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鬼道涅槃最新章节 > 鬼道涅槃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十六章 变数
    强大的鬼气波动正诠释了这鬼技所释放的能量,以我鬼心巅峰的程度,根本不可能接下这一击,灵桦武双手合十,舞动于空中,片刻后便是从头顶顺势而下,一道刺眼的红光如若白昼,划开了这夜色的黑幕。

    “受死吧。”在这强烈的鬼气波动下,我只能是凝练体内的鬼气奋力抵御着,在这种情况下,凝结鬼技与之相搏,无异于是蜉蝣撼大树,躲过这一击才是最为重要的。

    所谓有心算无心才是暗杀最重要的事情,但是如今的情况竟是让猎人和猎物掉个,灵桦武完全撑起了猎人的角色。

    “黎泣,快走。无双波。”鬼淹的声音也是传入了我耳,随之而来的还有一强力的鬼技,见状,我也不能拖沓,脚点虚空,猛然向身后一跃,只不过却是没有逃出灵桦武的攻击范围,这老鬼的速度太快了,根本没有给人太多的时间,若是这老鬼托大,只用鬼气攻击,我也有着逃跑的机会,只可惜,这老鬼的警觉性太高了,要知道我离开水汐帝国之时不过鬼魄的程度,就算是在那盛典之上也没有太多的提升,凭他鬼师的能力,怎么都能压制于我。万万想不到的是,这老鬼竟是如此谨慎。

    说时迟那时快,鬼淹的支援也是随之而来,他所释放的鬼技并不如灵桦武那般的闪耀,倒是给人一种朴实无华的感觉,但其中气息的强横也是让我咋舌,这才是鬼淹的真正力量吗?果真恐怖啊。

    “轰。”

    一声巨响在两种鬼技交触的刹那间响起,两种技能所爆发出的能量,让我都是有些透不过气来,若是被这鬼技直接命中,我怕是不死也得脱半条命,鬼淹的实力竟然能够和鬼师阶段的强者相对碰,若非有这变故,一切的计划都会顺利不少吧。但是,我也相当清楚这种越级的挑战,对本身的身体有多大的负荷。想必鬼淹释放的技能会让付出相当大的代价吧。

    “鬼淹大哥;;;”

    果然,这种鬼技的对拼并没有持续多久,鬼淹便是因为后续力量的不支,喷出了一口鲜血。

    “黎泣,快走吧,我们的伙伴一会应该会来援助的。”一击之后,鬼淹便是冲我喊道,但他此时的状态却是有些不妙,面色也是惨白的骇人,浑身都是不停的抖动着,看来,已经没有多少的行动力了。

    “哈哈,还想让他先走?别做梦了,你们一个都走不了。”灵桦武冷冷一笑,便是又是再度凝结好了鬼气,作势要发动新一轮的进攻。

    哎,真是难缠啊,再这样下去,我们两个人都是逃不出去,之前的那场大火,应该便是灵族人所谓吧。鬼将夜行的另外两个成员此时也应该别牵扯到了起火之处了,灵桦武以一人之力完全可以收拾了我们两人,这样一来便是孤立无援了,要怎么办才好呢?

    犹豫之际,灵桦武已经动了,一转眼便是闪到了我的身前,在这战场,我又怎能如此掉以轻心?当即罗煞拳也是凝结成功,冲着灵桦武的额头去了。在我的实力步入鬼心之时,这鬼技便是可以在极短的时间凝结成功。灵桦武也许是因为之前释放了强大的鬼技被鬼淹以重伤的代价抵挡了,此时的攻击竟是没有对我释放鬼技,这也让我找到了一个反击的机会。

    只见灵桦武浮身侧脚踢,包裹着鬼气冲我袭来,怎么说都是鬼师阶段的强者,光是这一招,若换了四个月之前的我,必然没有招架的可能,只不过,这老鬼千算万算也想不到我已经到了鬼心的层次吧。

    看他一脸的狞笑,似乎是已经看到了我被他一脚踢破禁制的样子,这般模样却是说不出的猥琐。既然罗煞拳此时也待续我便不在等待,就给他一个惊喜好了。

    “罗煞拳。”

    想要硬悍这老鬼的攻击,哪怕我是鬼心巅峰也是不可能做到了,鬼心和鬼师之间的差距可不是一星半点的多,要说前三十级你可以越阶和人对战也并非是不可能,但是三十级之后想要越阶挑战未免是有些夸口了,这也是为什么实力强如鬼淹的他依旧被一击击败。

    但是,想要拖延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的,此时的我已经越起身来,灵桦武看此也是有些惊愕,当即便是调整身形,只不过我的鬼技已经向他额头而去了。

    “老鬼,我看你能不能躲?”

    挑衅,这是对鬼师强者赤luo裸的挑衅,闻得我这般叫嚣,灵桦武也是一怒,诡异的一声嚎叫,这厮的身体竟是以一种极为扭曲的状态下,伸出了双手,贺然向着我的肩膀处攻来,但是,看他那有些迟缓的攻击,看来鬼淹之前的攻击并不是每有一点效果啊。

    这般情况下,我也是将鬼气漩涡与罗煞拳融合到了一起,但是这种融合却是不比两种攻击方式分开来释放,强势的融合让我霎时血气翻涌,强忍着这种剧痛,又是再一次加快了鬼气漩涡的凝结,待到两者突破那个临界点,一时间我的手臂都是因为鬼气的回旋而肿胀了起来,血珠就在片刻间就从毛孔中涌冒了出来,这种情况倒是有些出乎我的意料,不过好在这融合算是完成了。悠悠的鬼气旋转不停,连带着罗煞拳的波动都是成了一种回旋的状态。

    “啊;;;”

    随着我的一喝,灵桦武的鬼气匹练已经命中了我的手臂,但与此同时我也命中了他的额头,此时一股强大的旋转之力也是让我横飞了出去,不知被这股力量震飞了多远,我才是勉强稳下了身形,立在了地面之上,随之而来的便是剧痛,撕裂心扉的痛,整个手臂完全没有提起来的力量,看来应该是断了,但这种痛又不是断骨之痛,好似手臂的经脉都已经交织在了一起,化成了一个个的结,散之不去,凝之不成,再加上血脉的膨胀,整条胳膊都变得粗壮无比,现在看来这手臂十分恐怖。

    嘶;;;还真是疼啊,这种方法看来以后还是得多研究才好啊,体内的鬼气因为之前的漩涡凝练,此时已经枯竭了,身体又成了这般样子,接下来的战斗怕是没办法继续了,只是还不知道那老鬼的情况如何。

    因为那刚刚那释放出的鬼技产生了莫大的能力波动,那灵桦武也不知道被卷去何方了,直接命中了他的额头,就算实力在强横,也不至于一点事情都没有吧。

    拖着有些沉重的身子,我便开始向鬼淹之前落身的地方找去了,这里的战斗灵族之人必然知晓,应该过不了多久,就会有人来了,当务之急赶快带着鬼淹离开才是。

    “鬼淹大哥,还能动吗?我们先离开这里吧。”终于,在一个角落处找到了一直喘息不已的鬼淹,他此时的面色较之前更惨白了,看来硬接灵桦武的攻击,让他的伤势比想象中的更厉害。

    “黎泣啊;;;快走吧,鬼将夜行的另外两个人应该也被牵制住了,单凭你是没办法对付灵桦武的,这一次是我们疏忽了啊。”鬼淹看我寻他,当即便是催促着我离开,看那样子若不是他没有什么力气,早就把我赶跑了。

    “鬼淹大哥,你当黎泣是那种不顾朋友自己逃跑的胆小之人吗?不要多说了,那老鬼暂时应该不会寻来。”说完,也不顾鬼淹跟我墨迹,便是用那还完好的手臂,托起了他,向着灵家的方向走去。

    “黎泣小兄弟,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做?”鬼淹见拗不过我,也是努力的凝结体内的鬼气,以便让自己尽快恢复。

    沉吟了一番,思索了半晌说道,“这件事情我倒是觉得有些问题,说起来我们的行动算是很快了,但是灵桦武又似乎早有准备,真的;;;很奇怪。”

    说完,鬼淹也沉默了起来,旋即,我继续说道,“而且,这老鬼在我们欲要暗算他之时竟然没有联系灵族之人阻截我们,这样说来,应该是很清楚我们的实力,作为鬼师阶段的强者,的确是有着很高的傲气,对付我们两个鬼心巅峰自然不需要援手,但是,他是怎么知道你的实力的呢?”

    想到这,我的身上竟是慢慢渗出了冷汗,难道说;;;他是故意让我们在这里与他纠缠的?那他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鬼淹大哥,有什么办法可以联系到鬼将夜行的另外两个成员,这次的行动可能有着我们所不知的隐秘。”说完,我便是努力提起最后的一丝鬼气,拼命的向着城外行去,如果真是这样;;;那这次怕是我们都得死在这里了。

    “说的没错呢,我的小表弟,你的心性果然不愧是千年难得一见啊,只不过,今日便要长埋于此了。”

    一个熟悉的声音,熟悉;;;是他,黎珏,竟然是黎珏?难怪,难怪这一切都是在灵族的掌控之中。

    不过,黎珏为什么要这样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