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盗灵人最新章节 > 盗灵人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章 蓝色魅影
    樊狸只觉得自己深处海底深渊,四周的压力让他的大脑一阵剧痛。他努力睁开眼睛看着四周,一阵蓝色的光芒从头顶打下来,照亮了周围。他看到旁边并非是怪异的深海鱼类,而是一排排着着烈焰的骷髅。他顿时觉得大脑一热,这不是心奴手下的杂碎吗?怎么,眼前为什么都是他们的样子。

    骷髅朝着同一个方向走过去,樊狸顺着他们前进的方向看到一条狭窄的桥,桥下着着熊熊烈火,时不时有鲜红的火星冒出来,在桥的另一端,有一颗正在燃烧的大树,树下站在一人,这么远看过去只能看到他身上的火焰和模糊的人形。

    想到前些日子变成焦尸的自燃者,樊狸心中不由一颤,不会吧,难道自己也成了自燃者?回想起那些自燃者,他们全身上下都烧着烈火,行为完全不受控制,自己会不会和他们一样,并非身体不受控制,而是灵魂堕入到了另外一个空间,在现实世界只留下一具躯壳。

    正想着,上方突然抬起一股力量,他感觉有什么东西揪住自己的脖子一直往上拉,一直将他拉离这片火海。蓝色渐渐取代了红色,四周出现了一片海洋,他漂浮在中间,头顶穿来一声鸣笛般的刺耳呼啸,他发现一条蓝鲸样子的怪物从头顶划过。

    他害怕这怪物想要吃掉他,便拼命地向着海底的方向游。自己只有这怪物的一颗牙齿那么大,如果它微微张开嘴,很可能将自己吸入体内。樊狸不顾一切地向下游,身后的声音越来越远,他不敢回头,生怕这怪物像墓穴之中的鬼怪一样,看一眼就会要命。等到触碰到了海底,他才仰头看去,头顶已经没了怪物的影子,阳光从海面照下来,照亮了海底。

    “我有那么恐怖吗?”他身后传来男子的声音。樊狸转过身,蓝色的光芒窜上手背,汇集成一把长枪。他看到眼前站着一位穿着风衣、戴着厚围脖的男子,很像大街上高冷的文艺青年。他朝着自己走过来,走到他身边的时候,伸出手轻轻碰了碰摄灵,摄灵便化为一团蓝烟消失不见了。

    “你知道摄灵存在的意义是什么吗?”他张口问道,樊狸只能摇摇头,他哪知道这玩意的意义,连这玩意的来历他都一无所知。

    “他真正的意义是收集灵魂——罪恶的灵魂,可是灵魂你看不见,摸不到,有些人甚至怀疑他们的存在,所以摄灵在你的手中变成了武器,一个随时随刻都能变化出来的武器,不过这样也好,你可以带着一台大炮上飞机,还不用担心被安检的警卫拦下来。”

    “你……是蓝帕?”樊狸盯着眼前的男子,他听到樊狸的话显露出一丝惊讶之情。

    “没错,你怎么知道我是蓝帕?”

    “直觉……我觉得,你应该是这个样子,或是说……这样的人应该是你。”樊狸干巴巴地回答,使蓝帕露出一丝微笑。

    “既然你知道了我的身份,那么我就要感谢你。第一,感谢你帮我击退了叶雨凝,除了秦子扬,还真有一个人能够限制住她,你做到了我无法做到的。第二,感谢你击退了心奴,你虽然救不了迷城的青年,但是你救下了更多地方的青年人,挽救了一个浮躁的时代。第三,我感谢你带我来到这个地方,看来我猜得没错,秦子扬的确完成了实验,而且巧妙地躲过我的眼皮子,Half-mountain……听起来蛮神圣的样子,其实地下埋藏着罪恶之源。”

    “你为何要处处为难秦子扬她们?”

    “为难?”蓝帕的脸上飘过一丝阴云,他似乎不喜欢樊狸对着他指指点点。

    “秦子扬对你而言是什么?歌手、信仰、产生信仰的人或是梦想缔造者?对我而言她就是武器,对‘蚁巢’而言她也是武器,武器的价值是用战争来防范战争,或许你会说,我们的科学已经超出了我们的控制力,可是我依然觉得有一张王牌在手,不怕‘蚁巢’不走正途。”

    “那么接下来你要拿走这些东西吗?我看过风险评估,这魔能十分危险,弄不好就是玩火**。”

    “哈哈哈!”蓝帕抬头大笑着。“上次接受秦子扬的提议招募叶雨凝,我已经玩火**了一次。我知道魔能对我来说的危险性,更知道它本身的价值,其实魔能的力量不在于它本身,而在于使用它的人。叶雨凝是我见过最综合实力最强的特工,她的胆识超过贾斯丁,谋略超过潘明月和倪梓琼,力量超过秦子扬,所以魔能在她手中可以将‘蚁巢’搅得天翻地覆。”

    “等等,贾斯丁?”

    “是贾斯丁,他是‘蚁巢’的博士,是个秃瓢。”

    “我在我爷爷的文件里见过他的名字,他是当年和我爷爷一起研究古玩的四人之一,我想知道他到底是谁,全大顺、王清到底是谁?”樊狸变得很激动,仿佛刚才跳入火焰中的一幕给了他无穷的勇气,让他可以面对“蚁巢”的最高领导人毫无惧色。

    “你就不想知道你爷爷是谁吗?呵呵,人啊,问题太多就会惹祸上身。察见渊鱼者不祥,智料隐匿者有殃。我劝你还是知道的越少越好吧。潘明月就是因为知道的太多才无法自拔,最终落到如今的地步,而秦子扬比她聪明,提前妥协了。”

    “你知道秦子扬在哪对吗?”

    “我当然知道,我也知道我的手下出了一个叛徒,可是我目前不想去对付它,我想让你帮我一个忙,这件事只能你来,别人不行。”

    “什么……”樊狸还不知道蓝帕是好是坏,只是熊猫、倪梓琼和潘明月都表现出对他的恭敬,让他觉得就目前而言蓝帕不是敌人,但是却是一个非常非常复杂的人。

    “找到秦子扬。”蓝帕抓住樊狸的手,蓝色的火焰立刻窜上手背,在他手心汇集成九尾咒灵的样子。

    “这算是一个契约吧,盗灵人!当初你爷爷留下的祸患他自己没有处理好,你爸爸又葬身于幽都,所以你们樊家的债,就落在了你的头上!”蓝帕猛地一甩樊狸的手臂,樊狸的眼前立刻出现了珈蓝的影子,她正将自己放在地面,准备给自己人工呼吸。

    “喂!你吓死我了!”看到樊狸醒过来,珈蓝狠狠一拍他的脑门。

    樊狸坐到地板上,周围依然是储存魔能的那间密室。

    “到底又看到了什么?你知道你刚才连呼吸都没有了吗?”珈蓝的脸上写满了焦急,樊狸只是点点头,他面色苍白,身心疲惫,双腿抖得就像发电机。

    “我看到了……蓝帕。”

    “蓝帕?你说‘蚁巢’的首领?你怎么知道那是蓝帕。”

    “直觉告诉我是,他说我爷爷那辈欠下了债,让我来还,又让我去找秦子扬。”

    “秦……怎么怪事都会落到你的头上,先是叶雨凝,然后又是蓝帕,最后又是秦子扬,你怎么总是和疯子打交道。”

    樊狸抬起右手,摄灵出现在手心,汇集成九尾咒灵的样子,他出神地望着九尾咒灵,好像其中有一股强大的魔法在吸引着它,直到珈蓝挥挥手打散了摄灵。

    “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去找妮丝娜,如果伏雷得姆是给我指了一条明路,那么我就不该拒绝他的礼物,但是我不打算利用‘蚁巢’的设备寻找她,我觉得‘蚁巢’过于复杂,这件事还是我们自己来办好。”

    “你那算怎么办?你不会打算到网上去搜吧?”

    樊狸一愣,珈蓝竟然能在这个时候说出这样的话,不符合她的性格啊,难道和自己待久了,她体内也萌生了幽默细胞?不过话又说回来,珈蓝说得没错,叶雨凝的一些秘密都是通过网上的旧帖子分析出来的,寻找妮丝娜这件事为何就不能利用网络呢?

    想到这樊狸只觉得有了动力,他在珈蓝的搀扶下站起身,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爬出隧道。走出半拉山的时候,四周已经堕入黑暗,他拿出手机,发现信号是空的,四周是一望无际的大草原,盲目离开不是解决的方法,想要离开这地方,只能等待提前约好的司机。

    不知为何,自从和蓝帕见了一面后,就觉得体内的能量都被吸走了,吃了两袋饼干,肚子仍然咕咕叫,接近虚脱的他只能躺在草坪上抬头看着被繁星填满的天空。

    其实他心里也有过抱怨,自己为何总和这群疯子打交道。叶雨凝、秦子扬、潘明月、倪梓琼、舞媚焱、谢凌,和她们口中总是叨念着却不见露面的玛莎,她们七个人之间充满了神奇色彩,樊狸总觉得她们七个人总是被一股黑色的锁链紧紧捆绑着,可是他又说不出是什么,最近的事情太多,让他无法将所有复杂的事情都联系到一起。

    “樊狸,我和那边的师傅讲了讲,他愿意给我们腾出一个蒙古包休息。”珈蓝的声音从一边传来。

    “他要多少钱?”

    “钱钱钱,你就知道钱,走吧,不要钱,还有奶茶呢,不过是咸的。”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