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盗灵人最新章节 > 盗灵人最新章节列表 > 第十二章 九尾咒灵
    “醒了?你知道你说了多少梦话吗?”珈蓝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樊狸转过身,看到珈蓝正在擦拭自己的长弓,她的箭筒里面只剩下孤零零的一支木箭,自己和她分开那一段时间,她应该消耗了不少木箭,这说明他们还是遇到了什么危险的东西。。

    “唉,好久都没有这么好好睡过一觉了。”樊狸只觉得浑身酥软,刚刚恢复体力,又要为今后的事情发愁,他一想就觉得天昏地暗。九哥死了,只有他们进入了地下王宫,金老板要么认为他们已经死了,要么就一定会找上门来,这么以来,他们的生计就成了问题,后半辈子难不成要变成老鼠一样东躲**的?

    樊狸站起身,走到仓库门口,拍了拍守门的凯弩。看来褚江河终究扛不住倦意,尽管他只是在墓穴外面坐着,胖子就是胖子啊。凯弩离开后,樊狸坐在靠门的椅子上,点着一支烟,这时看到不远处出现某个抱着重物的人影,仔细一看是褚江河,他抱着一台电脑主机。樊狸自嘲一笑,原来他没有守门是为了这个东西,他还以为江河也睡觉去了呢。

    “我们真打算在这住下?”樊狸望着电脑主机,又看看他身后背着的显示屏。

    “那我们又能怎么样,租个房子什么的都需要身份证,太容易暴露了,能找到这样一处藏身之地已经算是万幸了,要不然怎么办,逃到国外去?我们可没那么多钱。”

    “可是这仍然是迷城,金老板知道我们在迷城,一定不会放弃搜索的。”

    “正因为是这样。他一定不会将焦点放在迷城的。”珈蓝的声音传来,她单手接过褚江河怀里面的电脑主机。“就像你说的,我们只能走一步看一步,明天我和你去你爷爷那里一趟,这件事必须要和他说明。”

    “什么!”听到这里樊狸腾得站起身。“决不能让爷爷知道。”

    “只有你爷爷能救你。”珈蓝不紧不慢地说道。“你比我清楚,你还指望谁能在这个时候帮帮你?再这么下去,大家早晚要受到连累的。”

    珈蓝不再等待樊狸的回答,抬着主机箱走进屋里,不一会,凯弩接了一个电话离开仓库,后来萧云、萧晓也都走出仓库,这时珈蓝将樊狸拉进仓库中,盘腿坐在仅铺了一层书皮纸的地板上,旁边的褚江河正在调试电脑。

    “你好好想想到了爷爷那里该说什么吧,他见到我们肯定是又惊又喜。”珈蓝抢过樊狸的烟,自己吸了一口,然后丢到门外去。

    “其实,九哥被石门弹飞之后,我做了一个梦,梦中的我进入到了那座神庙,并且看到了两只怪鱼一样的雕像,然后一团黑色烟云拖着我进入神庙深处,我看到了四具烧得发黑的骷髅,然后就是爷爷所说的石砌匕首。”

    “四具骷髅……你父亲他……”

    “目前还不能确定,他们长得都一样,只是有一具比较破碎,如果这些都是真的,爷爷肯定对于我们有所隐瞒,我还正想上山问问他老人家,可是我该如何面对他,这可是我们家的禁区,而且几年前我就答应爷爷不再从事盗灵人的行业。”

    “爷爷对我们很严厉那是没错的,可是他也是通情达理之人。”珈蓝站起身,拿起扫帚。“我已经订了明天一早的飞机,你自己好好想想到底要说什么吧。”

    第二天,凯弩淘来了二手家具,萧云和萧晓买了不少杯子,褚江河从二手市场的废墟中抱来不少残次品,自制监控系统,而樊狸和珈蓝,背着旅行包登上了去往冀州的航班。从京都下飞机,又是六个小时的班车旅行。一路上樊狸忐忑不安,到达目的地后,樊狸看着面前的村子直发愣。

    自从樊猊解散樊家的盗灵人团队后,他自个就回到冀州老家,在一座矮山上过着和匿蛟一样的隐居生活。这座矮山矗立在一座村子之后,这个村子很落后,前几年才通了网,也算是向着先进农村迈进了一小步。

    樊狸和珈蓝穿过村子向着矮山进发,一路上路过的都是一张张黝黑的脸。樊狸虽然和爷爷天生学习盗灵之术,很是辛苦,可是因为先天性的原因,他的皮肤很白,就算是晒黑了,脱一层死皮之后,又变得白花花的了。而珈蓝的皮肤上有很多纹身,左雄鹰右啄木鸟的,脖子上有蛟龙,大腿有蟾蜍,各个都十分眨眼。他们引来不少人的目光,自然而然也看到了村民眼中的警惕。这两个人背着大包小包突然出现,难免让人觉得来者不善。

    一头扎入矮山丛林之前,樊狸还深吸了一口气。爷爷安居的这座矮山没有什么珍贵资源,所以一直以来都是杂草丛生,野树乱布,没人开发,也没人修路。樊狸和珈蓝不得不走山路,时而坑洼,时而宽窄,一不小心还会崴了脚。

    久日不见爷爷,带武器很没有礼貌,所以珈蓝没有带弓箭,使得她的手脚更为灵活,放心地在山涧乱石之中蹦跳,而樊狸只能像头蜗牛一样蠕动。他们走了三个小时,这样崎岖的山路已经把樊狸累得气踹吁吁,昨天受尽了身体和心理上的摧残,一早都快粘到地铺毯子上了,更别说要走如此的山路,樊狸只觉得自己的身子要垮掉了。

    穿过一棵棵怪异的小树,眼前出现了一座砖木平房,平房没有刷漆,外面有三条长板凳,两圈木栅栏,板凳上坐着一位十岁左右的小孩,两个木栅栏之中分别圈着鸡和羊。小孩子看到樊狸和珈蓝,一溜烟转身跑入房中,不到一分钟,一位硬朗的白胡子老头就捋着长胡子微笑着走出来。

    “是狸儿和蓝儿啊。”

    樊狸和珈蓝快步走上前去一同跪下。

    “爷爷好!”

    “哎呀,都什么年代了还跪,快起来,快起来,难得你们两个一起来看我,我这把老骨头也算有福气了。”樊猊扶起樊狸和珈蓝,让他们坐在长凳子上,小孩从屋子里面拿出一壶茶。

    “你们两个,和好啦?”樊猊看了看樊狸,又看了看珈蓝,珈蓝噗嗤一笑,连连点头。

    “和好了,和好了。”樊狸也立刻迎合道。“爷爷,我们这次是专程来看您老的。”樊狸拿出一罐子名茶,他不懂茶,这些茶叶都是珈蓝帮他挑选的。他将这一罐子茶叶交给那小孩子,他一转身又麻利地跑回屋子里面。

    “唉,我们也是有好几年没见了,自从让你退出江湖之后,我这心啊,就一直扑通扑通的跳,生怕上天怪罪下来,好在你们都没事,那就是我们前世修来的福气。”樊猊喝了一口茶,拍着大腿直乐。樊狸不自然地瞅瞅珈蓝,她趁着樊猊看向小孩的时候白了樊狸一眼,也跟着爷爷笑起来。

    “爷爷,这孩子是?”樊狸看向藏在门后、只露出半个脸的小孩子,问道。

    “村下面的孩子,没爹没娘,我看他可怜就收留他,当我的小童,爷爷老了,有些事情只能让童儿代劳。”

    听到这些话,樊狸狠狠点了点头,没说什么。

    晚饭的时候,樊猊让小童下山在村子里面买了两只烧鸡,这小童手脚及其麻利,下山上山不到两个小时。快一天都没吃上正经饭的樊狸和珈蓝早已馋出了蛔虫,几乎是抱着烧鸡就啃,把樊猊老头子逗得直乐。

    吃过晚饭,樊猊就睡下了,老头子安排两个年轻人在另一个屋子里面睡。午夜的时候,樊狸一个人坐在门外的板凳上望着月亮,他哪有睡觉的心思,他也知道,珈蓝虽然躺在炕上,也没有睡意。大约过了半个多小时,珈蓝也从屋子里面走出来,两人向着附近一片林子走过去。借着月光,他们看到远处的小溪闪着银色的光芒,就像仙女的银光发卡。

    “真想回到从前,那个时候我们无忧无虑,每天只是被爷爷逼着学术,但是没有丝毫心理压力。”樊狸点着一支烟,深吸一口。

    “他看到我们是如此的高兴,其实就算你没有事情,也该回来看看。”珈蓝的手放在樊狸的肩膀上。“不过我也不是在埋怨你,我也有好长时间没有见过我奶奶了。”

    “奶奶住在高山之上,可不是一般人想见就见到的。”樊狸笑道。“我在担心爷爷如果知道了,会不会受到打击,我们这次算是违反了他订下的大规矩。”

    “爷爷是头狮子,代表着统治和力量,你父亲是条獒,代表了忠诚,而你是条狐狸,代表了智慧和不拘不束,我想爷爷早就能够算到,或是我奶奶早就和他说过吧,毕竟,拿狐狸取名是及其罕见的。”

    “其实我还是有事情瞒着你们,我在幽都看到了更多东西。”

    “那就说说看吧,反正我们又睡不着。”珈蓝蹲坐在樊狸的身边。

    “那时候我们被骑士逼迫进入三岔口,我看到一位面色苍白的人正对着我,然后我就像被什么东西拉着一样,被拖入第二条隧道之中。进入隧道之后,我来到了一座火焰神庙,然后看到一块上百克拉的红宝石,旁边就是棺木,我打开棺材,发现那是一个烧黑的尸骸,很像我最后看到的那四个黑色的骷髅,尸骸的脖子上戴着这个。”樊狸一边说一边拿出红宝石钥匙。“我用它打开红宝石下面的机关,就出现了一把方天画戟,足有四米长,而且周围立刻燃烧起熊熊烈焰。这些火焰很奇特,它们没有油就可以燃烧,而且烧出了盔甲和武器,最让我感到恐怖的是,后来那具骷髅竟然坐了起来,当时我被吓坏了,只顾一直往前跑,就再也没回去看过。”

    珈蓝听完沉默了一阵,樊狸以为她因为自己的经历而震惊,可是之后她从随身行囊之中拿出一物,油光锃亮的东西。樊狸接过来一看,是一块黑色石头,上面刻着一条九尾狐狸,刻痕用白色的液体灌注。

    “我们和九哥他们走散后,后面的骑士穷追不舍,我朝着它射了三箭,它便不知去向,后来在追赶萧云他们的时候,我好像看到了某些奇怪的蝎子,它们全身漆黑,长着硕大的螯和恐怖的嘴巴,那嘴巴不像是正常蝎子的口器,而是一种可以撕裂血肉的特化的咀嚼式口器,那群蝎子看到我到来之后就纷纷退去,它们之前停留的地方露出一座祭坛,里面就放着这东西。”

    “这是什么?”樊狸仔细看着这东西,好像似曾相识。

    “那是九尾咒灵。”一个颤抖的声音从背后传出,两人一同望去,发现樊猊不知何时已经站在身后。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