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盗灵人最新章节 > 盗灵人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十二章 天降神兵
    穿着西服的保安立刻围上来,他们没有接到命令,就在樊狸周围站了一圈。樊狸瞟见,珈蓝的手一直放在大腿边上,但是如果她一旦取出匕首,立刻就会被一旁的保安击毙。

    “金老板,那是我弟弟和我的朋友,他们远道而来,我就想让他们长长见识,见识一下什么是顶层社会,刚才一定是过于激动,给您费心了。”

    “哈哈,不碍事,不碍事!”此时金老板的眼睛全在叶雨凝的身上,他不耐烦地对着一边挥挥手,樊狸身边的保安立刻快步散去。

    饭局结束后,众宾客都站起来向着一个方向走过去,樊狸、汪高飞和珈蓝跟在后面。樊狸注意到,金老板的手一直环绕在叶雨凝的腰间,好像把她当成自己老婆一样,真是个不要脸的家伙。

    “我看今天这家伙是想老牛吃嫩草了。”汪高飞在樊狸耳边低语了一阵。“这家伙玩过的美女无数,一些大牌明星都不在话下,我看叶雨凝今天危险了,不过凡事也别总往坏处想,他要是办了叶雨凝,肯定会给她大把大把的钱。”

    樊狸想的不是钱的问题,一个能够驾驭听灵之音的盗灵人怎么可能将金钱放在眼里,他和叶雨凝也算是音乐上的知己,叶雨凝这个人很有原则,不会轻易就范,但是今天为何一副献媚求荣的样子,她脸上那虚伪的笑容让他感到一阵陌生。也许每个走到这种地步的女人总会她自己的苦衷吧,对于如此场合而言,愤世嫉俗就显得很幼稚了。樊狸安慰着自己,下了饭局,她就又会恢复正常,又会成为那个抱着民谣吉他唱梦想的女子。

    他们跟随大众走到舞场,汪高飞拉着樊狸他们在一边坐下,他解释道,在这里,有地位有头脸的人才有资格去跳舞,来捧场的人只能坐在一边吃东西。这些人随着音乐翩翩起舞,金老板揽着叶雨凝的腰肢,他的舞步很熟练,一看就是经常出席这样活动的玩客,而叶雨凝也是一副献媚的样子,就像那些削了脑袋去上位的女子,时不时对着他微笑眨眼,那感觉真叫人恶心。

    樊狸尽量逼迫自己不去看那边,他心里很不是滋味,便开始把注意力放在刚才的拍卖会上。他回想着那颗巨型红宝石,觉得这玩意只能是九哥或者他的主子心奴带出来的,红宝石就在心奴的墓室,他已经苏醒,一般人进入墓室将红宝石带出来是不可能的,只能是九哥。

    难道变成焦尸的九哥再一次找到了金老板?向他介绍了这颗红宝石,不对啊,九哥已经半只脚跨进阎王殿了,怎么还有赚钱的心思。

    舞会进行到一半,大款们都回到各自的休息室去。樊狸他们偷偷来到金老板的休息室前,樊狸向前一步,被保安拦住。

    “那个什么,我姐……就是叶雨凝,让我来和金老板说点事情。”

    “什么事情?”保安一边按着腰间的电棍,一边没好气问道。

    “这种事情,咱就不要过问了吧。”樊狸装作一副不好意思的样子,那保安听后明白了一些,便抬手让他过去。樊狸走进金老板的休息室,看见他正在喝汤,好像又是药,反正就是黑兮兮的一滩鬼东西。

    “金老板。”樊狸在金老板面前坐下来,他微微一愣。

    “哦,是雨凝的弟弟,说吧,你们要多少。”他又一次低下头,看着眼前的黑色液体,一副完全不把樊狸放在眼里的样子。

    “金老板可否记得,在‘灭绝’岛拍下的一块石板,上面刻着幽都的位置。”樊狸压低声音。

    金老板听后抬头仔细看着樊狸,刚才还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现在立刻就变成了警觉。

    “敢问你是何人。”

    “很不巧,我就是你招募的下墓人,盗灵人樊狸。”

    “樊狸?你不是已经死在幽都之中了吗?”听到樊狸这两个字,他下意识向后面挪了挪,直起腰板。

    “我没死,只是我们在幽都下面见到了不该见到的东西,你应该听说过迷城的焦尸事件吧,尽管政府尽一切可能封锁这个消息,但是你们这些有头有脸的人物一定会有渠道听闻。最近幽都里面走出一些不干净的东西,焦尸事件就是因为这个而发生的。”

    “焦尸事件我倒是略有耳闻,都是发生在贫民窟的事情,和我们这样的人又有什么关系。”

    樊狸也故作不屑地一哼,一团蓝色的火焰出现在他的手掌心,渐渐汇成一根雪茄,他将雪茄叼在嘴边,拿起金老板的高级打火机,点着后猛吸一口。金老板看得是膛目结舌,他的手放在包间的门把手上,却被樊狸死死按住。

    “樊……樊家老爷子都让我三分,你这个……这个黄毛小子竟敢来威胁我!”

    “威胁算不上,我就是想让你看看我的能力,我实话和您说了吧,我需要知道那块石板的下落,它事关整个迷城的安全,我还想知道,关于田莽这个人,你们最近有没有他的消息。”

    “关于石板,我可以给你机会一看,关于田莽,自从上次他下墓以来,我就再没见过他的影子,后来传言说你们这一行人都死了,我就觉得幽都这个地方不能碰,现在石板在我的老家博物馆内,当时我拍到石板的时候,还拍到了一物,不知道这东西你有没有兴趣。”金老板拿出手机交给樊狸,上面的图片竟然是那把石砌匕首。

    “这玩意在哪?”

    “和石板在一块放着,我看你是个奇人,如果你能帮助我搞清楚幽都里面的秘密,我就把这两件宝物送上,白送。”金老板抽出一张名片放在樊狸的面前。“这是我的名片,我给你三天时间考虑,之后打电话给我。”

    樊狸点点头,他推开门,将名片塞进兜里面,这时他发现有什么东西一直盯着自己,便不经意地一瞟,这一瞟,不要紧,让他汗毛直立。

    只见在二十米开外的地方站着一个披着厚重风衣、带着鸭舌帽的男子,他正一动不动站在那里,看着樊狸露出一丝微笑,那猩红的蛤蟆眼中透出几分凶狠。他一边看着樊狸,一边缓缓伸出一只烧焦的手,朝着樊狸的方向点了点,樊狸的身边立刻发出一声低吟,他一扭头,发现有两个保安正怒视着自己,努力压抑着愤怒,正不停地颤抖着。

    樊狸二话不说一头扎入金老板的包房,金老板被他的举动吓了一跳,将他黑色的汤水撒了一地。

    “小兔崽子,你可知道……”

    “走!”樊狸一拉金老板,将他整个人拽出包房,那两个保安依旧颤抖着,樊狸发现他们的脖子已经泛红,马上就要自燃了。

    “你干什么!来人!”金老板对着周围大喊道,他的声音立刻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樊狸已经看到一群保安向着这边跑过来。

    “我干什么?救你这个老不死的!”樊狸一只手拉着金老板的胳膊就朝着门口跑过去,另一只手拿出警长给自己的手机,按下上面的电话号码。

    “喂?”赖洋洋的声音传来。

    “伊人会所!青金宴会!焦尸!”他对着电话大喊道,这时一人影扑到跟前,直接将他扑倒在地,其他的保安紧随其后,纷纷拿出电棍对着樊狸。这时,包房那边传来一声怒嚎,两位全身烧焦的保安朝着金老板扑过来,一位保安举着电棍上前阻止,却被自燃者直接推飞在地,在地上蹭了五六米才停下来。

    “啊!”会所之中发出一连串刺耳的尖叫,这里的人大多都知道焦尸事件,这次亲眼目睹,已经吓得魂不附体,男宾客、女宾客都像发了疯一样朝着伊人会所的门口跑过去,他们已经被吓得魂飞魄散,根本不顾前方保安的劝阻,有个年龄大的甚至脚下一软,跌倒在地,被后面的人活活踩死。

    其中一位自燃者一把将倒在地上的金老板揪起来,金老板吓得发出一声哭嚎,这时一根闪着蓝色光芒的棒子锤到自燃者的面门,那家伙被这股力量打得松开金老板,后退半步。

    “快带他走,快点!”樊狸对着那几个面面相觑的保安吼道,他们才反应过来,拉着金老板就往门外跑。

    “高飞!珈蓝!”樊狸话音而落,珈蓝的一支箭已经刺穿了一位自燃者的脑袋,汪高飞不知从哪捡了两把手枪飞奔过来。

    “去保护雨凝!”樊狸对着他喊道。“我来对付这两个家伙!”樊狸话音刚落,那只受伤的自燃者一拳头打在他的胸口,刚才脑子里面全都是叶雨凝,没注意这脑袋中箭的家伙竟然没有死。

    樊狸只觉得嘴巴里面猩呼呼一片,胸口一闷差点跌倒在地。

    其中一个自燃者迈开步子向着金老板那边跑过去,樊狸唤出一把蓝色长枪,精准地刺进自燃者的小腿,他发出一声怒嚎,转头将樊狸提了起来,这时珈蓝飞身一跃,两条腿锁在自燃者的脖子上,利用全身的重量将他拖倒在地。

    “怎么弄死这些家伙?”珈蓝死死按着他,对着樊狸喊道。她已经感觉到自己的大腿处滚烫滚烫的,因为要参加宴会,不能穿靴子,现在皮肤被自燃者直接灼烧着,痛苦万分。

    “等他们自己燃烧殆尽……或是用机枪打烂他们的身体!”樊狸大脑中只有这两个印象,最近两次弄死自燃者都是用这样的方法。

    “樊狸,今天就是你的死期!”九哥的声音从人群中传来,樊狸看到一群保安举着枪站在他面前,没等开枪,那些保安都纷纷转过头看着自己,双眼通红。

    “完了,这家伙没完没了了!”樊狸看着那边正在变成自燃者的保安叹了口气。

    “快点,想想办法!”珈蓝终于受不住灼烧,双腿一松,那自燃者转身揪住珈蓝的脖子,将她狠狠摔在墙壁上,樊狸握着枪柄锁在他的喉咙上,本想将他拉离珈蓝,好让她有时间起来,没想到刚刚一碰到此人,樊狸就感觉自己抱在了一个大火炉上,烫得他连退几步。

    身后的自燃者也开始行动起来,樊狸回头一看,他那哪是被珈蓝射穿了头颅,而是头上沾着一把正在融化的塑料匕首,他突然回想起来,珈蓝是来参加宴会的,怎么可能是随身带着弓箭?

    正想着,珈蓝已经被那自燃者逼到墙角,她现在没有任何武器可以抵抗这东西,便一瞪身后的墙壁,借着这股冲力一拳头打在自燃者的脸部,这一拳力道很足,把自燃者打得头冒金星,她又连续几拳轰上去,打得自燃者一时间扭不过头来。

    珈蓝乘胜追击,下身发力,膝盖直冲自燃者的下巴,没料到那自燃者突然闪电般地抓住珈蓝的大腿,她顿时感觉到滚烫的手掌死死贴着她的皮肤,而且温度还在上升。

    “啊!”珈蓝一拳头打到自燃者的面门,因为疼痛力道减了不少,自燃者乘机另一只手抓住她的胳膊,将她整个人提了起来。

    樊狸眼睁睁看着珈蓝被自燃者提到半空中,却爱莫能助,面前的自燃者虽然被融化的匕首遮挡了视线,可是仍旧能给自己造成威胁,这家伙胡乱挥舞着胳膊,将樊狸逼到角落。

    完了,这回算是玩完了,凯弩他们距离自己太远,就算以最快的速度赶过来,自己和珈蓝也已经成为焦尸了,樊狸的双手出现了一面盾牌,抵抗着自燃者铁锤般的拳头。他开始听到珈蓝的惨叫,看到珈蓝的大腿处已经烧出了一道恐怖的伤口。

    该死,自己就不该保护那金老板,九哥明显是冲着金老板来的,他和金老板没有任何交情,仅仅是为了一个破石板和一把破匕首,就送上自己的性命?

    正埋怨着自己,顶棚突然一阵撕裂,紧接着是两声枪响,抓着珈蓝的自燃者应声倒地,樊狸只觉得一阵飓风划过脸颊,就看到面前的自燃者已经倒在十米开外处了,九哥新招来的自燃者还没跑到他们跟前,就被一股强大的气流纷纷吹倒在地。

    蓝色的影子挡在樊狸和自燃者中间,她骑着一辆夸张的摩托车,双手握着逼供枪,有这般风头的不是警长又能是谁?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