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萌宝缺盖:王妃快让本王爱最新章节 > 萌宝缺盖:王妃快让本王爱最新章节列表 > 第200章 :和好,一对冤家
    唬着脸,安清琉径直坐在马车上看手里的东西,至于身边的男人,不好意思,那就是空气存在。

    慕容流轩尴尬地摸摸鼻子,伸手,搂过别扭的小女人,“琉琉,今天我不用去商行,就陪着你去看看你新开的染坊吧。说不定,我还能为你提些建议呢。”

    安清琉也不说话,就瞪着他搭在肩膀上的爪子。

    没辙,慕容流轩缩回手,“咳,要不,咱们今天都不去做事了,索性的就一起去效外看看山啊水的去。若是想吃烧烤,我一会儿打几只野兔子来烤着吃。”

    只是,这些提议一个也没得到响应,眼看着就要到地方了,慕容流轩那个急啊。

    “娘子……”

    他凑过去,把脸无限近距离地放大在安清琉的面前,以此来转移注意力某人的注意力。

    其实看书也只是做样子的安清琉,这会儿瞪着放大的这张俊脸,还真是有火也发不出来。

    看她视线终于落在自己脸上了,慕容流轩笑的那个无辜哦。眼睛眨啊眨,扮萌,卖乖。

    大手也逮住她手,“琉琉,昨天晚上我又抱桌腿儿了。”

    安清琉表情一滞,这男人还得寸进尺地把她往怀里一搂。

    “媳妇,别气坏你自己呢。看看,这眉拧成几个疑突然行动,看着都不美了。”

    不得不说,这男人哄女人,真心不会哄啊。

    安清琉来气,我忍,我再忍。

    “娘子,你摸摸我心,这儿一直在叫着我没睡好,还有,你看看我的眼睛,可是黑了一层啊。”

    看着卖萌讨巧的家伙,安清琉终于缓和了些许的面色。

    “你就这点出息。”

    搭理自己了。

    慕容流轩乐的一把扑倒小媳妇。“娘子,为夫亲亲,一个晚上我都没睡着啊。”

    还没等安清琉抗议呢,男人强势地堵住她唇。

    吻着吻着,这柴火就燃烧起来。

    一大清早的,还处在街道上呢。这男人居然又开始动手动脚,还有那第三条腿的坚挺……

    安清琉想到了上一回被这家伙诱哄着在车里的事儿。又羞又气,哪里还能任由他亲吻下去啊。

    悄悄地伸腿儿,一蹭。

    “啊……”

    砰咚一声。

    可怜还亲吻的激情四S的男人,愣是没提防小媳妇会在此时发作。

    就这么蠢蠢地被踢下车去。

    赶车的五儿和长春一愣,俩人相视一眼,不知道是要停车,还是不停车。

    “赶紧走。”知道办了坏事的安清琉,看着车外反应过来咬牙切齿的男人,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赶紧逃吧。

    俩个奴才瞅着慕容流轩那目眦欲裂的杀人样子,也是吓的一哆嗦。不用安清琉说走,便自动赶车闪人了。

    慕容流轩那个气啊。

    咬牙。“可恶的女人,你敢踢我出房间抱椅子睡觉。现在又在大街上踢本少爷下车!他人生中的第一次,为什么全是这个女人搞定的。

    “咦,这不是慕容流轩少么?你怎么在这儿啊?”

    恰在这时,长孙无剑摇着S包的扇子走来。看见狼狈爬起来的慕容流轩很是不解地问。

    抬头,只看见一辆马车疾驶而去,长孙无剑眨巴眨巴眼睛,表示不明白大少爷为什么会滚落在街道上。

    慕容流轩淡定地掸了掸衣服上的灰尘,抬头淡然地一甩头,“本少爷和人打赌,看看我能不能用腿撵上她的马车。”

    说完,这大少爷居然蹭地彪远了。

    “唉呀我的妈啊,这打赌还兴这么玩啊。没事让人撵马车,这活动也就是慕容流轩才能想的出来。”

    看着撵来的男人,安清琉苦着脸。

    这一次她可不敢再踢人了。

    而是小心翼翼地把车里备着的水递到他面前,“夫君,累了吧,来喝点水。”

    慕容流轩哼哼着不接水,而是伸长了脖颈。

    安清琉赶紧上道地把水喂到他嘴边儿,“嘿嘿,要不,我们就如你提议的那样,一会儿去看完染坊后,中午就在外面自己搞定得了。”

    慕容流轩点点头,表情缓和了许多。

    但是,事儿还没完呢。

    “唉,这跑的腿有点酸啊,一会儿烧烤,恐怕味道会有点差,打兔子什么的,我怕也跑不快。万一打不到……”

    他说着,委屈的眼睛就瞅着尴尬的女人。

    那意思再明显不过。

    安清琉那个郁闷哟。

    你丫的就想让我为你服务么。

    不过,谁叫刚才是自己意气用事把人踢下车的呢。认命的小媳妇儿凑过来,“夫君,我帮你揉揉,一会儿肯定又变成威武雄壮的汉子。嘿嘿……”

    慕容流轩美了,闭着眼睛身子还靠在安清琉身上。唉,还是有小媳妇娇软的身体才安心啊。就这么靠着,享受着,这睡意,居然就袭上了头。

    不过,车一晃动,慕容流轩还是清醒过来。

    俩人下马车后径直往前面的染坊走去。染坊亦然建造起来,里面有十几个仆人正在有条不紊地做事。

    “我打算做各种染坊,不过最好的是开发出一种新的染色花印出来。”

    “新的东西啊?这可就有挑战性了!”慕容流轩沉吟着。

    谈起工作上的事儿,安清琉总是兴致勃勃。

    此时的她就跟换了个人似地说着自己的计划。

    “嗯,这肯定的,因为染坊业一直是几大家垄断的行业。我这算是新入行的。且不是以我的名义,而是以兰兰和红绸的名义来开办的。但这并不妨碍我开发新品种。实不相瞒,这段时间我们一直在研究一种可以把各种丝绸染出朦胧花印的那种东西。现在研究都到了收尾阶段,若是顺利,我想在开业前,应该能行。”

    “丝绸可是极不好染的,你们这可真舍得下本钱啊。而且按照你所说的,染成朦胧色。那这种得有多诱人?”

    哪怕是慕容流轩听到这种染布也很是心动。他也是商人,当然知道这种新的朦胧色的衣物有多诱人。

    “是啊,所以这还处于研究阶段。若只有我和师傅们,可能不一定办到。不过,这一次我找到了祖师爷的那本日记,里面可是记录了不少的染色的工序。虽然不够全面,但也足俟。更重要的,兰儿也懂一些染色的东西。由她出面帮忙找的那些可添加的染色花,更是对人无害,颜色还很纯正。当然,提取这些花朵的颜色,还得配制着别的东西……”</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