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盗灵人最新章节 > 盗灵人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十一章 警长
    樊狸做了个梦,梦见他奔跑在海边,惊起一群欢腾的水鸟。他站在海边望着远处的鲸鱼尾巴和成群的海鸥,一低头却发现自己站到了船上,正当他准备转身离开甲板时,面前突然掀起高高的海浪。

    “哎呀!”樊狸惊叫一声坐了起来,面前却出现了一片熟悉的草原。他感觉小腿肚子很痒,低头一看,发现一只橙毛胖头猴子正抓着一根稻草挠着自己的小腿。樊狸仔细观察这只猴子,发现这家伙怎么看都不像是地球上的生物。不同于其他猴子,它的头颅大过身体,身材矮小肥胖,和脸上一样肉嘟嘟的,全身上下布满了绒毛,让人看了就想摸上去。樊狸想到这已经伸出手够过去,没想到刚刚碰到它的脑袋,它就飞快地扑到他身上,爬过他的身体朝着身后的草丛中跑去,不见了踪影。

    “你还有这口?”伏雷得姆的声音从面前传来。“这是梦想之都,创造这里的人认为梦是世界的平衡点。”

    “平衡点?”樊狸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问出这个,就是觉得在这里毫无事情可做,有什么就问什么。

    “当世界被创造出来的时候,有那么一堆藤蔓名为自然,自然的藤蔓不受束缚,穿过一道道屏障到达空旷的地方,带着族人安居乐业,那屏障就成了自由,而随着日子一天天再过,他们反反复复的日子便成为时间。有一天,他们三个觉得面前的事情有些乏味,便想着一些世间不存在却又能保存在记忆之中的东西,那便是梦。”伏雷得姆一扬手,装满红色液体的杯子出现在他的手中。“自然认为,时间的结果就是生老病死、世代更替,所以将世界分为三部分,死亡、轮回和梦境,而梦境,就是死亡和轮回之间的桥梁。如果说死亡代表着堕落与沉醉,轮回代表着新生和梦想,那么梦便是你们自我治愈的良药,人们一白天遇到的种种事情,都会在夜晚以梦的方式去诠释出来,这便是大脑的休息方式,也是一个人自愈的本能。”

    伏雷得姆说了这么一大堆,樊狸只觉得自己依然躲在迷雾之中,他回想着之前出现在自己手上的蓝色火焰,那种火焰可以变成任何想到的东西。想到这,手背上真的出现了蓝色的东西,那蓝焰在手心跳舞,吸引了伏雷得姆的注意。

    “我想,红色是困扰你的东西,对吧。”伏雷得姆在蓝色的火苗面前蹲下来,仔细看着这只愉快的精灵,樊狸点了点头。

    “火焰是红色的,火焰的主人也是红色的,它的喽啰当然是红色的。火一直以来都有一个克星,那就是水,水是蓝色的。”

    说到克星,樊狸脑子里面突然想到方天画戟的事情,便张口就问:“你知道方天画戟的故事吗?”

    伏雷得姆一愣,然后连忙摇了摇头。

    “时候未到时候未到。”他微笑着直起身向着远方走去。

    “时候未到时候未到。”樊狸的脸突然一凉,伏雷得姆的声音还保留在脑中,他就已经睁开眼。

    他惊讶自己不是在某个地方躺着,而是在某个地方吊着。他挣扎一阵,才发现自己的四肢被牢牢绑在十字架上。他低头一看,地上扔着肮脏的水桶,刚才叫醒自己的应该就是这玩意里面的脏水吧,正想着,只觉得朦胧之中有什么东西抓住自己的脸,将他的头强扭过来对着某处。

    他定睛一看,面前是一位女子,带着白底黑纹的面具,面具上面的三道黑纹中,两道凑成了眼睛,下面一道是嘴巴,好似一张绽放古怪微笑的脸,有点歌剧魅影的感觉。再往下一看,樊狸松了口气,此人穿着一套警察制服,高高隆起的胸部和纤细的长腿表明这还是个人类,不是什么恐怖的自燃者之类的怪物。她这身打扮和上次营救自己的女警颇有几分相似之处。

    “小家伙醒了,去叫警长。”此人放开抓着樊狸的头,转过身,樊狸这才看清,这女子的警察制服并非是正规制服,这制服的上身为短款,下身又是低腰,正好露出她的水蛇腰。转身的一刹那,他还瞟见这位女子的腰间有一只虎头纹身,腰间捆着一只皮鞭一样的东西。

    他抬起头,发现门口也站着一位女警,她的穿着打扮和身材都与之前这位相似,只是腰间没有纹身,腰下没有捆着皮鞭,而是挂着两把短刃。她点点头,一转身,掀开门帘就消失了。

    樊狸开始瞅着其他地方,发现这里不过是一间民房,周围都是村民的生活用品,这让他想到矮山下面的村庄,可是这群女警不是在迷城出现过吗?而且她们的打扮和朴实的村民没有半点联系。

    不一会,门口出现了一位穿着类似的女警,只不过她的腰间挂着两把大口径手枪,看上去很像孩子玩的太空枪。她对着一边有虎头纹身的女警点了点头,那虎头纹身便走出房间。

    “你是个勇敢的人,只可惜,你没有什么底子,不过是个盗灵人罢了。”面具后面传来一阵经过变音处理的声音,她歪着头瞅着樊狸,然后伸出手拍了拍樊狸的脸,引来樊狸一阵怒视。

    “小家伙,细皮嫩肉的。”

    樊狸一扭头,弹开警长的手,与此同时他发现,这警长的手也算是指如削葱根般光滑细腻,瞧瞧她那妖娆动人的身材,摘下面具应该是位一笑倾城的美女吧。

    “你们到底是谁?”

    “我们是谁?我们当然是你的恩人,你真是贵人多忘事,在迷城救下你的可是我手下的人。”警长的面具后发出一阵嘲笑。“你的朋友很厉害,受到诅咒后竟然没有被烧焦,不过这不是我该关心的问题,我关心的是,你把从幽都带上来的红宝石藏到哪里去了?如果是坏人问你,你肯定不会回答,可我是你的恩人,你可不能亏待你的恩人呀。”

    “哼,有这么对待人的恩人吗?”樊狸朝着她不屑一瞥,自从见过了叶雨凝,樊狸就对其他妖娆的女子深感厌恶,看看人家叶雨凝,可谓是个能工巧匠了,自食其力从不卖脸,也不摆出一副搔首弄姿的样子。

    “那我还能怎么办,从你爷爷那里把你请过来?你身边的那位杀马特可不好惹,弄不好我还得吃两箭。”警长一转身,不知道拿起什么东西就往樊狸脸上一泼,樊狸立刻味道一股刺鼻的油烟味,然后感觉脸上油腻腻、湿漉漉的。

    “是不是你杀死了童儿,绑架了我爷爷!”

    “我要有那个本事,还绑架你干什么,你爷爷可比你知道的多。”警长抽过来一条木板凳坐下,抬头看着樊狸。“我们不是坏人,坏人不会平白无故地救你,坏人是那些随时都被愤怒烈焰吞噬的笨蛋,你一天拿着那颗红宝石,你的朋友和迷城一天都有危险,心奴早晚会将你的皮剥了。”

    “心奴?”

    “你身边的一切麻烦都是他造成的,这家伙号称火焰之主,其实不过是火焰的喽啰罢了,你们这些盗灵人误入火神殿,激活了心奴的意识,还得我们这些人给你们擦屁股。”

    “你是说,在火焰神庙里面,突然坐起来的焦尸是心奴?”樊狸想到那晚恐怖的回忆,原来猜的没错,果然那里有问题。

    “我又没去过幽都,我哪知道。自从你们这些盗灵人不睦正业以来,死在我手里的不知有多少,还好你不像他们一样。”警长站起身,拔出腰间的一把手枪,对着樊狸的胸口就是一枪,樊狸只觉得一股强大的气流冲击着自己的胸膛,好像有人拳击自己的胸口,剧痛无比。

    “不想和你浪费时间了,要么张嘴,要么就死。”警长举着太空枪对着自己,刚才的疼痛使得樊狸不由打了一个冷颤,天知道那是什么武器,没有伤痕,没有流血,就是干巴巴的疼痛,应该叫它逼供枪吧。要是二战时候的小鬼子拿到这样的工具,咱八路军英雄肯定会吃尽苦头。

    “其实那红宝石我根本就没有带出来,那次在幽都,我觉得……”

    “呯呯呯!”警长二话没说,根本没想听完樊狸扯淡,扬起手对着樊狸胸口就是三枪。

    “别打啦!疼死啦!”樊狸怒嚎一阵,他感觉自己的嘴巴里面腥呼呼一片,应该是刚才过于疼痛,把自己的舌头给咬破了。

    “现在可以说了吧。”警长将逼供枪抵在自己的胸口,此时樊狸心中一阵苦笑,没想到这次竟然栽到女人的手里了,而且是一个这么没有耐心的女人手里。

    “我可以告诉你,但是你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

    “还想讨价还价?”警长凑到樊狸的耳边。“是不是还不觉得疼?”说着她就又要扣动扳机。

    “别别!我就是想说,我可以把石头给你,但是你要放了我的朋友,并且保证我的朋友不受伤害。”

    “哈哈哈!”警长没有开枪,只是长笑几声。

    “好小子,你把我们当成什么了,保镖吗?我可以保证在我手上,你和你的朋友都有生存的地步,我和我的手下不会再找你们的麻烦,交出石头后,就收拾东西滚回老家去做普通人,心奴也不会找上门来。”

    “好好,那我……”

    突然门外一阵骚动,只听有鞭子抽打在地面的声音。这时那位腰间别着短刃的女警跑进来。

    “警长,那巫女发现我们了,幽兰正和她周旋。”

    警长扭过头将逼供枪顶在樊狸的脑袋上。

    “你的时间不多了,如果幽兰杀了你的朋友,那么你肯定要心痛一辈子,毕竟她可是你的爱人啊。”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