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盗灵人最新章节 > 盗灵人最新章节列表 > 第十八章 纠结
    秦子扬走到珈蓝身边,几乎和她面贴面站着,她轻咳了两声,两股淡淡的黑烟从她的鼻孔里冒出来。

    “我知道你的性子,不爱说话,偏爱沉默,很酷,你打人的频率都比说话的频率高吧,对你而言,打人比说话容易,因为一开口就是一根刺,和谢凌一个样。我告诉你,今天很不巧,你扎错人了。”秦子扬说完就朝着门外走去,不顾眼前的凶杀现场,那两个特工话刚到嘴边,秦子扬已经夺门而出,珈蓝紧跟着她,两人不谋而合。

    “那个……按她之前说的来,保护好现场,辛苦了。”樊狸拍拍一位特工的肩头,他尴尬地笑了笑。

    和谢凌一个样是什么概念。一路跟着她们俩从楼梯小跑下去,樊狸大脑中只有谢凌殴打凯弩的场景,和凯弩告别后,他还是和他保持稳定联系。凯弩说,谢凌对外人就像一根呛管子,对自己人就像一位大保姆,很不巧,对珈蓝而言,秦子扬是外人。

    跑出楼房,看见珈蓝和秦子扬一人站在一边看着对方,樊狸懵了,她们这是要决斗吗?

    “我知道在车里面的时候你就想打我,还骂我是**,你以为我听不见吗?算了,既然你想打,我陪你打,我正愁没有找到出气筒呢。”秦子扬说着从兜里面拿出一副手刺戴上,黄金颜色的手刺在阳光的照射下透着寒光,看上去很危险的样子。

    珈蓝没说话,抽出腰刀紧握在手。

    “珈蓝!你别冲动!”樊狸对着珈蓝喊道,这时那两个特工也从楼道走出来。

    “喂,你们两个知道秦子扬的实力吗?”樊狸扭头问道。

    “指挥官大人……怎么说呢,没见过她和谁动过手,她属于蓝帕的智囊团,应该不怎么能打吧。”一位特工说道。

    智囊团?樊狸想到潘明月和倪梓琼,两人都算是蓝帕的智囊团,一个能够举着大锤到处跑,一个可以控制别人的梦境,都是狠角色,刚才还看到秦子扬的鼻子里面喷出酷似魔能的东西,她应该不是个善类。

    “大家既然都是‘蚁巢’的人,就别在这个节骨眼上出乱子了。”樊狸走到秦子扬身边劝说道,他太了解珈蓝的性格,更了解自己劝不住她,所以就把希望放在秦子扬身上,可是这个长相奇特的女首领似乎也需要一个台价。

    “我在‘蚁巢’这么多年,见过你这样的钉子数以千计,他们各个都觉得自己是队伍里面的顶风树,结果呢,每个人都要经历沙克·格瑞的魔鬼式训练,最后明白自知之明这一点。不过你不一样,你没有显露出狂放自大,却有一条狠毒的舌头,说真的,我正想将你的舌头挖出来下酒喝。”

    “子扬,没必要搞成这样。”樊狸说道。

    “怎么没必要。”秦子扬扭头看着他。“她血口喷人,难道我要硬接着这个屎盆子?”

    “别废话了,要打就上来打!”珈蓝在那边骂道。

    “什么?小兔崽子,我说你没见过我的其他家人吗?如果舞媚焱在,还有你说话的机会?如果谢凌在,你早就被扔到垃圾桶去了!如果玛莎在……啊!”秦子扬突然身体一颤整个人朝着樊狸这边歪过来,樊狸赶紧一把扶住她,发现她的左肩头插着一把匕首。

    “啊……啊!”秦子扬抽搐着,狂叫着,那叫声比杀猪还惨,樊狸不忍直视,只觉得听着她这样叫好想笑。

    “你你你你!”秦子扬指着珈蓝,这时珈蓝已经走到她跟前。

    “你他么废话太多了吧。”珈蓝平静地说出这句话,扬起手一拳打在秦子扬的腮帮子上,秦子扬顿失平衡一屁股坐到地面。旁边两个特工想要抽出枪,可是犹犹豫豫始终没有动手。

    “小王八蛋!”秦子扬咬着牙拔掉匕首,又是一声悠长凄惨的嚎叫,紧接着黑色的烟云冲上她的肩膀,她的伤口愈合了。

    “我就知道你不是那么简单。”珈蓝瞅着淡去黑烟说道。

    “是吗?那我让你看看更不简单的事情!”秦子扬一拍地板跳起来,扬起左腿朝着珈蓝踢过去,珈蓝停在原地,没有闪躲的意思,而是抬起双手硬生生扛下这攻击,只见秦子扬的假腿伴随着一声惨叫飞了出去,她又一次跌倒在地。

    樊狸看到这已经憋不住笑了,他扭过头冲着地板狂笑不止。这个秦子扬,已经残疾了竟然还要用假腿踢人。

    “哦该死!我忘了!”倒在地上的秦子扬无奈地看着躺在一边的假腿,然后抬头瞅着两个看戏的特工。

    “别看了,扶我起来啊!”

    两个特工架着她刚刚站起来,她只觉得面门一股风,紧接着就听见樊狸的声音。

    “算了算了算了!”樊狸抱住珈蓝,拖着她后退。

    “原来秦子扬也不过如此。”珈蓝弯腰捡起腰刀,不屑一笑,然后朝着车子走去。

    “是珈蓝她太冲了,她从小就这样,我替她给您赔不是了。子扬,我觉得我们眼下是要尽快抓住这个罪犯。”樊狸拾起秦子扬的假腿,走到她身边给她装上。

    “命人多留意妮丝娜的住处,我不希望她在这个节骨眼上出事。”秦子扬转头对着身边的特工说道,他点点头。

    “这女的到底是什么来历?”秦子扬问樊狸。

    “她是我的发小,是个巫女的后代,本身也是巫女,从小就练习格斗。”

    “算我倒霉。”秦子扬扭了扭左腿,然后跟着樊狸向着车子的方向走去。

    “之前的现场可以撤了,拍好照片,发到我的手机来,这个现场也一样,女孩的尸体要连夜送到火化场,至于她的家人,眼下也只能用钱封口了。”她扭头对着特工说道,他们点点头,转身返回案发现场。

    “马乔是个聪明人,聪明到我无法看出他是个聪明人。”秦子扬一拉车门,发现珈蓝这次坐在了后座,便对着她笑了笑,拉开副驾驶的门,当然,她没希望珈蓝也能够对着她笑。

    “那你为何要阻止‘蚁巢’请侦探过来,我想他们比我们更适合这个案子,这可能就是一个连环杀人案。”樊狸发动车子。

    “没那么简单。”

    “我们去哪?”

    “去妮丝娜的朋友家,我要确定她没事。”秦子扬望着窗外,继续刚才的话题。

    “昨晚我看了你的资料。你下过幽都,帮助‘蚁巢’人抵抗心奴,尽管迷城还是毁灭了,但是你却表现出了一种英雄气概,我想你这样的英雄对世界之中稀奇古怪的事情不陌生,你的摄灵也会告诉你,这绝不是一个简单的连环杀人案。”秦子扬突然一把抓住樊狸的手,他差点追尾前面的大奔。只见自己手背漂浮着蓝色的火焰,和秦子扬那里散发出的黑烟交融到一起,犹如两条龙一般向上盘旋。

    秦子扬松开樊狸的手,接着说道:“马乔看到了我背后的九尾咒灵,受到影响,已经发生了改变,他不是那么容易就被抓到的,我们只能守株待兔,等待他下一个目标,破解九尾咒灵之中的秘密。”

    “你是说,马乔在根据通过九尾咒灵得来的灵感杀人,他杀人就是为了九尾咒灵?”

    “确切的说是为了艺术。那天他去找我,然后对我……非礼,我奋力抵抗,打伤了他,正巧妮丝娜及时赶到,他才罢休。我想是他在我身上没有获得满足感,就想方设法找到这样的满足感,所以他才寻找皮肤白皙的女孩来作画,对他而言,九尾咒灵是信仰,里面必将有一段复杂的故事。你爷爷当年把九尾咒灵研究的很透彻,我希望……他能告诉我们想要的。”

    “什么?”听到爷爷的消息,樊狸一踩刹车,后面的车子发出一连串的鸣笛声,并且有人摇下窗户骂他神经病。“你知道我爷爷的下落?”

    “当年蓝帕停止对我的研究计划,一个原因是因为魔能。说实话蓝帕没有伤害我的意思,只想要魔能,而我却……因为一些特殊的原因拒绝了他,所以蓝帕没有得到魔能,自然也不看重针对我的研究,针对我的研究计划纯粹是投资方的代表人提出的,也就是你的爷爷,而这就是第二个原因。天知道你的爷爷为何对九尾咒灵如此痴迷,而我在帮助蓝帕研究的魔能时候,曾经发生了事故,导致一些魔能进入我的身体,使我的后背出现了九尾咒灵。因此你的爷爷就……开始折磨我,当时因为叶雨凝之死的事件,使得蓝帕在投资方失去了地位,所以你爷爷才拥有高于蓝帕的权力,后来……”

    “后来怎么了!”问这话的是珈蓝,不知何时她抓在秦子扬的肩头,一脸焦急看着她。

    “后来蓝帕救了我,再后来,也就是昨天,他给我发过来你的资料,并且告诉我你爷爷的位置。”秦子扬扭头看着樊狸,樊狸早已迫不及待了,对身后一连串的鸣笛声置之不理。

    “那我爷爷在哪?”

    秦子扬刚张口,这时车窗的玻璃被狠狠敲了三下。

    “小子,不走别挡路!”外面是一位四十多岁的大叔,樊狸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停到距离红绿灯二十米处的右行道上,便立刻开窗道歉,继续开车。

    “昨晚蓝帕告诉我,你爷爷在腾格里沙漠的地下监狱中,也就是‘蚁巢’用来关押罪犯的地方,不幸的是,投资方随时都有可能调走你的爷爷,蓝帕没权力和实力干扰投资方的计划,所以这是关于你爷爷最可靠的消息,也是你见到爷爷唯一的机会。”

    “什么……爷爷他进了监狱……”珈蓝听后很震惊,她松开抓着秦子扬肩膀的手,靠在车座上。

    “那么我们应该怎么做?”樊狸心想,秦子扬既然受到蓝帕的指令,就一定有解决问题的方法,至少有见到爷爷的机会。

    “问题来了,我算是脱离‘蚁巢’的闲人,而你是‘蚁巢’的特工。你的眼前有两条路,一条去腾格里沙漠救你的爷爷,可能要花费两周的时间,至少也要一周,这个时间内,马乔就会放肆地杀死皮肤较好的女孩,然后在她们的后背增添信仰。”秦子扬扭头看着樊狸,一脸让人讨厌的微笑,露出两颗很小的虎牙。

    “另一条呢,你抓住马乔,同样需要一周多的时间,而你的爷爷就要被投资方调走,你虽然抓住了信使,却再也见不到它的参谋官,九尾咒灵在你心中就会成为一个谜,樊猊老头子也会在你心中成为一个永久的遗憾。蓝帕已经撤销了我在‘蚁巢’的职位,所以我算是个闲人,我只有一丁点可怜的人脉,但是却没有进入‘蚁巢’监狱的通行证,所以到底要走那条路,我希望由你自己选。”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