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盗灵人最新章节 > 盗灵人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十九章 尾声
    “雨凝?雨凝!”樊狸挤开人群,朝着边缘地方跑去,珈蓝紧跟在他的身后,生怕他做出什么极端的事情来。

    如今的“蚁巢”蒙上了一层黑暗的面纱,所有人都沉着一颗忠爱之心,然后带着这颗心沉痛地朝着“蚁巢”的大门走去。

    桑德莱特的一番演讲,击碎了“蚁巢”长久以来的凝聚力,毁灭了蓝帕建立的情怀,扼杀了“蚁巢”最后崛起的机会。人们再也看不到“天启骑士团”站在“蚁巢”的顶峰,他们还以为,秦子扬和她的家人们也随着蓝帕一同战死了呢。

    在被桑德莱特强行带到“蚁巢”后,樊狸就再也没有见到变成干瘦男子的叶雨凝,他相信自己有机会治愈她,但是如今却找不到她的影子,好像自打进入“蚁巢”后,她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

    “叶雨凝!叶雨凝!”樊狸跑进隧道之中,看到一群群“蚁巢”的员工从里面走出来,厨师、清洁工、司机等等,他们就像一群失巢的蚂蚁,漫无目的,摇头晃脑从里面走出。

    “你看到一个干瘦的男子吗?他就像僵尸一样,惨白的皮肤。”樊狸看到一个坐在隧道边上的老头,问道。

    “蓝帕大人战死的时候,你在看着吗?”那老头双眼迷茫,好像没有听进去樊狸的话。

    “走吧,去别的地方找找吧。”珈蓝拽了拽樊狸的衣领。

    他们走出隧道,走上升降梯,俯视着下面人满为患的中央广场。一路上,他们经过各大实验室、餐厅、办公楼。看到的无一不是一片狼藉。走廊的地面上散落着被踩烂的文件,餐厅里堆着一群穿着海洋色军服的士兵,他们正在将餐桌撤出去。一群愤怒的电子技术人员被桑德莱特的战士从实验室里赶出来,他们被强逼着,只能把这股怒火咽下去。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成就被夺走。

    樊狸停在沙克.格瑞的办公室前,他朝着里面瞅了瞅,发现沙克.格瑞坐在办公桌后,摆弄着一整盒雪茄。

    “这些都是我多年来的藏品,恐怕踏出去之后,我就再也抽不到如此纯正的雪茄了。”他好像在和谁说话。樊狸和珈蓝大胆地走进去,发现倪梓琼和熊猫坐在角落,倪梓琼的伤已无大碍,她还特意清洗了身子,换了一件得体的衣服。而沙克.格瑞,仍然保留着战场上的肮脏。

    “樊狸?你来得正好,拿点东西吧。”看到自己,沙克.格瑞说道。

    “我……是在找叶雨凝,她不见了,从来到‘蚁巢’我就再也没有见过她。”

    “她可能早就逃走了。”沙克.格瑞回答。“你要知道,无论叶雨凝变成什么样,她依然是‘伪装大师’。逃跑是她擅长的。”

    “什么?可是……为什么呢?”

    “你还不清楚吗?”倪梓琼朝着珈蓝的方向看了看,然后看着樊狸。

    “不可能,她明明知道我会竭尽全力帮助她恢复的!”樊狸说得很坚定。可惜雨凝看不到他的表情。

    “是啊,那是你的自由,可是离开也是雨凝的自由,她选择让你生活,忘记她,这份感情很珍贵。她不想因为外表失去它。”熊猫补充道。“也许,你应该学会去生活。忘记这些年在外奔波的事情,桑德莱特对钱财并不看重。我给了我们每个人一笔不菲的散伙费,你可以带着珈蓝,拿着这笔钱去投资一个小饭店,然后过着平平淡淡的生活。”

    “你是个军人,你知道这没这么容易的。”樊狸叹了口气,转过身走出房间。

    她到底在哪呢?

    樊狸不停地问自己。他扶着栏杆看着下面的情景,他看到克拉姆.杨将自己的装备推到一辆军车上,诺斯波尔兄弟和他一道,在跳上军车之前,他朝着沙克.格瑞的办公室这边看了一眼,却看到了樊狸。

    微笑从克拉姆.杨的脸上浮现,他对着自己行了一个不标准的军礼,然后转身跳进军车。对他而言,离别或许是痛苦的,但是这样的人却不想表现出来,他或许希望“蚁巢”的人认为那个疯子克拉姆.杨没有过多的留念,只有一颗时刻为摇滚献身的心。

    “樊狸,你怎么还不走?”贾斯丁的声音从一边传来。

    “博士……”樊狸看到穿着便装的贾斯丁,背着一个巨大的旅行包站在沙克.格瑞的门口,他的脸上挂满了忧伤。

    “您为何还不走呢?”樊狸反问。

    “我这就走,走之前来和这条老鲨鱼告别。”贾斯丁说完就微微一笑,走进沙克.格瑞的房间。樊狸朝着另一边看去,发现伏兰尔.菲斯、麦玛和金克.基德站在旁边,看到自己,他们也只是简单地微笑。

    不一会,贾斯丁就出来了,他朝着自己挥了挥手,然后走向升降梯,逐渐消失在眼前。

    “这就散了吗?曾经多么辉煌的‘蚁巢’,如今已成这个样子,最痛苦的是它的子民还没有死光,那是如何的痛啊。”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吧。”珈蓝感叹道。“你打算今后怎么办?继续寻找叶雨凝吗?”

    樊狸点点头。

    “我不会放弃寻找她的,但是在此之前,我也许会好好休息一下。置身于这样紧张的战争中太久太久了,我感觉到了疲惫,我太累了,可是面对责任又不敢说出来。”

    “那么你打算去哪呢?”这话不是珈蓝说的,而是倪梓琼,她缓缓走过来,手里面拿着一盒雪茄烟,身后背着秦子扬曾经送给她的吉他,那吉他果真是红色的,以前他还以为那又是倪梓琼梦境的代表的颜色呢。

    “我……不知道,去旅游吧。”

    “又是旅游,迷城一别之后,你就去旅游了,结果依然回到了谜团之中。”

    “是啊,我生活就是一个谜团。”樊狸无奈地一笑。“如今朋友和亲人很多都不在了,所以我只想看看这个世界吧,你呢?”

    “演唱会和新专辑的录制不能再拖了,我想我要忙碌一阵子了,不过我依然很希望你能来我的演唱会,或是吃饭游玩之类的,你知道我的电话。”倪梓琼拍了拍他的肩膀,朝着升降梯走去。

    “对了,如果你想去‘灭绝’岛看看,我觉得我有能力最后一次给你派一架直升机了,反正珈蓝就是最好的飞行员,对吗?”倪梓琼的声音渐渐远去,他望着这个不平凡的女子,微笑着。

    他从倪梓琼的眼中看到了对秦子扬的失望,倪梓琼和自己一样,刚刚得到了家就立刻失去,不过她还有自己的家,她的家在海港城,或许这一战之后,她会彻底褪去战士的光辉,全身心地为音乐而活了,也许在不久的将来,大街小巷又会升起崇拜倪梓琼的狂潮,那时候,他应该会为她高兴吧。

    “你打算去‘灭绝’岛吗?”珈蓝问道。

    “打算,但是不是现在。”樊狸转过身朝着另一处升降梯走去。“走,我们去找江河,现在没了‘蚁巢’,没人能够帮助我们找到萧晓,只剩下这个老朋友了。”

    “走吧,我也想见见他呢。”

    跟随着“难民”走出“蚁巢”的大门,樊狸回头看着雄伟的城堡,好像在某个窗口里看到了蓝帕的影子,他站在窗户边上对着自己微笑着,那是多么仁慈而珍贵的微笑啊,或许蓝帕自己都不相信他还会微笑。

    可是就像秦子扬自己都不相信她会是“蚁巢”的毁灭者一样。

    樊狸和珈蓝登上飞机,离开这片地域,回到西城。

    今天的西城格外明朗,没有霾,没有雾,也没有雨水,每个人都昂着头看着天空,好像看到了并不属实的梦想一样。

    秦子扬曾说过,梦并不是梦想,梦是用来安慰心灵的,而梦想是用来享受的。

    如今,秦子扬还会相信自己的梦想吗?或许秦子扬终于得到了那份难得的宁静,终于将蓝帕的魔能计划扼杀在摇篮之中,可是这一切的代价,是不是过于悲惨了。

    “江河回话了,他在新月饭店等着我们……该死,怎么会是这家饭店。”樊狸看着手机,一阵叹息。

    “新月饭店……”珈蓝拍了拍樊狸的肩膀。“你释然了吗?”

    “我怎么可能释然。”他转过头看着街边的广告牌,上面竟然贴着倪梓琼演唱会的宣传海报,时间是在一个月之后,地点就是西城。

    “对了,珈蓝,我突然想起来,那个名叫钩子的军人在掩护我们撤离的时候掉下了中央广场,我想知道他如今怎么样了?”

    “他……”珈蓝摇了摇头。“牺牲了。”她简单地回答。

    “哦,抱歉,蓝帕战队里的其他成员呢?那个壮汉,还有那个高个子,还有那个矮个子。”

    “那是鲁萨、贞和预知,他们离开了,蓝帕不希望他们被牵扯进这场杀戮之中。”

    “你是说,蓝帕依然有计划储存实力夺回‘蚁巢’?”

    “是啊,但是他却没有想到秦子扬才是他的终结者。”

    他们走下的士,朝着新月饭店走去。除了‘新月’这两个字,其他的和叶雨凝的那家都没有什么共同点,或许只是巧合吧。

    樊狸和珈蓝走到包间,推开门,他看到褚江河穿着得体坐在饭桌前,看到珈蓝一脸的惊喜。

    “珈蓝,好久不见了。”他笑嘻嘻伸出手。

    “是啊,很久不见了。”(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