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萌宝缺盖:王妃快让本王爱最新章节 > 萌宝缺盖:王妃快让本王爱最新章节列表 > 第169章 :缺憾,给他完整的爱
    “好吧,为了我的莫仙子,我忍了。”

    怕出意外,收拾了慕容强几天后,莫如风还是停了药。

    但就算是这几天,也让这小子记忆深刻。

    曾经惯用的装病一说,从此就收敛了许多。

    因为是莫家人出手,是以慕容强也得以装着腿伤好了。当然,人前还是会略微装着有点跛的样子。

    事实上他就是一点脱臼,只要接骨好了,不走太远的路,压根儿无事。

    这一天和以前的一帮损友在外面悄悄私会,说起新鲜的事物时,慕容强意外得到一个消息。

    “莫家在京城的酒楼要开张了?”

    “可不么,这莫家人可真是一个传奇啊。女人开医馆,男人就自己在外面打拼。听说这位莫少主,年纪轻轻的在漠国做的很成功,现在又回来开酒楼。看来啊,是准备在京城落脚了。不过,他这酒楼开的,只怕是为了莫二小姐开的。因为莫二小姐现在京城最大的医学院就读,这京城置办的产业嘛,不用说以后也是为了莫二小姐置办的。”

    “这也就是个传闻,哪当的了真啊。不过这次开张听说搞的很隆重的,想必能看见那莫二小姐啊。这人儿医生逍遥,听说人长的漂亮不说,关键的还有一手出神入化的医术了得。如今宫里的娘娘们有个长痛小病的,都喜欢召见这位莫二小姐呢。”

    “所以当男人要娶了莫二小了才好啊。人美,嫁妆美,最重要的,是人气旺盛啊。和那个安氏拍卖场的清琉如玉的名气也相差无几了。”

    “唉呀,清琉如玉啊,这也是我的梦中女人啊,一说到她……”

    这帮人一提到安清琉,便兴奋起来。

    慕容强却不再关注,此时他内心只有一个想法,就是利用这次莫如风酒楼开张,怎么也得接近莫清欢。

    当夜归家,与荷玉香窃窃私语了一番。

    后者极度不愿意,“儿啊,咱们想想别的办法吧。这个你让我去求安清琉,真的太为难人了呀。你看看,上一回我求安清琉办事,她是为我们求来了莫家人没假的。他人却参能吼出是莫如风,不是莫清欢啊。唉,事后搞的娘都不敢质问她,那丫头的嘴巴利索着呢。”

    “娘,这次你不用去求安清琉啊,咱这不是有个现成的人么。我爹这几天要归家,让他找安清琉帮忙,她为人儿媳妇的人,能不帮?”

    荷玉香听的眼睛一亮,“对啊,这事儿能成。”

    才从染坊归家,却听到青子说慕容孤又来找自己。

    “又起了妖风吧。这个荷玉香还真的是Y魂不散来着,哼,当我是好欺负的么。”

    但凡能让慕容孤来找自己,要说这里面不是荷玉香在做鬼,打死她也不信的。

    不过安清琉还是整了整装往客厅大步而去。

    入目,是慕容孤身着一套做工极考究的男装。这一套衣服,还是上一次安清琉送给他的。不曾想这么快就穿上身了。

    慕容孤在看见安清琉时,也是讪讪的。

    上一次俩人因为对慕容流轩的观念看法不同,相片的很不愉快。事后他甚至于想把安清琉送的礼物丢掉,但看着是一套衣服,Y差阳错的,也就把衣服套上了。

    哪曾想这一套上,立马就显得人精神抖擞,气度不凡。

    走出去后,更是引得一干城史办刮目相看,一个个追问他这衣服从哪来。

    要知道以前,他穿任何一套衣服,可都没有人夸奖他好看,有气质啊。

    “清琉,你这一套衣服做的真好看。打眼一看的时候,还不怎么觉得有特色。哪曾想这一穿上,好多人都羡慕。说我整个的年轻了不少,上一次还被人误会成了才成家立业的人呢。”

    到了他这般年纪,最在乎的是小姑娘对他的看法。

    上一次去青花楼红绸愣是看呆了,一个劲儿地夸他好看,年轻,还有几个与红绸熟悉的人,更是夸奖他象才成亲的小新郎!

    “城主大人喜欢就好。”

    “你这孩子,都是我们慕容家的媳妇了,怎么还管我叫城主大人,没礼貌了不是。”他当然不会说,以前是不承认安清琉嫁入慕容家的事情。

    安清琉浅笑着改口,“爹,我这不是叫习惯了么。”

    “咳,那个,清琉啊,轩……有没有捎信回来,他现在的心情咋样了?”

    “有,上回说这几天便要归来吧。至于心情,从捎信回来的人嘴里听到的,似乎轩的心情一直不怎么好。因为暴躁,还伤了人呢。”

    慕容孤尴尬了。

    没好意思再问那个儿子。

    哼哼着,这才扯到慕容强身上。

    “这个,我知道轩对强儿是有意见的,这个还是小时候一些误会么。我们不提以前的旧事,现在得往前看。强儿这怎么说也回来了。咱们得往前看啊,他在外面耽搁了这么多年,都二十六七的孩子了,到现在为止还没个媳妇,你说这说出去多丢人啊。”

    安清琉含笑,内心却是冷笑:就算是没正式娶亲,但这天天享受的已婚待遇可是享受了的。要说他在老宅没几个暖房的女人,谁信!

    “爹你所说的是,难不成爹这次来是相中了哪位姑娘,想要让清琉帮忙。呵呵,这起子事儿,我可帮不了忙啊,得找媒婆才行。”

    慕容孤赶紧摆手,“不是,不是,爹这次来不是要你做媒,我就是听说了那个谁……莫家的酒楼要开业了么,听说莫少主请了不少的人。这一次的酒楼开业会在清园举行,我想带着强儿去开一下眼界,你看……能不能弄一张请帖给我们。”

    丢人啊。

    按理说慕容府应该是有请帖之类的。

    奈何上一次荷玉香说话太不中听,莫如风要发请帖给她们才奇怪了呢。

    “哦,只是要一张请帖啊,爹你捎个信儿来就行嘛,哪需要人亲自跑来。”

    “你这孩子,就是懂事啊。轩儿有你这样的媳妇,没错的。”

    这媳妇,其实是越看越称心。

    只是他没弄明白,为什么自己家的那位愣是说这媳妇儿不好呢?

    到这时候,慕容孤也开始有点疑惑了。

    看他这样,安清琉自是清楚的。

    她只是暖暖地笑,并不多嘴。有些事情,得让这个愚钝的男人自己个儿去想……也只有想明白了,才能对慕容流轩好一点。

    她缺少了爱,但却有师傅们弥补的爱。

    慕容流轩年幼的时候有完整的爱,但在荷玉香嫁给慕容孤后,这份完整的爱就变成了最冷的回忆……</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