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盗灵人最新章节 > 盗灵人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章 骸骨神庙
    樊狸建议原路撤回去,既然出口已经找到,那么就证明他们找到的地方没错,再退回去找个入口不就得了,省的十个人站在这么小的空间做事,还能避免窒息的危险。可是九哥不作罢,他好像在赶时间,非要在出口上打个洞钻进去。他说这出口一般就是给大功告成的人准备的,从里面打开,里外都不会设置陷阱,反倒轻松了许多,不用解谜浪费时间。看着九哥那一股恶狠狠的煞气,樊狸他们也不好争辩,他说的有几分理,于是樊狸一行人便蹲坐在一边,等待九哥和随行的四人拿出打洞的设备。

    这几年九哥的下墓活就没断,手脚麻利,加上出口的石门壁薄,不大一会就打出个一人行的小洞,珈蓝抛出一只鸟头骨手链,闭上眼睛坐了一阵,便对着樊狸和九哥点点头。熟知珈蓝的九哥和樊狸都明白她在干什么,鸟代表着斥候,鸟头骨手链是在给他们通风报信,报告周围的险情。这个巫术是樊猊借鉴匿蛟的巫术并且综合盗灵之术想出的妙招。一再不用浪费火折子,二再可以循环利用,给下墓者减轻了不少行头上的压力。

    九哥一马当先,然后是樊狸、珈蓝。九哥打开手电筒照着四周,这是一个密室,四周方方正正,墙壁上没有雕刻物,就像是一个简单的储存室。等大家都爬进来后,他们便一步步向着前方挪过去。

    樊狸闭上双眼,竖起耳朵,此刻他一无所获,这个地下王宫中静悄悄的,难道真的仅仅是一个地下王宫,盗灵人听灵之音的能力完全派不上用场?

    樊家人这样的盗灵人,并非仅通过开通机关和解谜题来获得墓穴里面的消息,而是更多利用耳朵。盗灵人从小就接受听灵之音的训练,他们读古文,吃特制中药材,学习巫术和占卜术,就是为了能在墓穴之中听到灵魂波动的声音,这听上去有点邪乎,所以他们的数量很少,能出樊家这样的世家盗灵人也是极为罕见。就现在的社会而言,求利的整体趋势有违盗灵人的基本素养,于是大多盗灵人不是改行就是隐居,他们的神话传说一般人没那个福分目睹,只能在书中一览,而那些介绍盗灵工作的书籍,最终也会被庞大的经商书籍军队顶替。

    “没动静?”珈蓝望着樊狸,樊狸摇了摇头。“不应该啊,如果这里真的是幽都,必定邪气十足。”珈蓝低着头紧握着鸟头骨手链。

    “你这地方靠不靠谱?”萧云走到九哥面前,他高出九哥一头,九哥在他面前顿失那股恶煞。

    “当然靠谱!”九哥顾及自己的面子,拿出石板照片在樊狸和萧云面前晃了晃。“照片我已经找樊狸鉴定过了,这就是老爷子的那张。”

    “是不是当年爷爷已经把恶灵全都收走了?”萧晓碰了碰樊狸的胳膊。

    “你忘了?爷爷没事的时候就用幽都的例子来警告我们,他说里面的恶灵一般人都收不走,爷爷当年只是进入了那一间密室,而据他推测,幽都大得离谱,像个散步人一样逛一圈都要一天一夜,更别说是我们这样每走一步都如履薄冰的下墓人。”

    “老爷子就没和你讲过幽都里面有什么除了恶灵之外的别的东西吗?”九哥那蛤蟆眼又瞪过来,萧晓马上退到萧云身边。

    “他讲过里面唯一的古物,除了一些不知名的雕像,就是一把石砌匕首,他说那匕首邪乎的很,周围的雕像都是粗制滥造,而那把匕首的工艺却不像是古时候的工艺。”

    九哥没再说话,低着头想了一阵子,然后继续前行。他们离开密室就进入一条隧道,隧道的设计和密室差不多,都是清一色的石墙壁,墙壁上都没有壁画和雕刻物,看上去就像一座毛坯房一样干干净净。

    他们就这么在这条隧道之中走了十五分钟左右,突然眼前出现了一个急转弯,并且有几块巨石挡住去路,九哥手脚麻利,像只猴子一般爬上巨石,发出一声沉闷的感叹声。

    “嗯……阿狸啊,你快上来看看!”九哥转身对着樊狸伸出手,他借着萧云在**的那股推力,拉着九哥的手,跃到巨石上,眼前出现了一座古庙,庙的门口左右两边各立着两座凶神恶煞的雕像。这一左一右的雕像除了盔甲不同外,都长着光秃秃的脑袋和光滑的没有任何褶皱的肌肤,他们没有眼珠子,盔甲也并非全副武装,都只有左肩的护铠和胸膛的一小片印着大树标志的胸铠。两人握着齐腰宽的巨剑,将巨剑插在大地上,眼眶子正对着这边,盯得樊狸心中一阵发麻。

    珈蓝越过巨石后,跟着九哥和樊狸跳下巨石。她走到雕像面前,抚摸着人形怪物的巨剑,仔细瞧着上面雕刻的咒文。

    “怎么?有什么发现。”樊狸走到珈蓝身边,珈蓝的目光依然在巨剑身上。

    “两年前我在旅游区考古的时候见过类似的文字,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上面写的应该是一段故事,大概就是写了侵略战争、从天而降的神明和纷纷起义的丛林卫士。”

    樊狸还想问些什么,发现那四个人陌生人已经跟着九哥走进神庙,他也快步跟上去。九哥刚进入神庙就站住了,樊狸往前一走,发现九哥盯着里面的一棵石砌古树发呆。古树前方摆着祭坛,祭坛之中放着一匹马,因为年代久远,那马已经化为骨骼,骨骼上落了一层厚厚的灰,马匹旁边铺着金边刺绣毯。九哥快步走到祭坛边上,一把抓起毯子,狠狠抖了抖上面的灰尘,一副征战图出现在眼前,那是两支军队在打仗,一边是白盔白甲的战士,另外一边和门外那两个雕像差不多。

    “你觉得这是什么?”九哥转头瞧了瞧樊狸,樊狸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周围依旧是平静,他听不到任何声音。

    “我只是一个盗灵人,不是古玩专家。”樊狸绕到一边,他看到九哥虚掩的微笑,便猜到那应该是个值钱的东西。他举着手电筒对着旁边的墙壁上照,萧云、萧晓和凯弩看到后也跟着做,而珈蓝则是对那具马尸更有兴趣。

    墙壁上多了许多副壁画,大多做工精良、雕刻细致,如果真的追溯到很久很久以前,应该不会有如此精雕细刻的壁画。那仍然是一支正在战斗的军队,仍然是那群光溜溜的怪物,他们举着画着古树、黑色翅膀和匕首的战旗,各种盔甲颜色的人汇聚在一起,朝着一个方向冲过去,那个方向从天而降一束白色光芒,有一架云梯从云顶伸下来,一排排白盔白甲的武士举着长枪整理列队。他还看到有一位将军一样的人物骑着一匹战马,那战马竟然和面前这具一样,用镶着金边的毯子包裹着全是骨头的身体。

    看到这,樊狸不由心生惊恐,他回头看了看祭坛,祭坛中的马躺得安详,一边的九哥正拿着放大镜看着手中的毯子。他只感觉自己看完墙上的壁画之后,耳边嗡嗡作响,就像有三只蚊子在三个不同的方位嗡嗡。

    “珈蓝,你发现什么了吗?”樊狸忙把珈蓝叫到身边。

    “古时候确实有一种巫术可以借亡灵打仗,神话故事里面说,那些活死人就骑着骸骨战马,身上都是**的痕迹。”珈蓝瞅着那副骸骨。

    “幽都就是地狱,这难不成会是来自地狱的恶灵?”

    “啥?”樊狸这一席话把萧云给逗乐了。“你还真相信那些传言,你精通听灵之音是你爷爷训练得来的结果,灵魂也是曾经存在在身体之中的物质,可是传说不过是人们编出来用来振奋人心的东西,你不会真当真了吧。”

    樊狸抬头继续看着壁画,他总觉得外面的雕像、里面的骸骨和壁画之间有些莫名其妙的联系,本想在周围看看有没有解答的方法,只珈蓝一声嘶吼,一个人影扑过来就把他按倒在地。

    “小心!”

    樊狸从沉思中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给萧云那硕大的体格压得生疼,他感觉到一阵热流从天而降,留在自己的胳膊处,定睛一看才晓得原来是萧云的肩膀凹下去一块肉,正在呼呼冒血。

    萧云撤到一边,樊狸看到其他人都猫着腰。

    “怎么回事!”樊狸追问九哥。

    “是我,刚才我看到一只金黄色的盒子,就想打开它,没料到刚刚打开,里面就射出一支钢箭,还好我躲得及。”九哥手下的一位瘦子说道。

    “怎么不把你扎出个窟窿眼!”九哥厉声骂道。“萧云有没有事?”

    “没什么大碍。”萧云熟练地包扎着胳膊,樊狸看到地板上落了几滴血,他觉得有异样,便趴在地上仔细看,那几滴血竟然没有凝固的意思,而是以缓慢的速度渗到地板里去了。

    “你们几个没有丰富的下墓经验,下次见到新奇的东西别给我丢脸!”九哥继续骂道,此时樊狸已经听不到九哥辱骂手下的声音了,他耳朵里面的声音大了两倍,翁翁直响,吵得他几乎头骨炸裂。

    “有声音!”樊狸有气无力地喊道,紧接着他大脑发出剧烈的嘶吼声,然后他看到九哥身后有什么东西站了起来,定睛一看,正是那匹骸骨战马。

    <a href=>&lt;/a&gt;&lt;a&gt;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lt;/a&gt;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