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盗灵人最新章节 > 盗灵人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十四章 尾声
    按照叶雨凝所说的,樊狸在爷爷的办公室发现了很多自己的童年照片,还有一个大保险柜。在童战的命令下,“蚁巢”没有派人立刻打扫研究所,毕竟还有无数隧道等着这群可怜人照顾,所以这里暂时为樊狸提供解密的空间,反正他已经拥有了代表“蚁巢”的勋章,又拯救了“蚁巢”,理所应当站在这里。

    蓝色的火焰窜上手背,在樊狸的手中汇集成一把钥匙,他将钥匙插入保险柜。爷爷的保险柜很特殊,他竟然没有用密码锁,应该是老人的习惯吧。

    打开保险柜,里面堆放着不少文件,还有一个漆黑的铁盒子,盒子很老旧。樊狸将盒子拿出来,盒子完全是黑色的,有些地方磨破了皮,露出银色的里子。他打开盒子,里面是一枚九尾咒灵附身符,另外就是一张门票。他瞅了瞅九尾咒灵,狐狸的尾巴是扇形的,再看看那张门票,是艾薇儿在京都的演唱会门票,门票被撕碎,又被透明胶布粘好。

    樊狸将这两件东西放回铁盒子,开始查看里面的文件。他拿起最上面的一本文件,封皮是一个巨大的“蚁巢”标志,下面写着“九尾咒灵计划”。樊狸翻开封皮,第一页是一张名单,上面记录实验员的名字,最顶头是他爷爷自己的名字,第二页是秦子扬的介绍。樊狸发现,从第三页开始,就开始记录一些他看不懂的实验数据,都是生物化学用语,还有一些分子模型彩照和细胞电镜照片。樊狸继续翻,后面出现了秦子扬的照片,照片中的秦子扬穿着病服躺在之前叶雨凝呆过的房间里,很暴躁,好像在砸什么东西,之后一系列照片都是对秦子扬的生活写照,记录了这段时间内她的生活状况,樊狸发现,到了最后,秦子扬已经变得十分憔悴,双眼迷茫,最后一连十多张照片都是她躺在床上的照片,姿势保持一致,就好像死人一般。

    樊狸又翻开下一本文件,依然是关于秦子扬的。这是一本对秦子扬身体中微量元素的分析手册,里面记录了这段时间内科研人员对秦子扬的血液和尿液中含有物的分析图,樊狸依然看不懂其中的意义。他又拿起另外一本,这是一本手册,第一张贴着一张扫描出来的老照片,樊狸微微一颤,这不就是在“盗灵大典”里面见过的老照片吗,黑白照片里的四人面带自信的微笑,身后是方天画戟。

    樊狸翻到第二页,是一张石砌匕首的照片,下面记载了一些对石砌匕首的研究,说这石砌匕首是古人打造出来的载体,常常承载强大的力量。然后是一系列各种石砌匕首的照片和其简单的介绍。樊狸快速翻着手册,发现这本手册都是爷爷对古物的研究,最后一页右下角写着四个人的名字:樊猊、全大顺、王清、贾斯丁。樊狸猜测,这应该就是照片中的四个人,可是翻来覆去看过好几眼,樊狸没看出这里面有爷爷的影子,他取下手机拍下这页文字,希望有朝一日能够破解里面的秘密。他还拿出铁盒子里面的九尾咒灵和演唱会门票,都进行了扫描,然后简单翻了翻其他文件,其实针对秦子扬的研究,即使是自己有兴趣,也很难看懂里面的数据,外行就是外行啊。

    樊狸从爷爷的办公室走出来,发现童战和熊猫正坐在研究所里,看到樊狸走过来,他们都站起身。

    “今后打算留在‘蚁巢’工作吗?”熊猫问道。

    樊狸摇了摇头。

    “我答应雨凝,将她的正义事业继续下去,我想如果我作为‘蚁巢’的一员,理应也该为世人做点贡献吧。”

    “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留在‘蚁巢’太痛苦了,不适合你这样的盗灵人。来吧,指挥官大人找你。”熊猫和童战走到外面的代步车上。

    进入“蚁巢”,樊狸看着这座满目疮痍的巨型基地,越加佩服叶雨凝的勇气和实力,单单一个叶雨凝,竟然把全国顶尖科技搞得一塌糊涂。他们穿过一条条隧道,最后在一面银色大门前停下来,熊猫暗示樊狸进去,樊狸刚刚跳下代步车,门就自动打开,他回头看了看熊猫。

    “进去吧,没什么可怕的东西。”熊猫笑道。

    走进大门,樊狸就像走进了银色的世界,银色的天花板,银色的地板,银色的桌子,银色的墙壁,还有……一位穿着黑色皮夹克坏笑着看着自己的……指挥官?

    樊狸左右看了看,发现这间屋子里面只有这么一个人,可是此人越看越像个疯子。樊狸走到他面前坐下来,此人仍然一副坏笑,不由地让樊狸怀疑起他的精神问题。

    “指挥官大人?”见此人不说话,只是一个劲儿地笑,樊狸试着问道。

    “哦,对,我就是指挥官,‘蚁巢’的指挥官,我叫克拉姆·杨。”克拉姆·杨伸出手,却发现自己坐在桌子的一头,樊狸坐在另一头,由于桌子的原因,两人的距离有三米远了,除非他们都是长臂猿,否则这样的礼节有点滑稽了。

    “请问我是怪兽吗?”克拉姆的手僵在半空,突然问道。

    “不是啊?”樊狸一脸茫然。

    “那你坐到那么远干什么。”克拉姆说罢就拉动椅子,坐到樊狸身边,朝着附近瞅了瞅,然后凑到他的耳朵边上悄悄地说道:“你看看我,我其实不是这里的指挥官,这的指挥官叫沙克·格瑞,他辞职了,而我就是一个傀儡,整天受那些投资商使唤。我们都是和蓝帕一同打天下的人,投资商提拔我是因为我的名气,其实我本身毫无指挥经验,更不喜欢操纵一群人干这干那的。我其实就是一个摇滚歌手,我还在‘妩媚’演出过呢!京都大大小小的LiveHouse我都去过的!”

    克拉姆·杨一气说了半天废话,喷得樊狸满脸吐沫星子,樊狸后撤一段距离,上下打量着克拉姆。果然和他说的没错,这家伙穿着皮夹克,留着摇滚长直发,指尖有茧,裤子上还带着一些骷髅状的小物件,一看就不是一个堂堂正正的指挥官,倒像是一个风流人物。

    “您……找我有什么事啊?”

    “我和你说。”克拉姆又向前凑近樊狸,尽管樊狸一个劲后退,克拉姆还是将那张大嘴顶在他的耳边。

    “其实私底下我还是蓝帕的好朋友,你知道吗?这次叶雨凝攻击‘蚁巢’的事情已经被闹得沸沸扬扬,几个投资商看到了时机,都想借着这个机会扳倒对方,可是蓝帕已经辞职,沙克·格瑞也已经辞职,他们就把视线落在了你身上。他们觉得你会是一颗新星,早晚要代替我成为指挥官,所以……”克拉姆·杨朝着四周看了看,接着说:“所以我们都觉得,有您在,蓝帕的计划就要泡汤了,所以您还是拿着这笔钱滚蛋吧。”克拉姆说着就将一张银行卡塞进樊狸的手中。

    “您这是什么意思?”

    “你听不出来吗?走吧走吧!”克拉姆一推樊狸,直接将他推倒在地,他狼狈地从地上爬起来,克拉姆又冲过来,一连几下将他推出大门。

    “这叫什么破指挥官。”樊狸对着大门小声骂道,然后低头看了看银行卡,本想将它扔掉,手刚刚抬到半空中,却被人一把抓住。

    “珈蓝?”樊狸回头看着珈蓝。

    “你的伤……”

    “我的伤不要紧,现在我已经是‘蚁巢’的一员了,我的任务就是保护你的安全。”

    “可是我就没打算加入‘蚁巢’,那不过是一个名义上的承诺罢了。”樊狸摊开胳膊,做出一副无奈的样子,珈蓝乘机抢过他的银行卡塞到坎肩兜里面。

    “名义上的承诺也是承诺,谁知道这样的承诺会不会影响到你的生活呢,对了,接下来你打算去哪?”

    “回迷城,回到我的小店去,给小店处理后事,然后……然后我也不知道去哪。”樊狸抬头看着破碎的天花板。“虽然对未来很迷茫,但是我却很轻松,毕竟,我再也不用考虑焦尸事件的问题了。”

    回到迷城,在机场迎接樊狸的是倪梓琼,她说潘明月不喜欢离别的场景,就提前离开了。樊狸把在“蚁巢”的事情一五一十都告诉了她,她对这个结果很开心,然后抬着头呼喊着自由。

    她说,这一年,她从没有像今天一样自由自在过,她要回到海港城陪家人一段时间,然后继续自己的歌手之路,如果樊狸想要看她的演唱会,她可以提供最好的座位。

    告别了倪梓琼,樊狸回到自己的爬虫小店,因为当时走得急,没人照顾,里面的好多爬虫都死去了,而且每个饲养箱上都落着一层薄薄的灰。他慨叹迷城的尘土真多,又慨叹时间过得真快,不过他很高兴,毕竟自己又做回盗灵人了。他不再埋怨命运,而是感谢命运让叶雨凝走进了自己的生活,并且彻底改变了它。

    他决定离开迷城,利用“蚁巢”提供给自己的钱,和珈蓝去周游世界,但是在此之前,他需要清理这个小店,然后将小店转让给萧云,虽然焦尸事件几乎摧毁了迷城的经济,但是人们总要学会在厄运之后如何生活。他来到北面的珠宝市场,来到“听风小楼”,发现这里已经是一片狼藉。大门敞开,里面的珠宝已经被洗劫一空。他突然想到,心奴攻击迷城的时候,自己刚刚和潘明月他们商讨完计划,紧接着又是一系列的战斗,完全没时间去找萧云和萧晓。

    “萧云带着萧晓离开了?”珈蓝的声音从樊狸身后传来,樊狸叹了口气,转过身看着背着行李包的珈蓝。

    “不知道,他们没有联系我,我把最好的朋友丢了。”

    “还有褚江河。”

    “还有汪高飞。”

    “哇,你居然记着这个人,我都忘了他现在如何了,在击败心奴之后,我就再没看见过他。”

    “唉,希望上帝保佑他们吧。”樊狸将自己的新电话号码写在纸上,贴在“听风小楼”的柜台上。如今发达的科技让人们忘记了很多珍贵的东西,比如最好朋友的电话号码,一旦手机被毁,里面的记录消失后,就彻底和一些人失去了联系。樊狸拿出“蚁巢”送给自己的新手机发呆,这时电话突然响了,上面是一串陌生的号码。

    “喂?”

    “我想见见你。”

    樊狸立刻听出那是叶雨凝的声音。半个小时后,他在珈蓝的陪伴下来到一座没有被毁掉的大楼楼顶,爬上楼顶的时候,他听到有人在唱歌。

    斑马斑马,你来自南方的红色啊

    是否也是个动人的故事啊

    你隔壁的戏子如果不能留下

    谁会和你睡到天亮

    斑马斑马,你还记得我吗

    我是只会歌唱的傻瓜

    斑马斑马,你睡吧睡吧

    我会背上吉他离开北方

    叶雨凝抱着吉他坐在楼顶边缘,珈蓝停下脚步,樊狸独自一人走过去,走到她身边的时候,她停下歌唱,回头看着樊狸。今天的叶雨凝穿着一身干净的白色T恤衫和简单的瘦版牛仔裤,长发披肩,腰间没有逼供枪的影子。

    “我要走了,离开迷城,去寻找我的那片草原。”

    “你想好了?”樊狸在叶雨凝身边坐下,望着下面一片废墟,他感到一阵心痛。

    “嗯,想好了,我会像你说的一样去面对新生,有一天,我会用我的力量去弥补我犯下的过错,可能是警长,也可能是叶雨凝,不想那么多了,我只在乎眼下的生活,只在乎相信我的那群姐妹,你呢?”

    “我……也准备离开,和珈蓝旅游,暂时忘了这些悲剧。”

    “樊狸,谢谢你。”叶雨凝放下吉他,将吉他交给樊狸。“这个送给你,上面有我的名字。”

    “谢谢。”樊狸对着她笑了笑。“希望有一天,我能再次听到你的歌声。”

    “那一天会来的。”叶雨凝拍拍樊狸的肩膀,起身离开。

    樊狸低头看着被毁掉的迷城街道。如今焦尸已去,人们开始正视眼前的灾难,想留下来的帮助政府清理街道,想走的可能已经踏上了归乡的火车,樊狸抬头望着苍穹,无论发生什么,无论昨日的硝烟多么浓烈,蔚蓝的天空依然会出现,依然会带着一丝希望降临在每个人的面前。

    他看着天空大约过了十几秒,觉得脖子有点不舒服,便准备转身离开,低头的一瞬间,他突然又看到了草原。

    为何又是草原?樊狸很不解。他站起身看着周围,四周是没过小腿的青草,远处是连绵起伏的平顶山,附近还有一片天鹅湖和被牛拉动的勒勒车。

    “伏雷得姆?”他试着叫道。

    “你怎么知道是我?”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他看到伏雷得姆那张微笑的面孔,他举着装着红色液体的酒杯走到樊狸跟前。

    “我们还不够熟悉吗?”

    “这算是我见过最奇怪的回答了。”伏雷得姆继续笑道。“你看这天空多么美丽。”他抬头望着蓝天。

    “是啊,也只有这一片天空是美丽的。”

    “胡说八道,向北走,你会一直看到这样的场景,在那里,一切梦幻都将成为现实。”伏雷得姆说道。“你相信信仰吗?”

    “当然相信,对我而言,盗灵人本身就是信仰。”

    “对我而言,秦子扬就是信仰。”

    “那可不,她可是你的朋友。”

    “唉,我也希望如此,我也希望认识如此有特色的人,光那一张脸就很有特色,哈哈。”

    “你这是什么意思?”樊狸低头看着伏雷得姆,他突然觉得那张脸上充满了陌生。

    “我希望你能一直向北走,一直走,找到那片潜藏在你梦中的大草原,找到秦子扬的灵魂,找到那个名为妮丝娜的纹身师,在解救她的信仰时,也解救你的信仰。”伏雷得姆突然怪笑一阵,将手中的酒水一饮而尽。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