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萌宝缺盖:王妃快让本王爱最新章节 > 萌宝缺盖:王妃快让本王爱最新章节列表 > 第27章 :闯房,最是醉人女儿香
    安鸾元痛苦地攥紧了拳头,一张俊脸因为情绪激动而青筋暴跳,安清琉深吸了口气柔声问道:“安鸾元你告诉我,你敢当着全京城的人宣布娶我为妻?你敢当着所有人的面说,你这一生只能有我这样一个女人吗?”

    安鸾元的表情变的迷惘,怔忡后,他想搪塞过去。但安清琉却以异常认真的语气看着他,“告诉我实话!心里的话。”

    “我……”

    安鸾元想说,“我可以……但是……”

    安清琉突然间凄婉地笑了,她葱嫩的手挡在安鸾元的唇瓣,“别说,别说……”

    她深深地看他一眼,什么也不再说,越过安鸾元快步离开。

    呆呆地站在屋里,安鸾元的心咚咚的跳的极快。唇瓣间,有着属于她的馨香。这一缕味道,令他留恋回味。

    肌肤触碰的瞬间,他的身体是颤粟的。手抚着唇瓣,他傻傻的笑,突然间想到安清琉离开时的嘲笑,他突然间懊悔,刚才,他的纠结,他的挣扎,似乎……错失了什么……

    拳头攥的紧紧的,安鸾元的脸狰狞恐怖,“你是我的,是我的,从小,从你出现在我面前时,你就只能属于我。”

    如魔障了般,他痴痴的守候着她,只把她视为自己的人。

    只是,刚才琉琉的表现……

    他急惶地摇头,“不,不会的,琉琉,全京城的男人,哪个没有房中人,哪个没有通房,我现在连个通房也没有,最多偶尔在外面花心一番,我这么好的男人,你怎么就不相信呢?哪怕你当不了安家大少爷的主母,可你也会是我的至爱啊,琉琉,你不那般肤浅的女人……不是……”

    可是,他越是这样安慰自己,越发想到安清琉离时的自嘲的笑容,他的琉琉,真的会很芥怀忠诚性吗!

    安大不明白,他这么宠爱安清琉,为什么她还是要逃避自己?他也永远不明白安清琉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是夜,秋海明月,一帮的京城权少都在这儿上演夜的奢靡。

    安鸾元、长孙无剑、郑易安,慕容流轩等一群京城权少聚拢在一起。

    这一帮权少在一起无非就是花天酒地,每个人都搂着个出名的戏子,或者是青楼的名伶之类的。

    不过,坐在安鸾元和慕容流轩身边的俩名戏子,则只负责为俩人倒酒。

    从慕容流轩进来后,安鸾元便时不时的瞟他一眼,既不打招呼,也不说话,只默默地喝酒。哪怕,在这一群权少里面,他的身份真的不算什么,可他也不想主动与安鸾元卑微地打招呼。

    慕容流轩也不介意,与他一样,就心不在焉地喝酒,偶尔吃些点心。在场的权少们,哪个不是风流俊杰的人儿。

    虽然平时纨靡了些,可走出去仍然是百里挑一的俊秀人物。可这么多人与慕容流轩相比,他,那与生俱来的狂肆之气,还是令在场的权少们有些许的慎言慎行。

    长孙无剑是最不在乎屋里低迷气氛的人,平时也与慕容流轩和安鸾元俩人走的最近。他第一时间察觉到这俩人的气氛不对。感觉,象是彼此都在仇视着对方!此时,他最好奇的是,这俩人间,究竟因为什么,居然会让俩者生出仇隙……

    中途,俩人象是有默契般,喝到差不多的时候,都前后不一地出去。

    慕容流轩正在后花园吹凉风,安鸾元从树丛中慢慢走了出来。

    使者视线交汇的瞬间,安鸾元只觉得前者的眼神就如刀刃般,在狠狠地戳开他的心脏。竭力保持着镇定,安鸾元抬高了下巴,“别再纠缠着我妹妹。”

    慕容流轩幽遂的眸慢慢漾出一片看不透的冷笑,“纠缠?妹妹?安鸾元你有确定把她当成妹妹?”

    被噎住,安鸾元顾自嘴犟地回应,“总之你不能再纠缠着她。”

    “我可以正大光明地求娶她。”良久,慕容流轩闲闲地吐出这样一句,却惊的安鸾元蹭地跳将起来,“你敢!”

    这失控的惊叫,听的暗处尾随而来的长孙无剑暗睚吃惊。只知道安鸾元对自己的名义妹妹有点特别,现在看来,不止是一点点的特别啊。

    “原来,你一直在打安清琉的主意。”慕容流轩也冷了音,他一步步往安鸾元走去。

    那种迫人的气势,让安鸾元倍受压抑,但在慕容流轩快要靠近时,俩人却不约而同地出手……

    长孙无剑看着打的散去的俩人,很是兴灾乐祸地嘀咕,“咦,跟出来看戏还真的有点儿意思,只是,不知道这个叫安清琉的女人,究竟有什么魅力,居然引得这俩个不睡女人的家伙大打出手,不行,我一定要看看这个叫安清琉的女人去!”

    安清琉居住的青花苑,梳妆台前,安清琉手持着桃木梳,右手随意一松,那枚如意簪别着的青丝倾泻而下,一张才出浴的脸儿,仿若出水芙蓉般透着明艳的光泽。

    那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更象是蓄了一池的秋水,红唇轻抿,俩个漂亮的漩涡浮现。

    才梳了二下,便觉灯烛一晃,一阵冷风掠过,一个高大的身影显示在铜镜中。

    看见那道身影时,安清琉气愤地扭头瞪着来人,“出去。”

    来人只是深深地盯着她,直到好久,才邪肆地扯出一抹笑容,“女人,本少只是心情烦躁,来找你聊天而已。你可以呼救说有淫徒闯入,当然,这淫徒应该做的事情嘛,我可以坐实……”

    慕容流轩清楚地听到磨牙的声音,“无耻。”

    只是瞬间,原本趾高气扬的男人突然间耸拉着脑袋,语气也有些落寞地说道,“其实,我真的只是想找你聊天而已……”

    安清琉翻眼,这男人前后转变也太快了吧。

    “我可以拒绝吗!”

    “不行。”果断地否决后,慕容流轩随意地坐下,看着她手里的桃木梳,突然间眼睛一亮,“来,我帮你梳头。”

    安清琉神情僵滞,让一个动不动就闯她香闺的男人为自己梳头!他懂不懂男女间梳头的含义?

    就在发呆的瞬间,梳子被他抢走。伴之而来的,还有一股浓重的酒味儿。这男人喝了酒!

    喝酒乱性的男人最多,安清琉原本想掷物求救的想法,在这一刻打消,她不想把自己赌上。

    “女人,今天是我娘的忌日……”

    慕容流轩黯然的吐出,手,开始替她梳理头发。

    “小时候,我娘最爱这样为我梳头……那时候,我每次洗澡出来,娘就为我梳头,还唱歌……”

    悲怆的,带着甜蜜回忆的语调,听的安清琉莫名的难过。娘,她的娘当年……

    罕见的,原本的排斥,在这一刻,居然变成了同病相怜……

    ……本书首发自“”,,更新快、无弹窗!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