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萌宝缺盖:王妃快让本王爱最新章节 > 萌宝缺盖:王妃快让本王爱最新章节列表 > 第250章 :能生隔阂?
    “这是琉琉为我做的,你……就给你尝尝味道就行了。”

    珍夫人看着碗里的一小块菜,气的就差没翻脸了。

    这死老太婆,越来越小气了。

    “怎么,不满意,这一块还是我让给你的呢。这可是我家琉琉为我做的呢。”

    安清琉听着老太太的话,只觉得内心好笑,要不要这么孩子气的呀。不过,怎么着也是自己家的长辈啊,她咋的都要站在老太太这一边儿的。

    替她挟起一筷子的菜,“老祖宗,你就慢点儿吃,这些菜还多着呢。我若是有时间啊,就回来多陪陪你老。下一次你爱吃什么样的菜,我再去做。”

    这么撑面子的事儿,老太太当然不会落过。

    看着珍夫人吃着一筷子还竟犹末尽的谗亲儿,她内心乐呵着呢。

    “琉琉啊,你在外面忙你的,我不碍事儿的。你呀,就在外面多走一些地方,学着人家的新鲜菜色,觉得好吃了,回来和我说说就成了。”

    安清琉一听,内心暗乐了,这老夫人,面子还想要大的呢。这面子,得给。

    “光我吃怎么行啊,我呀,若是得着好吃的菜,指定给你老学回来。老夫人你是不想出去走动,所以就由琉琉替代了就好。”

    “呵呵,好好。”

    珍夫人听着这些个话,只气的哟。

    她家那么多的儿孙,为什么没一个有安清琉这么孝顺,这么知书识理,还会挣钱的呢。

    唉,商女,大家闺秀,现在看来,这商女的言谈举止,还有行事做风什么的,人家也不比大家闺秀差哪去啊。

    看这安清琉的行事作派,更是比大家闺秀还要大上三分。自己家那些个儿孙女的,有哪一个能比的上的!

    气苦了的珍夫人,也开不了口求老夫人要擦脸的了,转身,悲戚地离开。再呆在这儿,她会受刺激的。

    安清琉陪着老太太坐了好一阵子,这才离开。

    这一天,老太太过的是顺心顺意,怎么都觉得舒服。

    从新南城归来的慕容流轩,听说安清琉还亲自做菜给老夫人吃了,这内心便酸了。

    “琉琉……你还没专程为我学过菜呢。”

    安清琉舀了妥耳朵,好浓得的酸味儿啊。

    “夫君,你等着,我一会儿做去。”

    看她这么爽快,慕容流轩到是不乐意了。

    拽住她,“行了行了,我哪舍得一回来就看你去厨房忙碌着的。陪为夫说会儿话。”

    这些天连夜奔波,她是真的累了。靠着安清琉,闻着属于她的馨香,不一会儿便睡的熟熟的。

    看他睡着后,安清琉才笑着把人移到了床榻。

    恰好,屋外有人前来报事儿,安清琉便去忙碌。

    这一走,春花后脚儿地跟着进来,原本是来看屋子里有啥要收拾的。

    可这一进屋,便看见床榻卧着的那个人儿。

    看着那张熟睡的俊面,春花的心咚咚地跳个不停。

    “这男人啊,若是你爬上了他床,还能把你撵走啊?再说了,咱们爷是个什么样的人?凭他对我们小姐的样了了,一看就是个重情义的人。要真的入了他眼,难把人往屋外推?男人么,不就是下半身的。”

    这些个话,不知道怎么的,就这么入了心。

    春花的脸憋的紫红。

    她不受控制地往前。手,颤抖着开始解自己的衣衫。

    只要,只要今天生米煮成熟饭,她就能过上人上人的日子。

    床榻的慕容流轩因为在自己家里,是以睡的也就沉了些。

    察觉到身边有人跟着卧下,他也就随意往一边搂来。

    这一搂,春花激动了。只要,只要再进一步……

    天啊,爷真的搂着自己了。

    她想着少乃乃是怎么样侍候爷们儿的,便也跟着往前凑。但是,还没凑近呢。

    “砰!”

    地一下就被踢翻在地。

    慕容流轩冷冷地盯着地上的女人,再抬腿,“暗一,把人扔到后院狠屋去。”

    “爷,爷,不要啊,爷……奴婢不会和少乃乃说的。我去求……”

    春花还要说,却被慕容流轩一个刀子般的眼神扫来。

    屋外,秋苑看着被拖走的春花,只吓的捂住嘴再作不得声。

    慕容流轩在屋里越想越气。

    这些个丫头们,他是看在安清琉的面上,一直对她们还算和颜悦色的。可谁曾想,这些人的心会大到主动爬床。

    委屈,不甘,慕容流轩就跟被人强上了一样。

    蹭地甩门出屋,黑着张脸就冲到了安清琉会宾的屋子里。

    “你们先下去吧。”

    安清琉一看这人睡的好好地出来,脸色还如此的难看。

    赶紧沏了杯茶过去,“相公,这梦中莫不是被谁染了脸,这会儿天都变了呢。”

    慕容流轩狠狠地拽过她,指着她额角就数骂开。

    “你个小没良心的,你说说,你说说你怎么就把你男人一个人抛在屋里。你相公这么俊杰出挑的人儿,你就这么大意地扔他在那儿,就不怕被那些个心怀不测的女狼人给吞吃了!”

    听到这儿,安清琉的面色变了。

    “是谁?”

    这媳妇,就是太精明。一提她就清楚了,不过慕容流轩bn没打算隐瞒着。她屋里的人儿,若是自己个儿也不警觉了,以后这日子还怎么过。

    “被我踢到后院喂狼去了。”

    后院的狼是慕容流轩从新南城带回来的雪狼,那头身高,凶残。

    驯化后,也就对慕容流轩和安清琉好。别的人压根儿不买账。

    安清琉黑了脸,这会儿也顾不得别的了,她起身,往后院走去。

    面前跪着的五儿,秋苑,还有新来的红枫,绿光几个,只是规矩地跪着。

    安清琉的眼神扫过几个丫头,这才发现,这些人,居然个个儿的都出落的花骨朵一样的了。

    如花的年华,若不为她们找合适的人儿……

    是她疏忽了呀。

    “五儿,今儿爷在屋里睡觉,你们谁还进去侍候了?”

    五儿听的一惊猝然看向秋苑。

    秋苑则惨白了脸,不断地磕头,“我,我,我知道……这都怨我,我应该劝住春花的。”

    爷们儿在屋里睡觉,丫头们入屋还要侍候。

    这肯定是侍候上床榻的。

    哪些丑事,居然在安清琉的屋里发生。

    一边的红杏和绿光则是内心一喜。

    这事儿,成了呀。看着少了春花,红杏内心更是喜的很。

    看来,这一次安清琉的内心会对慕容流轩有些隔阂了吧。</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