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盗灵人最新章节 > 盗灵人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十五章 怒焰
    经受珈蓝两箭之后,那老头突然一声怒吼,一股怒意上头,接下来的事情樊狸用鼻子都能想到,只见他全身冒起青烟,拔掉身上的木箭,朝着珈蓝就扑过去,珈蓝抬手一蹬椅子,揪着头顶的吊灯闪过攻击,那自燃者直接栽到椅子上,将椅子压碎。

    “原来这就是自燃者。”距离老头半米都不到的潘明月竟然没有害怕,也没有像倪梓琼一样逃离,而是扶着下巴像看着动物园里面的新鲜品种一样瞧着他。

    只见那老头一跃而起,朝着潘明月就扑过去。

    “小心!”樊狸和凯弩一同向着那边冲过去,可是老头的双手已经够到潘明月洁白的脖子,这时潘明月闪电般地抬起双手握住老头的双手,由于老头冲力太猛,顶着潘明月一直碰到墙壁上,不过潘明月并没有因为老头的滚烫身体产生反应,反而那老头的双手却在一阵青烟之后被冻成了冰,紧接着他的胳膊、肩膀、脖子和胸口都开始结冰,几秒钟之中,他犹如一具刚刚从冷库里面拽出来的尸体,坠落在地。

    “老焦怎么跑到这儿了?”潘明月扭头问倪梓琼,却发现已经不见倪梓琼的影子。

    “是我让他来打下手的,谁知道会这样。”倪梓琼的声音从桌子底下传来。樊狸和凯弩将她从桌子下拉出来,她拍拍身上的土,一脸囧相。

    “别看了!赶紧出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潘明月吼道。

    熊猫率先跑出饭店,迎面冲过来一位自燃者,看他正在燃烧的工作服,应该是这个餐厅的服务员,熊猫眼疾手快,在他还没有扑到自己身上之前,一拳打在他的头部,不愧是特种兵,自燃者竟然一扭身子失去平衡,凯弩借着这个机会,接着一记抱摔将那自燃者扔了出去。

    跑出饭店,樊狸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眼前建筑物在熊熊烈焰中燃烧,大街上不是逃窜的居民就是倒地的焦尸,还有一些自燃者正在屠杀路人。

    “这……这……”樊狸被这样的景象弄得一时语塞,珈蓝一把揪住他的胸口。

    “你不是能和叶雨凝单线联系吗?赶紧啊!”珈蓝说完,已经箭在弦上,两箭出手,对面一位想要扑上来的自燃者跌倒在地。

    樊狸取出手机,拨通电话,一阵盲音之后,那边传来熟悉的声音,但是樊狸一听就不是叶雨凝的。

    “喂?你是……”

    “我是扈朋玥……我们受到了袭击,那些自燃者又回来,我们……被困在中央公园……”扈朋玥话还没说完,那边就传来一阵嘈杂声,夹杂着扈朋玥的叫声,樊狸还想询问叶雨凝的状况,声音却戛然而止。

    “怎么?”倪梓琼和潘明月一同问道。

    “她们在中央公园,好像有麻烦了!”

    “走!”潘明月喊道。

    “怎么走?”樊狸瞅着四周不断逼近的自燃者,胡同里,角落里,旁边的超市和地下停车场……他们从四面八方朝着饭店逼近,樊狸回过头,发现饭店里面也不断走出一些蹒跚的自燃者,这些人的速度都很慢,好像在获得了力量的同时,却丢失了敏捷。

    “妈呀,老子今天算是死了,今天算是死了!”汪高飞突然捂着脸跪下来,这一声算是叫醒了樊狸,他突然发现还有汪高飞这个喘气的人在。

    “懦夫,乱说什么!”潘明月一把揪起汪高飞。“你个大男人怎么这么没用!”

    “有用有什么用啊,这么多……我们根本应对不了!”潘明月看到鼻涕和眼泪一同从汪高飞的脸上喷出来,这一瞬间,这家伙竟然就崩溃了。

    “为什么……我们没有受到影响?”樊狸转向倪梓琼。

    “在浮躁的社会,也存在那些内心保留着平静的人。”倪梓琼不紧不慢地回答,她的声音中没有酷似汪高飞的颤抖,也没有樊狸的犹豫,此时此刻,她真的就像伏雷得姆一样镇定自若。

    箭消耗的只剩下两根,珈蓝抽出两把腰刀,对着凯弩和樊狸狠狠一点头,凯弩抽出双斧,樊狸唤出一把蓝色的长枪。

    “如果我们今天必定要死,那么我会很荣幸和你们并肩战斗。”凯弩盯着珈蓝和樊狸说道。

    “好感人啊,可惜我并不想死。”樊狸刚想张开嘴说出一些发自肺腑的离别感言,但是潘明月的声音跟随着一团冷气从他的耳边经过,他一扭头,潘明月不知从哪搬来一把长柄钉锤,她朝着最近的自燃者就是一锤。这长柄钉锤比潘明月高出两头,如此重量让凯弩和熊猫这样的壮汉都难以驾驭,潘明月这瘦小的身体竟然夸张地举起战锤,朝着冲上来的一位自燃者挥过去。这一锤子下去,那家伙竟然脑浆迸裂,喷出一团熔浆状的东西。

    潘明月一脚踢开自燃者的尸体,转头看着樊狸他们。

    “他们不过在燃烧自身的愤怒,如果打碎了他们的大脑,就不会产生激素刺激,他们就会死!”

    珈蓝听懂了潘明月的话,扶着凯弩抬起脚踢中自燃者的下巴,转身一刀插进他的脑门上,狠狠一扭刀柄,那自燃者立刻像皮球一般泄了气。

    “是个办法,可是他们越来越多!”樊狸看着逐渐包围他们的自燃者,这时面前的超市里一声爆炸,紧接着,一团血红色的东西朝着这边冲过来,将沿途上的汽车纷纷弹开,最后站在樊狸面前。樊狸定睛一看,顿时明白了什么,这是一具漆黑的骷髅,穿着燃烧的铠甲,他双眼通红,夸张地咧开嘴巴瞪着樊狸,好像在嘲笑他。

    “樊狸,你们幼稚的认为在幽都可以干掉我,那个叶雨凝也是自作聪明,你们不过是血肉之躯,永远无法消灭愤怒的主人。”心奴站直了身板,竟有两米五的个头,全身上下被烧红的盔甲包裹着,难以想象什么东西能够伤的了它。

    “哈哈,看来人快齐了,舞媚焱、谢凌、潘明月、叶雨凝,还有难得一见的倪梓琼,看来蓝帕手下的糟粕汇聚一堂,看来我们重见天日的时候到了!”心奴抬手举起一旁的破碎越野车,烈火很快包围了车子,一阵翻腾舞蹈之后,竟然将这辆车子融化成为一把赤红的开山斧。它双手握着战斧的一端,将刃端狠狠挥过来。

    “当心!”凯弩一声嚎叫,便狼狈地趴在地上,樊狸学着他一样扑倒在地,珈蓝顺着斧子挥砍的方向,踩着凯弩的后背一跃,从斧子的攻击路线上方闪过去。

    巨斧砍到饭店前的石阶上,还连带劈碎了一个刚刚迂回过来的自燃者。樊狸一扭头,看到不远处倪梓琼正拽着已经吓傻了的汪高飞藏到一辆货车底下,而潘明月却不见踪影。

    嗖嗖!

    珈蓝乘机两支箭出手,准确地插在心奴的两个火红的眼窝里,但是心奴并没有受到影响,它甚至没有感到疼痛,把斧子重新拎起来后,木箭已经在眼窝处燃烧。

    “无能、低等、下贱的种族!”心奴对着凯弩和樊狸再次举起战斧,这次它将斧柄举过头顶,却迟迟没有落下,而是发出一声惨叫,半跪在地。

    樊狸突然觉得大脑嗡得一声,心奴刚刚发出这一声惨叫,几乎刺穿了他的耳朵,他不仅仅听到了高分贝的吼声,而且听到了来自心奴灵魂里的哭嚎,那感觉就像百万张铁片互相摩擦发出的嘶嘶声。

    “潘明月!你这个下贱的女人!”心奴对着身后的潘明月骂道,此时它的战斧已经被潘明月冻在了原地,潘明月朝着它的左腿就是一锤,心奴朝着一边倾斜过去。

    “凯弩!”珈蓝对着凯弩嘶吼一声,凯弩明白了她的意思,他半跪下来,珈蓝登上他的肩膀,凯弩朝着心奴的方向猛地一跳,将珈蓝送到空中,珈蓝在空中旋转一圈后,直接将两把腰刀插进了心奴的两个眼窝里面。

    “啊!”心奴发出更为凄惨的吼声,刺得樊狸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他侧躺在地,摄灵变成的长枪躺在身边,他看到自燃者的腿出现在眼帘,模模糊糊的,又看到哭嚎的汪高飞,此刻他正抱着头蜷缩在货车下,倪梓琼握着他的枪警惕地看着周围。心奴又一次发出一连串的嘶吼,但这声音却在樊狸耳边变成了音乐,他好像完全听不到噪音了,眼前的自燃者也变成了在烈焰中舞蹈的娇娘,正向着他伸出友谊之手。

    “砰砰砰砰!”一阵激烈的枪声响起,将距离樊狸最近的自燃者打成了碎片,他看到一只花臂胳膊将自己拎起来,紧接着就看到一位皮肤惨白,双眼微红,一脸疯狂的女警。她提着加特林,挡在樊狸身边,对着面前的自燃者就是一顿扫射。

    “叶雨凝呢?警长呢?”樊狸晕晕乎乎扶着女警的身体,在她耳边喊道。

    “不知道!别在这像个娘们一样!”她回答道。

    这时樊狸的身后突然伸出一双手来,直接将他拉到在地,面前的女警只顾扫射那一边的自燃者,却忘了还有另外一边,樊狸感到一阵炽热从脖子处传来,然后就看到一张张着血盆大口的脸。

    突然一道黑影闪过,他看到淌着口水的藏獒扑倒自燃者,不顾灼烧一口咬断了他的喉咙,紧接着另外一双手将他拎起来,他看到一张美丽的脸,那女警挥舞着皮鞭拉倒想要偷袭她的自燃者,可是那自燃者在倒下之前对着她的肩膀狠狠一拍。

    “走啊!”她对着发愣的樊狸喊道。樊狸看到她的肩膀已经出现了不小的挠痕,对着她打量一番,发现她还不止这一处伤痕,大腿、小腿和后背的衣服都被抓烂了。樊狸想拉着女警跑到汪高飞那里去,一转身,发现提着加特林的女警已经消失,面门一股热流涌来,他幻想着自己手里握着长枪,对着自燃者的脑袋刺过去。

    樊狸踢开挂在枪头的自燃者,发现那女警竟然已经被自燃者扑倒,正在拼命挣扎着,他一枪刺穿那自燃者的头颅,倒在地上的女警掏出腰间的一枚铁弹珠向着一边扔过去,一声轰鸣之后,十几个自燃者倒地不起。

    “怎么是你?”樊狸发现此人并不是提着加特林的女警,而是玫瑰,玫瑰土灰着脸,身上也有不少烧痕,她依然背着胖背包,里面一定都是铁弹珠。

    “警长呢?”樊狸再次问道。

    “我们本来是来监视你们的,结果却遇到了袭击。”玫瑰对着樊狸说道。“警长在中央公园,那公园底下是我们的基地。”

    “基地?”樊狸想到前些日子在公园出现的大批自燃者,还致使他和凯弩跑到了太平间,遇见了九哥,他立刻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原来当时那群自燃者跟着自己来到公园,而公园的地下原本就是女警的基地,所以才误打正着被女警统统消灭。

    一边的叫声打断了樊狸的思维,他朝着潘明月那边看过去,发现潘明月被心奴扔过来的石头砸倒在地,拄着锤子想要起来,可是心奴紧跟过去抬脚再次将她踢倒。樊狸朝着周围一瞥,本想寻找倪梓琼和熊猫,却看到了被冻在地面上的战斧。

    潘明月的惨叫再次吸引了他的注意,此时她已经丢掉战锤,被心奴掐住脖子高高举起。

    这时东面突然钻出一物,笔直撞向心奴,那是一辆越野车,樊狸发现,那竟然还是扈朋玥开过的那辆越野车。越野车将心奴撞出几米远,熊猫冲下车子拉起潘明月就走。

    “快上车!”樊狸正想跑过去,身后又钻出一辆来,倪梓琼推开车门,对着樊猊吼道。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