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鬼道涅槃最新章节 > 鬼道涅槃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五十六章 进展
    离开水汐的过程,并没有太过复杂,那个守城的小鬼兵应该很快就会将我出现的消息报告给水汐的君主了,到那个时候,不论是水汐帝国的灵族,还是水汐帝国的君主,都会在对邪修之人生出不少的防范之意。

    而我,则是帮他们提起对邪修之人的警惕罢了,当水汐的鬼魔知道我的存在,还有这般手段之后,不知道会是怎么样的神情,真想看看啊……

    就算这样的挑拨没有太大的作用,至少能够起到一个警示的作用,对于之后,也有着不少的好处,水汐的鬼魔,应该会意识到,他的这个盟友,有了不小的变化吧。

    神志已经模糊不清了,所有的行动,已经是靠我下意识的动作了,从水汐到阳漉的路程并没有太远,没用多久,我便是来到了两地接壤的边境地带,从这里出发的话,不管是到阳漉还是水汐,直接的距离都是相同的,灵族所驻扎的地方在哪,我并不清楚,但是心中的那一股股躁动,却是让我不住的向着阳漉的方向前进着。

    可能是由于战乱的缘故,这条商路竟是没有多少的行人,车队,零零散散的就只有那逃荒之人,浑浑噩噩的样子,看起来已经流荒不少日子了。

    随着我越发的接近阳漉帝国,心头的那一抹异动,就越发的浓郁,看着那边境近在眼前,胸中的暴戾,险些让我直接冲过去,就在煞气不住的向外涌现的时候,我已是来到了阳漉帝国边境地带。

    空荡荡的边防,四处横尸,看着那有些腐烂的R体,想来,这些人已经死了不短的时间,身上衣着各异,灵族的人也有不少。不管如何,这一次的大战恐怕也就只有水汐城内最为安静了,不知阳漉会变成什么样子。

    冷漠的看着这一切,我方才是走进了这边境,忽的,一阵鬼气波动带着徐徐的压力冲我而来,虽然,这样的程度对我来说并没有作用,但这样的突袭却是让我的心头一触,在这波动还没有到我身前的时候,“橙变”已是施展了出来,灵族的一员便是暴露在了我的眼前。

    看着他依旧对着刚才我所在的位置发呆,我便是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只见这人身体一抖,忙是向着前方一跃,身体就这样浮在空中,转过来,诧异的盯着我。

    “黎泣……你竟然还活着。”

    说话之人,除了有一点的面熟之外,便是没有什么印象了,似乎是看到我有些迷茫的样子,这个家伙的脸上竟是露出了一丝丝的狰狞,随后忽的一动,拳风之上的鬼气不停的溢出,生生的冲着我的喉咙而来,那有些凌冽的攻势,带着一股股的飓风冲袭。

    “黎泣,既然你还活着,那就让我在这里了结了你吧,阳漉已经沦陷,就算是你回去,也起不了什么作用了,还是束手就擒,成为我的赏赐吧!哈哈。听说你的身体可是被不少的大人喜欢啊!”

    对于这人的话语我并没有回应什么,只是隐约间似乎想起,此人好像在哪里见过,猛然之间,一个身影在我的脑海中闪过,沙漠,金甲,红衣,渐渐的,那个清晰的面孔已是让我心中了然。

    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我的心却是静如止水,面色也没有因为他的动作有一丝的变化,只是,微微举起的右手之上,渐渐的传来了煞气涌动的感觉。

    只不过,眼前的男人依旧是没有任何的反应,似乎我已经变成了他口中的羊羔,只待他烹食了。

    “死吧,黎泣!”

    一阵疾风略过,这男人的拳头从我的耳边划过,而我的右手龙爪之上,却是多了一个血淋淋的头颅,他的表情依旧是那欣喜的模样,闻着那鲜血腥气的味道,我的心跳竟是不停的加快,煞气直接灌进了他的头颅之中,而他的身体,也在不久之后,被煞气吸食成了干枯的样子。

    冷冷的看着眼前的一切,随后,我便是转身向着阳漉的方向去了。

    此时,脑海中没有担忧,没有对那些故人的挂念,也没有鬼道存亡的责任,甚至,连家族的仇恨,我都是放在了一边。唯有那浓浓的杀意,还有对血Y的渴望,力量的追求,深深的刺激着我的心扉。

    阳漉的一切,和我之前告诉黎煜的别无二致,水汐的进攻发起了,而一切,都在最后的防御中抵挡了下来。

    “水汐进攻,先以守阵迎敌,随后将兵力调遣至南门,鬼魔以上修为调遣至东北两侧,西门放空只留一鬼仙即可。”

    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水汐来犯,定然是有着不少的邪修之人参战,这样一来,正统的鬼士绝对不会站到上风,除非是实力强悍,要不然,这一站还没有开始,阳漉就要败了,就算是有鬼道各个帝国、势力的加入,也讨不了好,就算是最后不败,也定然是损失惨重。

    而开始只要一守阵迎敌,一般的鬼兵就能抵挡一阵,加上人多势众,轮番上前水汐一时半会肯定是攻破不了阳漉的城门。只要露出想要从别的方向入侵,大半的兵力已被调到南门,这样又是新一轮的拉锯战,若是邪修之人想要从东北两侧进攻的话,那双方就是你死我活的情况了,作为进攻方,水汐不会允许自己的兵力这样快的下降,当他派遣人手想要从城后,也就是西门潜入的话,单凭一个鬼仙就可以轻而易举的挡下。

    这样,战线就可以放长,若是水汐想要改变策略进攻的话,只要阳漉之内稍加的变动一下兵力,就没有问题了,现在就是不太清楚城内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此时的状态正处在一种极为兴奋的阶段上,望着近在眼前的战场,我的心头略微开始了颤抖,就像是一种对于战斗的渴望,不能自拔。

    煞气催动的“赤变”,都是极快,只不过,这样纯熟的C作,就算是已经到达了鬼神的层次,都不曾出现过,誰曾想,如今这种失去了心神的动作,竟是有着如此强悍的能力。

    阳漉和灵族,似乎陷入了僵局之中,但是明显的,阳漉帝国已是渐渐的落入了下风,这样的僵持,毕竟持续不了太长的时间,只要有一丝的松懈,灵族就足以找到突破口,邪修之人的手段让人难以预料,阳漉能够坚持到现在,已经实属不易了。

    几波交锋之后,双方皆是陷入了疲态,灵族的长老狠狠地看着城头,一个年轻的身影正站在上面,严肃的望这这一切。

    “叶君!你这个吃里扒外的东西,阳漉到底给了你什么好处,你竟然愿意做他们的狗,看来,当初我们真是不应该答应你的要求,还好没有将那些承诺你的东西给兑现了。”

    灵族的长老不少,这个说话的,我倒还真是没见过,看起来倒也算是年轻,只不过,那有些火爆的脾气,倒是能让人很快的记住它,而站在这城墙之上的,正是同样拥有煞气体质的叶君,这个家伙对于煞气的控制,真是没的说,若不是如此,他早就被那些正道人士给灭了,不过,他能够代表阳漉作战,甚至可以说代表整个鬼道和水汐对战,不光是他,想来阳漉君主也下了不少的力才对。

    听这这老者的话,叶君却是冷笑着哼了一声,随后朗声说道。

    “灵冠友,少在那里揣着明白装糊涂了,你们的计量在这里真的一点用都没有,当年若不是我被黎泣打败,恐怕还真的想不通这些事情,如今我煞气已废,不少的事情也早就想通了,能够走到这一步,也都要托你们的福,不然,最后死了,恐怕我也合不上眼睛。”

    灵冠友听到这里,浑身一颤,望着叶君身体有些颤抖的问道。

    “你……你竟然把自己的煞气给废了!?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舍得!!”

    不可置信的声音,加上有些颤抖的身体,看起来灵冠友对这样的答案十分的难以置信,不过也对,就算煞气体质对旁人来说是一种极为邪恶的力量,但是你只要能合理的运用,至少可以作为一张保命的底牌来使用,谁能想到叶君就这样说废就废了。

    “世事万物,冥冥中自有注定。煞气能够带给我的很多,但同样的能让我失去的也不少,直到我放弃的那一天我才发现,当初自己究竟错过了多少!”叶君沉默了一下,随后吸了一口气说道。“如果你想要攻破这里的话,就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了!”

    “好,好你个叶君……”

    就在灵冠友气的牙痒痒的时候,阳漉城下,渐渐的行来了一个老者,步伐稳重,却是疾步生风,随后者正端详的坐在那里,长长的胡须泛着斑白,身体看起来很是硬朗,眼神中不停泛出的光芒,还有身上的那不怒自威的气势,断然在灵族有着不小的地位。

    “冠友,你这是作甚,有这些工夫生气,不如想想怎么进城去。”</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