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萌宝缺盖:王妃快让本王爱最新章节 > 萌宝缺盖:王妃快让本王爱最新章节列表 > 第269章 :添油加醋
    “五师傅,你别哭啊,有啥委屈的,和轩儿说,我为你做主。”

    裴济南听的哟,吓的要往外面闪。

    慕容流轩狠狠瞪他一眼,这老人才讪讪地呆在原地。

    “我,我就是想为你泡杯茶去。嘿嘿……”

    这么些地无银三百两的姿势,不用说慕容流轩也能猜测出,这人肯定是做坏事儿了。

    且,还不是一般的严重。

    裴珍珍哭的哗哗的。

    这老太婆,是真的伤心了。

    拉着慕容流轩诉了番苦,直听的慕容流轩整个的都不好了。

    为毛,因为这在他看来,按理说是小事儿啊。

    然而,这事儿在裴珍珍来说,还真不算小。

    是咋的。

    感情,这事儿还得裴珍珍去参加一个以前的玩的好的师姐的宴会说起。

    这位师姐当年是出了名的不好嫁。

    据说当初是因为长的太美,追求的人太多,一直不敢嫁。

    事后在众多的追求者中,就挑了一个看起来普通的男人嫁了。

    当年,裴珍珍还很看不起那男人,直说这位师姐是个瞎眼的。

    然而这一次去,她是深深地觉得,当年的师姐是多么的英明。

    “你是不知道啊,同样是一对老夫老妻的,同样是一样的年纪。可是人家看见我们,都说我才是师姐啊。

    说我老就罢了,现在可好,人家的相公,更是体贴入微的让人羡慕啊。

    就一场宴会,愣是又布菜,又亲自下厨房,还放烟花,把我们几个老不死的也招待的极好的。

    更重要的,在欣赏完烟花后,那个老家伙还当着我们的面儿,很激动地宣布,说他最高兴的事儿,就是娶了烟哗啊。呜,你说说,我嫁给你这么多年了,就没生儿育女,可也和你相守此生,牵手到老的。

    你送过我花么?你送给我烟花了么?

    你送了我啥啊?我这么些年,跟着你也算是白瞎了眼,我就是白活了,我要和你绝交,我要和你和离……”

    女人闹腾起来,真的是不可理喻来着。为此,慕容流轩再说不得啥话儿了。

    只同情地看一眼畏缩的裴济南,抱一下拳头,赶紧也象另外几个师傅一样的,闪人了。

    出来后,二师傅拉着他直拍胸部。

    “唉呀我可告诉你,别看师妹平时的性情不错。

    一旦犯起浑来,这是九头牛也劝不回来的啊。

    当年那个师姐啥都不如她。现在可好,人家嫁的人居然这么体贴入微。

    这呀,对师姐是真心一个大打击的。

    再说啊,我们当年都是追求师妹的人,可师妹愣是在所有人里面挑了在师兄。为此我们也不高兴啊。

    但是,只要她幸福咱也认了。可惜,现在发现,大师兄就是个愚钝的人。压根儿不会哄师妹啊,这一次师妹,有的闹哟。”

    “不过,我怎么听着,有点兴灾乐祸的味道在内?”慕容流轩斜睨着这位二师傅,咋感觉他很欢快啊。

    “咳,轩啊,二师傅我当然会高兴啊。我巴不得裴济南一直被师妹压制着,再数落着呢。

    你想想,我也是个男人啊。

    输给了啥也不如我的一个男人,你当我这心里好受。哼,告诉你,我最乐见的,就是师妹给他气受。

    俺师妹再怎么闹腾,这也个好的。”

    得,感情还有这事儿呢。

    慕容流轩决定,这事儿还是不揉合的好。

    安清琉还没归来,整个家里就少了许多的气氛。

    看着冷静的家,再看看怀里的盒子。

    这是今天费了半天的劲得来的。

    当了劫匪,并且是神鬼不知地去劫掠的那个人的礼物。

    哪怕是天家要用的东西,他想用还是劫掠来了。

    想来,这一次那个沙国的小王子,会为此头疼一番的。

    一想到这一次的行动,慕容流轩便满意的笑了。

    与此同时,被慕容强关注着的沙国的小王子欧阳南南,此时正对着面前跪伏着的一群人面色铁青。

    “好好的东西,你们说丢就丢了?”

    为首的那位女子,吓的伏在地上头也没敢抬。

    只是低声申诉,“那些抢劫失,功夫很高。且,还有毒烟。我们的人进入那片范围后,就被真正的烟雾,还有混着的毒烟给迷晕了。兄弟们虽然还是小心谨慎,但毕竟中毒在前,所以……”

    “所以你们还是把东西给我丢人。这就是你们的忠心,这就是你们平时训练得来的结果。”

    欧阳南南气的一巴掌挥去。

    那女人捂住脸歪倒在一边儿,嘴角淌着血,眼神流露出恐惧的色彩,却是哼也没敢哼出声来。

    “找,给我找,我要你们十天内,给我找出线索。”

    挥退了这一群人,欧阳南南气的在屋里一直走来走去。

    一边的随从陈阳看着他这样,便送上茶,“公子,没必要这么大动肝火。这一帮人,明显是知道我们有货要送到京城来。现在货丢人,只能先想着,怎么才能把货改成别的东西送给皇上。”

    “送别的,你可知道,我们想要让这大若国的人出兵,就只能用他们最感兴趣的东西。那朵雾里看花,是可以修身养性,延年益寿的好东西。要不是这样,这大若国的王会答应和我们结盟?我呸,那老东西是年纪大了,还想要霸占着皇位,所以才想着找灵药,找别的好东西。可现在我们倚仗的东西没了,没了,这老东西还会和我们结盟?”

    气的肝疼的欧阳南南,一想到这是第一次做这么重大的国事儿,他却失败了。

    失败不可怕,可怕的是回去后,沙国的那几个王兄弟们们,他们会怎么嘲笑自己?

    这是他绝对不想看见的。

    “公子,我看现在咱们要做的,是怎么才能挽救。发火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冷静的侍从如此分析,却也令欧阳南南慢慢平息了火气。

    他知道事情的轻重缓急。

    “你说的对,陈阳,这事儿,你说怎么补救?”

    提到这事儿,陈阳也皱眉头。

    若是能想到好办法,他早就想到了。

    “这个,实在不行,咱们也只能重金去求宫家的人了。宫家的丹药,可是出了名的好。或许,能求得一瓶延年益寿的药。”

    “好,引事,你去办。”

    只是,三天后,欧阳南南得到了一个冷他意外的消息。

    “你说,这宫家,其实只是在负责为一个神秘的门派出售丹药?”

    “是的,而且,据属下打听到来的消息,这一帮人,似乎和你一直在调查的那个人有着莫大的关系。”

    “哦,你是说,慕容流轩?”

    “是的主人。”

    挥退了暗卫,欧阳南南沉默了。

    一边喝茶的陈阳,却是挑了挑眉,看着欧阳南南轻叹了口气。“唉,想不到,公子和这个慕容流轩,还真的是有缘啊!”

    “上一次让他得了个好,这一次,我一定会让他付出代价的。去,查出这人最在乎的是什么?”

    是人都会有弱点,有关于这一点,欧阳南南还是很清楚的。

    不过,当调查得来的消息,说慕容流轩在乎的是一个女人时,他整个的都不好了。

    “爱上了一个女人,哈哈……居然会爱上了一个女人。还为了这个女人做出一些疯狂的事情?”

    欧阳南南笑了,陈阳却是低头饮茶。

    这事儿,注定会以血收场吧。公子的脾气,他最清楚不过。

    “林七,你说的了解安清琉的人,现在给我带来。”

    到达京城的第一件事情,欧阳南南就是找到了自己的爪牙,着人把有关于安清琉的一切资料都汇集而来。

    对于敌人最在乎的东西,他当然也在乎。

    只是,这一种在乎,却是带着病态的。

    林七在第一天,便找到了慕容强。

    “这一次七爷可是为你说尽了好话,更是挨了爷的不少骂,才安排了这一次的晚膳,一会儿你和你娘都得如实回答。”

    这一次邀请,还把荷玉香也给邀请来了。

    正好,不放心此事的荷玉香,也想看看这位沙国传说中的俊俏小王子。

    “是是,辛苦七爷了。这个,这个是我们的一点儿心意。”

    有钱能使鬼推磨,这事儿若是能成,荷玉香觉得自己也能有希望。是以给钱,也略大方一点。

    林七看着手里的这一点钱子,不过是五十两。还曾经是城主夫人呢,就这么抠门的样子,哪里象曾经当过夫人的。

    不过,林七也知道,今天这事儿也不能太过,是以只是淡然地收下,便带着这对极品母子往前面走去。

    端坐在正堂的欧阳南南,看见这一对谄媚笑容的母子俩时,眼里掠过一比鄙视。

    就这样的人,居然和安清琉是亲戚,那可以想象,这安清琉还真的是不怎么样的吧。或许,看上了慕容流轩,也只是因为他的钱财之类的。

    “坐吧。”

    欧阳南南收敛了一点气势,这俩人才乖乖坐下。

    荷玉香越看这男人,越觉得这气势是真的好.

    更重要的,人长的帅气。还有,这排场也好啊。

    天上人间酒楼吃饭,这样的地方,光是一顿饭,便能抵上千两的银子了。

    当饭菜上来,看着这些熊掌鱼翅之类的,荷玉香更是坚定了,这个男人儿子一定得搞定。

    慕容强看着面前这个强势,却又俊杰的不似人间的男人,一颗心早就噗通噗通地跳个不停。

    一边的陈阳,看着这个男人不断抛媚眼给欧阳南南,埋头,暗自憋笑。

    想来,是因为自己常年在欧阳南南身边呆着,所以这些人一直在传闻,说小公子是个特殊爱好的人。

    这些年为了打发麻烦,欧阳南南也确实是含糊地找了一些男人。不过,天地良心,欧阳南南哪里会真的喜欢上男人啊。

    他就算是要怎么着,也肯定是找女人的啊。

    不过,有关于名声问题,欧阳南南还真的不在乎。

    为了排斥家里人订亲的麻烦,欧阳南南甚至于还很风流地在外面乱来。当然,这一切只是做戏给别人看的。

    有关于这一点,做为首席随从皆军师的他,当然是最清楚的。

    慕容强看自己抛的媚眼儿欧阳南南压根儿不理会,到是在吃饭的时候,还会问候一下身边那个长相看起来普通的男人。

    一时间,便觉得整个的不好了。

    他强扯着笑容,“这位公子,不知道怎么称呼啊……可否告诉小生一下,以便称呼哥哥,以后也好方便照顾一二。”

    说完,扭昵地绞着帕子,那极品的样子。直看的陈阳就差没喷老血了。

    欧阳南南则差点儿没憋住,要把人撵走了。

    你妹,这么恶心的极品,却是慕容流轩的哥哥……哈哈,真的是有太有意思了呀。

    越想,欧阳南南就越发觉得这事儿好玩。

    “你和我说说慕容流轩和安清琉的事情吧,我想多了解一点安清琉的事情。”

    荷玉香一听,赶紧把自己知道的有关安清琉和慕容流轩的事全给说了出来。

    当然,她所说的,也是欧阳南南了解过的大多数的。

    不过,荷玉香还是把安清琉针对自己的一些事情说了出来。

    比如,在府里,她把自己说成了一个想约束,想为小辈做想的好娘亲。

    可是,面对的却是一个泼辣的,不讲道理的女人。

    这时候在欧阳南南的脑子里面,整个的就浮现出安清琉蛮横无理的样子。

    想着这女人当着慕容流轩的面,再叉腰,问他服也不服的样子,欧阳南南无良地笑了。

    他这无意识的一笑,却把荷玉香母子俩惊的眼睛都花了。

    好看的男人不少,但是象欧阳南南这样笑起来邪气中透着小坏,又勾的人想扑过去的那种就极少了。

    起码,在他们接触的人群中,还不曾有这样的极品。

    一时间,这俩人都坐在那儿,更卖力地说起安清琉的事情。

    “你是不知道啊,这个安清琉,可是个会卖乖的呢。你没看见,她每次到府里去的时候,对着老太太的样子,都是一幅乖巧可人的样儿。可是一旦面对我和强儿,就会一幅得瑟不讲理的样子。我和强儿能落得今天这一步,也会是她造成的啊。

    总结一句话,这就是一个人面兽心的伪装的极好的矫情的女人。至于慕容流轩,这人原本就是一个眼睛不好使的家伙。”

    欧阳南南听着眼睛不好使,满意地笑了。

    听到别人说对手的坏话,这感觉,真的是无与伦比的爽啊。

    不过,陈阳却越听,越觉得这事儿,咋就这么的不得劲呢。合着你们母子俩全是冤屈的,人家全是恶人?</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