,我就把他收养了。那时候他还小,一直叫我妈妈,我也就没在意,当他是孩子,现在差不多九岁了吧,前两天保姆还说他过得不错,就是有点……孤单,已经上小学三年级了。”

    “玛莎,看看这边的枪。”秦子扬站在会议室的地方冲着下面喊道。“你去和沙克·格瑞谈谈武器选择的问题,我去睡一会。”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