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盗灵人最新章节 > 盗灵人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十章 情窦初开
    马乔直奔“赤那”,还没走到就听见歌友的欢呼声,他觉得神真的原谅了自己,竟然随随便便来一次就碰见了演出。他匆匆买了一张票跑进“赤那”,自己打扮了一阵,在脸上贴了疤痕印记,而且化了妆,门口的守卫没认出他是谁。

    他挤进人群,四处留意妮丝娜的影子,果然是神明在保佑自己,今天妮丝娜不在,至少她现在没来。马乔坐在边缘,因为有演出,中间的桌椅都撤掉了,只有吧台和边角有位子。他仔细盯着舞动的人群,眼睛一亮,就发现了那位女子。

    他深呼吸,眨了眨眼睛,仔细看着那位跳舞的女子,她和那次见到的疯狂女孩在一块,那个疯狂的女孩很好认,她的左臂上是云型图案的花臂纹身。

    马乔抬头看着闪灯,觉得今天实在是太顺了。凌晨遇到了一个逃脱未果的女孩,晚上又如此顺利地找到了目标,这让他再一次确定了向往神明的重要性。

    马乔仔细打量那位女子,她面容姣好,身材也不错,舞姿却很烂,一看就是半路出家,跟着旁边的疯狂女孩一起来玩玩的。她穿着简单的T恤和牛仔长裤,脸上没有浓妆,配合着披肩长发和尖脸细眉,真是好一副青春飞扬的样子。只可惜今天刚刚买了药剂,不能执行神的旨意,只能摸摸底细,可是听着节奏感很强的音乐,热爱音乐的马乔又忍不住想要冲上去。

    他等了一阵,果然,乐手开始吆喝大家玩死墙,马乔混进人群中,挤到那女孩的对面,她没有认出自己,学着旁边的疯狂女孩冲着这边不断挑衅。看着她这个样子,马乔想到了四五年前的自己,那时候他北漂来到青城,纹身事业刚刚起步,可谓是穷得叮当响。受迫于生活的压力,又去不起演唱会,酷爱音乐的他经常来到LiveHouse感受地下音乐的魅力,那个时候的他和对面的女孩一样无所畏惧,觉得死墙的意义就是和主唱说的那样,一边人就是为了杀掉另一边的人,于是他毫无顾忌地撞和被撞,撞得遍体鳞伤,但撞得快乐。

    看着初出茅庐的自己,他心中多了几分怜惜,难道这就是神明给他的道路吗?神明并不是让他去杀人,而是作画,他看到秦子扬背后的九尾咒灵,完全可以拍下来,然后试着和子扬沟通,让她告诉这纹身的来历,没必要像个疯子一样冲上去,想要吃掉她……

    面前突然一声嘶吼,对面的人已经冲上来了,周围的人也拉着自己冲上去,双方就像狭路相逢的军队,无所顾忌地撞在一起。马乔看到旁边的大哥已经抡圆了胳膊朝着那女孩冲过去,只觉得大脑一热,牟足了劲冲到女孩面前,扑到女孩的身上,用自己的后背挡住了那位大哥的拳头。

    只听耳边一声惨叫,马乔还以为是自己没有保护好女孩,或是自己冲得太猛,撞伤了她。他本想看看身后的大哥还在不在附近,却看到那疯狂的女孩整个人横着飞了出去,飞行过程中还面带着诡异的笑容。

    “喂!喂!”怀里的女孩击打着他的胸膛,马乔这才觉得后背一阵疼痛,后面的人冲上来了,他只能推着女孩往外围走,这时又一拨人从外围冲上来,经验丰富地他知道这群人一旦冲上来,他们逃走的机会就少了,便一转身闪过他们从侧面逃出人群。

    “你干什么啊!”跑出死墙爱好者的攻击范围,马乔松开怀里的女孩,她却一脸不满。

    “保护你啊!”耳边是震天的鼓声,马乔只能喊着对她说道。“玩死墙的女孩没人保护那不就太没意思啦!”

    女孩听马乔这么一说,也觉得有理,她没多少经验,以为这就是死墙的玩法,但是一个男子直接将她从人群中揪出来未免有些过分了吧。

    “谢谢你啦!”女孩说完就要再次扎进人堆里面,却被马乔一把拉住胳膊。

    “别进去啦!你看!”马乔指着两边不断冲上去的人。“今天的人比平时多,你这样的女孩子很容易受伤的!这里都是前来泄愤的人,再进去,老爷们冲上来的时候就没人护着你啦!”马乔将女孩拉到一边,要了两杯鸡尾酒,然后将她拉出LiveHouse,耳边顿时清静了不少。

    “对不起,将你拉出来,里面实在太吵啦,我请你喝酒吧,你就别进去玩了。”

    “要你管啊,你是我什么人?”女孩猛灌一口,露出几分羞涩,扭头瞅着门口。

    “要不然你当我女朋友,以后玩死墙的时候我都可以护着你啦!”马乔突然说道,他说完自己也吓了一跳,刚刚失去妮丝娜的他竟然移情别恋,可是他却不后悔,只是瞪着一双期盼的眼睛瞅着面前的女孩。

    女孩没有回答,她转头看着马乔的眼睛,就这么一直看着他,过了大约有一分钟的时间,突然点点头。

    “走!”马乔一把拉住她的手,朝着附近跑去,这是酒吧一条街,周围有不少酒吧,有些酒吧没有LiveHouse那么躁,他将女孩拉到一家相比“赤那”安静的地方,然后要了四瓶酒。

    “你干什么啊,我妹妹还在‘赤那’呢。”女孩揉了揉被马乔抓疼的手埋怨道。

    “你不一样来了吗,放心吧,一会演出结束,我们再回去,就说里面太乱了出来透透气。”马乔友好地对着她笑。

    “你这疤痕是假的吧。”女孩瞅着马乔,马乔顺着她的目光摸了摸脸上,将那玩意拽下来,原来刚才保护她的时候,不知是哪位大哥抡了他的脸,把疤痕贴蹭掉一半。

    “嘿嘿,就是觉得贴着好玩,你满脸横肉的时候,别人还以为你是社会老大,不敢刻意往上撞。”

    “哈哈,你真有意思。”女孩微笑着。“我叫袁一菲,你呢?”

    “我叫钟辉,你就叫我阿辉吧。”马乔也笑着。“我呢……是个纹身师,就是那种小纹身师,有时候在网上晒晒自己的作品什么的,平时也没什么事情,赚够了钱就来这消遣消遣……你呢?”

    “我是个护士,刚刚拿到资格证,还在实习期,你知道的,护士这活累,而且有些医院里面黑,有时候觉得工作不顺,就出来透透气。”

    “一菲,以后谁再敢欺负你,就找我。”马乔亮了亮自己并不发达的肌肉,袁一菲看到后笑得合不拢嘴。

    “你很特别,你比同龄小姑娘要坚强。”马乔称赞道。

    “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一般的女孩怎么敢玩死墙,而且……我不是第一次看到你玩死墙。”马乔迎接着一菲的灼热目光,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这样的感觉了,那是一种初恋的味道,是妮丝娜和很多女孩都无法给他的羞涩。他突然觉得自己年轻了许多,好像神按下倒退的时光机,让他的心返老还童,让他重新因为梦想而富有激情,不再因为生活压力走入迷茫和堕落。

    “你……一直在注意我啊?”袁一菲也低着头,似乎红了脸,也表现出几份青春时代的羞涩。

    “就几次。”马乔拍拍头。“其实你要是在音乐节上玩,会有好心的爷们护着你,但是在LiveHouse里,很多时候是在晚上,灯光一黑,人一醉,难免会犯迷糊。我上次就看到一个不到一米六的女孩活生生给个二百斤的老爷们踩到了小腿,直接送医院了!估计你都想不到,那些到你们医院治病的缺胳膊少腿的青年,可能都是从LiveHouse搬过去的呦。”

    “哈哈哈,你真逗,那可真要谢谢你啦。”

    马乔和袁一菲聊了很久,直到演出结束,眼前黑压压的人走出来,他们才走出酒吧。马乔很开心,他目送袁一菲在疯狂女孩的保护下上了一辆的士,然后转过身望着空荡荡的大街。

    他突然觉得自己活了,活在了十年前的世界,那个时候,学校明令禁止不能早恋,而且每天都有五六个学生处的老师在校园里晃悠,只要遇到走到一起的男孩女孩就会抓到办公室质问一番。因此,他每天都因为早恋而躲躲藏藏,觉得他们在注视着自己,其实他并没有小女友,而是经常跟在喜欢的女生后面,或者假装路过她的家,看到正要上课的她。他从没和谁表白过,但是却很享受那种暗恋的感觉。

    神明啊,是你赋予了我的生命,让我那颗躁动不已的心脏重新燃起了生命的火焰。马乔张开双臂仰望苍穹,周围从LiveHouse走出来的人都以为他是个傻子。他呼唤了几次神明,然后屁颠屁颠地转身离开。

    袁一菲望着车窗外的景色,想到刚才邂逅的阳光男孩,她只觉得自己的心里好像被他打开了一扇通往青春的大门。前些日子因为潜规则的问题还和医生闹了别扭,后来又因为其他护士送红包升职而气愤。她来到LiveHouse纯粹就是发泄心中的不快,每次都一身轻松回到家,可是今天不同,她觉得心里沉甸甸的。

    “姐,那人是谁啊?”一旁传来妹妹的声音。

    “一个在死墙脚下救了我的英雄呗。”她扭头看着妹妹,妹妹低头捂着流血的小臂对自己笑。“回去赶紧给你处理一下,还有别的地方受伤了吗?”

    “腿上有一点吧。”她笑着撸起裤子,小腿蹭掉一大块皮,正在渗血。

    袁一菲叹了口气,前一个月,她接到父母的电话,说自己的孪生妹妹出院了,需要她照顾一段时间。她记得,自己在上高中的时候,妹妹因为伤人被送进了精神病院,在那里接受治疗,还要花费昂贵的治疗费用,致使它的父母经常吵架,她也放弃了大学梦。那段时间她最不喜欢的事情就是回家,经常和损友出去喝酒。这次妹妹终于出院了,父母也算是放心了。看着两鬓斑白的父母,她暗下决心,自己作为姐姐一定要照顾好她。

    “没事,我能忍。”妹妹笑着看着自己的腿,她佩服妹妹的坚强,然后扭头继续瞅着窗外,回想刚才的景象。这个时候,她的妹妹诡异地瞅了她一眼,扭头瞅着另外一面。

    “晓小?别处没伤到吧。”袁一菲再次问道。

    “没……没有,姐,放心吧,就小胳膊和小腿。”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