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盗灵人最新章节 > 盗灵人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十六章 末日浩劫
    晚上十点钟,童战就接到了克拉姆·杨的命令,让他在二十分钟之内集结“蚁巢”的精英士兵前往迷城。童战看到无人机拍到的照片,那是一座被毁掉的公园,隐隐约约在公园毁坏的地板下看到一些有棱有角的东西,经过金属探测初步结果表明,那正是“剥夺者”的零件。说实话,如今的“蚁巢”已经无法将拯救迷城纳入计划之中,童战的“狩魔950”深入前线,不过是为了“剥夺者”。

    他走到“蚁巢”的机场,那里站着二十多人,都是“狩魔950”的精英卫士。

    “迷城发生了激烈的战斗,但是我们的目标并不是完全消灭敌人,我的确要给塔隆·罗曼罗蕾和那些死去的士兵报仇,但是在此之前,我们要夺回属于我们的东西!”他对着队员吼道。

    潘明月和倪梓琼不知从哪捡来一些冷冻肉串,借着自燃者产生的烈火,用汽车碎片架起烤台,不一会儿,四周就传出烤肉的香味。珈蓝对烤肉没有什么兴趣,她抽出腰刀,坐在一堆木屑里面制作木箭。

    樊狸抬头看着漆黑一片的天空,今天,滚滚硝烟笼罩了迷城,看不见月亮的全貌,只能看到闪亮的圆斑,今天的月亮真的好圆啊。

    他们已经逃出迷城,在郊区驻扎下来,周围依然有时不时出现的自燃者,但是这些自燃者和之前的不同,之前的自燃者目标很明确,就是想要杀死樊狸,所以就会穷追不舍,可是这次,这些自燃者就像僵尸一样在附近摇摇晃晃,见到生命体才会一拥而上。

    玫瑰偷偷告诉樊狸,那位手持加特林的女警绰号“机关枪”,真名叫袁晓小,但是如果你直呼其名,她会非常生气的。玫瑰是女警大军中年龄最小的,她禁不住疲惫躺在地上,枕着炸弹呼呼大睡起来。看着这个留着中长发的女孩,樊狸像是看到了萧晓,她们应该是一个年龄段的人,可惜命运偏偏将她们拉出各自的生活圈,残忍地放在社会的冰冷角落。想到萧晓,樊狸心里很乱,也不知道褚江河、萧晓和萧云现在如何,萧云是经验丰富的战士,应该可以照顾好他们吧。

    熊猫和凯弩坐在最边上,两人一边聊天一边守夜。袁晓小不爱和人讲话,一言不发擦着加特林,潘明月和倪梓琼一副镇定地样子吃着烤串,而汪高飞——倪梓琼离开的时候竟然还没把他给忘了,仍然抱着头,虽然比起之前的哭闹安静了不少,但是仍旧双眼空洞,直勾勾看着前方,四肢不住地颤抖着,是那种刚刚从绝望之中走出来的人,难免会受到精神折磨。樊狸坐在一边,拒绝了倪梓琼递过来的烤串,他本想睡一觉,补充体力,可惜他没有受过训练,在这样的环境下根本无法入睡。他闭着眼睛靠着汽车,回想着和叶雨凝在新月饭店的一些事情,只听身边一阵嘈杂,一睁眼,腰间缠着皮鞭的女警坐到身边。

    “我叫鲁悦,警长给我起的名字是‘幽兰’,我和那玩飞刀的女孩是一组,她叫空谷。”

    “空谷幽兰?”

    “没错。”她点点头,捂着肩膀上的伤口,这时面前又一阵骚动,两只大獒跑到一边,卧在草丛之中休息。

    “我曾经是个驯兽师,是马戏团里的头牌,我有一只老虎,这只老虎很聪明,我叫它班尼,班尼给马戏团带来不少好处,我们都视它为宝贝。”幽兰一侧身,将上身短款警服向上提了提,虎头纹身出现在樊狸面前。“后来发生了事故,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一天表演到精彩环节,班尼突然发疯一样不听我使唤,它没有伤害我,却跃出围栏,咬死了两个小孩子。后来班尼就逃走了,再后来,班尼就被警方击毙,我们的马戏团也解散了。我因为这个过失,被受害人的父亲迫害,将我扔到了女子监狱。”幽兰抬着头深呼吸。“后来是雨凝找到了我,她塞了不少钱,偷偷将我救出来,那个时候我没有家,没有亲人,就一心一意跟着她,后来她送给我两条鬼獒,就是你现在看到的家伙,鬼獒这品种一生只认一个主人,所以就算是对它们再好,也很难彻底驯服。”幽兰朝着鬼獒的方向指了指。

    “雨凝手下的每个女警,都是她救下来的吗?”

    “也不全是,机关枪是她从精神病院里放出来的;空谷是个北漂的夜店女,她受尽折磨选择自杀,雨凝说服了她;玫瑰是知名大学的高材生,因为不甘于被导师窃走劳动成果,就炸掉导师家的不少收藏品,被导师起诉,进了监狱,雨凝便花钱保释她出来;白雪,绰号‘魔鬼’,是你唯一一个没有见过的女警,她是个落马贪官的女儿,父亲蹲了监狱,她的生活跌落到了谷底,是雨凝给了她一线希望,魔鬼是个极其聪明的女子,就是心狠了点。”

    “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啊。”樊狸没有回答,倒是一边的倪梓琼发声了,樊狸侧过脸,发现潘明月已经躺在地上睡着了,倪梓琼不知何时坐在幽兰的另一边。

    “你这么聪明,有方法弄死心奴吗?”樊狸想到迷城还有一群随时都会杀人的自燃者以及他们的罪恶头领,虽然幽兰提起的往事让他感到一阵放松,但是倪梓琼的到来却无意中带来了几分紧张。

    “它是存在于人们内心的心魔,是久积浮躁产生的结果,我不是和你说过,他和火焰的克星是水吗?”

    “你到这个时候还要卖关子,迷城马上就要被大火吞噬了,我们如果再找不到解决方法,我们的朋友会死,迷城的居民也会死,到时候我们都是罪人!”

    倪梓琼没有立刻回答,她靠在车子上,抬头看着模糊的天空。

    “放心吧,迷城出了这么大的乱子,‘蚁巢’的人马上就会来,到时候他们会牵制住心奴,我们只需要见机行事。”本以为睡着了的潘明月突然发声,她扭了扭脖子,这时迷城那边传来一声巨响,远远看去,一座楼房慢慢消失在视野之中。

    天知道里面有没有人,看来这些自燃者的能力变得更强了。樊狸只觉得一阵罪恶感冲上心头。如今心奴正在吞噬着迷城的人,而他竟然坐在郊区,任心奴蹂躏他的城市。

    “那是什么?”倪梓琼问道。

    “可能是我的炸弹。”玫瑰也从睡梦中惊醒。“是雨凝打算用来阻止你们的东西,估计让烈火引爆了,或者是雨凝故意引爆用来对付心奴的。”玫瑰向着那边看过去。

    “哪种可能性比较大?”潘明月紧接着问。

    “后一种吧,我们在公园地下存储了不少炸弹,足够她用来抵抗心奴的了,况且心奴在迷城捣乱,她也走不了。”

    “走!”听完玫瑰的话,潘明月立刻站起来,拍拍身上的土渣。“虽然结果不怎么乐观,但是至少让我看到了叶雨凝的反抗。”

    “你想出办法了?”樊狸问道。

    “没有,但是时间不够了。”潘明月刚说完,旁边就传来一阵汽车声,只见一辆奔驰车朝着这边开过来,车尾还冒着烟。在汽车经过他们的时候,樊狸清楚地看到里面的情景,因为车子的玻璃已经被震碎了,所以他能看到里面驾驶员的样子,那竟是金老板。但是金老板为何在迷城,他不是已经撤回到老家了吗?

    “别愣着啦!”潘明月的叫声打断了樊狸的思考,他一扭头,看到潘明月他们已经上车,凯弩和熊猫正从远处跑过来。

    两辆车一前一后偷偷驶入迷城,为了不吸引自燃者的注意,潘明月故意放慢车速。四周引入眼帘的都是狼藉,到处都是烈火燃烧后的残损物件,漆黑的汽车骨骼、破损的店面还有两旁着着火的行道树,樊狸还看到一些破碎的警车和不少聚在街头哭喊的人。从这里看去,不少地方还着着火焰,滚滚硝烟冲天而起,仿佛是到了世界末日一样。

    见到有车子开过来,这些因为极度悲伤而丧失恐惧感的人们竟然没有逃走的意思。车子经过一位黑头黑脸的男子,他抱着死去的儿子,瞪着猩红的眼睛看着这里,他的儿子还是个婴儿,全身上下都是烧痕,已经没有了呼吸。周围,一些老太太围在死去的亲人旁边,她们大多衣衫褴褛,而地上躺着横七竖八的焦尸。

    “你们是谁,你们是来拯救我们的吗?你们来晚了!”其中一位大妈不顾危险扑到车子面前,潘明月一扭方向盘闪开她的身体,将她远远甩在后面,这位大妈像焦尸一样对着他们穷追不舍一阵,然后跪倒在地。

    “如今这个被快生活所占据的世界,太多太多我们这个年龄段的人充满了愤怒和浮躁,他们万万没有想到会是愤怒葬送了自己,真是白发人送黑发人啊。”倪梓琼的声音从旁边传来,点醒了樊狸。的确,幸存者大多是幼儿和老人,地上的焦尸几乎都是年轻人,心奴将浮躁的年轻人变成自己的爪牙,同时也让迷城丧失一支由年轻人组成的临时护卫队,这使得这座城市瞬间沦为屠杀的良地,供心奴玩耍。

    四周已经没有了自燃者的影子,就算是偶尔出现一两个自燃者,也都很快躺在地上,沦为焦尸。樊狸开始明白为何潘明月一定要等待叶雨凝的反抗,此时此刻,在迷城之中,也只有叶雨凝能够举起反抗的大旗,而且她的反抗必将会吸引心奴的注意,让焦尸都朝着叶雨凝的方向跑过去,他们就有机会进城,但是这么以来,叶雨凝就会陷入围困。

    “只有彻底消灭心奴,才可以阻止焦尸的出现。”潘明月说道。“可是想要消灭心奴,光靠飞机大炮是不够的。”

    “火的克星是水,心奴的克星是方天画戟,水又是蓝色的……”樊狸不经意瞟见身边捂着伤口的幽兰,看到她深蓝色的女警制服,恍然大悟一般。

    “谢凌的武器是方天画戟,那证明心奴的克星是谢凌,可是心奴可以操纵人们心中的怒火,蓝色代表女警军团,是不是就证明,女警大军就是自燃者的克星呢?”樊狸对着倪梓琼说道。“你们不是说过,叶雨凝有一支军队,作为牵制‘蚁巢’主力的敢死连,她们会不会成为抵抗自燃者的中坚力量?”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