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盗灵人最新章节 > 盗灵人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十六章 五毒之灵
    “风是利器,云亦是利器,金木水火土,可取人性命,可孕人行道,可夺人所爱,可给人所需,用其罔者,露其锋芒,用其殆者,出其瑕疵,取长补短,得天地之道。”

    那个声音一直在樊狸的耳边萦绕着,徘徊着,忽近忽远,忽明忽暗。他抬起头望着苍穹的紫色,闪烁着,盘旋着,就像一位美若天仙的女子,举目精巧动人,回眸沉鱼落雁。

    “罗娜?”他说道。

    “盗灵人。”对方回答。

    “我有几个问题:在蓝帕受难的时候,你为何不出手相救;我们去找你的时候,你为何避而不见;桑德莱特借用你的称号统治‘蚁巢’的时候,你为何无为不做?”

    “无为而治,顺其自然。”对方回答道。

    “我不懂你的大道理,我知道你比我们活得时间长,看得远。可是这一路走来,站在我们这边的兄弟姐妹,死伤无数,看着这些正义的灵魂消失,你过意的去,而我无法释怀。我知道,你们拥有辽阔的胸襟,裁决不过是个称号,食之有味,弃之不可惜。”

    “不,我曾经一度因为裁决而迷茫,因为裁决而痛苦,因为裁决而失去所有,甚至是自己的立场,我曾堕入黑暗中不得前行,这一步步走来,不仅仅要拥有辽阔的胸襟,还要有坚强的意志。”

    “我明白,可是我仍然不能和您一样放得下所有,我不是仙人,也不是圣人,我只是一个小平民而已。我所希望的就是天下太平。”

    “没错,那是你们盗灵人的准则,可是太平永远都不可实现,我想你心里比我清楚。”樊狸的面前出现了一团紫色的光芒,其中出现一个人影。远在天边,近在咫尺,够不见,摸不到,看不清,恍恍惚惚。是虚是实,不可闻。

    “那么您给我的解释就是这些吗?”樊狸再次问道。

    “我早已给你解释,盗灵人。”

    “如果说,艾斯伏特是地,承载万物。劳拉是天,带走疑惑,伏雷得姆是我们,万物相生相克,那么您又是什么吗?”

    “我是自然的规则,也是时间规律,是自由的牵绊,也是你的阻隔。”

    “可自由的那道墙壁。永远都无法逾越。我们只能看到头顶的太阳,却摸不到,碰不着。桑德莱特就是遮天蔽日的乌云,永远的遮蔽了我们的双眼。”

    “没错,可是你愿意成为飞出迷城的伊卡洛斯,飞出你的世界,奔向你的新生,宁愿被太阳灼烧。也要寻找自由吗?”眼前的紫色开始变淡,樊狸却冷静地看着罗娜的离开。也许罗娜本不叫罗娜,她还有另外一些富有诗意的名字。她的身体本不是困于某个躯壳里,但是心却永远地困在了名叫蓝帕的世界里。

    紫色褪去,眼前出现了狼狈的沙克.格瑞和浑身是血的叶雨凝。

    “罗娜到底给了你什么答案?”见到樊狸醒来,叶雨凝问道。

    “我……不知道,好模糊的感觉,她说了很多,我却一点都想不起来了。”樊狸摸着脑袋。“我们到哪了?”

    “我也不知道,总之,还有很长很长一段路要走,桑德莱特在黔驴技穷,慢慢把我们逼向绝路<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沙克.格瑞回答道。

    樊狸扭头望着窗外,大脑里面回荡起罗娜刚才的话语。

    你愿意成为飞出迷城的伊卡洛斯,飞出你的世界,奔向你的新生,宁愿被太阳灼烧,也要寻找自由吗?

    他感觉胸口很热,觉得有什么东西在灼烧着自己的心脏。他将手放在胸口,却摸到了一个滚烫滚烫的东西,他取出此物,原来是珈蓝留下的挂饰,之前一直戴在脖子上,忘了这东西的存在。

    现在,他低头望着这个小玩意,上面的咒文竟然亮起了紫色的光芒。

    “这是什么?”沙克.格瑞也注意到樊狸手中的小玩意,好奇地问道。

    “是珈蓝留给我的东西。在我被她的箭索拉飞的一刻,她塞进我手心中的东西,但是我很奇怪,这上面的亮光,为何同罗娜的一模一样呢?”

    “难不成,珈蓝和这个罗娜有关系?”叶雨凝的话说到了樊狸的心坎里。

    没错,之前他就怀疑为什么会是东山,珈蓝出自东山,是个巫女,但是自从走出幽都后,就再也没有用过巫术。

    “沙克.格瑞,我有一个问题,我想知道珈蓝在蓝帕手下到底经历了什么样的训练?”

    “这……不好说,以前这都是机密,但是如今‘蚁巢’都不在了,也无所谓机密不机密的了。”沙克.格瑞叼起一根香烟,继续说道。“珈蓝是个盗灵人,蓝帕也是个盗灵人,但是他为了让珈蓝保护你,压抑她体内的盗灵之术,让她成为一个刺客,加上幽都的影响,她丧失了作为盗灵人的敏感程度,让她彻底成为一个行动敏捷的守护者。简单的说,就是一种仪式,你放弃一些东西,得到另外的东西。”

    樊狸明白了,沙克.格瑞可能不了解珈蓝,珈蓝从来都不是盗灵人,蓝帕让她放弃的,不过是对巫术的研究,可是珈蓝一向对祖上忠心耿耿,为何会做出这样大逆不道的事情呢?难道蓝帕和珈蓝的关系……错综复杂?

    樊狸低头瞧了瞧,望着自己的天龙印,胳膊上的蜈蚣已经褪去,那道伤痕仍然保留在上面,并没有被摄灵治愈。

    对了,樊狸还有另外一个问题,之前就想问沙克.格瑞和金老板,但是被突如其来的闪电人打断,他就忘了这件事。

    “沙克.格瑞将军,您说蜈蚣和舞媚焱,到底是什么关系?”樊狸问道。

    “舞媚焱就是蜈蚣。”沙克.格瑞简单地回答。

    “这是什么意思?”叶雨凝也好奇地问道。

    “最初建立‘efq’,是奔着五毒去的,蓝帕不仅仅是个盗灵人。还精通巫术。”

    “所以她们是五个人,舞媚焱是蜈蚣,秦子扬是蝎子……”樊狸突然想到第一次见到玛莎的时候,地上趴着无数蜘蛛,当时他还诧异玛莎的侦查能力。归根结底是这些蜘蛛的缘故!

    “玛莎是蜘蛛,而谢凌和潘明月,就要从蛇和蟾蜍之间选择。”

    “没错。”沙克.格瑞对着樊狸扬了扬眉毛。

    “谢凌是蛇……水蛇廊,所以潘明月就是蟾蜍,所以马乔画的五张关于五毒的画,其实是奔着‘efq’去的<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他被秦子扬影响,看到了秦子扬的身份,所以也能够被她们的主人——蓝帕控制,可是这一切有什么作用呢?就算我们知道她们和五毒相关,难道她们真的能够变成一只大蝎子什么的?太滑稽了吧。”

    “等等!”樊狸突然喊道。“不滑稽!”

    “怎么了?”叶雨凝一脸诧异瞧着蓝帕。“你又想到了什么。”

    “将军。您说舞媚焱的左眼受伤了对吗?”

    “没错,她的左眼泛白,眼珠子坏掉了,秦子扬利用魔能治愈她的眼睛,不过这个过程很缓慢,所以她总是戴着墨镜。”

    “那就对了,之前,我、张鑫和珈蓝在幽都下发现了很多关于蓝帕曾经的故事。然后就进入了一间密室,里面都是巨型昆虫的雕像,那应该是秦子扬曾经工作的地方。后来一只巨型蜈蚣突然钻出来,它抓走了张鑫,却没有伤害他,珈蓝射中了它的左眼,这才赶走了它。”

    “你是说……你见到的那条蜈蚣就是舞媚焱?”叶雨凝觉得这一切有些不可思议。

    “将军,您是不是还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们呢。”樊狸转向沙克.格瑞。看到他略加不安的表情。

    “当时蓝帕施展巫术,确实将五位神灵封印在五个女孩的体内。并且借助魔能,将这些力量融合在其中。所以她们才获得了超于常人的能力,不过那个时候,她们还是婴儿。”

    “这么说,蓝帕早就盯上了她们,他也早就知道,秦子扬就是天启?”

    “没错,子扬的父亲和我是世交,他同意了这个方案,反正我又不会害死子扬,之后,我就一直视子扬为亲女儿,反倒疏远了我的自己女儿。”

    “那么在另一个世界里,也就是蓝帕生活的那个世界,剩下的四人,是不是也和秦子扬一样有着浓厚的传奇色彩呢?”

    “秦子扬是天启,叶雨凝是黑诛,但是雨凝和子扬不一样,子扬生来就是地狱的产物,而雨凝,是被蓝帕欺骗后变得堕落。舞媚焱、潘明月、谢凌和我那乖女儿,并非都涉及那个世界,可五毒之灵却是蓝帕还是盗灵人的时候,费尽心思收下的恶灵。他从来都不信善恶之道,甚至我、伏兰尔.菲斯和贾斯丁这样的人,都曾经犯下弥天大罪,蓝帕不在乎罪恶带来的不良印象,他是历史上最杰出的盗灵人,他总是主张改变,他从不希望去毁灭这些罪恶的灵魂,也不主张伏雷得姆的囚禁政策,他将这些恶毒的灵魂改变,去掉他们的恶性,留下他们的善行,造福于世。可是,蓝帕也碰到了钉子,这让他一改曾经的思路,变得不再相信罪恶可以化为善行。”

    “那就是我吗?”叶雨凝低声问道,声音里充满了忧郁。

    “没错,你曾给他带来巨大的痛苦,足以扭转他的思维,这也使得蓝帕犯下了一个致命的错误。有人曾对蓝帕说,得天启黑诛者得天下,但是那人很奸诈,并没有说全,天启黑诛必须兼得,才能够智取天下,否则任何一物都将毁天灭地。”

    “我懂了。”樊狸说道。

    “你懂什么了?”沙克.格瑞问。

    “罗娜的话,她摆明了是要我们找回秦子扬,金木水火土……唉,她原本是想说五毒之灵吧。”樊狸对着窗外,轻叹一声。(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