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鬼道涅槃最新章节 > 鬼道涅槃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六十四章 世外高人

第一百六十四章 世外高人

作品:鬼道涅槃 作者:岚汐徵冥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该死,那个家伙到底怎么回事刚才的鬼技不可能对他没有一点效果啊”

    谭华有些慌张的暗自说道,不过脚下的动作却是没有任何停顿,虽然速度不快,但好在没有停止的向着阳漉城的方向赶去,这样也不用担心罗仁会从后面赶上来

    我的意识已经有些模糊了,罗仁刚才的话多多少少我也想明白了,他应该不会追上来了,不管是什么原因,我们现在已经安全了,想着想着,我便是什么都不清楚了,实在是有些累了,现在终于能休息了。

    夏日的阳光,总是充斥着希望和激情,然而我们这些人却是在逃命中享受着这美好的生活。

    在时间过去了两天之后,我们这些人终于是因为体力,精神各方面的不支,在一处小溪旁休息了下来,隐隐约约之间,我感觉到谭华正在给我擦拭着伤口,而谭毅却在这时惊呼道。

    “华儿,你看看黎泣背后那是什么东西”

    闻言,谭华有些纳闷的将我的身体翻了过来,当即两人都是惊呼。

    “罗仁罗仁的血针什么时候,什么时候刺中黎泣的”

    谭华猛地一跃而起,四处踱着步子,焦急不已的对着谭毅说着。

    “爹,爹这怎么办,怎么办”

    “冷静,冷静一点,华儿,这段时间你的情绪波动实在太大了,这样下去对你没有好处心态不好对你自己的影响是不容挽回的。别着急,你先看看黎泣,应该没有事情”

    谭华没有说话,不过那焦急的样子却是没有一丝的减弱,将这一切看在眼里的谭毅无奈的摇了摇头,但是并没有多言。

    谭华并没有伸手动我背后的那根血针,不停的呼唤着我的名字,我的意识虽然模糊,但也许是因为我的两天的休息,已经恢复了不少了,对着一脸焦急的谭华很是艰难的挤出了一个笑容,虚弱的说道。

    “帮我把血针拔出来”

    “那个东西没有吸食你的鬼气”

    “没有,拔了吧,留着也不能当做纪念不是”

    谭华深吸了一口气,看着我身后的血针,鬼气缓缓氤氲而起,手掌之上好像是附着上了一层灰色的薄雾,然后深吸了一口气说道。

    “我动手了”

    轻轻点了点头,随后一股穿心的疼痛就传入了我的大脑,让的我恨不得现在就昏死过去。不过,谭华为了防止我的身体承受过大的压力,在血针连着我后背的伤口上覆上了一层薄薄的鬼气,这样就算是有什么意外的情况,也可以在第一时间处理。

    谭华手上的鬼气不断的凝练,那嵌入我身体中的血针也在同时一寸一寸的从我的身体中被谭华拔出,想要这样精细的控制鬼气,当真是相当困难的事情,想当初我在练习鬼技融合的时候,可是被这精细控制给难倒了头,不过总归是走过来了。

    而此时的谭华却是做得一点也不含糊,鬼气稳条有序的在血针上运作着,只不过他额头汗水却是没有一点的减少,我知道,谭华身上的伤势肯定也是不轻,为了帮我拔出这血针肯定正承受这很大的负荷,在过去了大概一个时辰之后,谭华才是稍微松了一口气,直接坐在了地上,不停的喘着粗气。

    血针已经被他拔出了一半,看着他那紧张的样子,我却是笑着说道。

    “放心大胆的拔了吧,没什么大不了的”

    然而,谭华却没有按照我说的来做,在小溪旁洗了一脸,便坐在了我的身旁开始调息,谭毅的面色惨白如灰,看着他腹部之上的凹陷,我知道,他的肋骨肯定已经没有几块是完好的了,能坚持到现在,那已经不是实力可以说明的了。

    流到现在还是没有醒过来,不过还能保住一条小命真的是很不容易的事情了,月那木讷的表情依旧没有变化,这一战,我们的损失实在是太大了,现在一定要在最短的时间里回到阳漉城。治疗大家的伤势是一说,更重要的是边防那里不能就那样放置不管。

    我们不知道边境是如何和阳漉城联系的,流昏迷不醒,月什么都不说,所有的鬼兵都成了罗仁的“盘中餐”,这才是最危险的事情,水汐现在的情况我我们一点都不清楚,可能现在已经被灵族一雷霆的速度解决了内部的问题也说不定

    若是真的那样我们的命也就这有点时间好活了,这些事情只要略作判断就能想的很清楚。

    谭华经过了一段时间的休息,也多少缓过来了一点劲,再一次来到了我的身边,凝重的说道。

    “现在就是关键了,忍着点”

    说完,谭华的鬼气再一次萦绕在了我的身体之上,能感觉到,这一次包裹着我的鬼气比之前的还要浓厚,想来,谭华的神经也是相当的紧张。紧跟着,那强烈的痛苦再一次笼罩了我,而且这一次不光是后背,之前的旧患也是被这鬼气给牵动了,血液的飞快流转,让得我本来没有怎么感觉断臂有了抽动的痛感,死死的咬着牙,现在若是我的反应太大,定然是会影响到谭华的动作。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了,终于后背的血针只剩了一个头尖,谭华猛地一凝鬼气,瞬间那血针便是从我的身体中飞了出去,接着便是化为了乌有。谭华兴奋的说道。

    “成功了,黎泣,成功了”

    只不过,我却是没有办法在回应他了,所有的旧疾一并在我的身上引发了出来,就这样在不知不觉之中,没有了意识。

    血针被拔出来的地方,在我的背后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坑洞,鲜血不停的外溢,谭华看到这已经有些不知所措了,还是谭毅老辣,对着谭华喝道。

    “慌什么,赶快用鬼气给他封住伤口,不然的话,等不到回阳漉城,黎泣就已经没命了”

    谭华一听,想也不想直接就将鬼气通通渡向了我的伤口,看着那慢慢止住的鲜血,他才终于松了一口气

    事后,几人简单的做了休息,便再一次上路了,从边境到阳漉城其实用不了太长的时间,若是以个鬼师的脚程而得话,最多三就可以到达了,不过这一行人却是昏迷的昏迷,发呆的发呆,重伤的重伤,完全就是个残疾队伍,每每经过一个小的村落,都没有人愿意搭理,谭华一个人基本顶着所有的压力,每当因为鬼气使用过度的时候,才会停下脚步来稍稍恢复。

    由于我和流两人的昏迷,倒也不用怎么进食,月一句话也不说,更不要指望他肯吃东西了,但是看着自己的父亲一天天的憔悴,谭华心里的着急不言而喻,但是这一路上根本就看不到什么药材店铺,只能是靠谭毅自己恢复,那样的速度堪比乌龟。

    就在快要到达阳漉城的时候,谭毅终于是坚持不住了,本来扶着谭华的手猛地脱落,自己就这样倒在了地上,看的谭华那个着急,不过说来也算是好运,正巧赶上有个老者路过,身上还有些草药,当即也是送给了谭华一些。

    兴奋的谭华将草药给谭毅喂服之后,老者并没有离开,反倒是盘膝坐在了谭华的身前,那稳重庞然的鬼气倒是吓了谭华一跳,更让人惊奇的是,这老者的鬼气之中似乎还带着让人不得不去低头的威压,那感觉,就像是水滴面对大海的磅礴,石沙面对山峰的雄伟,容不得任何的反抗。

    待到老者将谭毅的体内调息好了之后,却是有些怪异的看了看我,对着谭华说道。

    “他”

    听到老者问道,谭华心头也明白,老者定然不是什么平凡之人,恭恭敬敬的回道。

    “前辈,他是我的兄弟,不知道您能不能救救他”

    “哦”老者捋了捋自己的胡须,饶有意味的说道。

    “他,我可救不了,一切都得看他的造化了,若是”

    说到这,老者却是不在说话了,背起了自己的竹楼就离开了谭华的身边,任凭谭华如何叫喊都是不曾回头,等到谭华去追赶的时候,老者却已是不见了身影。

    谭华怎么说都是谭族的少爷,自然也知道有一些脾气怪异的老家伙,但是

    “他说的那话究竟是什么意思黎泣究竟怎么了不管了,现在带他们回去治疗才是最重要的”

    想到这,谭华又是将我背了起来,正想要去搀扶谭毅的时候,却是没想到谭毅愣是自己站了起来,脸色也是好了不少,就是那肋骨还是有着深深的凹陷。

    “爹您您”

    “华儿,刚才那老者”

    “爹,是他救您的”

    谭毅点了点头,“走,先回阳漉城,真是世外高人啊,如果能”说着,谭毅又是摇了摇头,“走吧”

    谭华知道,自己的老爹不说,自己怎么也问不出来,索性就向着阳漉城去了。

    就在一行人走了六天之后,阳漉城的轮廓才是出现在了眼前,一派的繁荣昌盛,根本看不出来哪里像处在战乱之中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