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鬼道涅槃最新章节 > 鬼道涅槃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十七章 卖祖求荣?
    轻抚心弦,忘淡人生苦短,方知人心叵测。

    鼓弄思绪,清视人心险恶,尚晓人生真谛。

    不解,愤怒,苦涩,此时已经没有任何一种词语可以描绘出我心中的愁怨。

    黎珏,你为什么要这样做?我们不是亲人吗?我们不是一同背负着家族的耻辱吗?我们不是势要夺回我们失去的一切吗?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做?”虽然我和黎珏的关系,因为黎莎表妹有些紧张,儿时也长长被他欺负,但是自从家族出事之后,他却是作为一个大哥,拼命的保护着我们。那个时候,我们之间的隔阂也就烟消云散了,可此时;;;;我不相信,我不相信啊。

    “为什么?哈哈,就因为你啊,我的小表弟。就是因为你,黎莎表妹连正眼都不瞧我。就是因为你,我在黎家没有一席之地,就是因为你,黎族才会落得这般田地,就是因为你,我们才都无家可归的啊,你还问我为什么?”黎珏的话犹如根根尖锐的短刺,深深的扎入了我的心中,这一切都是因为我?都是因为我吗?

    我不明白,这一切与我究竟是有多大的关系,但是若没有我,家族或许真的不会和水汐闹到这般田地,黎莎也会和黎珏表哥,这家族年轻一代的佼佼者走在一起。可能,这一切都是因我而起。

    但是,水汐帝国的鬼魔野心之大,家族早已被他视为眼中钉,被剿灭怕也是早晚的事情。黎莎表妹对我就算是有些好感,但那也是她自己的选择,旁人未曾左右。至于他黎珏没有一席之地,更是无稽之谈,难道就因为我黎泣天赋较优,家族还不管他了?

    白痴,真是白痴,这种愚蠢的话他也好意思说的出口?

    “呵呵,黎珏,对于你这种想法,我只能说,你是个蠢货。”冷静下来之后,我便是对着黎珏说起。

    “我白痴?哈哈,黎泣,你不过是为你做的事情开脱罢了,那我当什么借口?现在的我过的比你们谁都好,要地位有地位,要金钱有金钱,要女人有女人,像你这种人,活该被家族拖累死。”此时的黎珏似乎有些癫狂了,说话也是语无伦次,狰狞的面目犹如换了一个人一般,骇人,恐怖。

    眼望四周,一波bo的鬼兵正是向着我和鬼淹不停的靠近,呼啸的狂风,刮的树叶沙沙作响,偶然间凋零的叶片,终是落在了这孤寂的大地。

    零散的鬼气波动一股股的传来,不绝如缕。但是其中却没有能够与我匹敌的力量波动,难道灵族的人就这么相信自己的计划安排吗?这一切发生的都太快,快到让我没有办法静下来仔细的思考,究竟是什么,我究竟忘记了什么?

    “怎么了黎泣?你怎么不说话了?对自己的过错感到怨恨吗?是不是痛恨自己呢?”冰冷阴险的声音,此时却是不入我耳,任他黎珏在说什么,我也将之尽化耳边风。

    忘记了什么呢?灵家的掌控,黎珏的背叛,阳漉的计划,甚至是鬼将夜行这种势力。到底是哪个地方疏忽了,让得灵族有着么大的依仗。

    “还和他废话什么,对于这种家族的败类,必然得而诛之。黎泣,杀了他,这些鬼兵我来挡着。”鬼淹的声音忽的在我的耳边响起,“妈的,老子倒要看看你们这些杂碎凭什么要我的命。”

    说完,便是放出了一道道的鬼气匹练,周身的鬼兵都是没有办法在寸进分毫。即便鬼淹之前受了不轻的伤势,当他经过一番调息之后,面对普通的鬼兵,这种强势的攻击,鬼兵自然是抵挡不住。

    家族;;;;对啊,灵族最大的依仗就是父亲他们啊,父亲的生死,长老和族人的性命可都是掌握在他们的手中,我这次偷袭的计划失败,就等于是将父亲他们推到了风口浪尖上,这种失误,我;;;我究竟犯了多大的错误?

    “黎泣,你怎么了?”鬼淹似乎感受到了我激动的情绪,转过头来看着我。

    这种错误;;;我本来是要拯救整个家族的啊,怎么会,我的计划,就要这样败落了吗?

    “黎泣,这次的计划你是怎么做的?”在阳漉帝国黎家的院落中。

    “若是这次的计划可以实现,那么灵族必将大乱。灵桦武乃是灵族的长老,而且实力不俗,长老被杀,灵族的然人心惶惶,趁此空档之间,我们便可联络阳漉的强者进行扰乱,配合鬼将夜行在水汐制造的势,搞出一些内乱,并不是什么难事,到那时,就是攻破水汐之日了。”

    “可是你的家族?”鬼淹也是清楚黎族败落之事,有些担心的问道。

    “呵呵,这点就不用担心了,黎珏是我的表哥,对于家族之事也是愤慨万分,稍后我便会让黎珏去水汐打探消息,既然知道了族人在灵族手中,那目标自然也是小了许多。到那时,也正是我们就出家族之人的时候了。”

    ;;;;;;“黎珏;;;;啊;;”撕心裂肺的吼叫声,我怎么也想不到黎珏会做出这等叛族之事,他是我计划中的唯一漏洞,而这漏洞却是致命的。谁能想到,你的哥哥,曾经救你于水火的哥哥,会做出这等忤逆之事,一个于你一同背负家族雪恨的兄弟,此时竟然会做出这等事情,怎么能接受,怎么能接受这样的事。

    “黎珏,我要杀了你;;;;;;”肿胀深红的手臂,此时因为我的情绪变得越发的红肿,上涌的血气险些让我失去了理智。

    “杀我?哈哈,好啊。我倒要看看你怎么杀我。”黎珏依旧是那一副狰狞的模样,“对了,忘了告诉你,你的父亲此时正在灵族之中哦,不过那待遇却与我不同。啧啧,那身皮肉都已经溃烂的不成样了。”

    “啊啊啊;;;;”

    当即,我也顾不了那些了,身形一跃便是冲着黎珏袭去,仅存的那一丝鬼气也是让我再一次凝成漩涡状,汇聚于拳头之上,目标正是一脸狞笑的黎珏。

    “凭你现在的力量,想要我和硬拼?痴人说梦。”

    说完,黎珏便是将双手敷于胸前,乌黑的鬼气波动隐隐传出,这分明就是鬼技凝结之前的准备,他进入鬼心阶段了?什么时候?

    “既然,你那么想死,我就成全你。”说完,便是将双掌猛然送出,“灵风掌。”

    然而,我此时的状态已经不能让我在多做什么了,回旋的鬼气毅然从拳风涌出,直逼黎珏的鬼技。

    战局,往往会给人以一种期待,不管两人之间的差距会有多大,这种期待依旧不会减少。夜晚本就狂风肆虐,在我与黎珏的对碰中,越发的猖獗了,飞沙走石,真是毫不夸张。其中的石粒都是向着我俩的战场袭来了。一时间倒是分不清谁胜谁负了。

    “黎泣,太冲动了啊。以他此时的状态就算黎珏未进入鬼心阶段,他都是没法匹敌,更何况;;;;”

    一击击退近身的鬼兵,鬼淹默默的说道。对于这种突发的状态,他也是没有一丝的办法,毕竟这牵扯到了黎族的事情,太多太多的愤怒,太多太多的情怨,到底要那什么来洗刷?是性命吗?

    而我此时的情况确实不可观,那凝练的鬼气漩涡虽然强大,但是对于鬼气的要求确实极高,此时我已经没有了继续战斗的力量。

    要死了吗?这就要结束了吗?不要,我还有很多的事情没做,黎珏,我一定要弄清楚这事情的原委,我不相信这事情就是这样。灵族的鬼技,你为什么会使用。

    “怎么回事;;;;我的力量;;;黎泣你做了什么。”黎珏的声音有些沙哑的传出。

    “黎珏,我还有很多的事情要问你,所以就先这样结束吧。”

    鬼气,庞大的鬼气力量正源源不断的涌入我的体内,没错像上次对战白面老人一样,凝练的鬼气漩涡不知怎地直接吸取了对方的力量,只不过这一次,并没有多加什么炼化,而是硬生生的渡入了我的禁制之中。

    “不要,将我的力量还给我,黎泣你去死,去死,去死。”黎珏放弃了鬼技的继续攻击,而是一脚一脚的揣向我的肚子,而我,却是冷冷的看着他,就这样,看着他。

    “很痛苦吗?呵呵,那就结束了吧。”此时的我,都是感受到了自己眼神的冰凉,残忍,冷血。“罗煞拳。”

    在这一时间,一切都静止了一般,随后,罗煞拳所造出的声势,犹如江河入海,波涛汹涌。

    罗煞动劫,残喘一节,己生力诫,伤敌无解。

    这是罗煞拳的四阶心法,在我之前的实力下,是根本不可能做到完全的释放出来,但是,如今却是接得黎珏之力,释放了出来,更为有意思的是,这被伤之人还是黎珏自己。

    罗煞拳之所以被家族的人定位为低级的鬼技,正是因为他的释放要求极高,听起来很矛盾吧,释放要求极高按理说应该是至高的的鬼技才是,但是,罗煞拳正是如此。罗煞拳的初阶是较好修炼的,以至于初至鬼心的人就可以练成,并且释放,但是伤害也只是平平。而这至高的四阶心法,即便是父亲到达了鬼师阶段也不过勉强施为。足以可见这鬼技的怪异了,也不知是何人所创,这种绝妙的鬼技。

    现在,我终于知道为什么我几次的释放都可以明确的伤敌了,看来我离这四阶心法的巅峰差的并不远,而这次却时拖黎珏的福,成功释放了。

    “啊啊啊,不要,黎泣;;;”

    “放心吧,黎珏表哥,你不会死的,我还有一些问题要问你,你究竟是谁?”

    闻言,黎珏的表情顿时凝结了。

    [,!]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