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盗灵人最新章节 > 盗灵人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十三章 再无信仰
    血一般的天空,樱桃色的丛林和河流。

    对于樊狸而言,这样的红色更加古老而神秘,而倪梓琼却说,这样的颜色才是她原本的色调。

    樊狸走在赤红色的大地上,大地被无数冒着晶红色的光撕裂成缝,里面源源不断地冒出一些类似于魔能的物质、

    倪梓琼说,她虽然出生在海港城,但是她总是做着同一个梦,这个梦总是将她引到这个地方,就好像她原本就是从这而生的一样。有时候,当她感觉到困惑无助时,都会来到这里,如同虫子化茧一般将自己困在这里,感受思维闪动和跳跃时的兴奋,感受逻辑推理的快感,最后找到一条较为明朗的道路。

    倪梓琼端着一杯红酒坐在赤红色大地的一块巨石上,樊狸站在她身边,他们等待着那个熟悉而陌生的朋友。

    不久,一阵黑色的烟雾出现在面前,黑烟汇集成人类的样子,最后,黑烟散去,秦子扬站在黑烟之中,看了看倪梓琼,又充满惊讶地瞧了瞧樊狸。

    “是你要找我?”望着樊狸,秦子扬不由地退后一步。“我知道你想对我说什么,但是我告诉你,我不会参与蓝帕和桑德莱特的战争。”

    “因为是你造就了这一切,对吗?”樊狸问道。

    “没错。”秦子扬高昂着头。每次看到她,樊狸总有一种疑惑,秦子扬的背后到底是什么,她总是那一副自信的样子,好似身后总站着一支军团一样。

    “到底是为什么,你不是一直渴望着离开吗?我明白你对蓝帕的看法。但是你并不恨他。”

    “谁说我不恨!”一股浓浓的黑烟从秦子扬的鼻孔里面喷出来。“我当然恨他,他不仅侮辱了我的智商,也侮辱了我的荣耀。腾格里一战,明明是我胜利了,可是他却带走了魔能。而我选择离开,他继续对魔能进行研究,就好像这一切都没有发生一样,就好像胜利者是他一样,这不是一个战败者该干的事情,所以我不甘心。我想这个世界也不会甘心。”

    “那么你就联合桑德莱特,杀死蓝帕吗?”

    “事情没有你想象的这么简单,抱怨和仇恨只不过是我的个人因素,我们都有能力去忍辱负重,可是对于自然。蓝帕就是一个威胁。你知道我反对针对魔能的研究,我更反对投资商控制下的‘蚁巢’,正巧桑德莱特也反对蓝帕的研究,而投资商对他不过是一些蝼蚁,我何不利用桑德莱特杀死投资商,比起我们,投资商更加相信桑德莱特,不会想到桑德莱德会逾越人类之间的规则。做出背信弃义的事情,一石二鸟的事情人人都喜欢,我想当蓝帕接受死亡之前。也会认同我的做法。”

    “蓝帕的确相信了,他亲口对我说,希望你能够成为‘蚁巢’的首领。他研究魔能就是为了抵抗投资商,如今投资商消失了,他的目的达到了,魔能对他而言已经失去了大半意义。所以他欣然接受桑德莱特的审判。可是一个古老而恐怖的神明告诉我,桑德莱特并没有审判的权力。他不过是个神明的使者,他要的。不过是用蓝帕的死亡捍卫自己的尊严以及对‘蚁巢’的控制。他是一个伪神,你就放任这个伪神杀死你最初的伙伴吗?”

    “伙伴?”秦子扬嘲笑着看着一边的巨石,转过身背对着樊狸。“我不过是他夺取政权的一枚棋子,只不过我的日益膨胀正符合他的计划,他才让我活到能够反抗他的那一天。如果我生来就是一个威胁,我还会站在你面前吗?这个世界上最复杂的是人,最简单的也是人,个体是复杂的,没人可以真正揣摩人心,大脑算是宇宙里最复杂的物质之一了,而当人作为一个群体的时候,那就是野生动物,其行为极其简单,我们不过都是活在野性的呼唤中,到了最后,适者生存罢了。”

    “那么蓝帕的手下呢?你的战友呢?”樊狸绕到秦子扬的面前。“在这场战争中,我见到了无数甘于为了蓝帕而奉献的人,贾斯丁、沙克.格瑞、金克.基德、‘狩魔’的战士等等,他们都希望能够和蓝帕同生共死,不畏惧桑德莱特的大军和他本人。叶雨凝可以说是‘蚁巢’最具威胁的战士之一,可是看着她和她的女警大军在桑德莱特面前倒下,这群人仍然抱有希望,或许他们只求一死。”

    “雨凝死了?”比起前面的话,秦子扬更在乎这句话。

    “没有,她为了救我,受了重伤。她不会死,但是沙克.格瑞他们都是肉躯,禁不住桑德莱特的攻击,你希望看着他们死吗?”

    “我当然不希望!”秦子扬突然对着樊狸吼道。“如果可以,我宁愿牺牲自己让世界没有战争,没有魔能,可是现实是什么,是我无法左右的命运驱动着我必将接受残酷,也许在别人眼中,我将成为十恶不赦的魔头,可是我却对得起自己的心。”

    “如果你拯救了蓝帕,他可能不会再对魔能进行研究,因为投资商已经死了,他没必要去研究魔能了。”

    “你真的相信他不会吗?你是摄灵的主人,摄灵代表人类的**,我想你连自己都说服不了吧。经历了这一场战争,如果蓝帕能够活下来,他不仅不会放弃魔能,反而会大力研究魔能,到时候,我就再也无法阻止他了。因为我真的不想用毁灭来换取重生,桑德莱特只想让蓝帕死,你们就纵容一次这样的邪恶,一次就好……”

    “可是仅仅一次,我们就和正义再无瓜葛,我们的心中就会产生迂腐,曾经那个充满情怀的‘蚁巢’就会消失。”

    秦子扬死死地盯着樊狸,这么近的距离,樊狸能够看到她全身微微颤抖着,他不知晓秦子扬的所想。只知道她很愤怒,如果能够杀死自己,她估计会不择手段的。

    “子扬,你知道我和雨凝一定会帮助蓝帕,就没有告诉我们这个计划。对吗?而你将褚行风献给我,就是为了弥补这个,对吗?”坐在旁边的倪梓琼说道。

    “没错,你和雨凝都是聪明人,我不想让你们破坏了这一切,但是我又不想亏待你们。”

    “没错。你没有亏待我们,但是你却亏待了她们!”倪梓琼一扬胳膊,一道血红色出现在眼前,这团红色飘到了秦子扬的身后,红色的烟雾褪去。人形出现在秦子扬的背后,很快,舞媚焱、玛莎、谢凌、潘明月出现在她的背后。

    “我们都知道自己对‘蚁巢’的感情,也许潘明月忌讳你和她之间的感情,不会说出来,但是我总是那个讨厌的直言不讳的人。我告诉你,倘若你杀死了蓝帕,不仅仅‘蚁巢’的内心世界会崩塌。就连我们的内心世界都会崩塌。没有人希望看着你和蓝帕最后斗个两败俱伤,大家都希望你们都能重归于好,重现‘蚁巢’当年的辉煌。如果你杀了蓝帕,这一切的一切,都将成为地狱。”

    倪梓琼说完后,秦子扬回头看着她的家人,最终把视线落在了舞媚焱的身上,这个大眼睛美妞尴尬地饶了饶头。

    “媚娘。你有什么意见?”

    “我……没啥意见……”舞媚焱低着头瞧着地上的血红石头,其他人都朝着她看过来。“我就是觉得。让干爹一个人对抗桑德莱特……有些不厚道,毕竟当初是我把干爹骗入全套的。”

    “明月。你呢?”秦子扬将目光转向潘明月。

    “我选择你所选择的。”潘明月干脆地回答,面无表情,恐怕这回答在她最近的煎熬生活中安慰了她无数次吧。

    “子星呢?”

    “我觉得我们不讲义气,但是出于一个更好的结果,我还是跟随你的脚步。”谢凌回答道。

    “有时候,我觉得自己活得很不像个人。”秦子扬还没有开口问,玛莎就已经开口。“你也知道,我们在本该感受爱情的时候投身到了战场,在享受青春的时候看到了地狱。我杀人如麻,扣下扳机,一条生命就要被带走,我用冷酷面对死亡,可是并不是铁石心肠,长久以来,我一直用‘蚁巢’来捍卫我的底线,我知道,我所杀的人,都是违背‘蚁巢’保护原则的人,他们的死会带来更多人的幸福,每一个‘蚁巢’人,说白了就是将这个屎盆子扣在自己头上,换取别人的清新,我都是这么安慰自己的,所以就义无返顾投身于战场。可是现在我很迷茫,我不知道未来的我会不会拿起狙击枪,会不会成为一个军人,或是有没有勇气活在这个世上,我想当‘蚁巢’毁灭的时候,我内心的那份净土也就消失了,不过为了阻止魔能的扩大,我依然会义无返顾,即使是毁灭。”

    “你还想听听叶雨凝的发言吗?你的家人一个个都发话了。”倪梓琼问道。

    “不用了,叶雨凝的话早让樊狸说过很多遍了。”秦子扬转向樊狸。“你并没有一个当首领的资质,因为你的仁慈,但是你会比这些首领都要伟大,也是因为你的仁慈。我们这些人里,只有你学到了老祖宗留下来的精华,我想你的思路会很独特。但是现在,我和我的姐妹都已经表明了立场,对不起,樊狸,我让你失望了,我曾带起信仰,也曾毁灭信仰,如果这一切都要我来承担的话,我希望让我的牺牲,换来你对纯洁的坚守。”

    秦子扬转过身,黑烟窜上她的身体。

    “子扬,你不该多加考虑一下吗?毕竟……毕竟……你别走啊!”看着秦子扬在眼前消失,最终化为一缕黑色的烟云,樊狸的眼中看到了几分绝望。

    “她真的……放弃了吗?”樊狸转头看着倪梓琼,倪梓琼面色平静,微微一点头。

    “或许从一开始,她就放弃了。”(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