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盗灵人最新章节 > 盗灵人最新章节列表 > 第十六章 秦子扬的心
    跟随着秦子扬来到女孩被害的公寓,樊狸发现房间里面已经拉起了警戒线,附近却没有警察和警车,两个穿着西服的男子站在房间里,看到秦子扬的出现,竟然弯腰行礼。

    “报告长官,‘蚁巢’已经接管了这里,并且封锁了消息。”其中一位特工说道,樊狸没有看到他身上有任何代表“蚁巢”的标志。

    “知道了,你们在外面守着,听候指令。”秦子扬接过特工递过来的文件,看都没看将文件抛给珈蓝。

    拉开警戒线进入房间,樊狸瞅着整洁的房间竟然有了一丝温馨感,除了床上趴着一具尸体外,四周没有一丁点犯罪现场的样子。

    “呵呵,有意思,这上面说,凶手杀死人后,还给这个女孩收拾了房间。”珈蓝翻看着文件说道。

    秦子扬走到死者面前,死盯着她背后的九尾咒灵,只觉得心里一阵发毛,她扭头看了看妮丝娜,妮丝娜半蹲下来瞅着死者的皮肤。

    “你怎么看?”

    “死者皮肤很白嫩,非常适合作画,而且纹身和你的不一样,这……不是图腾,就是一个简单的满背,大概……一般纹身师大概五六个小时吧,但是我了解马乔,他做纹身就像做细活,怎么也要六个小时以上,而且……他不可能把人杀死了以后才进行纹身,那样就会影响效果。”

    “你还真是厉害,比‘蚁巢’特工的眼睛都尖。”樊狸夸赞道,妮丝娜只是轻叹一声,摇摇头。

    “我是行内人,说的都是关于纹身的经验,况且如果凶手真是马乔,我对他再了解不过了。”妮丝娜撇过头看着死者,掩盖脸上飘过的悲伤,秦子扬拍了拍她的肩膀,让她闪到一边,自己在死者旁边蹲下来,撕下女孩背部的保鲜膜,碰了碰被凡士林涂满的后背。

    “如果马乔不是罪犯,那么他会是一个很尽责的艺术家。”秦子扬自言自语,她站起身对着门外喊道。“你们两个可以进来了。”

    两个特工走进来后,秦子扬一把抢过珈蓝手中的资料,扔给那两个特工。

    “资料全部烧掉,让‘蚁巢’调集警力,档案备在‘蚁巢’,警局不留,另外……别让他们找侦探,这案子我来接,你们去办吧,我们走后依然封锁这里就行,找人24小时看着。”

    两个特工走后,秦子扬又转身看樊狸和珈蓝。

    “马乔是我妹妹的前男友,即使她能够提供有力线索,我仍不希望执行任务的时候带着她,就我们三个来办案吧。”

    “我只有一个问题,你既然已经不是‘蚁巢’的指挥官了,为何那两个特工……”

    秦子扬顺着樊狸的眼光看了看门外,然后低头一笑。

    “‘蚁巢’就是这么一个奇怪的组织。”

    “你忘了,熊猫已经辞职,仍然有权力。”珈蓝提醒樊狸,樊狸露出几分恍然大悟之意。

    “对了,我还不知道你们真正的目的,如果你们想要获得我的信任,必须对我说实话。”秦子扬看着樊狸,即使没有烟熏妆,樊狸依然觉得她很酷,可能艾薇儿在他心目中就是一个酷酷的女孩,所以秦子扬在他印象中就和统领、女强人、朋克摇滚之类的东西联系在一起。

    “说实话,蓝帕向‘蚁巢’提出辞职后,谁是头儿我可不知道。因为倪梓琼曾经在拯救迷城的战争中起到了不小的作用,所以我信任她,是她告诉我魔能的存在,也是她让我来这儿调查你的。”樊狸没敢说出之前看到蓝帕影像的事情,因为听到倪梓琼三个字之后,秦子扬已经黑着脸瞪着自己,真不知道说出蓝帕两个字后,她会不会又冲上来攻击自己的鼻梁。

    “其实就历史而言,你们樊家人还是挺不错的,就是你的爷爷过于较真了,我离开的时候,你爷爷仍然进行针对我的研究,后来他的下落我就不知道了。我只知道,你爷爷并不只属于蓝帕管制,倪梓琼、潘明月和我这样的人只听从蓝帕一个人的命令,而你的爷爷是投资方请来的专家,所以我想他和投资方的联系比较大吧。其实这事情你该问问蓝帕,如果见到他的话。”

    樊狸正在犹豫自己要不要说出关于蓝帕的故事时,秦子扬一扭头搂着妮丝娜走向门口。

    “子扬,我能听你唱歌吗?”樊狸的话让秦子扬停在原地,她回头望着樊狸充满期待的眼睛,眉毛一扬,好似在他身上发现了一些闪光点一样。

    “可以啊,我今晚就可以唱,到时候你可以来听听,你们‘蚁巢’人肯定能够查到我的电话。”秦子扬回答道。

    告别了秦子扬,樊狸一直想着九尾咒灵的事情,秦子扬的一系列做法就是想自己揽下这个案子,不想让外人知道,可是她又很悠闲,闲到可以去酒吧唱歌,这说明她不在乎这个案子,明明知道是谁干的,却在第一时间放纵凶手逃走,这很可疑。此时他们已经饥肠辘辘,就找了一家火锅店,等待上菜的时候,他把自己的想法告诉珈蓝。

    “我们已经见过叶雨凝、倪梓琼和潘明月的能力,这就说明秦子扬也一定是个聪明人,而且作为团队的领导人,她应该比其他人更加棘手。可是她的一举一动都不加收敛,而且身心放松,就像知道凶手下一步在哪作案一样。”

    “你觉得她和这件事情有关?是什么幕后黑手之类的?”樊狸问。

    “也不能排除,你也经历了叶雨凝的事情,尽管叶雨凝没有炸掉‘蚁巢’,可是你不能否定她就是策划人,是幕后黑手,她从不表现什么,人称‘伪装大师’,而秦子扬好像有什么就说什么,口无遮拦一样,这一点又让人捉摸不定,只能先观察一阵子。”

    “对了,秦子扬给你的第一印象是什么?”樊狸问道。

    “第一印象?肯定是她惊世骇俗的长相了。”珈蓝笑着回答道,难得见到她笑,樊狸只觉得惊讶,刚想调侃,珈蓝又紧绷着脸,恢复到原来的样子。

    “你呢?”珈蓝反问。

    “我……我只觉得,她很迷人,但不是说我喜欢上她了,看到叶雨凝第一眼很有一见钟情的感觉,可是秦子扬不一样。第一眼看到她就像是看到一辆兰博基尼,到哪都是抢手货的感觉,很扎眼,而这种扎眼,不是华丽产生的,而是一种说不出的……亲切感。”

    “亲切感?难不成你和叶雨凝一样觉得在她身上能够找到家的感觉吧。”珈蓝转着筷子,不屑地咧着嘴。“你可不能被眼前的事物蒙蔽,你放走叶雨凝,‘蚁巢’没说什么,国家没说什么,是因为‘蚁巢’替你和叶雨凝把迷城的罪挡了下来,可是这次你可不能再犯错了。”

    “我知道。”樊狸对着珈蓝露出充满信任的笑容。“不过想要了解一个人,必须要听听她唱的歌曲。”

    晚上八点钟,樊狸和珈蓝受邀来到秦子扬唱歌的酒吧,进门的时候,秦子扬已经开始演奏了,樊狸和珈蓝坐在比较靠边的座位上看着昏黄灯光下的秦子扬,听着她一首《老街》唱得酒吧里静悄悄的。从她的歌声中,樊狸嗅到了小时候爷爷家的味道,也看到了小学里那雕着花纹的木窗子和中学里刻着某人名字的课桌。他闭着眼睛感受着秦子扬带给她的味道,这味道很熟悉,非常熟悉,曾经在新月饭店的练歌房里,他总是用这歌声来麻醉自己的心灵。

    “有那么陶醉吗?”珈蓝看着靠着椅子随着音乐摇摆的樊狸,碰了碰他的肩。

    “音乐是来自心灵的产品,是人真实的生活写照,你难道听不到声音里面的故事吗?”

    “小时候的故事吗?”珈蓝学着樊狸一样眯着眼,眼前的确浮现出小时候的场景。

    “不。”樊狸睁开眼看着秦子扬,她抱着吉他坐在舞台上,自弹自唱,抹着烟熏妆的双眼微闭,挂着因为回忆而产生的微笑。

    “是秦子扬的故事。”樊狸回答道。“秦子扬是个非常恋旧的人,而叶雨凝是个渴望新事物和团队的人,她们唯一的共同点就是都喜欢挑战。”樊狸一番话让珈蓝非常迷惑,她凑到樊狸面前看着他再次闭上眼陶醉其中,无奈地摇了摇头。

    “随你怎么说吧,你是盗灵人,天生听到的就和我们不一样,如果你能听到墓穴里面的声音,也许也能听到秦子扬灵魂深处的声音吧。”

    珈蓝瞟向吧台,看到妮丝娜的背影,此刻她正在喝闷酒,也许是因为男友的背叛而伤心吧。珈蓝觉得无聊,她可不像樊狸一样是个情感丰富的动物,她一直觉得自己是个铁石心肠,是那种杀人不眨眼的刺客,音乐艺术什么的,距离她十万八千里。

    大约过了两个小时,秦子扬演出结束,另外一位歌手代替她,她便坐到樊狸的对面,要了一杯科罗娜。

    “雨凝也喜欢喝科罗娜。”

    “爱屋及乌嘛。”樊狸回答。

    “说实话,我不信任你,如今能让我信任的人不多了,舞媚焱、谢凌和玛莎,她们三个人在我忍受地狱般生活的时候,没有一个人想要救我,若不是雨凝和你,恐怕我早已将她们逐出家人的圈子了。”秦子扬狠狠灌了一口,这一口足有三分之一。

    “每个人都有难处。当初也是雨凝让我去找谢凌和舞媚焱的,怎么说的,我看到的谢凌是个脾气古怪的家伙,我看到的舞媚焱是个风流浪荡的女子,她们两位一个变成了赌徒,一个过度纵欲,似乎都在人生的低谷期,也是这次营救计划让她们获得了新生,虽然她们没能在监狱看到你,不过我觉得对于谢凌而言,这是最好的结果。”樊狸朝着秦子扬的小腿瞥了一眼,她立刻会意地笑了笑。

    “再说倪梓琼,虽然你不喜欢她,但是你必须承认,她在你改变对家人的印象上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如果不是她救出雨凝,你依然会来这家酒吧唱歌,可是我却不会坐在这儿。”

    “你说的没错,说到倪梓琼,我们之间还真是……可以用复杂来说,和她成为对头之前,我们是非常非常要好的朋友。她喜欢唱歌,而且视歌如命,在‘蚁巢’的一段时间因为唱歌的问题她有点抑郁,什么话都听不进去,和我大吵了几次,后来我就觉得她变得冷酷无情,变得不可理喻。她是那种曾经迷失在自己的梦境中的人,我很高兴今天她能够摆脱由自己创造的梦魇。”

    “那你呢?秦子扬。”

    “我?”秦子扬朝着珈蓝瞅了瞅,露出微笑。“我怎么了,不就是不唱摇滚改唱民谣了,不就是告别说大话了么。”

    “一个人终将要改变的。在‘蚁巢’,叶雨凝一度想要和蓝帕拼个鱼死网破,希望通过炸毁基地来了结自己和‘蚁巢’之间的恩怨。可是最终她放弃了,她选择奔向新生,忘记仇恨,她只希望她的家人能够好好的。”樊狸取出“暗夜之星”,放在秦子扬面前,秦子扬惊讶地将它捡起来,然后噗嗤一笑,好似明白了什么。

    “她伪装了这么久,你一眼就把她看透了,你们还真是天生一对啊。”

    “你错了,她伪装是被任务逼迫,而对我,她从没有伪装过,她、你、倪梓琼都是喜爱音乐的人,你们都习惯性的把情感包裹在音乐之中,那样更为含蓄。我在雨凝的歌声中听到了疲惫和无奈,听到了对家的渴望,听到了一种坚忍不拔。所以她忍受了一年的疾苦,最终打破了‘蚁巢’大门,将‘蚁巢’搅得天翻地覆,还学着你建造了一个家。而你呢,你的歌声中带着忧郁和绝望,带着对过去的回忆,带着几分颓废和无奈,你爱时间,你把时间分成了两半,一半过分向往着岁月,一半过分憎恶着未来,其实你的歌声中没有仇恨,所以你不恨包括蓝帕在内的任何人,你只是……有点迷茫。”

    听完樊狸的话,连珈蓝都觉得惊讶,她完全没看出来樊狸还是个揣摩别人心思的高手,难不成他真的能够听到别人的心声?

    秦子扬紧握着手中的科罗娜,好似要将它捏碎一样,她扭过头看着妮丝娜的背影,眼泪夹杂着烟熏妆的黑划过脸颊。

    “说心里话……能为你唱歌……是我的荣幸。”说完后她扭头看着樊狸。“从你的话里我看到了信任,你不是一个彻彻底底的‘蚁巢’人,我想我可以信任你。”

    “那么我们可以谈谈……关于九尾咒灵的案子吗?”

    秦子扬点点头,一口气喝干了剩下的酒水。

    “对于你们,群蝎护主是片禁地,是你这样的盗灵人以及一些盗墓者不能侵犯的地方,而对于我们这样搞艺术的,九尾咒灵就是一段美妙而神奇的故事,这样的故事,可以麻醉一个人的灵魂,让他觉得生死相比艺术而言是及其微弱的。”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