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萌宝缺盖:王妃快让本王爱最新章节 > 萌宝缺盖:王妃快让本王爱最新章节列表 > 第183章 :发现,意外窥见私产
    慕容流轩赤红着眸,双手胡乱一动,身上的衣袍以最快的速度象风一样的被扯掉。

    赤果着健硕的身体,很是豪迈地一个跳跃,“娘子,我更喜欢与你一边运动,一边深入交流……”

    这一场交流,以安清琉的告饶结束。

    吃足了R味的男人美的不得了,当天躺在床榻只有一个想法:以后得多让媳妇变身!妖媚的,或者还可以穿一些正式的,甚至于,重口胃的一些宫女服之类的,还有别的太医服等等……嗯,这感觉真不赖啊!

    慕容强虽然受伤了,还失了贞,但日子照旧要过。

    反正此事也只有荷玉香和慕容孤知道,别的人也不清楚,是以他还是在事后打扮的很是风流俊杰地出门了。

    最近有关慕容强的回归,京城虽然关注了一段时间,但也没太多的关注。只知道这人是慕容府二房的长子。当然,只是排行长子的一个义子。毕竟嫡系所出可是慕容流轩。

    原本不少人看着这俩人在京城,肯定会闹出一些事情来的,但过了一段时间,发现慕容流轩对于慕容强的存在压根儿就不搭理。

    于是不少人也就知道了,这是慕容流轩不正眼看慕容强的呢。

    “唉,你们也是,就那个娘娘腔一样的男不男女不女的男人,人家京城第一少哪里会正眼看啊。要换我,也不会把这样的妖人当成是对手的。”

    “这到也是,只是一个被收养的义子,又不是真正的亲生骨R。哪怕是受宠,这也只是一个暂时的假象而已。最终得到身份地位还有财富的,还不是人家正宗的血亲嫡系。”

    “是啊,说白一些,那就是个宠物一样的存在。”

    “不过,最近那慕容强总是出入咱这条街啊。就我所知的,他可是总去前面那家罗记拍卖行的。”

    原本只是在茶铺子沏完茶闲坐的安清琉,听到这些话时,微皱了下眉。

    其实,她之所以开这一家茶馆,除是培养兴趣,释放压力之外。最主要的,当然是方便在这儿听到更我的消息。

    此时听到这些人的议论后,挑眉看向辽伤外。

    这个地方可以看到正荣街的大部分风景,至于前面的罗记当铺,更是能一目了然。

    “咦,说着那个娘娘腔就真的出现了呀。你们看,那S包一样的男人又出现了。”

    安清琉看向正街的地方,只见一辆布置奢华的马车停下。

    身着蓝色长衫的慕容强从车上步出。

    手里摇着一把羽毛扇子,头束白色长绦,足穿烈阳鞭,一步三摇地走向前面的罗记店铺,那掌柜的点头哈腰地迎上前,俩人也不知道说了些什么。一位漂亮少女比门前经过,俩人的视线交汇,缠绵绯恻的让人不忍直视。

    “哈哈,这轻浮的男人遇到了妖媚的女人,还真的是好一场无声胜有声啊。”

    “哥哥,那个女人当然是见人就色的。不就是春香楼的包若惜么。这女人昨天还在我床榻叫了半响呢,嘿嘿……”

    “看来,俩人也要钻到一起了,你们看,这包弱惜一幅含情脉脉的样子,俩人就差没牵手滚一堆儿了呢。”

    “估计这二天这位慕容强大少爷就会去逛春香楼了。唉,这般扶不上台面的东西,也不知道那城主大人是怎么看的顺眼的。”

    “这还不明白,还不是枕头风呗。还别说,那位城主夫人确实是漂亮妖媚的很啊。尤其是一扭一动间,那小腰儿,还有臀部摆动的哟,啧啧,真不是我吹,这京城的女人,就没一个有她那股子风韵啊。”

    “还别说,听说城主大人就喜欢这城主夫人的妖媚气儿,据说啊,当年俩人……”

    这些人越说越离谱,安清琉不打算再听的。

    但另外一桌的话却令她又坐了下来。

    “你说这慕容强没事就往罗记当铺去做甚?他又不当东西,也不去购东西,去里面找人的?”

    “可拉倒吧,这人一直流放在慕容计的老家十多年了。在这京城更是没认识几个人。就他认识的人,哪个不是只知道玩儿的人。要玩,他也不至于来这当铺子玩儿吧。我听说啊,这家当铺明面上是挂着罗记的招牌,其实啊,早就换了东家了。一直有一位神秘的东家哟……”

    “哥哥你的意思是?”

    “这还不明显么,那慕容强不可能得到城主大人的位置,更得不到慕容府的王爷的封号。那他能得到的是什么?当然就是握住钱财在手啊。可是他那身份,多尴尬啊?就我所知道的,当年可是听说过了,这慕容府的钱财,与那荷玉香无关。也就是说这荷玉香和慕容强啊,得不到慕容府的遗产。你说说,这荷玉香管理了慕容府如此多年,她能真的做到水清无鱼?真做到为慕容府打算的?这些吏和啊,也就是骗一下慕容孤这个老糊涂的才是。”

    这一下,安清琉算是彻底的明白了。感情,这罗记当铺还是慕容强和荷玉香的私有产物。

    “因为我知道荷玉香和慕容强的贪婪,所以在当年软口承认荷玉香的身份时,我就提出了强行的要求,不得让慕容强和荷玉香得到慕容府的店铺还有钱财。哪怕是用,也只是一些日常的开销。就因为这样,所以荷玉香和慕容强在当年才会如此的想除掉我。也就因为这样,才会有后面的慕容强针对我,设计的一系列的报复计划。那时候的我还小,现在,这样的人连做我的对手也不配……”

    想起慕容流轩所说的一切,安清琉知道了。或许这条街还不止当铺是荷玉香的私有产物。

    安清琉没打算离开,她到是想看看,这慕容强还会悄悄地往哪些地方去。

    虽然慕容流轩不与这样的人计较了,可这种小人曾经伤害过她的男人,怎么着也得捏着他的痛脚才对吧。

    这般一想,安清琉稳当当地坐在茶楼里喝茶。不一会儿,慕容强从罗记当铺的后面出来,折身,便进了旁边的另外一家凤春酒楼。

    据安清琉所知的,这一家凤春酒楼因为地段不错,这生意也一直是极好的。

    京城不少做大生意的商人落脚之类的,不少人都会选择这一家凤春酒楼!</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